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比较的伪前提:为什么中国和美国的钉子户无法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5 次 更新时间:2009-12-13 03:48:12

进入专题: 钉子户  

沈睿 (进入专栏)  

  

  Think wrongly, if you please, but in all cases think for yourself——这是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的一句话,一直是我上课的座右铭。我对学生常常说这句话:“哪怕思考错了呢,如果你思考的话,但请无论如何得自己思考!”这句话没说出来的,就是千万别人云亦云。哪怕自己想错了呢,也得自己好好地想,好好地思考。而思考不是坐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就出来的,思考需要读书,需要知道各种各样的观点,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中国古人说。而人的观点是从观点中产生观点,如同从书才能产生书一样。

  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非此即彼,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似乎是很流行的思维和写作方式。就我所读的汉语网站而言,拥护中国当局的,把当局说得天花乱坠,好像我们生活在童话时代,一声和谐社会,立刻大合唱就开始了似的。不拥护当局的,把当局说得漆黑一团,看不到今日的中国不是昨日的中国,在CCP的实用主义的方式(摸着石头过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统治之下的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今日的CCP采用的中国王朝时代所奉行的“天高皇帝远”的统治方式。政治,那种从1949以来的动不动就风满朝雨满朝的政治运动退出人们的生活。上二十年,中国基本没搞政治运动,专搞经济运动。老百姓的日子,几乎绝大部分老百姓的日子,都好过多了。

  今天夏天我去看我的好朋友程小蓓和孙文波。他们在家旁边的一个叫“左岸”的小酒店里请我吃饭。孙文波还是一如既往谈诗歌,同时谈一些社会生活。坐在孙文波面前,我感到踏实,因为他让我感到我们还是二十年多前那样谈论文学和世界。他谈到他到陕西老家去,那里的农民,他的亲戚们都对他说,如今的日子过得好多了,简直就是盛世。陕西的农民有历史感,他们说盛世的时候,是在历史上找座标说出来的。当然中国老百姓要求低,只要生活得无忧无虑,家里有三年以上的粮食,可能就说是盛世也说不定。孙文波是我们这个时代杰出的诗人之一,绝不附属任何政治集团。他这样说,我非常相信。我相信农民的生活好多了,因为就是我曾经多次为她叹息担心她嫁了农民日子会难的小表妹,今年她和丈夫都买了家用小汽车。普通农民家有小汽车,这是十年前我不敢梦想的。我的以上的故事是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积极的变化,虽然这个变化我认为还不够大,因为中国政府有足够的钱进一步也更快地提高普通人民的生活。

  面对这种积极的巨变,国际舆论给予相当正面的评价。这也是奥巴马来到中国,在上海的与大学生对谈中对中国的赞美之一:中国使亿万人脱贫,这是史无前例的。显然,中国当局对这样的赞美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们一直夸耀的,好像这都是他们的功劳。其实他们真正做的事情就是回归中国王朝的管理方式:别直接介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让老百姓自己选择种什么粮食什么菜,不要把养鸡的老百姓都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打倒就行了。这也是奉行实用主义哲学的政府在做的。虽说他们做的不值得我们过于赞美,但是正是他们对自己错误的收敛,才有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老百姓生活的提高。不看到中国的进步,不把中国自己和自己比,偏把中国和有不同历史文化的美国或欧洲比,我觉得一些人运用的逻辑是比较的伪条件:comparative fallacy.

  Fallacy这个词,我还真是不知该怎么确切地翻译成汉语。我在网上查,中文的翻译是:错误的观念或信念,谬见,谬论。这个译文只是这个词的含义的一部分,

  这个字的意思还有另外一层意义:“在逻辑或修辞中,fallacy 是指非正确的理由或论据,从这样的前提或条件将得的错误的概念。换句话说,fallacy 是伪前提或条件。

  我们比较的时候,必须是对可以比较的东西进行比较。可比较的东西必须有相同或不相同之处,他们的条件必须一致。比如,我们可以比较富士苹果和香蕉苹果,结论说那种更脆甜,更软绵香甜,因为两者都是苹果。我们却无法比较苹果和香蕉,从而做结论香蕉不如苹果甜。虽然有的人喜欢苹果,有的人喜欢香蕉,虽然他们都是水果,但是他们不是一个种类,他们甜的方式不一样。但是,comparative fallacy就不顾不能比较的两者,而硬行比较,结论在比较之前就知道了。

  比如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的非常有意思的比较:《美国也有钉子户》,说的是西雅图某个倔强的老太太坚决不搬家,结果开发商不得不让步,大商场不得不建设成凹字形,让老太太在自己的房子里住到终年。《南方都市报》发表这篇文章后,网友热议,结论当然是对美国的倾慕和对中国拆迁过程中对老百姓的剥夺的愤怒。

  有趣的是我在阅读中国网上报道的那天,正要求我的学生读一篇文章, 题目是“Democracy or Bust: Why Our Knowledge About What the Chinese Lack is Really No Knowledge at All” , 作者是David L.Porter。他是美国密执安大学安哈波分校的教授,从事中国与美国关系的研究和教学。 他在文章中说论证,如同这篇文章的题目所说的:我们关于中国没有美国的种种东西的这类知识根本就不是知识。动不动就说中国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没有这,没有那,他说: 并不是中国的这些问题不存在,这些问题都存在,也是事实,但是,“问题是负面论述完全不能准确描述。”他举例说,如果我描述我最近一次旅行看到的一个动物。我这样描述说,这个动物没有象牙,没有耷拉的大大耳朵,没有腿,没有牙,没有脚指头,没有粗糙的皮肤。你可以猜说,我看到的不是大象。但是我看到是什么,你还是没有概念。就是我告诉你我看到的是鲸鱼,这样的描述对鲸鱼是什么也没有用。他的警告是“A knowledge of China consisting largely of a series of negations: no human rights, no free press, n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no effective regulation, no public manners, no democracy -- is really no knowledge at all. ” (关于中国的知识大多是一系列的否定句式: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出版,没有环境保护,没有有效的管理,没有公共举止,没有民主——这些知识都根本不是什么知识”。

  http://thechinabeat.blogspot.com/2008/03/democracy-or-bust-why-our-knowledge.html

  我要学生阅读这篇文章(还有其他几篇文章)的目的是在课程结束的最后一个星期,反思我们学习了一个学期的关于中国的种种方面,反思我们的分析和批评方法,我们自己所的站位于西方的批评立场。如果我们不对自己的批评立场、观察角度、对自己的视角有清醒的反思,我们的思考可能都通向歧途,而结论就会更谬误百出。

  为什么我觉得美国钉子户和中国的钉子户不能随便地比较呢?因为美国是私有制国家,土地属于私人。老太太的地是私人的,在美国,私人的土地可以自行买卖,却不能强行买卖, 也不能强占。私有制是美国立国的根基。哪个人想摇撼这个人人都赞成的制度?中国是公有制国家。土地属于没有脸没有身体的概念“国家”。在这种“国有制”的体制内,你没有土地所有权,你可以跟“国家”对抗,取得愿意的结果,但是如果你以为你可以像钉子一样钉进那块土地,好像拥有那块钉子一样的土地,那就是对自己位置理解的fallacy了。偏要把私有制内正常的事情和公有制内不正常的事情(钉子户),我完全理解人们的愤怒,中国人对国家的愤怒,但是这种比较方式是我要自己和我的学生十分警惕的, 因为“我们关于中国没有美国的种种东西的这类知识根本就不是知识。”

  

  12/10/2009

进入 沈睿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钉子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09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