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陈俊:“新法律史”如何可能——美国的中国法律史研究新动向及其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8 次 更新时间:2009-09-15 20:00:27

进入专题: 中国法律史  

尤陈俊  

   8 No.2 (December 1987), pp.102-109; Ted A. Telford and Michael H. Finegan, \"Qing Archival Material from the Number One Historical Archives on Microfilm at the Genealogical Society of Utah\", Late Imperial China, Vol. 9 No.2 (December 1988), pp.86-114;Diana Lary, \"The Second Historical Archives, Nanjing\", Modern China, Vol. 7 No.4 (October 1981), pp.498-501;Yasuhiko Karasawa, Bradly W. Reed, and Matthew H. Sommer, \"Qing County Archives in Sichuan: An Update from the Field\", Late Imperial China, Vol. 26 No.2 (December 2005), pp.114-128.

  [31] Wejen Chang,\" The Grand Secretariat Archive and the Study of the Ch\'ing Judicial Process\", Ch\'ing-shih wen-t\' i , Vol. IV No.5 (June 1981), pp.108-121.

  [32] Nancy Park and Robert Antony,\"Archival Research in Qing Legal History\", Late Imperial China, Vol. 14 No.1 (June 1993), pp.93-137.

  [33] Ibid., p.93.

  [34] (美)D·布迪、C·莫里斯:《中华帝国的法律》,朱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2页。

  [35] David C. Buxbaum,\"Some Aspects of Civil Procedure and Practice at the Trial Level in Tanshui and Hsinchu from 1789 to 1895\",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30:2(February 1971),pp.255-279.

  [36] Emmanuel Le Roy Ladurie, Montaillou, Village Occitan de 1294 à 1324 , Paris: Gallimard, 1975. 中译本有(法)埃马纽埃尔·勒华拉杜里:《蒙塔尤:1294-1324年奥克西坦尼的一个山村》,许明龙、马胜利译,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

  [37] Carlo Ginzbur, The Cheese and the Worms : the Cosmos of a Sixteenth-Century Miller, translated by John and Anne Tedeschi,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2. 关于此书的一个介绍,参见周兵:“当代意大利微观史学派”,载《学术研究》2005年第3期。

  [38] Natalie Zemon Davis, The Return of Martin Guerre: Imposture and Identity in a Sixteenth-Century Villa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3. 中译本有(美)娜塔莉·泽蒙·戴维斯:《马丹·盖赫返乡记》,江政宽译,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0年版。

  [39] Natalie Zemon Davis, Fiction in the Archives: Pardon and Their Tellers in Sixteenth-Century France,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中译本有(美)娜塔莉·泽蒙·戴维斯:《档案中的虚构:18世纪法国的宽恕故事和它们的叙述者》,杨逸鸿译,台北麦田出版社2001年版。关于此书的一个评论,参见张仲民:“‘讲故事’的文化史研究——读《档案中的虚构》”,载《史学理论研究》2007年第2期。

  [40] 王晴佳、古伟瀛:《后现代与历史学:中西比较》,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6年版,第71页。

  [41] (美)鲁滨孙:《新史学》,何炳松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尤其是第三章。

  [42] 关于“年鉴学派”的评述,参见(英)彼得·伯克:《法国史学革命:年鉴学派,1929-1989》,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43] (英)杰弗里·巴勒克拉夫:《当代史学主要趋势》,杨豫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9页。

  [44] 同上,第36页

  [45] 参见朱政惠:《美国中国学史研究——海外中国学探索的理论与实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第58页。

  [46] 需要指出的是,柯文关于“中国中心观”的论断,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怪圈,因为它仍然是局限于中、西双方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框架之中。他的这些论断在中国反响颇大,但那主要是出于民族感情的因素而容易被接受,而在美国,却没有在学界掀起多少波澜。

  [47] (美)柯文:《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林同奇译,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65页。关于此一特征之表现的一个具体描述,参见陈君静:《大洋彼岸的回声:美国中国史研究历史考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05-224页。

  [48] 林端:《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韦伯比较社会学的批评》,台湾三民书局2003年版,第5页。

  [49] (德)韦伯:《中国的宗教》,简惠美译,台湾远流出版公司1989年版,第214页。文中着重号为引者所加。

  [50] 林端:《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韦伯比较社会学的批评》,台湾三民书局2003年版,第21页。

  [51] (美)柯文:《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林同奇译,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63页。

  [52] (唐)白居易:《钱塘湖春行》。

  [53] Ch\'u T\'ung-Tsu, Law and Society in Traditional China, Paris : Mouton & Co, 1961. 该书系由瞿同祖在1947年于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一书(中华书局后来在1981、1996、2003年分别予以重印)基础上,再加修订,译为英文;Ch\'u T\'ung-Tsu, Local Government in China Under the Ch\'ing, Ma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中译本有瞿同祖:《清代地方政府》,范忠信、晏锋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关于瞿同祖结合社会学与法律史的研究风格的介绍,可参见林端:“由绚烂归于平淡——瞿同祖教授访问记”,收入林端:《儒家伦理与法律文化:社会学观点的探索》,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28-146页。

  [54] Thomas M. Buoye, Manslaughter, Markets, and Moral Economy : Violent Disputes over Property Rights in Eighteenth Century China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中译本见步德茂:《过失杀人、市场与道德经济:18世纪中国财产权的暴力纠纷》,张世明等译,张世明、步德茂校,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

  [55] 这些专著或论文集,除了前面提及的之外,至少还包括:(1)Thomas B. Stephens ,Order and Discipline in China: The Shanghai Mixed Court 1911-27, Seattle and London: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1992. 该书吸收了当代法律社会学的方法,利用上海公共会审公廨的资料进行了别开生面的研究,对此书的评论,可参见杨湘钧:“述评:汤玛士·史帝芬斯《上海公共会审公廨》——弥补一段中国法制史研究时空、方法的罅漏”,载《法制史研究》(第二期),台北,2001,第207-216页,以及王志强:“非西方法制传统的诠释”,载《北大法律评论》第2卷第1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317-322页;(2) Mark A. Allee, Law and Local Socie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 Northern Taiwan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Cali.: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 1994. 中译本有(美)艾马克:《十九世纪的北部台湾:晚清中国的法律与地方社会》,王与安译,台湾播种者文化有限公司2003年版。该书从淡新档案微卷中所见的1100余件案件之中,选取了5起核心案件(core case)进行专门分析。关于此书的评论,可参见王泰升、陈志雄、魏家弘等:“试评M. Allee所著 Law and local socie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 Northern Taiwan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载《台湾史研究》第2卷第1期,1995;林端:《韦伯论中国传统法律——韦伯比较社会学的批评》,台湾三民书局2003年版,第125-134页;(3)

  Madeleine Zelin(曾小萍), Jonathan K. Ocko(欧中坦), and Robert Gardella, ed., Contract and Property in Early Modern China, Calif.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该书收录了11篇文章,各位作者从不同的角度精彩展示了契约文化在明清土地经营和商业组织的运作情形,对此书的一个评论,参见陈秋坤:“书评:近代中国的契约与产权”,载《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52期,2006年,第221-230页;(4)Charlotte Furth, Judith T. Zeitlin, and Ping-chen Hsiung, ed.,Thinking with Cases : Specialist Knowledge in Chinese Cultural History, Honolulu :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7. 该书收入了三篇中国法律史研究论文,分别是Jiang Yonglin(姜永琳)和Wu Yanhong(吴艳红)的“Satisfying Both Sentiment and Law : Fairness-centered Judicial Reasoning as Seen in Late Ming Casebooks”、Pierre-Étienne Will(魏丕信) 的“Developing Forensic Knowledge through Cases in the Qing Dynasty ”、Yasuhiko Karasawa(唐泽靖彦)的“From Oral Testimony to Written Records in Qing Legal Cases”;(5)Robert 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法律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3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