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州“刁民”张培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62 次 更新时间:2003-06-11 17:04:00

进入专题: 李昌平  

李昌平 (进入专栏)  

  抓了别人,既可会见亲朋,也可在收到罚款后放人,而惟独不放我,也不准我会见亲朋;我们一起被抓的,又几千元额的,也有十几万元额的,都当天放人,而对我们千元的,却罚的更重。

  4,违法搜身。我们只是玩麻将,属于“案情简单,情节轻微,因果关系明确,不需要进行多方查证即能认定违法事实,且不涉及其他违法犯罪案件的行为”。根据公安部关于执行《治安处罚条例》当场处罚有关问题的批复,我们不属于“形迹可疑,有违法犯罪嫌疑人员”,根据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执行《人民警察法》有关问题的解释,我们不应享受没有搜身证就可以任意搜身的非法待遇,这是违反宪法的侵权行为。

  5,非法没收财物和非法罚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条例》第36条37款规定,没收的财物应当开具收据,罚款后应当给被罚人开具收据。但本案中不仅桌面的钱没有开收据,非法搜身的钱也没有开收据。至于罚款3000元也不开收据就更是不能容忍了。众所周知,莱州市公安处罚的种类繁多,对此类罚款和没收款到底有多少钱,莱州市公安应给莱州市人民有个交代!并请上级机关进行处理。

  第二条:莱州拘留所违法管理。

  6,违反法律,侵犯人权。《治安拘留管理办法》第九条和第十五条分别规定了被拘留人有携带生活学习用品权、通信权、会见权,但莱州拘留所比羁押犯人的看守所还厉害,非法剥夺被拘留人应享受的权利。我一入所,公安就拿走我的学习用的眼镜,不准我写信,不准我会见亲友,拿走我的手机,至今未还。剥去了生活必需品腰带和鞋子,特别是腰带,不让扎腰带,让我的裤子自行掉到脚背上而让羞处尽露,这是对人格的侮辱!《治安拘留管理办法.》16条规定:“治安拘留所的工作人员……严禁体罚、 待和侮辱被拘留人”当天入所,不认吃饭,一直到第二天。还对我们处罚站、罚坐、罚面壁、吃生水,将有传染病的人和没有病的人同拘一室,对暂没有交粮款的人,他们还罚饿。给被拘留的人吃的是蚜虫煮白菜帮子,更甚者,早上吃面条非但不给筷子,而且二人一碗,只能用手抓。第16条还规定:“严禁利用被拘留人看管拘留人。”但被法律严禁的事在莱州拘留所却是司空见惯的事。并且当上管理者的被拘留人享有特权——内裤都要拘留人员息洗。我对管理人员说,我有病,医生约我去复查的,但没有任何人理我。

  7,进所后,每个被拘留人发一条毛巾,一块肥皂,两小卷卫生纸,一双旧拖鞋,索要18元,根本不值。上级规定被拘留人的日生活费12元,但每天的实际生活费不足2元。拘留十五天,交了200元生活费,实际只执行了6天,余款不退。这些都违反了《警察法》“人民警察不许从事营利活动”的规定。

  8,剥夺受教育和学习活动的权利。《拘留所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有条件的治安拘留所应当设置学习室和活动场所。”莱州拘留所根本不组织学习,也不让被拘留人自己学习。看守所每天还有两小时的放风时间,但莱州拘留所除给我们20分钟的吃饭、小便外,其余时间全是关在室内罚坐。

  张丕庆还在给公安局长的控告信中推断:莱州市公安是开赌场的保护伞,莱州市公安为敛财而广设“眼线”,参赌的线人再举报参赌者,从中提成。张丕庆推断说,如果不是事实,有几个疑点很难解释。其一,过去赌场遍布莱州各个大宾馆时,没有莱州公安的支持是办不到的。其二,亲朋相聚,偶尔玩一下麻将,可能就被逮住,神了?没有“眼线”能成吗?其三,供电设施、庄稼、车辆被盗的案件不断发生,破案率极低,而专打麻将的积极性却极高,不是为了敛财如何解释。张丕庆还根据自己拘留6天的经验推断,拘留所每年非法所得数百万元。

  莱州市公安局长接到张丕庆的控告信后,非常重视,亲自过问此事,将张丕庆等人各3000元钱罚款和搜身的钱一分不少的退回。对张丕庆所提到的问题进行了重点整改。公安局长还表示,希望张丕庆多监督公安局的工作,以便改进工作。张丕庆对公安局长的“有错必纠,有错必改”态度表示满意。保留状告莱州公安的权利。

  记者在采访张丕庆时,问张丕庆是不是喜欢争一口气。张丕庆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说他争的是做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权利只有争取才能得到,得到的权利你不去保护也很容易失去。哪怕是一点点小小的权利都不能放弃。张丕庆说,每个公民都要向他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建立一个公民社会。张丕庆又给我讲了他的另一个小故事。

  在2002年的村委会选举期间,政府在农村张贴了一张大字报。大字报的题目叫“农村领导干部任职标准”。大字报认为,有下列情况之一的不能推荐为农村干部:

  1,政治素质差,思想觉悟低,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上级的决议、决定不拥护、不执行,甚至对抗的。

  2,三年内受过拘留、劳动教养等行政处罚的或正在执行刑罚处罚的。

  3,有犯罪嫌疑,正在被司法机关采取刑事拘留、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等强制措施的;已经批捕尚未接受审判或正在接受审判的。

  4,有“黄赌毒”等违法行为的。

  5,违反计划生育、宅基地规划政策和村规民约,造成不良影响的。

  6,参与和组织封建迷信活动,信奉、宣扬“法轮功”等邪教的。

  7,非法组织、策划、煽动群众上访的。

  8,拒不缴纳规定税费,不旅行公民义务的。

  9,拉帮结派,私心严重,道德低下的。

  10,年龄过大,文盲或有精神病及其它严重疾病不能履行职责的。

  张丕庆认真研究这个大字报后,认为大字报的内容严重违法,立即向莱州市党和政府领导写了一封举报信。张丕庆在信中指出:

  1,有关选举的法律规定了预选的程序,没有规定推选是选举的程序。因此在选举过程中设“推荐票”属于违法行为。有关选举的法律法规多处强调要“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直接提名候选人”,大字报所搞的这种非直接的行政行为十年非法的。

  2,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二条,山东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八条及释义,都明确规定了选民条件,特别是释义具体而详细地规定了选民条件,大字报列出的十类不能当干部的条件是与法律相违背的,这是侵犯选民权的违法行政行为。

  3,大字报中的第二条,把“行政处罚”的人也列为不宜推荐为农村干部的条件,这是违法的。受到行政处罚的人不一定是坏人,而且并没有被“人民法院判决剥夺政治权利”,这是明显的对选民的资格的剥夺和歧视。

  4,大字报第八条中,把“拒不缴纳规定税费”称为“不能履行公民义务”作为,也作为不得当村干部的条件,这是压制、打击群众依法拒交违法收费的行为,敢于“三乱”的政府官员能当大官,为何敢于依法抵制“三乱”的人就能不能当村官呢?

  张丕庆要求莱州市有关方面迅速纠正大字报的错误,查处相关责任人,并收回大字报,挽回不良影响。张丕庆的举报信自然是石沉大海。

  张丕庆觉得不能让践踏公民权利的行为得逞,决定“以身试法”竞选村长。刚从拘留所出来没有多久的张丕庆要当村长,张丕庆说,我这个被拘留过的人当选了村主任看你们能把我怎么办!

  张丕庆上届就当选了村主任,但他身体不好,向村民诚恳的道歉后,村民谅解了他的辞职要求。这次张丕庆主动竞选村主任,村民们乐坏了,选举的结果,张丕庆几乎全票当选。政府花了上万元四处张贴的大字报成了一张废纸,大字报也成了当地农民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料。

  记者对只有小学文化的张丕庆所作的事从内心的表示敬佩。张丕庆的公民权利意识确实是记者采访过的、见过的很多人物中极为少见的。张丕庆在农民的心中的崇高威信,在民间呼风唤雨般的能量,确实让记者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朱由三村的村民的话也许能解释记者的心思。村民们记者说:张丕庆才是真正的党员,才是真正的“三个代表”。

  

  应尽的义务不含糊

  

  张丕庆当选村主任后,并不总是迎合村民。对该退给农民的一分不差,但他要求村民该交的也一分不少。张丕庆坐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村民都主动到村部结账,家家户户结账结得干干清清。几年的糊涂账,他只用了五天就结的清清楚楚。有好些村民没钱结账,二话不说,找亲朋好友借钱结账。大伙都说如果大家为难都是小难,如果村长一人为难就是大难。张丕庆说,你讲规矩,给老百姓公民权利,来百姓也会讲规矩,老百姓也会尽公民的义务。

  记者问张丕庆怎么和上级处理关系,张丕庆说,该交国家的,一分不少,村民应尽的义务不能含糊,但政府多要一分也不行。村委会和乡政府的关系就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与义务关系,不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张丕庆希望政府应尽的义务也必须毫不含糊。

  记者多次去山东省采访,知道村委会与党支部之间的矛盾比较突出。记者问张丕庆和村书记的关系怎么样,张丕庆说相处正常。记者追问正常关系是什么关系,张丕庆说村委会组织法上有明确的规定,张丕庆认为党支部领导选举和监督村委会工作。记者问张丕庆想不想书记村主任一肩挑。张丕庆明确表示反对上面提倡的一肩挑。他说,村出任必须要接受村支部的监督,一肩挑就没有监督了,没有监督就一定会犯错误。张丕庆认为村主任和村支书的矛盾,大多是上面造成的,实际上是乡政府和村委会利益冲突在村里的集中反映,所谓的一肩挑就是上面为了更好的控制下面的一种措施。张丕庆认为,只要上级下级都按照法律规定的原则处理关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权利义务去做,事情就简单了。

  

  “刁民”要有接班人

  

  张丕庆今年已经60岁,身体也不太好,他说他要赶紧培养一个接他班的年轻人,记者故意问是不是要培养一个跟你一样的“刁民”,张丕庆说,当村长的人多的是,但做“刁民”的人难得啊!在记者的三天采访中,张丕庆曾不下十次的表露出来要培养“刁民”接班的事。

  记者问张丕庆选择“刁民”接班人要什么标准?张丕庆认为最主要的有三条:一条是要有正气,秉公道,德行好。二条是有傲气,不畏权,爱打抱不平。三条是学法律,守法律,会用法律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

  在朱由三村的村部,记者和一大群村民讨论着张丕庆的这个心愿。记者问村民像张丕庆这样的“刁民”要不要接班人?村民们一致认为像张丕庆这样的“刁民”太重要了,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党员村民说:“张丕庆就是我们的大律师,他不是“刁民”,现在是法制社会,要依法办事,没有自己的律师怎么行?没有律师我们的权益就没有人代言,没有人维护,合法的权益就得不到保证。”还有村民说:“张丕庆通过打官司,废除了我们村和市水产局的不平等合同,每年给村里多增加了几万元的收入,要是没有张丕庆哪能打赢水产局”。还有村民说,张丕庆三次告政府,为全市农民维护了几个亿的合法权益。这位村民建议每一个村都要培养自己的张丕庆式的大律师。还有村民说,应该建立一个农民维权协会,农民自愿加入,会员每月都缴纳一定的会费,这样会员的权益受到了侵犯,就会有固定的收入打官司了,如果长期要律师自己出钱帮我们打官司,那是不行的。还有村民说,像张丕庆这样的人就是我们的最好的“三个代表”,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三个代表”。

  记者问村民,村长是你们选出来的,村长就是村民的利益的代表和维护者,难道还得请一个律师来维护你们的合法权益。村民说,村长虽然是选出来的,但乡镇长不是选出来的呀!村支书不是我们选出来的呀,村长还不是要听乡镇长的,选出来村长,村长也不一定就站在村民的立场上。所以,村民还得要要有自己的张丕庆。

  说到最后,村民们真的开始为张丕庆挑选接班人了。

  当记者结束对张丕庆的采访时候,在记者的心目中已经彻底改变了对“刁民”的看法。“刁民”由原来的地痞流氓的形象,变成了智慧的化身、正义的化身、公平的化身,变成了“三个代表”的化身。

  记者对张丕庆说:“政府的官员叫你“刁民”,你怎么看?”张丕庆回答说:“政府不坏,那有刁民”。

  记者说:“你真是个“刁民”,你不仅自己是个十足的“刁民”,而且教出来了一大帮“刁民”。”张丕庆说:“那是因为农民再也不愿意再做愚民,他们开始觉醒,要做公民了”。

进入 李昌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昌平  

本文责编:qiuchenx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实证调研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燕园评论发布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