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陈俊:“新法律史”如何可能——美国的中国法律史研究新动向及其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8 次 更新时间:2009-09-15 20:00:27

进入专题: 中国法律史  

尤陈俊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106(2) , 2001,p.546. 戴蒙德(Neil J. Diamant)是如今美国中国研究领域的中青年佼佼者之一,其作品包括专著Revolutionizing the Family:Politics, Love and Divorce in Urban and Rural China,1949— 1968(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0)和合著Engaging the Law in China : State, Society, and Possibilities for Justice(edited by Neil J. Diamant, Stanley B. Lubman, and Kevin J. O\' Brien, Calif.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2] 关于美国中国史研究发展历程的宏观介绍,可参见陈君静:《大洋彼岸的回声:美国中国史研究历史考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在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中,中国史研究领域向来人才济济,而明清以降的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更是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3] Derk Bodde and Clarence Morris, Law in Imperial China, Exemplified by 190 Ch’ing Dynasty Cases,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7. 中译本见(美)D·布迪、C·莫里斯:《中华帝国的法律》,朱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4] 美国学者研究中国法律史的成果,部分参见马钊主编:《1971-2006年美国清史论著目录》,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12-232页。对美国的中国法律史研究的一个简介,参见梁治平:“法律史的视界:方法、旨趣与范式”,收于杨念群、黄兴涛、毛丹主编:《新史学:多学科对话的图景》(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98-603页。

  [5] William P. Alford, \"Law, Law, What Law? Why Western Scholars of Chinese History and Society Have Not Had More to Say about Its Law\" , Modern China, Vol. 23 No. 4, 1997, pp.398-399.

  [6] (美)步德茂:“司法档案以及清代中国的法律、经济与社会研究”,邱澎生译,载《法制史研究》(第四期),台北,2003,第240页。

  [7] David C. Buxbaum,\"Some Aspects of Civil Procedure and Practice at the Trial Level in Tanshui and Hsinchu from 1789 to 1895\",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30:2(February 1971), pp.277.

  [8] Ibid., p.255.

  [9] 苏亦工:“另一重视角——近代以来英美对中国法律文化传统的研究”,载《环球法律评论》2003年春季号,第76-77页。

  [10] 转引自(英)约·罗伯茨(Roberts, John Anthony George)编著:《十九世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董重跃、刘林海译,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23页。

  [11] 晚近的一本专著利用百余幅来自西方的图文资料,图文并茂地生动地展现了西方世界对中国法律的早期看法,参见田涛、李祝环:《接触与碰撞:16世纪以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法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12] 在我看来,对这一主题迄今为止最系统到位的研究,当属周宁:《天朝遥远:西方的中国形象研究》(上、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13] 关于传统中国法律在西方思想界的评价,可参见史彤彪:《中国法律文化对西方的影响》,河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4] 苏亦工:“另一重视角——近代以来英美对中国法律文化传统的研究”,载《环球法律评论》2003年春季号,第78页。

  [15] Edward W. Said,Orientalism, New York : Vintage Books, 1979.中译本有(美)爱德华·W·萨义德:《东方学》,王宇根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版。

  [16] (美)高道蕴、高鸿钧、贺卫方编:《美国学者论中国法律传统》(增订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导言,第9-10页。

  [17] Roberto M. Unger, Law in Modern Society: Towards a Criticism of Social Theory, New York: Free Press, 1976,中译本见(美)昂格尔:《现代社会中的法律》,吴玉章、周汉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安守廉对该书涉及中国法律的部分所做的犀利批评,参见William P. Alford, \"The Inscrutable Occidental? Implications of Roberto Unger\'s Uses and Abuses of the Chinese Past\", The Texas Law Review, 64 (1986): 915-972(中译文见安守廉:“不可思议的西方?昂格尔运用与误用中国历史的含义”,收入(美)高道蕴、高鸿钧、贺卫方编:《美国学者论中国法律传统》(增订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51页。

  [18] Paul A. Cohen, Discovering History in China : American Historical Writing on the Recent Chinese Past , New York :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4. 中译本有(美)柯文:《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林同奇译,中华书局1989年版。

  [19] 关于当代美国的中国法研究状况的介绍,参见苏亦工:“当代美国的中国法研究”,载《中外法学》1996年第5期;苏亦工:“另一重视角——近代以来英美对中国法律文化传统的研究”,载《环球法律评论》2003年春季号;梁治平:“法律史的视界:方法、旨趣与范式”,收于杨念群、黄兴涛、毛丹主编:《新史学:多学科对话的图景》(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98-603页。

  [20] William P. Alford, \"Law, Law, What Law? Why Western Scholars of Chinese History and Society Have Not Had More to Say about Its Law\" , Modern China, Vol. 23 No. 4, 1997, p409.

  [21] Ibid., pp.409-410.

  [22] Philip A. Kuhn, Soulstealers : 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Mass.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0,vii.

  [23] 关于北洋政府时期的“八千麻袋事件”的介绍,可参见邹家炜等编著:《中国档案事业简史》,中国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67-171页;亦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著:《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概述》,档案出版社1985年版,第5-6页。

  [24] 关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收藏的刑科题本的介绍,参见(美)步德茂:“命案报告:刑科题本”,收入(美)步德茂:《过失杀人、市场与道德经济:18世纪中国财产权的暴力纠纷》,张世明等译,张世明、步德茂校,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235-272页;(美)步德茂:“司法档案以及清代中国的法律、经济与社会研究”,邱澎生译,载《法制史研究》(第四期),台北,2003,第217页。

  [2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著:《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概述》,档案出版社1985年版,第77-78页,第113-121页。

  [26] 参见庄吉发:“故宫档案与清朝法制史研究”,载《法制史研究》(第四期),台北,2003,第278页。另可参见秦国经:《中华明清珍档指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28-140页。

  [27] 参看刘铮云:“旧档案、新材料──中研院史语所藏内阁大库档案现况”,载《新史学》第9卷第3期,1998;有兴趣的读者也可点击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index.htm查看。以此为基础所做的另一个重要的整理与研究成果,参见张伟仁:《清代法制研究: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现存内阁大库原藏清代法制档案选辑附注及相关之论述辑一——盗案之初步处理及疎防文武之参劾》(三册),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83年版。

  [28] 淡新档案原件现由台湾大学图书馆收藏,分为行政、民事、刑事三门,总共有1143案,19281件,较为详细的介绍可参见尤陈俊、范忠信:“中国法律史研究在台湾:一个学术史的述评”,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编:《中西法律传统》(第六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巴县档案现由四川省档案馆保存,共计112842卷,上起乾隆,下迄宣统,其中司法档案所占比例最大,约占全部总数的88%,参见张仲仁、李荣忠:“历史的瑰珍——清代四川巴县档案”,载《历史档案》1986年第2期;宝坻县档案现收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被归入顺天府档案全宗之中,其中刑房档占了主要部分;南部县档案现收藏于四川省南充市档案馆,共计18070卷,8万余件,时间跨度为顺治十三年(1656)至宣统三年(1911),其中司法档案有11000余卷。

  [29] Beatrice S. Bartlett, \"An Archival Revival: The Qing Central Government Archives in Peking Today\", Ch\'ing-shih wen-t\' i , Vol. IV No.6 (December 1981), p81.

  [30] 除了前面提及的白彬菊的那篇文章外,这类文章至少还包括:Preston Torbert, \"The Ch\'ing Central Judicial Archives\", Ch\'ing-shih wen-t\' i , Vol. 3 No.10 (November 1978), pp.82-94; Philip C. C. Huang,\"County Archives and the Study of Local History: Report on a Year\'s Research in China\", Modern China, Vol. 8 No. 1 (January 1982), pp.133-143; Philip A. Kuhn, \"News From The First Historical Archives, Beijing\",Ch\'ing-shih wen-t\' i , Vol. 5 No.2 (December 1984), pp.135-142; Susan Naquin,\" The Grand Secretarial Archives at the Institution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 Acdemia Sinica, Taiwan\",Late Imperial China, Vol.(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法律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3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