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迹

——凤凰卫视2009年8月22日《世纪大讲堂》节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5 次 更新时间:2009-08-24 23:27:41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历史轨迹  

胡鞍钢 (进入专栏)  

  

  王鲁湘: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以来,历经成功与失败,顺利与曲折,从复杂与困难的环境中不断探索,尤其是改革开放的30年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全球贸易增长、全球减贫工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国的发展模式对于全球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具有的示范作用更是积极的、深远的,它的模式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发展模式,被称为中国之路,那么什么是中国之路?我们应该怎么认识中国的发展之路?它有哪些成功的经验?有哪一些失败的教训?有关这些问题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先生。

  胡鞍钢,现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先后在美国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等多所世界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作访问教授和客座研究员。胡鞍钢教授是现代中国研究领域学术领军人物之一,也是中国学术界思想活跃、成果显著的经济学家之一,他前瞻性地提出的许多有关发展和改革的政策建议先后都被中央政府所采纳。由于在中国宏观经济管理研究领域的突出成就,2008年荣获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

  王鲁湘:我们大家都知道胡鞍钢先生是研究中国国情和中国发展战略的一个最著名的学者,我想很好奇的就是:胡鞍钢先生为什么会把你的研究重点放在这一方面,而且很早就把您的研究定位在中国国情研究上了?

  胡鞍钢:主要原因就是在我做博士生的时候,当时,就参加了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当时我们的研究就是希望能够关注中国中长期问题,因此就集中在四个主要问题,像人口问题、资源问题、生态环境问题、以及粮食供给问题。那么在1988年底完成这个国情报告,实际上我们就已经关注了中国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发展的轨迹,那么1995年,我到新加坡讲学,其实主要的题目就是中国历史发展轨迹,更多的是用经济史学家的PaulBairoch的数据去讨论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迹可能是一个U字形,根据他的数据来计算的话,主要还是集中在这个制造业占世界总量的比重,所以那个时候就提出来应该是1750年到1950年这是U字形,就是从强盛衰落下来。他的数据一直算到1980年,其实我们并不知道后面还有个U字。

  胡鞍钢:J这个上去的这一条曲线,但是我进行大胆的推论了,就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到经济起飞阶段,特别是1980年前后,那么它很快出现一个J字形上升的一个阶段,当时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叫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中国也该轮到了,前面有两次比较明显的,一个是美国的1870年到1913年,大体经济增长率保持在4%;第二个就是日本,从1950年到1973年,那么保持了9.2%的高增长,所以说它也崛起了。

  实际上我就进行大胆的推论,说该轮到我们了,天时。第二个含义地利,因为亚洲实际上从60年代就我们搞文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开始集体崛起了。

  凸现首先是四小龙,接着是东南亚、接着就是中国,也包括印度,所以我认为这个地利对中国来讲是难得的,那么人和是什么含义?就是小平同志所提出的改革开放,保持天下大治。

  胡鞍钢:只要保持天下大治,我相信就是中国会迅速崛起,所以说这是1995年对这个认识,但是随着我后来去读了Maddison的研究,特别是他1995年发表的英文的关于世界经济发展,他的标题就是从1820年到1992年大约也是100多年的时间,他首次把世界的更详细的数据都给计算出来,而且首次是用购买力评价计算,就不是用汇率计算的,接着他在1998年又出版了关于《中国经济的长期表现》,这是第一版,那么现在,他又出了第二版,我今天也特意带来就是一个第二版,第二版他实际上呢从公元960年算到2030年,而且他是原来计算的时候是1820年到1995年,这是他当时的研究,但是这本书又从公元960到2030年,如果按照这个计算的话,那更加证明这个U字形上升了,因为它可以到2030年的预测,这就是我认为我们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大国,我们要知道它大国崛起的背景是什么?特别是从世界现代经济增长的历史背景来看,这样的话,可能你对现实问题就会有历史的纵向的这种深度以及国际的比较。

  王鲁湘:其实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会熟悉两个概念:一个就是邓小平提出的就是我们的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发展特别要注重中国自己的国情,叫做国情论,就是我们的发展一定是和历史上和现在有的包括过去有的所有的国家一定是一条不同的道路,那么现在30年过去了,您觉得我们现在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吗?国情论对于我们的发展仍然是至关重要的吗?

  胡鞍钢:我觉得就是能不能这么理解可能更好一点,就是中国这条道路,有三个要素,第一个要素实际上就是现代化因素不断地扩散、强化和演变过程,这是世界各国必须走的。这就突出表现为我们所说的工业化、城镇化和现在所说的信息化,以及更加广阔的现代化的意义,这是和其他国家都差不多。第二个含义,能不能这么理解,就是1949年之后中国选择的道路不是资本主义道路,是社会主义道路,因此社会主义因素也在这个历史过程中不断地扩散,那么第三个因素,能不能说是中国自身的因素,主要是文化因素。

  胡鞍钢:譬如像西方它有民主啊,有这个自由这些价值观,中国有像和谐社会,和谐世界这样的价值观,它可能是更多的是基于中国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文明的资源,这三个因素合在一块,我们才称之为中国之路。

  胡鞍钢:所以说有别人相似的地方,也有别人不同的地方,能不能这样来讲我们也是事后诸葛亮,就是60年之后才发现这三个因素在不断地相互作用、混合来促进整个走出中国之路。到今天为止,也不能说这条路就走完了,我们还处在探索过程中,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新中国成立60年历经曲折,如何从百废待兴跃居经济总量世界前列,两组数据背后隐藏了怎样的发展规律,百年经济复兴面临着哪些挑战?

  胡鞍钢:本期给大家所介绍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迹,真正来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迹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还缺乏对中国历史数据的分析,以及世界历史的数据,那么我本人,因为1991年到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做博士后的时候,就看到了当时的经济学家PaulBairoch,关于这个世界制造业的一个历史数据的计算,他是从1750年到1980年的计算,这是我所看到最早的一个数据,那么正是基于对这个数据的分析,我们就看出了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迹,那么今天,我还特意把他的数据给带来,来理解中国的历史轨迹。

  胡鞍钢:根据他的计算,我又进行了处理,就发现,1830年的时候中国的制造业占世界总量大约是29.8%,而当时的美国其实只有2.4%,那么到了1900年,也就是说,经过了将近70年之后,美国的经济总量就已经提高到23.6%,成为世界No.1,这是1900年的数据,那么中国是多少呢?中国已经从29.8%下降至6.2%,那么也就是说1900年世纪交替的时候,美国已经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就是制造业总量的3.8倍,那么到了1953年的时候,美国又进一步上升至它的顶峰44.7%,而中国进一步下降为2.3%,那么当PaulBairoch他一直计算到1980年,那么1980年的时候美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下降至31.5%,那么中国的经济总量略有所提高,大约是5%左右,这是在1991年看到他这篇论文的时候就引起我的思考,是不是中国的经济发展轨迹和其他工业化的国家发展轨迹是不同的?我就自己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

  从十九世纪初到新中国成立,中美经济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巨变?近代中国为何丧失工业化历史机遇?中国经济发展轨迹有何独特之处?

  胡鞍钢:很显然我们发现确实不同的国家会有不同的曲线,从发达国家来看它们大体都是倒U字,特别是像英国、美国,也包括日本,我也曾经处理过像俄罗斯和后来的苏联,根据PaulBairoch数据,那么同样,作为像中国还有包括像印度这样的大国,它的曲线就和这些发达国家或者说先行的工业化国家就有所不同了,那么就出现一个我们所说的U字形曲线,它的历史发展轨迹是先强大后衰落,然后再重新强大起来,因此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中印崛起其实我们应该称之为是再崛起,叫Re-rising,是再崛起,这是当时看到PaulBairoch的数据,那么同样我们可以看到Maddison,AngusMaddison做出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他在1995年、1820年到1992年的世界经济的这个数据分析,而后,Maddison又不断地做了些研究,我们就更加明确地看到这个U字形曲线,根据他的数据来推算的话,1820年中国是世界No.1了,当时中国占世界GDP总量是32.9%,那么到了1913年就已经下降至8.9%,而美国却从1.8%提高到19.1%,那么美国就已经相当于中国的两倍了,到了1950年美国继续是上升的,也是历史上最高峰,达到了27.3%,而中国又进一步下降,而且下降到它的历史最低点,达到4.5%,那么美国就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的大约是6.1倍,因此我们可以看出来,无论是PaulBairoch的数据还是Maddison的数据,都表明从1820年以后实际上中国是迅速下降,达到了历史最低点。

  在1950年前后,他们俩的计算方法是不一样的,计算的口径也是不一样的,但是结论是惊人地相似,就肯定是一个迅速下降的过程,那么到了1950年以后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个数据了,那么根据PaulBairoch的数据,当然中国就从制造业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从2.3%,提高到5%了,略有提高,那么根据Maddison的数据,就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实际上变化不太大。从1950年的4.5%提高到1978年的4.9%,但是我们又进行了详细分析发现,在不同的时期其实这个数据还是有变化的,譬如说在1950年的时候,虽然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是4.5%,但是到了1957年,也就是说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时候,实际上是中国是相当成功的,它已经提高到世界总量的5.5%,因此在我这个《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这部著作中,就把一五时期界定为中国现代经济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其中就是考虑到这个数据,当然另外一个数据也很重要,就是这一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长率高达9.2%。

  但是很可惜,由于毛泽东脱离中国国情了,实际上是发动了那场大跃进,导致我们整个的经济发展就发生比较大的一个变化,我算下来就是在1962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比重就已经下降至世界的最低点了,就是历史上最低点,大约是4.0%,因此我也用这样的一些数据,对毛泽东大跃进时期的这个失误,做出一个大的判断,大体这个影响了我们中国在世界总量的比重,大体差不多将近2.2个百分点,其实这个损失还是相当大的,尽管在1963年到1965年期间,有所恢复,或者说迅速地恢复,但是至少也损失了世界经济总量,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8个百分点,这是我从定量的角度做了一些讨论和分析了。

  那么当然大家就知道,1978年之后中国就开始进入到我们所说的U字形这个上升期,能不能这么讲就是U字形1950年是最低点,然后持续到1978年,虽然略有上升,那么根据Maddison的数据来看,实际上1978年的时候,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经济差距是相当大的,那么美国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的4.4倍,那么经过20年之后,也就是说1998年,我们看到中国的经济总量有明显的上升,从1978年的4.9%,提高到11.0%,就首次超过两位数,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信息,那么和美国的差距就从1978年的4.4倍缩小至2.0倍,这个如果没有Maddison的数据来计算的话,我们很难识别出来,那么到了2006年根据Maddison,也就是2009年3月份的最新的数据库,我们可以看到,2006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的比重迅速提高到16.8%,那么和美国之间的相对差距,缩小到什么程度呢?我们觉得也是很惊人的,缩小到1.17倍,而且根据Maddison这个最新的这个著作,也就是说2007年他正式出版的这个著作来看,他也对未来做出过预测。

  他的预测是什么样呢?有两个重要的结论,第一个就是2015年前,中国就有可能GDP总量超过美国,当然他做的这个计算是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特别是按照1990年国际美元来计算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鞍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历史轨迹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775.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