丛日云:给倪萍委员讲点儿公民常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94 次 更新时间:2010-03-16 12:54:22

进入专题: 2010年两会   倪萍  

丛日云 (进入专栏)  

  

  上届两会让我们见识了一位因为“热爱党”而55年不投反对票的人大代表申纪兰,这次两会又现身了一位因为“爱国”而从不投反对票甚至弃权票的倪萍。与申老太太不同,倪委员毕竟属于有文化的新生代,还做了几十年的喉舌工作。她不仅能够继承申老太不投反对票的传统,还为不投反对票作了理论的辩护。

  这套理论是她在回应网民批评时面对媒体脱口而出的,不像她当喉舌时只是学舌而已。所以,这的确是她的心声。倪萍可能不知道,她这一番话意义重大,为数十年无数像她和申纪兰那样从不投反对票的代表和委员们的行为找到了理论根据。那么多委员都比她读书多,比她有理论水平,但从行为中提炼出思想,对习惯倾向进行理论的解释,这样的理论创新和总结工作却幸运地落在她倪萍身上。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倪氏理论”。以我有限的政治学知识判断,它绝对在人类民主理论史和议会理论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这里就先尝试着研究它一下。

  

  “谁告诉你反对的声音才有思想啊?赞同的声音就没有思想吗?”“你老是骂,骂骂这社会就好了?”

  

  倪萍这里有点儿狡辩的嫌疑。没有人说反对的声音才有思想,赞同的声音就没有思想。但在今天的条件下,反对比赞同更需要独立思想和判断,也更需要良知和勇气。“骂”虽然不能使社会变好,但“骂”(即批评)是解决问题的开始。骂意味着发现了问题,骂意味着在推动政府解决问题。没听说好政府是骂出来的吗?反对意见与赞同意见都有可能错,一种反对意见是否正确,我们需要对它具体分析,但从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的行为和态度却是百分之百的错。只有在各项议程、报告、议案和候选人名单都正确并且从来都正确的情况下,从不投反对票的行为才是正确的。而从不投弃权票意味着,你对所有这些议决事项都是充分知情的、投赞成票是有充分把握的。否则,从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岂止是没思想,简直就是没脑子。

  

  “我是真实地拥护”,“你想不出比它更高的招,你就应该拥护。”

  

  如果你违心地一直投赞成票,是你人格有问题;如果你真诚地一直投赞成票,是你水平有问题。从来发现不了报告、议案、人选的问题,只能说明你水平太低,不具备起码的参政能力。一些口碑很差的政府官员候选人虽然丢了许多票但仍然当选,一些很成问题的议案虽然批评声音很高却依然通过,就是有一批倪萍这样不知是没人格还是没判断能力的人本能的投赞成票而得到通过的。

  既使你想不出更高的招,你只要认为它是错的,就可以否决它,逼政府去想更高的招。而委员们如果从来都投赞成票,就会使政府产生惰性,就会将最坏的议案拿出来。在一些事情上,特别是一些专业性很强的问题上,委员可以只行使否决权,让政府去行使建议权、创制权。A方案被否决了,它再拿出B方案,B又被否决了,它再拿出C,直到让委员们满意。倪委员,你懂了吗?

  

  当被问及她在投票时的选择能不能代表人民利益时,倪萍说:“太能了。我自己就是人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问这话的记者好像是一脑袋浆糊,倪萍的回答证明她也是一脑袋浆糊。什么叫“人民的利益”,又有谁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呢?人民是一个抽象的整体概念,人民内部是利益分化甚至对立和冲突的。你怎么能够同时代表相互冲突的双方或多方利益呢?比如去年倪萍提案要政府封杀山寨文化,就代表了把她养得很舒服的央视利益、像她那样的喉舌们的利益,但却侵犯了许许多多创造山寨文化欣赏山寨文化的民众的利益。

  倪萍当喉舌时,动不动就煽情说,“我代表电视机前的观众”,让不幸正好坐在电视机前的我感到像被人塞进了一只苍蝇一般。如今,她当了委员,竟然如此大方和自信地代表起“人民”来了。她是人民中的一员,是个老百姓,就有资格代表人民吗?如果那样,岂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代表人民了?开发商们为高房价辩护代表人民,房奴们呼吁抑制房价也代表人民;网民们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代表人民,官员代表声称公开财产时机还不成熟也代表人民;两会上投赞成票的代表人民,投反对票的也代表人民。这样一来,人民不就被代表得七零八落了吗?

  “倪式理论”的精髓在于“政府爹妈论”和“委员乖孩子论”。

  

  “我爱国,我不添乱,从不反对或弃权”。

  “就像一个家里一样,特别知道自己父母不容易,也知道父母的难处,当然也知道父母的缺点。但是在难处、优点、缺点当中,你还得体谅父母,因为是跟着父母一块过来的,知道父母未来会把你抚养长大,得知道父母的难处,跟着父母一块走,一块克服困难,一块去解决问题。”

  

  人们习惯于在比喻的意义上将祖国称为父母,是可以理解的,但倪委员在这里将父母认错了,她居然糊涂到将政府当成了父母,父母也是能够随便认的吗?正因为认错了父母,她也就没弄明白,投反对票不是对祖国投反对票,而是对政府投反对票,甚至也可能只是对政府的某一项政策或行为投反对票。

  古代的臣民是将皇帝视为父亲的,但一个现代公民不会把政府视为父母,而是把它视为需要监督制约、时时予以提防的公仆。就像我们家里雇的保姆,我们支付她工资,让她拿我们的钱去办事。政府是由凡夫俗子构成的,他们都是人而不是天使,有着人所具有的一切缺陷。因为他们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受到极大的诱惑和腐蚀,所以更容易犯错和堕落,而他们一旦犯错和堕落,对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影响极大。所以才需要对它进行控制和监督。

  考虑到人性固有的缺陷,只有受到控制和监督的政府才可能是好政府,不受控制监督的政府绝不可能是好政府。所以,现代文明国家的政府为证明自己是好政府,都说自己是在人民的监督之下的。没有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政府敢以人民的父母自居。倪委员,你没看见,政府官员们都争相巴结人民,自称“人民的儿子”?你何必自降身价,甘当乖孩子呢?

  其实,他们即使喜欢你这个乖孩子,也断不敢认你这个乖孩子。他们都知道,让你当政协委员是要“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不是做他们的托。你的监督能避免他们学坏,成为好政府。你的否决票能逼他们上进。总是与政府是“一块的”乖委员怎么履行监督的职责呢?如果政府认了你,岂不是向全世界承认说,中国政府是没有监督不受制约的政府?

  

  “这就像孩子能理解父母在抚养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有时候顾得上老大顾不上老二”。

  

  多乖的孩子啊。如果温家宝总理家里有这么个善解人意的乖女儿,他一定很开心。但开明智慧的温总理却不会喜欢倪委员。你这么一来,总理辛辛苦苦向两会做报告提请审议不成了只是走走形式?岂不是给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攻击“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攻击政协是“政治花甁”、“表决机器”提供了口实?乖孩子诚然可爱,但有时好心办坏事。这证明,乖孩子不见得是好孩子。政府的好孩子应该学会小骂大帮忙的艺术,应该偶尔投一下反对票以使其余的赞成票更有份量,应该在不太要紧的事情上批评一下从而使其余的赞美更有说服力,用百分之一的精力将政府百分之一的失误批评一下然后再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将政府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功绩表扬表扬。如果这个分寸你拿捏不准 ,不如干脆只默默地投你的赞成票,然后给冯导照照相,想想散会后接什么片子。这才是聪明之举。

  倪委员很委屈地辩称,她是为“大局”着想,乖孩子能够想到的最大的“大局”就是政府的大局。其实,你从不投反对票也并不符合政府的大局,而这样毫无遮拦地把它说出来并树立为一个原则却明明坏了政府的大局。你说你总是投赞成票是“不添乱”,但你把总是投赞成票的原则公开出来并振振有词地为其辩护,却为政府添了乱。此次两会,你先是兼职娱记给冯导照相添了一小乱,接着又发表这一番雷人的言论添了一大乱。

  

  记者:网友问,如果只投赞成票的委员,还算不算合格的委员?

  倪萍:“99%的委员年年都投赞成票,你觉得99%的委员都不合格吗?这个数字是对外公布的。”

  

  倪萍这里拉上了99%的委员做垫被有点儿不厚道。99%的委员不投反对票就证明你不投反对票是合理的吗?谁说99%的委员都是合格的了?更何况,倪委员可能有所不知,那99%的委员里,有的人可能内心里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有的人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是对的,只有倪委员坚信这样做是对的并且以贼横的口气公开说出了道理。这就是同样不投反对票的人之间的差距啊。其他委员只是出于某种原因这样做,只有倪委员将其上升为原则,并与爱不爱国,发不发“噪音”联系起来。我揣测,有的委员可能会埋怨倪委员,这事是只能做不能说的,你怎么不知深浅呢?也有委员会对她的言论揑上一把汗,需知,倪委员说出这番话可能比那些投反对票的委员还需要勇气,只是她本人并不知道,说这话是需要勇气的。

  不过,作为一个政治学者,我得感谢胸无城府的倪萍委员的这番宏论。如果说申纪兰为我们提供了56年人大制度的活化石的话,倪萍又为61年的政协制度提供了一个新标本。申纪兰只是默默地做,倪萍却发展出一套理论。无论是政治学者们考察21世纪初中国社会中的臣民观念,还是研究这60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代议制度、公民文化与公民意识等课题,都有了一份难得的经典文本。

进入 丛日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2010年两会   倪萍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3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