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教我如何能服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5 次 更新时间:2010-03-01 18:50:19

进入专题: 干部提拔  

鄢烈山 (进入专栏)  

  

  这个世界上要人心服口服是很难的:有些东西,人们心服,但为了利益不选择它,反而骂它,是为了表态或愚民;有人凭强权要人家服,人家身在矮檐下不得不口服,不得不低眉顺眼表示臣服,但心里就是不服,比如我们很多人对“现管”的领导,比如很多老板对借执法权勒索企业的公务员。

  山东省新泰市拟提拔7名科局级官员,6名是“80后”,最年轻的只有23岁,成了虎年吏治领域的最新热门话题。争议最大的是两名新泰当地人,其中23岁的女科员王然直升副局长最受质疑,被指是组织部领导儿子的恋人。新泰市委组织部在回应网友质疑时表示,这次领导干部的提拔符合相关规定。这个回答如何能服众?现在曝光的那么多买官卖官、“边腐边升”案例,有几起提拔是违反了相关规定程序的?规定的过场都走得圆满无缺,无可挑剔。

  王然对记者说:“(质疑的人)可笑!我还没有男朋友呢。我的父母都是农民……” 且不说有她的原同事说过她男朋友的父亲在组织部工作,就算质疑者纯属捕风捉影,那也合情合理,并不“可笑”。王然如果常看国际新闻,便知世界上许多国家对拟任官员,从总统总理到阁员、大法官、大学校长,狗仔队式的审视爆料多得很。不过,人家多是看学历是否真实,有无偷税、虐待佣人等“前科”;质疑有什么家世背景则是“中国特色”。

  不要以为一个科级干部算不了什么,不值得较真。那要看从什么位置看。如今一个“县太爷”的威权之大,真可以像一个“土皇帝”或部落酋长,王朝时代一般却被认为是“七品芝麻官”。在一个村民眼里,村支书就是很大的官了,一句话可决定他的荣辱。在县级单位一个科局级官员,权势不小,是很多公务员一辈子都爬不到的高位。王然们得来毫不费工夫,太令人妒羡了,不能不横挑鼻子竖挑眼!

  《南方日报》2月25日有评论说:“所谓‘背景’文化,本就是举国存在的问题,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背景和来头更大的人我们都容忍了,又何必找几个80后的软柿子捏呢?”这话说得虽然达理,却不通情,因为网友多是年轻人,他们当然最关心同代人之间的公平竞争。所谓“嫉妒”也常是表现在年纪或经历相近的人,特别是熟人之间,可比较的因素多嘛。

  人们对“破格”提拔年轻人表示强烈质疑,总怀疑被提拔者是“官二代”,那是因为这么些年来,“官二代”现象确实愈演愈烈,所谓“吏治腐败”也愈演愈烈。“吏治腐败”愈演愈烈的表现为,落马的一众贪官大多有两大罪状,一是买官卖官,二是包养情妇。近例如重庆的原公安局副长、司法局长文强,贵州省原政协主席的黄瑶。

  没有这些买官卖官等吏治腐败恶相时,干部选拔制度就那么干净,那么服人吗?也不是。解放后一段时期反“山头主义”反“宗派主义”,“文革”时反派性,反“走后门”,反的不都是任人唯亲吗?所谓“破格提拔”,从来就不能叫人心服。我工作多年后上大学,毕业后在武汉市一个区政府工作,我们区里的年轻干部最不服的就是共青团那帮官,就会耍嘴皮子玩虚活,什么政绩都没有,级别比谁都升得快。

  没有人不服奥巴马当总统,说他没行政经验。希拉里不服他,与他竞争民主党提名总统候选人,但最终不得不服,甘心做他的阁员。从政如此,经商也如此:很多人确有“仇富”心理,但他们不仇美国的比尔·盖茨,也不仇中国QQ的创办人马化腾和阿里巴巴的老板马云。因为他们是公平竞争的胜出者。

   当今之世,一个人,不论是官还是商,惟有靠公平竞争胜出,才能令人心服口服。这自然不是说所有职位都要靠民主投票选举,而只是要规则公平。商界且不论,中国古代的官场,地方主官是任命,他的幕僚(师爷)和衙役由他选聘,对他负责,与他同进退,用上世纪80年代推行承包制时流行的说法叫由他“组阁”。这比既非竞争性选举,也不与主官同荣辱进退而没有内在约束机制的“破格提拔”,恐怕更能服众一些。

   2010/02/26

进入 鄢烈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干部提拔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9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