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四友:分析方法杂谈[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9 次 更新时间:2009-07-13 22:24:55

进入专题: 分析方法  

葛四友 (进入专栏)  

  

  英美有关道德哲学、政治哲学与法哲学的著作,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采用了分析方法。从我的个人经验出发,我认为不懂分析方法(不一定要有意识地知道)的话,我们就很难真正地理解这些书,很多时候都不得其门而入。我自己就是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从大二就接触罗尔斯,一直觉得他的观点很荒谬。幸得我还持有一个观点,那就是那么多学术名家都在研究他,那么他肯定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傻,既然他不傻,那么傻的就只能是我。所以我一直在试图理解他,但是直到硕士读完,依然是不得其门而入,只是对他的理论有更多的感性认识,结论记得也更多了。一直到博士读了一年之后,接触英美的分析方法之后,才开始理解他的整个论证框架,这才找到点感觉,然后慢慢地理解为什么罗尔斯的东西会受到如此多的批判与捍卫,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当然,很多人不会有我这么愚钝,不会要这么久。但无论如何,就这类书而言,我们就必须重视细节,重视书中具体的论证,而不是只拿其结论说事。只有当我们弄懂了书的论证结构与论证逻辑之后,我们才可能知道这些书的真正价值所在。个人认为(可能有点武断),如果你不把握这种分析方法在论证上的特点,你就很难知道这些著作的精髓所在。

  

  一 分析方法

  

  尽管分析方法如此重要(至少对于那种用此种手法写成的书而言是如此),但是国内有两种典型的态度,要么是对其不屑一顾,根本不重视它。要么是视之为畏途,觉得其太难,甚至觉得其高深莫测。后种态度的一个原因就是把分析方法与二十世纪发展壮大的英美分析哲学混为一谈,且很多人又觉得后者是一个很难搞的东西。当然,分析哲学毫无疑问会使用分析方法,并且很多人都是个中高手。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很大的误解。奥斯丁的《法理学的范围》一书就是典型地用分析方法写的,那时候分析哲学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流派。因为分析方法在某种意义是西方哲学传统里一直所使用的方法,不懂分析哲学(本人就不懂,尽管有兴趣)照样使用分析方法。

  对于西方读者,特别是英美的读者而言,分析方法是司空见惯的。也许可以说,在英美那边,他们根本不需要强调这一点,但是他们的写作一般都会满足分析方法的要求(所以极少看到有人强调分析方法,柯恩是个例外,因为他恰恰开始接受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教育,直到英国之后才开始真正接触英美的那种分析方法,所以他印象尤其深刻)。但对于许多中国读者而言,这种方法还是比较陌生的。不仅如此,我国的传统似乎更喜欢一种朦胧之美,流行更多的是一种难得糊涂之精神,且强调所谓的水至清则无鱼。在这种意义上讲,我们的传统精神是与分析方法相对立的。我认为程炼老师在《思想与论证》一书中的前言里对分析风格有很精辟的概括,这就是他特喜欢的苏二条。粗糙点说就是这样的,第一条,把话说清楚,不能含糊不清,不能模棱两可。塞尔的这句话就表明了对此观点的强调,如果你说不清楚,那么就是你没有搞清楚。第二条就是话与话之间要有逻辑关联,要经得起推敲,不要有跳跃。在某种意义上说,分析方法就是要满足形式逻辑,就是如此简单。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真正做到那两个标准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是需要慢慢训练的。如何做到这一点,我认为G.A.柯亨的一个说明非常有用,我个人觉得非常到位,对我帮助也极大。他说(大意):“在写论文时,当你写下每一句话,你就停下来想想,第一,它有助于澄清或说明你的论点吗?第二,它对于论证你的论点有帮助和贡献吗?如果都没有,那么删掉它。如果至少有一样,那么接着往下写。当你不断努力地这样做时,你就慢慢变成分析性的了。”当然,不可能每个人在写作时都会这样做,但是至少回头检查时可以去看看你的每句话是否能够做到这点(降低要求就是,你每段话具有这个作用吗?)。因此,在分析方法之下,一篇好的论文,至少有这样的两个必要成分,第一是论点,第二是论证。国内慈继伟老师的《正义的两面》与程炼老师的《思想与论证》中的写作,我个人认为是可以作为我们学习的典范的。而如果你既没有论点(No thesis),也没有论证(No argument),那么这篇论文就什么都不是(Nothing),我称之为3N文章。

  

  二 找资料

  

  上面我们谈了分析方法是什么,但是我们还得有可分析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还得有资料。这有两个过程,首先,我们得知道什么样的资料是好的,是我们应该看的。我们首先要找的是一些基础知识方面的资料。这方面,随着你喜欢的主题的不同,会有比较大的变化,比如说学数学,你就不需要知道物理学方面的基础知识,但是你学物理学,数学方面的知识是应该具备的。拿哲学来说,也会有很多的不同,但一般而言,基本的哲学史知识肯定是有必要了解的。可以这样来说,哲学史知识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于一个地图,你通过它,你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身在何处,旁边有哪些是比较相近的,跟那些是直系亲属,跟那些是远亲等等。就基础知识来说,一般还是比较好找的,并且了解的人相对也较多。

  还有一类资料就是针对特定问题的,特别是那些想深入了解甚至说是对该领域进行研究的人。对于新手来说,如果你还不具有分辨文章好坏的能力,那么会有一些麻烦。因为文献可能多于牛毛,成千上万篇文章,你会完全淹没的。这个时候,你先看(非国内大陆)权威杂志上的论文,或者是权威出版社的书。出现和引用很多次的文献,一般来说可能是比较权威和经典的论文或书。如果你感兴趣的对象不是中国哲学或中国思想史之类的东西,并且在你没有分辨能力的时候,建议你尽量少看中文原著。这里不是说中文著作中没有好东西,当然有。但是相对而言,空洞无物的三N文章与书比较多。不仅如此,国内的出版社与杂志都不能保证出的书和登出的文章是言之有物的,都是良莠不齐。而国外的,比如说Oxford、 Cambridge等出版社,里面的书一般来说都是不错的。而杂志,比如说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mind等上面的文章,至少就我的经验来看,还没见到过3N文章。在我看来,比如你想了解平等的话,你先去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找到有关平等的词条,特别重要的是这些词条都有最重要的文献的引证,再把它们找出来发。如果你把这些词条后面的文章与书看完了,并且理解了,那么你自然知道该如何去进一步找资料了。

  找资料一般三个渠道,图书馆、网络与师友等。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图书馆是那么显眼,但里面的好书却可能是经年无人过问。我自己在武大三年读硕士,直到第二年快结束了,才知道还有个人文馆,并且里面有很多英文经典名著,差点身在宝山空手而归了。当然,很多同学开始不能直接读原文,读译文是个过渡阶段,尽快到原文是必须的,如果要做该方面的研究的话。不过,如果不是你要研究的领域,那么读译文(毕竟是母语,快得多,可以节省时间)了解还是不错的途径,只是你必须知道该译本至少要可信,不要说达与雅了(这样的译本在中国少之又少),中国的译文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实在惨不忍睹,并且还是什么所谓名家、博导所译。网络也是个好东西,国外有很多网站上有免费的文章,特别还有些总结了一些东西出来免费共享,实现知识是全人类的这宣言。刚才提到的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哲学在线、人文小屋、新浪资料共享等,更重要的是,有不少学校都买了国外的一些杂志网,比如jstor,blackwell等,里面有很多经典的文章可查阅与下载(希望同学们发动师友情,广为套取)。当然,如果你是对学术感兴趣者,希望你也去认识一批有志于此的人,然后实现资料的共享,这是很有效率的一种方法。

  

  二 厚道地读

  

  上面我们已经谈了分析方法,也谈了如何找资料,现在就是如何把分析用法用于解读资料了。这里我们只谈如何去读经典的东西,比如像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原理》等书。我比较认可Korsgarrd所介绍的罗尔斯的态度。罗尔斯认为,我们读经典不是为了批评它们,而是为了从中学习。他敦促我们要厚道地解释这些经典,使得里面说的东西尽可能地合理和有趣。

  我们上面已经说过了,分析方法强调两点,一是论点,二是论证。因此我们读书时,找出其真正论点,找出其论证是关键。读一本书,尤其是一本经典之作,我们应该有一个把书从厚读薄,又从薄读厚的过程。实际上,由于分析方法的独特性,每本经典著作重要的绝对不仅仅是其所得出的结论,而是其整个论证群。打个比方,一本书是一幅地图,那么我们要搞清楚的是,作者为什么要画这幅图,即他有什么目的,要解决什么问题等。第二个这幅图的大体结构是什么样的,东西南北四方各有点什么,其里面的主线条是什么东西等。对于书来讲,也就是找出其总论点,以及总论点里面的各种分论点,并且搞清楚这些论点之间的关系,它们是如何形成一个整体框架的。这相当于把一本书从厚读薄。第三则是要搞清楚这幅图的在各个地点的具体事物,以各个地点是如何相通的。这也就是说我们要搞清楚各种分论点是如何进行的,它们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要把书从薄读厚。

  不仅如此,在这种读书的过程中,你要保持一种厚道原则。比如说,如果你发现一个论点讲不通的时候,你首先要怀疑的是你究竟是否理解透了。这就像是放在水里的棍子,看起来它弯了,尽管拿出来它又是直的,会让你困惑不已,但是光学理论能够把这种现象给解释清楚。在读名著的时候,当我们发现不通时,就是要去找到那个类似于光学理论的那些论证(可能在书的其他地方,或者体现在整个书的背景中),来把我们看到的表面上的不通给解释清楚。

  当我们确实理清了原著的论点与论证,把握了书的整体论证框架之后,如果确实发现有某个论证出了错误,我们可以分成两种情况来处理。一种情况是如果该论证本身对于总论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那么这个错误是可以完全忽略的。即使作者认为这个论证是对于整个论证是相关的,我们也不应该穷追猛打。我们的目的在于学习,而不是为了挑刺。第二情况是,尽管该论证是错误的且对于论点来说是相关的,但却是可以纠正的。那么厚道就表现在我们替作者来修改这个论证,以使得与整个论证与论点相吻合。

  但是有时候,论点可能与整个论证有比较大的脱节,这个时候就有两种方式来进行修正。第一种是坚持原作者的论点来修改某些论证,这种比较常见,对很多名家的解读多采取这种方式;另一种是保持原作者的整体论证来修改论点,比较极端的例子则是cummiskey先生,在Kantian Consequentialism一书中就表示,尽管康德自认为是个义务论者,但是他认为康德的论证结构表示他是一位后果论者。当然,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但是在做厚道解读时,我们还是多少会有点改变。

  

  三 直率地批

  

  尽管笔者同意罗尔斯的观点,我们读经典不是为了批判而是为了学习,但是批判却是从事学术的一个必要成分。并且由于人性本身的特性与局限性,没有批判,那么就很难有真正的学术进展。笔者也认为,制约中国学术发展的一个重大原因就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批判。笔者认为,至少存在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受批判在我们这里具有很不好的象征价值,一旦受批判,很多人就感觉很受伤,马上会跳起来。这里有一个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喜欢从动机上、从人格中去批判。我们具有的批判总是首先去怀疑别人的动机,比如说有些人一旦受批,那么就说对方有什么阴谋,借什么来整他之类的话。但是除非我们是在论证有关某个人的品性或动机,否则这些东西都是与其作品是否成立不具相关性的,不能用来用来作为论证的证据的。第二方面,确实是有一些文章是所谓的3N文章,所以根本没法批。一批起来那就是全盘的否定,当然作者就受不了,由此会影响到他们的饭碗,人家(可能是领导)可能会跟你拼命,所以这种批判肯定也是没几个人敢做,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们的批判更容易与那种人身攻击式的批判难以区分开,所以无法为批判建立起正面的象征价值,由此没有真正的学术批判,也无法实现其应有的工具价值。

  为了批判具有良好的效果,批判最好是立基于厚道解读。如果批判者能够把把要批的论证表达得比原作者还要好,在此基础上再展开批判,这样就不会出现你理解错了这一类的反驳。尽管批判是由分歧引起的,但是批判中最核心的则是找到与被批判者的共同点。论证的一般是这样的:大前提,小前提,然后是结论。在内部批判中,大前提就是非常明显的共同点。内部批判里面比较简单的一种就是被批判者犯有逻辑推理错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葛四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分析方法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065.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