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改革”的动力学与合作的可能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1 次 更新时间:2009-07-01 13:11:40

进入专题: 改革  

许章润 (进入专栏)  

  

  1970年代末,“改革”的发生学是党内的“路线斗争”。这是执政党内的最后一次路线斗争,并且彻底终结了“路线斗争”。存亡绝续之际,寻求生机,图谋改善,以“拨乱反正”为幡,“杀出一条血路”,构成了启动“改革开放”最为初始而深层的动因,事属必然,不得不然,有所然而然。其表其里,服膺和追求的是“发展是硬道理”这一世俗理性主义,而它源自对于近代中国民族文化创巨痛深历史的切身体会。随着市场化进程的深入,“路线斗争”及其意识形态最终退出政治话语,政治从神坛走向凡俗,人性、人欲重新获得了自己的价值正当性,官僚阶层的逐利追求于是成为改革的唯一动力,至少是最为重要的推动力。否定其逐利的正当性,即无改革;反之,一味认可其无限度逐利寻租,则会葬送改革,或者无真正的改革,结果同样是无改革。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特别是晚近十多年来的经济发展,便是在这样一种推导机制的作用下启动自己的制度试错过程的,并且付出了极高的制度成本,包括所谓“腐败成本”。

  时至今日,不管是坚认改革早已结束,因而需要寻找新的改革动力,凝聚新的改革共识,重启改革的发动机制,还是主张改革一直在以渐进方式持续进行,需以长程历史观之,激进不得,然而,无论任何一方都不会否认,仅仅以官僚阶层的逐利作为唯一或者最大动力的改革,是难以为继的,也是难免会遭到扭曲的。基尼系数扩大、坏的市场经济初现端倪、权钱交易败坏了人们对于改革的胃口等等,便是对此的明证。因此,为了建设“好的”市场经济,特别是为了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建构中国文明的宪政秩序,实现经济转型之后的政制转型,必须不断找寻新的改革动力,以首先对于改革发动者利益的满足或者一定程度的满足,以对于改革的既得利益的法权肯认,特别是以对于希望加入此种进程、分享改革成果的社会阶层提供机会平等,为改革注入持续新鲜的活力。

  换言之,满足“被改革者”的利益,将位居优势者的逐利行为规范化,使利益之争转型为规则之争,由此提供秩序的可能性,同样是保持改革活力的必要条件,甚至可能是更为重要的条件。由此,社会正义与宪政秩序的建构,无可选择地成为推动继续改革的不二起点与运思主轴。正是在此,我们或许能够找到“合作如何可能”与“社会如何可能”的可能性答案。

  毕竟,推动中国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机制在于将“饼”做大,而且是不断做大,如此才能满足不同利益群体的需要,获得统治的合法性,“逐利”行径也才不致于变成竭泽而渔。至少你吃肉我喝汤,和平共处才有可能。要是连汤也喝不上,那事情就玄乎了。换言之,所谓GDP合法性,不过如此。

  但是,经过三十年不断“做大”的“制饼”流程之后,“寡”与“均”这一老话题变成了新问题,公正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严峻社会论题,也是现行政体不得不做出正面回答的政治体制与法权安排问题,事关政道与治道,情系人生与人心。毕竟,发展是有限度的,不断“做大”只能是短期内的奇迹,而不可能是永恒的景象。置身磅礴的“历史三峡”,三十年不过短暂一段路程,其中一个环节而已。GDP合法性的有效与无效,均在于此。此时此刻,分配正义与机会平等恰恰可以弥补发展的延缓或者不足,有时候比绝对数量上分得更大份额的“饼”,多喝一碗汤,也许更能提供参予者的满足感,调动参与者的改革积极性,有利于全体公民的和平共处。同样是在此时此刻,一种准“马基雅维理时刻”(Machiavellian Moment),追求公正的公民憧憬便会成为继续改革的最为强大的推动力,也是我们发挥制度想象力的目标指向。也可以说,这同样是一种逐利行为,一种追求经由客观理性化的制度安排来公正分割“大饼”的逐利行为。只不过时至刻下,此“饼”既是经济利益,也包括政治发言权,不光是“吃肉喝汤”即可打发得了的。在此情形下,经由制度变革逐步提供公正这一公共产品,注定是此刻这一阶段合作的可能性所在,也是秩序的可能性所在。因而,对于社会的规则治理成为当务之急。法治亟需落实为具体的法制,通过限权、税负法定、强化人大对于预、决算的管控以及还权于民的民主化举措等等,将宪政具体化,恰恰是保证改革良性发展的急迫任务,更是改革的目的所在。官僚阶层由此获得政治的正当性与政制的合法性,而这是确保其逐利行为持续性的制度前提,因而,他们的利益诉求同样获得了满足,只不过是另一种内涵和方式的满足。

  否则,等到大家对于制度的公正提供能力彻底绝望之际,再想起以公正救效率,怕是既无合作的可能性,更无秩序的可能性了。

  通常作为诟词使用的“权贵资本主义”,道出的其实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常态。换言之,钱和权在统治着社会,权和钱之间其实存在着正相关甚至“勾兑”,恰恰是现代性寄身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大景观。说白了,它仍然是也不得不是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仅当逾越界限,才成为“坏的资本主义”,也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诟病的“权贵资本主义”。那么,其间界限何在呢?换言之,本质上其实是“权贵”制辖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何享有统治的正当性呢?原来,法制、民主和公正,构成了护持这一正当性的屏障。法制界定了“正相关”与“勾兑”的边界,越线作业即属非法,因而权钱暗通款曲,却又各守畛域,好自为之,一如“权贵资本主义”当年喝令教权不得干犯俗政,否则没好果子吃。一旦闯线越界,作奸犯科,则法律程序伺候,校正正义上场。民主体制为公民集体联合行动及其代议权能提供了实现机制,至少给予万千被“制辖”者以“出气装置”,实在不行,三、五年轮回中一人一票,老子不投你,让你当不成“权贵”,看你老实不老实。而更重要的是,相对显豁的机会平等为每个人圆梦张本,真正煽惑起全民的“制度想象力”。也就因此,这一制度整体上确保了每个人均能释放“逐利”的冲动,发挥“逐利”的能耐,从而分得相应份额的“饼”,喝汤吃肉,各随其便。如此这般,此“权贵资本主义”庶几幸免于蜕变为彼“权贵资本主义”,正当性存焉。它摇摇晃晃,一脉延绵至今,可预见的未来好像尚无退场的可能性呢!

  有意思的是,近年来,面对中国的“经济奇迹”,不少海外经济与社会分析人士纷纷修改自己的定见,认为独裁或者“国家能力”是对法治“缺损”的一种弥补,产权保护重要于人权。连宣告“历史终结”的弗朗西斯•福山教授,也转而强调“国家能力”对于全球秩序的重要性。鉴于“失败国家”滋生动乱、难民潮和恐怖主义,进而影响“成功国家”坐收红利的世界格局,福山们对于原来曾经津津乐道的“转型”可谓深为忌惮。但是,问题在于,姑不论产权本身就是一种法权,无论是产权的取得、变更、收益或者处分均为一种法权安排,也只有换形为法权安排才能有真正的产权,确权行为才能获得有效的保障,而且,即就国家能力而言,衮衮诸公可能忘记的一点是,包括产权制度在内的现代法制是国家的软实力,无此实力,哪里有真正的国家能力。若从普通法宪政主义的经历观之,土地所有制与婚姻制度,才是法制的根本呢!倘若国家能力仅指“管控”的权能,甚至于一定时期内“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动员力量,那么,任何一个威权体制均具有相当程度的权能,一定时期内甚至具有远远高出民主政体的举国动员权能。君不见,连修筑金字塔的“胡夫体制”也能创办千年基业,当年美国南方种植园的“黑奴体制”的生产效率远远高于北方呢,何况插上了电子翅膀的现代集权政体!可问题在于,此种力量是以对于“生计、安全和尊严”的压抑来张扬“光荣与梦想”的,既非持续的人间秩序,更非惬意的人世生活,其何能持久?又哪里具有真正的“优越性”?!

  对于类如中国这样的转型期国家来说,国家能力的建设是绕不过去的难题。没有一定的国家能力,民生、民权即无基础,国族利益的捍卫更是不可能。“叫花子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至少不是良善的民主,如果叫花子们也能分享这一叫做民主的生活方式的话。毕竟,自由主义的政治法权安排以民族国家为时空条件,而且也只有当民族国家具有做出如此安排的执行能力之际,自由主义的理想才能获得自己的制度与实践形态,进而变成千万人的生活方式。因此,值此三十年持续发展,国力大增之际,将此国家能力投入到民生和民权的改善,以对于权力的分享和制衡,以对于税负的宪政制约与公正分摊来构筑合作的可能性基础,特别是为每个公民提供逐利竞权的平等机会,从而激发中国持续进步的活力,才是当务之急,也是讨论诸如“国家能力”这类问题的理论与实践意义所在,更是其道义价值应当皈依之处。

  

   2008年9月10日于清华大学荷清苑家中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5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