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理群:关于20 世纪40 年代大文学史研究的断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9 次 更新时间:2009-12-11 01:38:07

进入专题: 大文学史  

钱理群 (进入专栏)  

  

  90 年代初我曾有一个写《四十年代大文学史》的计划,所谓“大文学史”是“文化、思想、学术史背景下的文学史”。应该说我是做了十分认真的准备的: 看了许多原始资料,也进行了许多思考。但最后写出来的只有《1948 : 天地玄黄》这一本书; 此外就是大量的读书笔记与研究设想——这是我的研究习惯: 每有所思,即在随手拉来的乱纸片上胡乱写几句“随想”,或抄录一些材料,塞进一个个大纸袋里,最后积累下来,已经有好几个抽屉。但由于后来研究兴趣的转移,这些随想与材料就没有了“见天日”的机会。有时,在整理旧物时,翻出这些十多年前的杂乱的文字,仿佛见到被遗弃的不成形的婴儿胚胎,心里真不好受:如果我的注意力不被当下中国的现实所吸引,就在这历史的“生荒地”上开掘下去,十数年坚持下来,或许在学术上会有更大的成就。但我的内心的驱使,却必然地要发生这样的转移,而且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重新回来,这都是“命运”使然,无法改变,因此也谈不上后悔不后悔——后悔怎样,不后悔又怎样呢? 最近,我又将这些破纸片翻了出来,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转而想,自己既已无暇与无力将这些曾经有过的思绪与遐想变成学术成果,不如将其中一部分略加整理,公布出来,说不定会给年轻一代的研究者以某种启示,引发出真正富有创造力的研究呢。

  下面,就是我的这些片断的“关于4 0 年代大文学史研究的胡思乱想” ——四十年代文学史(多卷本) 总体设计一、全书写作以“面对20 世纪,总结20 世纪”为基本指导思想。

  本书是“2 0 世纪中国文学史”总体学术工程的一部分; 本书的写作带有“试验性”,即“中间突破,带动两头” ——在本书完成以后,取得经验,将同时从“世纪初”和“五十年代”开始第二阶段的写作。

  20 世纪三大事件: 战争与文学与人,共产主义运动与文学与人,民族解放运动与文学与人。本时期是这三大问题的交叉。

  本书的写作目的,总的说来,是要探索这一时期中国民族(尤其是他们中间的知识分子,更进一步说,是知识分子中最敏锐、最感性的作家) 的精神历程与由此形成的精神特征,使中国人更好地认识自己,也使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人。以特定历史时期、战争情境中的“人”为中心: 文学中的人,创作、接受文学的人。

  二、全书在文学史研究、写作的体例、方法上,将遵循“以我为主,吸取古今中外各家之长”的原则,以期对现有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研究有较大的突破。借鉴《史记》、《美国文学思想》、《艺术哲学》、《十九世纪文学主潮》、《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等。

  全书预计分五大卷(各卷可根据情况设立分册) ,计——

  第一卷,年表: 本时期以“作家、作品”为中心的尽可能广泛的资料,包括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环境、朝政对文坛的重要举措,国际间、民族间文学交流,文人行踪,轶事,交往,社团,集会,活动; 文学期刊,作品发表,出版,翻译,改编,评论,等等。

  第二卷,文学思潮、文化背景: 影响文学发展的社会、历史、哲学、文化思潮、社会心理、思维方式的变化。

  本时期国、共两党的文化政策,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本时期几大思潮(民族主义,启蒙主义,自由主义,人民本位主义,生命哲学,存在主义) 与文学的关系,作家的不同选择。各种社会文化思潮的核心问题,是人对自身的认识。

  本时期思维方式的变化: 群体意识与个体意识的消长; 战争对思维方式的影响: 对立思维,对对立、斗争的美化; 对痛苦的美化,其本质即通过苦难与斗争创造出新的人和新的世界,战争正是斗争与苦难的极致; 战争中期所发生的战争投机(市侩主义,物质机遇) 对人们生活、心理的影响; 英雄与市侩,时代偶像的变化: 从战争初期的士兵英雄到战争中后期大后方的汽车司机。

  本时期的哈姆雷特精神与唐吉诃德精神: 时代(一代人) 的精神气质、面貌、心理的把握与描绘。

  揭示一个时期的哲学、文化思想与人的日常生活的关系。

  注意: 作家不是科学家和哲学家,而是一些比较敏感的人,文学与一定的社会文化思潮的关系,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是对应的。有时,甚至相反。一定要注意个性的特殊性。

  第三卷,作家生活与精神研究,即所谓“文人身心录”。

  战争初期全民族的大流亡中,流亡者及其文学。

  大后方的生活方式,作家生存与精神的双重危机。

  沦陷区特殊的生存环境与作家的选择。

  延安与敌后根据地的新民主主义的新生活,作家的精神蜕变与面临的新矛盾。

  直接参加战争对作家及创作的影响(穆旦和缅甸之战) 。

  在中国的外国作家及在海外的中国作家及其创作(叶君健、萧乾、林语堂、郁达夫等) 。

  第四卷,文学本体发展研究。

  如本时期文学发展的不同倾向的相互对立和渗透: 实录与虚构,写实与象征,日常生活化与传奇性,凡人化与英雄化,散文化与戏剧化、诗化,客观化与主观化,民族化与现代化,以及雅与俗,文学语言的变化,等等。

  第五卷,代表作家列传,代表性作品点评。

  代表性,应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时代顶峰(即代表时代水平) 作家与作品,一是畅销作品及其作者(有时这两者是叠合的) ,以呈现“一个时代的整体社会与文学风貌”。既要注意精英文学,又要注意大众文学、通俗文学。这涉及史学观、文化观、文学史观: 要始终关注大多数人、普通人的文化心态,文学需求、接受与欣赏。

  因此,不仅要有郭沫若、茅盾、老舍、巴金、沈从文、沙汀、丁玲、萧红、萧军、路翎、张爱玲、赵树理、孙犁、汪曾祺、朱自清、周作人,艾青、冯至、穆旦、胡风、冯雪峰、曹禺、夏衍,也要有张恨水、无名氏、徐 、韩启祥、还珠楼主、王度庐、宫白羽..不仅要有《霜月红似二月花》、《四世同堂》、《寒夜》、《淘金记》、《财主底儿女们》、《围城》、《传奇》、《果园城记》、《北望园的春天》、《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北京人》、《芳草天涯》,也要有《兄妹开荒》、《北极风情画》、《风萧萧》、《秋海棠》、《蜀山剑侠传》、《偷拳》等。

  无论写列传还是评点作品,都要将其置于时代、历史情境中。在“书”的研究(即作品论) 中,不仅要注意文本的研究,

  而且要注意其生产、传播与接受过程的研究。如发表、出版情况,广告,评论,翻译,改编,借用,模仿。戏剧的演出,诗的朗读、张贴,小说改编成电影、戏剧、曲艺作品: 不同文体有不同的传播方式。注意接受效果: 近期(同时代) 效果与远期(长时间) 效果。注意接受中介: 学校及社会图书馆,书商与出版团体的关系。注意战争引起的印刷、出版状况的变化。注意读者群研究。例如,解放区作品是否真正为农民所接受? 或者说,要通过什么途径才能为农民所接受? 这就需要研究解放区的农村教育,农村文化活动等等方面的问题。

  三、全书要求资料性与理论性的统一,大量原始资料的提供,大量新材料的发现与开掘。要附“索引”。以描述为主,理论分析要求要言不烦,点到即是。摆脱进化论的影响,避免以“现代主义”作为价值判断的尺度。

  全书将采用新的文学史的叙述方式,即借鉴“报告文学”的写法: 不是套用文学的虚构,相反,每一个材料都要有根据,是强调叙述的现场感,注意历史氛围的烘托,历史细节(特别是有典型意义的细节) 的自觉运用。

  战争中的衣、食、住,生活方式的变化战争对于人的基本存在方式的影响: 战争条件下的衣、食、住。能表现社会心理的,除文学艺术外,还应有建筑、服装和日常行为举止。

  抗战时期的住宅: 延安的窑洞,重庆的茅屋,都很有特色,文人们也写了专门的文章。梁实秋,吴伯箫,丰子恺。许多作家都十分动情地回忆他的居住地,如郭沫若对他的住宅里的白果树的怀念。

  抗战初期的文人“投笔从戎”的戎装。

  延安的八路军军服与军事共产主义生活的想象。共产主义理想对人的基本存在方式的影响: 生活外表的革命化、穷困水平上的平等; 社会活动带有更自由和更乡村化的性质。

  大后方(重庆,昆明) 生活困窘中的知识分子的衣着——老舍、吴组缃的描写,朱自清的云南马夫的披毡。“一边是荒淫无耻,一边是庄严的工作”的重庆的时代服装。

  张爱玲、苏青笔下的上海、香港的服饰。

  文学作品中对饮食文化与风俗文化的描写的特殊意义——不同于五四时期的乡土文学,大后方与解放区也有不同。

  躲警报: 出入于生死之间——老舍与吴组缃在防空洞里以作家的名字作对联。穆旦关于防空洞的诗。汪曾祺的回忆。

  泡茶馆: 深入到民俗文化中,相应的清谈风——汪曾祺的小说与茶馆的关系。沙汀的代表作《在其香居茶馆里》。《茶馆小调》。茶馆里的戏剧演出。

  解放区的小组会(学习小组会,民主生活小组会) 引起知识分子的新鲜感,以及以后产生的问题。大后方的读书会。延安的大生产运动中的知识分子,纺线、种菜的新的生活方

  式,吴伯箫的回忆。废名敌后乡居生活。中国知识分子的乌托邦情结,民粹派的影响。

  解放区对民间庆典的改造: 1941 年的春节活动对传统闹社戏的改造,新的游行(还有抗战胜利时的凯旋式游行) 。对农民文化、民族文化的发现,对农民化生活方式、情感表达方式的推崇,对农民秧歌、腰鼓..的发掘,新的采风运动。李季的“震动”。马凡陀山歌。

  人与人交往关系的变化——无论在延安,在重庆,都有新的东西,值得注意。

  这一时期的“文艺沙龙”。摆龙门阵,讲故事,由此影响的文学的叙述方式。

  延安的晚会。交际舞。王实味的批判与反批判。

  抗战初期,解放区,抗战胜利后学生运动、工人运动中的歌咏活动。漫画,活报剧。

  解放区集会上的拉歌成为一种交往方式,何其芳到延安的第一印象。李泽厚关于太平天国的论述: 集体主义乌托邦社会。

  抗战各阶段、各地区的流行歌曲: 《义勇军进行曲》、《五月的鲜花》、《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嘉陵江上》、《黄河大合唱》、《生产大合唱》、《南泥湾》、《团结就是力量》、《跌倒算什么》、《解放区的天》..

  抗战时期的文人演讲也很有意思: 郭沫若的演讲,闻一多的《最后一次演讲》。创作中的演讲风,对着听众讲故事的拟想对小说叙述的影响。

  战争对婚姻(人的基本存在方式) 的影响。

  丰子恺笔下的“奇异婚姻”。作家之间的婚变,如萧红、萧军、端木蕻良的婚姻。大后方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畸形婚姻。冰心的《关于女人》内含的“妇女问题”。

  解放区家庭生活的急剧变化: 战地浪漫曲(老干部、工农干部与女知识青年的婚姻) 。解放区农民的婚姻(康濯: 《我的两家房东》、赵树理:《小二黑结婚》、孔厥: 《受苦人》、丁玲: 《夜》、孙犁:《荷花淀》) 。解放区民主改革中对妓女、二流子的改造。战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战争与宗教

  抗战初期,中国是否有过一个“狂欢的气氛和参军冒险的热情”。战争中后期的学生参军,直接的战争体验对创作的影响(穆旦等) 。以后的兵役问题: 吴组缃、沙汀的小说。

  战争英雄主义与五四以来的激进主义思潮的关系。“革命是人民群众的盛大节日” ——战争也是这样的“盛大节日”。人们的“战争观”(以毛泽东的战争理论为代表) 。

  “毁灭后再重建”的文化激进主义倾向与文化保守主义的作用。

  战争英雄主义的另一种表现形态: 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这类“战斗集体”中的集体英雄主义,集体荣誉感。——“一种特殊的荣誉感怎样成为一个特殊阶级的标志”。解放区文学里的表现: 沙汀:《记贺龙》,刘白羽的小说。

  解放区的“魅力”在于它的建筑在原始共产主义基础上的生活方式与道德的纯洁性。而只有置于战争背景下才能理解这种“魅力”。应该研究: 这样一个原始共产主义的武装集团在战争环境中的特殊精神状态、道德、原则,这是本世纪乌托邦理想的一次重要实践,在这一时期的解放区文学艺术里有集中的反映。在战乱中人们容易陷入对宗教的迷信,宗教的激情“毋宁说是从一般人民遭受的灾难,不如说是从对这种灾难的恐惧中产生的”。英雄主义与圣化。

  宗教爱国主义——宗教徒参加抗战。巴金的《火》。

  宗教背后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四十年代正是建立“信仰”,创造“现代神话”的时代。一些内在矛盾并没有充分显露出来。在农民那里,“菩萨”变为“毛泽东像”,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都有描写。

  周作人的文章提到民间宗教中对“无生老母”的信仰,一种在战乱中寻找归宿的生命欲求,皈依情结,很值得注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钱理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大文学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078.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5第一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