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之远:卢武铉 vs 陈水扁、南韩 vs 台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20 次 更新时间:2009-06-27 18:13:55

进入专题: 卢武铉之死   陈水扁   台湾  

许之远 (进入专栏)  

  

  卢武铉的妻子贪污被调查,他自思在证据之前无法洗脱,有负当年国民的付托,身心备受煎熬;终于跳崖自杀;算是向国民作严肃、不卸责的交代!卢武铉这样严肃律己的行为,使得国民对他个人的操守回复信赖;而妻子的贪污,他当然不能不负政治和道德的责任,但论刑责也不致死;而他毕竟全负起政治和道德责任。这是一种良心的惩罚,轻重各凭良心。卢选择最重的刑责律已并向国民交代。使得出殡之日,万民相送,当然不是敬仰;而是补偿了他最大的道德勇气。韩国还有两位先后总统金泳三、金大中的家属,也因贪污被调查;卢的死;金大中说:我已死了一半!也是知耻之言。死生的韩国人的表现,都教我们汗颜和刮目相看。这种临危不苟免的精神,曾在‘保护竹岛’发生过。日本人要占领,韩国政府和民众立即动员先占领;并警告日本动手即开战。日本敢像钓鱼台那样强占吗?

  卢妻的贪污,以所得的资料,还远不及陈水扁之妻,无论数量和涉猎之广。卢自杀了,陈还能厚颜苟活下去?阿扁还不知要怎样辩解,民进党已有人出来呼吁台胞‘勿过度引伸、类比’!真是掉人;尚幸还有一个林浊水说:‘扁起码要认罪’!林也未免太天真了。阿扁大案小案牵连二三十件,没有一件不推给别人,甚至推给他的妻子、儿女、婿媳、亲戚、部下,总之不是他,甚至不知道。不管人证物证都在,都是政治迫害。我曾说过:阿扁在立夏以后的六十日最危险,严重的会自杀,轻的也荒腔走板。回顾一下,阿扁在这段时期,对外表示曾经想过自杀的;结果没有,此人胆小如鼠。我和他有三年在立法院同事,他煽动民进党人打架后便躲起来,打过以后又现身,次次如此!他自杀不成,荒腔走板就多了:譬如说银行太子辜仲谅和他老婆的关系比他亲密:他的女儿陈幸妤曾被男朋友‘劈腿’(台语:遗弃);为人之夫与父,这种事怎样都说不出口的;他都说了。阿扁什么都要第一;卢武铉第一个跳崖自杀了;阿扁应算躲过第一之劫。但这一比,阿扁不只死了一半;如以罪证的数量、贪污所得和影响论罪,阿扁应死多少次?那真要法律专家估算了。政治人物极不知耻,上行下效,天下不乱,未之有也!

  韩战的结果,废墟疲民;台湾比南韩好一点,由于韩战,美海军防守了海峡;台湾得到休息养生,经济开发比南韩早了几年。亚洲四小龙的出现,台湾居首,南韩居末;现在刚可倒转过来。原因很多,但所有的原因,人因素还是最重要。南韩人从始至终:认同国家、拚抟刚毅、知病知耻。

  台湾居民(不分省籍、先后入境)对以上的优点,一样不缺;所以在经济起飞(约在一九七五间)后即‘钱淹脚目’!李登辉接下蒋经国的任期,还未露出真面目;台湾仍旧好势头。到李在国民党辅选下连任后才开始‘台独和黑金政治’;不认同国家了,社会风气变了,找后门比拚搏快,拚搏刚毅不见了;那还有知耻知病?就这样此消彼长,首与末也倒转过来。过去,台湾品牌世界第一的超过一百种;现在还剩下几种?南韩汽车可以自产而外销。台湾的裕隆汽车每年有补助和其他保护特权,就像软骨头站不起来;到现在无法独力生产一部全自制的汽车;是不知病不知耻!企业界如此、政治人物如此;保泰持平尚难,求其超迈无前,未之有也!

  马英九民望稍好转,他要选党主席。海内外之异议者几乎众口一词:就是民主倒退;就是出尔反尔。民进党人说:立法院国民党已是多数了,马兼了主席就更少异议,显示民主倒退。多数党本来就应掌控议会,这是民主政治的常态,不能掌控才是不正常,与马兼党主席没有必然的关系。这是民进党的挑拨,但海外政治评论人的盲从;令人诧异。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以今天之我否定昨日之我,只要为公,不是什么出尔反尔,那是今是昨非的勇气。但国民党政府提出市県升格为直辖市之规划,已在执行;台湾的乱源已够多了,还来个升格之战,本已不祥,升格之后将来抢中央补助经费,可以预见:升格越多,纷争越多;其不能升格之地,民怨势将日增;而城乡贫富差距亦越大。有人已说:台湾的选举太多,是选举搞垮的;如今又多了一项。每选一次,族群和地方撕裂多一次。已核准了高雄市、県,台中市、県的合并;台北県独升。其他不准的已怨声四起;台南市、県尤大,绿营地盘也。废省以后,地方首长也成了政务官。直辖市民选首长为特任官?真有盖冠全岛跑;特任满街走!盛世?末世?后之史者读此;或知我意。

  南韩和台湾的处境、条件大致相近。由于人的因素,台湾内忧比较多和严重;台湾教育普及,但南韩人的拚搏;所以生产力大致扯个平手。知病知耻,才是韩人胜台胞的关键所在;也是两地消长的主因吧。香港也是四小龙,过去且是世界第三金融中心;回归后的今天,这个地位已为新加坡取代了!台、港两地近月接触增加,发展上互补多于竞争。我们当乐见其成。

进入 许之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卢武铉之死   陈水扁   台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4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