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丹:论抗美援朝战争的国内宣传工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5 次 更新时间:2009-11-18 20:45:40

进入专题: 抗美援朝  

孙丹  

  

  [摘要]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国对反对美国侵略、保卫和平及抗美援朝必要性进行了广泛宣传,后来随着形势发展转变为对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争取战争胜利进行的宣传。这一时期我国国内宣传工作的特点是:建立覆盖党内党外和城市乡村的宣传网;用社论和时评指导运动;赋予爱国主义具体、可行、人性的内涵。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国内宣传工作不仅进行了成功的经济建设动员和战争动员,也成功地诠释了民族精神和马克思主义思想意识,掀起了建国后第一次爱国主义高潮,不仅帮助中国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而且稳固了新政权,保证了各项社会改革、经济重建工作的顺利进行,极大地提高了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

  [关键词]抗美援朝;宣传网;国内宣传

  

  摘要: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国对反对美国侵略、保卫和平及抗美援朝必要性进行了广泛宣传,后来随着形势发展转变为对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争取战争胜利进行的宣传。这一时期我国国内宣传工作的特点是:建立覆盖党内党外和城市乡村的宣传网;用社论和时评指导运动;赋予爱国主义具体、可行、人性的内涵。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国内宣传工作不仅进行了成功的经济建设动员和战争动员,也成功地诠释了民族精神和马克思主义思想意识,掀起了建国后第一次爱国主义高潮,不仅帮助中国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而且稳固了新政权,保证了各项社会改革、经济重建工作的顺利进行,极大地提高了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宣传工作是在党的领导下,由建国后迅速建立的宣传网络和组织系统通过一系列运动,于1950年底到1952年上半年进行的,核心内容是要打破一百多年来中国孱弱受欺凌的自卑心理,树立民族自信心和自尊、自强的爱国主义精神。当代中国研究所编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编年》1950年卷和1951年卷,有关抗美援朝的条目收录了约800条,其中首次公布的档案有5件。本文主要以该书的相关资料为线索,将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宣传工作分为两个阶段,探讨其特点和经验。

  

  一、对反对美国侵略、保卫和平及抗美援朝必要性的宣传

  

  对反对美国侵略、保卫和平及抗美援朝必要性的宣传主要集中在朝鲜战争爆发到1950年11月初,是抗美援朝的思想动员和准备阶段。美国军舰侵入台湾海峡时,中国舆论宣传的重点是“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保卫世界和平”,围绕保卫国防和解放台湾进行了准战争动员,并没有入朝参战的含义。随着朝鲜战局的变化,针对国内各阶层存在的厌战情绪以及“亲美、崇美、恐美”思想,我国提出中朝之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宣传工作的目的是使全体人民明确抗美援朝的必要性,消除恐美意识和美国文化的影响。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密切地注视着朝鲜战局的变化,一开始就做了被卷入战争的准备。1950年6月30日,中共中央作出推迟解放台湾的决定;7月初,中央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增加东北边境的兵力[1]8月4日,中央政治局在开会讨论朝鲜战局时,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提出,中国在必要时要帮助北朝鲜。[1](p.571)8月13~14日,东北边防军召开高级干部会议,提出了政治动员和军事、物质准备的要求[1](pp.593~594)。但是,当时中国正在全力准备解决台湾问题和经济重建工作,党内、军内决策层对于是否出兵朝鲜意见并不统一,军事部署也处于极其机密的状态,因此舆论宣传集中在台湾问题和中朝边防安全方面,对边防军的宣传主要侧重于“保卫国防安全”[1](p.509)。

  为了开展宣传工作,我国迅速成立了宣传机构,并展开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的宣传。7月10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响应世界工会联合会“支援朝鲜人民周”的号召,召集在京的全国各团体负责人开会,决定于7月17~23日在中国举行“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并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委员会、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苏友好协会总会、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这11个团体组成了“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反侵略委员会”),成为领导抗美援朝宣传工作的专门机构,要求各地成立分会,根据党和政府的指示领导这一运动。[1](p.496)14日,“反侵略委员会”向全国发出《关于举行“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为期一周的宣传教育活动。[1](p.512)16日,中宣部发出《关于“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指示》,对运动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性的意见。[1](p.520)22日,“反侵略委员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号召台湾同胞和国民党官兵一起努力反抗美国,解放台湾。[1](p.534)此后,全国各地从中心城市到偏僻乡村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运动,通过举行座谈讨论、集会、万人以上大游行、文艺表演等方式,进行广泛的揭露美国侵略罪行的宣传教育。

  9月以后,战局发生了逆转,美国增派兵力迅速向北推进。9月15日,美国从朝鲜西海岸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主力被包围,情势危急。28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请求苏联或中国派出志愿部队援朝。[1](pp.707~708)在这种情况下,9月30日,周恩来在国庆节大会上所作的《为巩固和发展人民的胜利而奋斗》的报告中,代表中国政府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透露可能在朝鲜战争中参战的信息。10月1日,斯大林和金日成又提出希望中国出兵的请求。[1](p.724)3日,朝鲜再次发出求援信。[1](pp.737~738)周恩来则通过印度驻华大使传递了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我们要管”的信息。但是美国人却认为中国受实力所限不可能参战,于10月7日悍然越过“三八”线。

  10月8日,毛泽东发布《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1](p.751),在获得苏联援助武器装备的允诺后,于10月19日晚秘密入朝参战。随后,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和政务院分别邀请各民主党派人士及负责人谈话。民主党派人士对美国干涉朝鲜问题特别是入侵台湾普遍不满,但不少人担心中国海、空军力量不足,而美国实力强大,参战对中国不利。周恩来详细说明了朝鲜的紧张局势,阐述了政治局的决策,指出一部分人中存在着亲美崇美恐美和对中朝两国力量估计不足的错误思想,使大家消除了疑虑,达成共识。[2]24日,周恩来在政协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作《抗美援朝,保卫和平》的报告,向与会者阐明中朝两国是唇齿之邦,唇亡则齿寒,中国必须“抗美援朝”的主张。

  在志愿军入朝当日,毛泽东曾致电中南局、华东局、西南局、西北局的军政领导人,告知志愿军参战在几个月内,不在报纸上做任何公开宣传。[1](p.787)10月27日,又叮嘱彭德怀暂时不发表作战新闻。此时公开宣传的内容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转为对抗美援朝必要性的宣传。10月26日,“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委员会”和“反侵略委员会”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将两委员会合并改组为“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以下简称“保卫和平反对侵略委员会”),充实和壮大了抗美援朝运动的领导机构。

  由于当时普通民众对出兵参战的意义缺乏明确的认识,有些人存在恐惧的心理,他们厌倦连年的战争,更害怕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认为中国打不过美国,反对中国出兵;有些人认为战争与己无关,漠然置之,因此宣传工作迫切需要解决这些问题。10月26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在全国进行时事宣传的指示》[1](p.810)中,提出要宣传“中朝唇齿相依,美国侵朝和侵华是分不开的”,中国对朝鲜战争“不能置之不理”,强调要“坚决消灭亲美的反动思想和恐美的错误心理,普遍养成对美帝国主义的仇视、鄙视、蔑视的态度”,以及“不能听任美国侵入中朝边界而置之不理”的意见。指示还特别要求从“美国是中国的敌人”、“美国是全世界的敌人”、“美国是纸老虎”三方面揭露美国百年来对中国的侵略和欺侮,揭露其国内矛盾丛生,在政治上、道义上不堪一击,揭示中国必胜、美国必败。“消除亲美、崇美、恐美思想”和对美帝国主义“仇视、鄙视、蔑视”,成为这场宣传运动和这一时期消除美国在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影响的主题词。通过对抗美援朝运动的宣传,达到了清除欧美思想文化对中国的影响的目的,这是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建立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过程中最重要的收获之一。

  这一时期,《人民日报》、《新华月报》、《学习》等重要报刊都以大量篇幅报道朝鲜局势的变化和国际社会的反映,特别是美苏在联合国的斗争以及中共中央的通报、座谈和解释,对民主党派和社会各阶层人士了解国际形势、解除他们的疑虑和恐惧,争取他们支持中国出兵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向全体民众进行了参战必要性的宣传。同时,由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和各人民团体组成的“反侵略委员会”,也以各种形式对抗美援朝的必要性、对世界和平特别是中国的和平环境受到严重威胁的形势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和宣传,对全体人民进行了全方位、深层次的保卫和平的教育和动员。

  

  二、为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争取战争胜利进行的宣传

  

  为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争取战争胜利进行的宣传是从1950年11月至1952年初,宣传内容转为鼓舞后方加快生产和建设来支援和保证战争胜利。

  1950年11月2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开展抗美援朝运动的指示》[1](p.828),决定在全国逐步开展抗美援朝的宣传工作,并对宣传口径、方式做了原则规定,要求各地报纸及各人民团体与社会人士发表评论、宣言、谈话,广泛宣传和拥护抗美援朝运动。根据这一指示精神,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新华通讯社连续发出《关于报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内容的指示》和《关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报道应注意问题的指示》[3],对舆论宣传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11月4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联合发表宣言,“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自愿基础上为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4]5日,志愿军首战告捷,实现了稳定战局、挫败美军在感恩节前占领朝鲜全境的计划,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7日,新华社电讯首次公开报道了中国人民志愿部队参战的消息。11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为什么我们对美国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20日发表了《中国人民志愿部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意义》的社论,说明抗美援朝的原因和必要性。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谈话,坚决拥护联合宣言,坚决支持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一场由工农兵学商及宗教界等各界人士广泛参与的声势浩大的抗美援朝运动拉开帷幕,堪称抗美援朝的第二战场。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关键时期。毛泽东充分估计我军的困难后,改变了乐观的预计,做好了进行长期战争的准备,因此宣传工作的重心随之调整,健全了组织体系,组织实施了慰问志愿军、反对美国武装日本、开展爱国增产节约运动和劳动竞赛、签订爱国公约运动、捐献飞机大炮运动等多方面的工作。

  (一)建立健全了上下贯通的组织体系,适时提出新的目标和任务

  1950年11月25日,“保卫和平反对侵略委员会”在北京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对进一步开展抗美援朝运动作出了详细的计划和周密的部署。当时全国已有北京、天津、上海等13个城市成立了地方分会,会议要求尚未成立分会的各大行政区、省、市迅速成立,并与总会建立联系。会议提出,要使这一运动由大城市向中小城市及广大农村普遍发展;在已经展开大规模抗美援朝运动的大城市中,要使这一运动转入反对美国侵略的有系统的思想教育;要使各界人民在这一爱国运动中,切实做好本职工作。会议决定设立专刊、广播、艺术、丛刊、展览五个委员会,分别进行各项宣传活动,原来由《人民日报》刊出的《保卫世界和平》专刊,改名为《抗美援朝》专刊,在京、津、沪等地各大报同时出版。[5]11月下旬,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等各民主党派以及中国文联等团体,均召开扩大的中央会议,号召展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群众运动,根据这个中心任务来确定发展方向和工作方针。随后,各种宣传活动蓬勃兴起。11月3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打败美帝野心狼》[1](p.900),成为抗美援朝运动中流传最广的歌曲之一。

  (二)慰问志愿军运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抗美援朝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984.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09年第4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