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传钊:现代社会家庭依然是保护孩子不受身体与精神上侵害的重要堡垒

——阿伦特的教育思想及其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2 次 更新时间:2009-06-14 11:27:55

进入专题: 阿伦特  

孙传钊  

  

  一,从布朗案判决到小石城事件

  

  1954年5月17日年美国高等法院对布朗诉教育委员会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案的裁决,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最重大的裁决之一。2004年5月,布什总统还为了纪念布朗案判决50周年去了该案原告所在的堪萨斯州托皮卡市,并作了纪念演讲。这一判决对黑人和白人必须一起或分开接受教育的问题作出了最终裁决,推翻了1896年普莱西诉佛格森 (Plessy v. Ferguson) 一案的裁定。1896年的判决确定了“隔离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 的原则,该原则宣称将相同质量的公共设施予以人种隔离不违反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中的保护平等条款。该修正案的第1款如下:

  所有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的人都是合众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任何一州,不能制订或实施限制合众国公民基本权利或豁免权的法律;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在管辖范围内,也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

  8岁的黑人儿童琳达·布朗 (Linda Brown) 正在上三年级,她不得不步行1.5公里绕过火车调车场去堪萨斯州托皮卡市 (Topeka, Kansas) 的黑人小学去上学,而白人的公立学校离她家只有7条街远。托皮卡市的学校体系就是按照不同种族而分开的。按照“隔离但平等”的原则,这种体系大家习以为常,也是合法的。琳达的家长向地方法院起诉,认为提供给黑人隔离的学校设施本身就是不平等的。但是,地方法院支持现有学校体系,只要不同种族的学校设施是相同的,黑人儿童就被看做享受到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所规定的与白人相同的待遇。在地方法院败诉后,布朗夫妇偕同另外一些有类同遭遇的家庭向联邦最高法院上诉,认为即使是具有同样硬件设施的学校体系,并没有考虑其他那些“无形”因素,而且,种族隔离本身对黑人儿童的教育产生有害的影响。他们的上诉得到了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 的支持,并且由后来成为美国最高法院首位黑人法官的瑟古德.马歇尔 (Thurgood Marshall) 担任他们的律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NAACP为争取黑人政治、社会权利,一边在政治界展开取消种族隔离的斗争,一边利用法制,开始策划其成员接连提出关于教育平等权的系列诉讼,目标直指在非种族隔离的基础上赢得平等的教育机会。马歇尔回到南卡罗来那州着手工作,在那里最先他接手的,主要是争取平等公共设施和公交乘车权的案子,并以此指向种族隔离本身。次年春,马歇尔首先以克莱尔顿县居民的集体诉讼形式对现有“隔离但平等”的判决发出挑战。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的德拉威尔、华盛顿展开同类的案件诉讼。在托皮卡市,当地的NAACP分部找到了奥利佛·布朗,这位32岁的父亲爽快地答应了要求,和几个伙伴一起去最近的白人学校,要求学校接受他们的孩子入学。无一例外都受到了校方拒绝,1951年至1952年,在NAACP支持下,各地各个案件依照各自的法律程序有序地进行着:起诉、审理、上诉,低级法院法官基本上都是延期审理或者直接否决NAACP成员的诉讼请求。到了1952年秋天,官司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把所有的案子合并为“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 所以,琳达·布朗的父亲奥利佛·布朗并不是该案中惟一的原告,仅在托皮卡市,以同样诉讼理由告教育委员会的原告就有13人之多。当布朗案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时,本案是与另外四起同类的案件合并审理的,涉及三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近200名原告,他们的诉讼都涉及各自因种族差别而引起的教育问题。或只距离校区过远或是学校隔离不当的设置是诉讼的焦点,而法院把都是这些诉讼以“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名义而进行审理的。(在种族隔离相当严重的南方各州,托皮卡市还算是比较好的,它实际上在1954年该案做出判决之前就已经在中学设置中取消了隔离。所以说,布朗案对于当地教育委员会来说只是个相对温和的诉讼。)审理结果,联邦最高法院法官们一致裁定,推翻对当年普莱西诉佛格森案的裁决。这一判决是由首席法官厄尔·沃伦 (Earl Warren)执笔撰写并宣读的。判决的依据是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前面已经说了该条款规定了美国各州及联邦政府在进行各项活动时应当遵守的平等标准。在概述了本案的有关事实以及法院对“隔离但平等”原则的认识的历史后,沃伦着重强调了教育在美国生活意识中的重要性:教育也许是各州和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职能。一系列义务教育法案以及用于教育的巨大开支都能证明我们关于教育对民主社会重要性的认可。在那些已经承诺提供这种教育机会的各州中,这种机会必须是基于平等条件的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的权利

  第二年联邦最高法院又在否定“隔离但平等”的基础上,撤消了不同种族学生分别在各自的学校就学的法规。(俗称布朗案第二判决)布朗案的判决,推翻了先例,打破了当时21个州仍然保留在校际间的种族分离制度,影响面涉及全美11000个校区的1200万名学生,使得学校的种族隔离制度成为了历史。布朗案标志着“合法的”种族隔离在美国的终结,也就是说,受“隔离但平等”法律保护的公共场所的种族隔离的终结。布朗案的判决宣布后,非洲裔美国人就与有远见的美国白人更有信心参加马丁·路德·金博士领导的民权运动,对美国的法律和政治体系施加了充分的压力,以终结各州在所有公共设施中残留支持的种族隔离法规。

  尽管布朗案胜诉,但是南方各州参照这一判例胜诉的许多类似案件,在执行的时候都遭到白人种族主义强烈抵抗,执行难几乎要否定了布朗案胜诉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3年后小石城事件,由于联邦政府的强有力的干涉,才赋予布朗案的胜诉现实意义。

  1957年夏,阿肯色州小石城市教育委员会接受联邦法院执行布朗案的判决的原则,允许9名黑人学生转入小石城中央高级中学就读。9月2日开学之际,该州民主党州长奥威尔·福布斯动用州的国民警卫队封锁学校入口,禁止黑人学生进入学校。后在联邦法院干预下,撤了国民警卫队,但是依然任凭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暴民捣乱、阻止这9名黑人学生进入小石城中央高级中学。9月25日,艾森豪威尔总统忍无可忍,不得不动用美国陆军“王牌师”——101空降师,占领了小石城,维持秩序,并直接暂时控制了该州的1万名国民警卫队。艾森豪威尔说:“我必须维护联邦宪法,并采取我掌握的任何手段!”9名黑人学生终于得以入学。尽管9名黑人学生入学后遭到该校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学生的欺负,当地白人种族主义团体对政府实施统一教育政策的抗议运动依然此起彼伏,但是总统与联邦政府处理小石城事件的决心和措施,使得许多抵制布朗案判决执行的南方各地地方政府的信心开始动摇。布朗案后引发的一系列类似案件的法院判决的“执行难”的问题得以解决。所以,该事件一般被看作以后60年代爆发声势浩大公民权运动的前奏,以后肯尼迪—约翰逊政府解决教育机会均等的社会问题——实施补偿教育政策,也被看作是这一取消种族隔离政策事件结果的继续。1但是,阿伦特对小石城事件作出的反应就是那篇引起文化界、知识界很大震动和争议的题为《关于小石城事件的考察》("Reflections on Little Rock", Dissent, Vol. 6, No1, 1959)的文章。这篇文章先是杂志Commentary的约稿,因为稿子的内容(观点)与杂志的宗旨及社会进步舆论相悖,没有被采用,第二年才为另一刊物Dissent刊出,但是,Dissent刊出时,编者也特意加了按语,明确地表示不同意阿伦特的观点,并同时刊出两篇不同观点的文章。在《关于小石城事件的考察》里,她主要探讨两个问题:1,种族隔离法的是非问题;2,关于实施不同种族的统一学校问题。关于第一个问题,她明确表示应该废除,说:“违反宪法的种族隔离不是社会习惯,这是法的强制,这也必须重视的一点,废除这一条法规,很明显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2但是,她又强调第二个问题,政府也是采用了法的强制手段,说:“最值得惊奇的,是联邦政府的决定以法的强制规定将在公立学校内实施不同种族统一教育。”3表达了她对不同种族的统一学校问题与社会进步舆论不同的立场。自然他的观点因起社会各界的批评。4《关于小石城事件的考察》和她为了对来自社会各界的批评作出回音而写的《教育的危机》("The Crisis in Education" in :Between Past and Future,1968)都是阿伦特直接论述教育问题的主要著述。5在《关于小石城事件的考察》里,阿伦特对联邦政府的政策与行动提出质疑,实际上也是对60年代的自由主义的教育改革提出不同的看法,也表达了的政治观,所以,我们结合她的其他著述,可以更全面地把握她自50年代中起,至整个60年代所关心的公共性的课题。

  

  二,政治公共性理论与教育理论

  

  50年代中至60年代,那一时期阿伦特重点是关心公共性问题,6这一观点也渗透到她的教育观中去。成书于50年代中期论述公共性重要著作《人的条件》中,阿伦特从古希腊城堡国家历史经验出发,把人类活动领域分为两大领域: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公共领域即共同政治实体:polis;私人领域是古希腊人的家:oikos。在polis人们进行对话、协商; oikos是人们为了满足自己欲求从事劳动等经济活动的场所。因为古希腊是奴隶承担了oikos的劳动,所以,私人领域既是显示个人最高水平能力的场所,却又是被剥夺这种能力的场所。7于是,公共领域是多数的人的各种特征融合,也是个人表现独自性、天赋能力——与他者的差异的空间,是自我表现与他者共存的世界。8但是,随着人类的物质生产规模扩大,个人的生产产品进入社会交换市场——有一个共同的社会空间。于是,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两者中间还出现了一个社会领域。而社会领域里的人并不是表现他的独特性和天赋,追求共同的、画一的物质欲望,有不同于前两个领域的特点。她如此说:

  假如说平等是政治实体根本的原理,那么,区分就是社会的根本的原理。社会存在于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是一个奇特的,混杂的领域,自近代后,人类生活是的大部分处在这个领域中。9

  她认为,近代之后,原来应该属于公共领域或私人领域的事情往往被混淆到社会领域里来。而社会领域的不断扩大也混淆了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区分。教育涉及的平等问题本来是属于社会领域的,因为教育一部分特征应该归属于公共领域,另一部分特征应该属于私人领域,但是,无论是法律规定种族隔离、还是政府、法律强制干预成立的不同种族孩子的统一的学校,都是把本应该属于公共领域的法律的、政治的“平等“错误地搬入了属于社会领域的教育中去了,侵犯了其中属于私人领域的部分的个人权利。总之,她认为,“平等”,只属于异质的“复数性”人类群体公共领域内的所应该实现的原则,而同质的群体支配的社会领域,不是基于平等的,而是基于同质性来区分(discrimination)人的聚集,维持社会状态的。10即社会领域的平等,兼顾公共和私人两个领域各自的特征,必然是一种人类自我保护所要求的划一的平等,所以,在异质的公共领域中实施平等,就要侵犯个人和集体的多样性。

  她的论据是:公民权的问题“不仅是美国南方长期社会问题,也因为是个法律问题”,废

  除隔离(discrimination)的法律,消灭种族歧视和强制实施社会平等,是因为在政治实体中,平等是强制的,但是日常生活中并不一定要这么去做。这是因为平等的起源,出自于政治实体,平等的合理性明确地被限定在政治领域中。11其理论根源可以追溯到《人的条件》中的平等观,这种平等观认为,平等不是从属于人类生命延续的再生产私人领域里,而存在于作为自律领域中——公共领域中。在《人的条件》中,她还指出,公共领域的缩小和社会领域的兴起后,原来能够保持人与人的联系(公共领域)和分离(私人领域)共存的共同世界消失了,而又货币承担起人的存在共同性的功能。但是,货币单一的价值标准和维度具有绝对的排他性,导致近代社会失去作为人的存在条件的复数性(plurality)。维持生命、保存自己的营生活动成为社会领域中人们都关心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阿伦特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00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