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弟海 吴菲:持续性不平等产生和加剧的原因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2 次 更新时间:2009-09-02 23:56:45

进入专题: 持续性不平等  

王弟海   吴菲  

  

  内容提要: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已经取得巨大成就。但同时我国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也不断加剧,甚至有继续恶化趋势。本文先在现有理论研究文献的基础上,从理论上分析了能够导致持续性不平等产生和加剧的机制,然后在此基础上讨论了现在阶段导致我国不平等持续恶化的可能原因。论文最后得出结论认为,导致目前我国不平等加剧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垄断以及由此导致的持续寻租和非法性收入、户籍制度引起的城乡分割和地区分割、各种不完备制度的改革所造成的持续不公平再分配、自费教育制度的改革所引起的人力资本积累不平等。

  关键词:收入分配;持续性不平等;经济发展

  

  一、引言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已取得巨大成就。从1978年到2008年,我国GDP 年平均增长率达到9%,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改善,2004年人均收入水平已超过1000美元。据世界银行的资料显示,按照市场汇率进行计算,2005年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生产总值的5.1%,位于美国、日本和德国之后居世界第四位。然而,在这期间,我国收入和财富分配的格局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各种不平等指标都显示出我国贫富分化有不断恶化的趋势,社会地区间差距和城乡差距持续扩大,社会收入分配不平等问题正日益突出。在20多年的经济改革和发展过程中,无论是从农村和城市内部来看,还是从农村和城市之间来看,中国收入和财富分配的不平等程度都已经急剧扩大,甚至可以说几乎达到了恶化状态。以李实(2003)教授对国家Nit 局的资料的研究为例,我国农村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从1978的0.21上升到2000年的0.35.我国城市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从1978年的0.16上升到1995的0.28.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全国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1981年为0.29,而2006年则已达到0.45,突破了国际警戒线。其他研究机构和学者估计的不平等甚至比这更高(李实,2003)。

  关于中国不平等加剧的原因,很多学者都把它归结为国企产权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认为国有企业改制和市场经济自身的发展必然会导致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的加剧和恶化,由此甚至出现了对市场经济改革持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

  那么,市场经济改革是否一定会导致不平等加剧呢?如果是,那么市场机制导致不平等加剧的机制是什么?如果不是,那么又是哪些原因可能导致不平等加剧呢?

  或者还是其他的机制如何同不完善的市场机制一起,共同导致了我国不平等的持续加剧?本文将先在现有理论研究文献的基础上,从理论上分析导致不平等产生、持续和加剧的机制。在此基础上,本文探讨了现阶段导致我国不平等持续加剧的可能原因。

  

  二、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产生、持续和加剧的原因

  

  这一部分我们先从理论上讨论三个问题:第一,什么原因能够导致持续性不平等存在;第二,什么原因能够使得初始的不平等对未来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具有影响作用;第三,不平等长期的变化趋势如何,即长期不平等是会不断加剧,还是会趋近于一个固定的不平等程度。根据现有文献的研究结论,能够导致持续性不平等产生的原因只要有五种:随机因素的冲击、个人偏好的差异、能力的差异和年龄的差异以及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的存在(王弟海和龚六堂,2008a )。

  但是,能够使得不平等持续存在而且可能加剧的中间机制却很多。下面对这些因素进行讨论。

  

  1 持续性不平等产生的原因

  

  在长期内能够产生持续性不平等的原因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首先,个人之间的自然特性和社会经济属性的差异是导致持续性不平等的主要原因。现有文献研究已经表明,当个人在能力和/或偏好上存在先天性差异时,即使初始时个人之间的财富水平完全平等,随着经济的发展,也会产生收入和财富分配持续性不平等。这一结论的经济学直觉很容易理解:在承认按劳分配的基础上,能力的差异能够导致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存在是肯定的,而在承认私有产权和财富可以随时间积累的情况下,偏好(包括对闲暇和对时间的偏好)的差异也能产生持续性不平等。闲暇的偏好使得不同的人在闲暇和消费之间的替代不同,对闲暇更偏好的人总是趋向于用闲暇来代替劳动和由劳动收入所带来的消费,由此,他/她更少的劳动从而获得的收入也自然会更少些。对时间偏好则表现在现在消费和未来消费之间的替代,一个更看重现在的人总是趋向于现在多消费少储蓄,由此,他/她在下一期的财富水平以及由储蓄所带来的利息收入也就更少些。其实,个人之间无论是由于能力和偏好等个人先天特征上产生的差异,还是由于社会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等所造成的身份、地位、户口和阶级等后天性的社会性特征的差异,。也无论这种差异是永久性的还是随机性的,只要这些差异在经济中长期存在,且它会影响个人的收入机会和储蓄行为,它就会导致持续性不平等的存在。

  而且,这种差异所产生的持续性不平等还可能会同其他经济机制相互作用而得到扩大。

  其次,社会中不同人群的年龄差异和个人生命周期内收入的不平等也是导致持续性不平等的重要原因。王弟海和龚六堂(2005)研究表明,在个人最大化其一生效用水平的假设下,个人会按照利率水平和个人效用的贴现率来平滑他一生的消费水平。因此,即使个人在每一时期都获得相同收入,如果单位投资在未来的收入通过个人主观贴现之后大于1,那么,每个人也会趋向于在未来多消费。

  这就决定了个人会储蓄部分现在收入到未来消费,从而个人在不同年龄阶段会具有不同的财富水平。整个社会中不同年龄的人就会具有不同的财富水平。从而个人年龄的差距必然会带来财富水平的不平等。如果财富水平能够通过利率获得收入,即使个人的劳动收入相同,个人总收入水平也会存在不平等。因此,生命周期所带来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是个人优化选择的结果。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这种生命周期所导致的不平等总是存在的。

  第三,职业分化以及由此所导致个人人力资本投资的不同也是产生持续性不平等的一个重要原因。王弟海(2009,第七章)研究表明,如果经济中需要不同的职业同时存在,而且不同的职业所需要的人力资本投资成本或者教育时间不同,那么,不同职业间收入不平等是必然存在的。这一形式的不平等同生命周期形式的不平等一样,是经济主体最有选择和市场均衡的结果,它源自于生产的多样性和人类需要的多样性。这一形式的不平等也同样是不可能消除的,但它可能会随着时间累积而加剧或者消失。

  最后,在私有制产权和财产可以继承的情况下,由于历史“遗传”的原因,个人初始财富分配总是存在不平等的,而这一不平等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后期的不平等。不过,初始财富分配对后期不平等可能会随着经济发展而趋于消失,也可能导致持续性不平等。在什么情况下初始财富不平等能够对收入分配不平等产生持续性影响,这是经济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一旦初始财富不平等会持续性存在,那么,再分配政策和一次性产权改革就显得至关重要。下面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2 导致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具有持续性影响的机制

  

  在新古典模型下,如果个人生命是无限的,那么,初始财富不平等将具有持续性的影响。因为在无限期的新古典模型中,在平衡增长路径上,均衡利率水平正好同个人的贴现率持平,因此,每个人将在任何时期内都会保持相同的消费水平,从而他们的财富水平也会保持不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个人没有能力上的差异,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将永远持续下去。所以,初始财富不平等对经济的影响在短期内是不可能消失的(Rutheffo,1955;王弟海和龚六堂,2008a )。幸运的是,在个人生命有限的情况下,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它在长期内会趋于消失(Rutheffonl,1955;王弟海和龚六堂,2008b )。我们可以设想一种最简单的情形,在个人不关心后代从而没有任何遗产联系机制的情况下,即便一个人的财富水平再多,它也会随着个人生命的结束而消失。因此,如果代际之间没有财富联系,一代人之间的财富分配不平等将会随着这一代人的结束而消失。不过,如果代际之间存在联系,那么初始财富不平等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消失。代际间财富的联系越大,初始不平等对经济中持续性不平等的影响也就越长。由此,一切有助于消除财富代际联系的政策都有助于消除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的影响。

  

  现实中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所以,在完备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古典模型中,初始财富的不平等并不会导致经济中持续性不平等的存在和加剧(Rutherford,1955;王弟海和龚六堂,2008b )。但在实际经济中,由于存在诸多其他机制的影响,这使得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具有持续性的影响,甚至在某些时候它还会随着时间而加剧。总结起来,能够导致初始财富具有持续性影响的机制主要有:

  

  代际联系的教育人力资本投资

  

  在存在教育人力资本投资的经济中,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很多时候会通过代际联系的教育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产生持续性影响。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通过代际联系的教育人力资本投资产生持续性不平等是不难理解的:在存在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的情况下,下期的收入水平将直接同个人人力资本投资和教育程度有关,高投资和高教育都会导致下期高的收入。如果个人的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通过代际联系受到初始财富水平的影响,那么,下期的收人水平就会受到初始财富水平的影响。在一般新古典模型中,上期财富对下期收入的影响是通过利率水平而发生联系的。在存在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的情况下,上期财富水平对下期总收入的影响不仅体现在资本收入上,而且还通过人力资本投资体现在劳动收入上。因此,这必定会加大上下期之间收入的相关性。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不会使得初始财富的不平等具有持续性的影响,它也会延长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对经济的影响时间。在教育存在外部性和教育社区分割的情况下,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必然会加剧初始财富的不平等(Benabou ,1996a ,1996b ;Duflauf ,1996)。当然,教育和人力资本投资还可能和其他机制(如不完备资本借贷市场等)一起,加剧初始财富所导致的持续性不平等。

  

  资本借贷市场的结构及其完备程度

  

  现有很多文献从不完备资本市场角度研究了初始财富分配对持续性不平等的影响。这些文献的研究已经证明,不完备资本市场在短期内可能会限制个人的职业的选择,也可能会限制个人人力资本和教育机会,还可能会限制个人投资机会。

  这些限制都会使得个人每期的收入直接取决于他的财富水平,从而也取决于他上一期的收入水平。在存在稳定均衡的持续性不平等情况下,如果不完全资本市场使得相关的投资品(包括职业选择、工作能力、技术利用以及投资水平等)

  存在非规模报酬递减或不可分割性,那么,即使长期内不平等可能会缩小,但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仍会对未来分配不平等产生持续性影响(Mookhe6ee andRay,2003)。

  

  经济增长

  

  经济增长是否会使得收入和财富分配持续性不平等对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产生依赖性,取决于财富积累率和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关系。王弟海和龚六堂(2007b,2008b)的分析表明,在完备资本市场经济中,如果财富积累率大于经济增长率,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对持续性不平等不具有长期影响;反之则相反。不过,在边际生产率递减的情况下,如果是利率内生的经济,在经济增长和发展过程中,由于财富积累会通过对利率的影响而影响财富积累率,经济的内在作用最终会使得财富积累率小于经济增长率,因此,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对持续性不平等的影响总会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消失,而且经济增长率越快,初始不平等对未来不平等的影响消失得越快。但是,即使是在利率内生经济中,我们也不能排除,在存在初始财富不平等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短期内可能会使得不平等继续加剧。

  不过,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率的提高也会弱化上期收入不平等对下期收入不平等的影响。在利率外生的经济中,由于利率和储蓄率(取决于个人偏好)都是外生的,因此,财富积累率可能大于也可能小于经济增长率,这时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可能会对经济具有持续性的影响。

  综上所述,就个人而言,初始财富分配不平等能够产生持续性影响的原因在于初始财富通过其他机制导致了个人机会的持续性不平等。如果这种机会的不平等仅仅是暂时性的不平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持续性不平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分层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87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