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磊:论宽容与现代民主的价值关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49 次 更新时间:2009-06-13 00:41:36

进入专题: 宽容   民主  

瞿磊  

  有可能蜕化为社会强势群体挟持“民意”,肆意压迫少数人群的“多数暴政”。戴维·比瑟姆认为自由主义从五个方面为民主理论注入了新的成分,实现了民主的现代转向。其中以下几个方面都与宽容观念密切相关:如认为社会生活的判断无终极真理,人民的自由选择为唯一准则的信念;保证言论、结社、集会等表达自由;建立区分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有限国家等。[14]38作为宽容依据的理性有限论、个人权利观、多元主义价值观,丰富了现代民主的内涵。

  第一,宗教宽容观念破除了以宗教教条形式出现的全知论和独断论,将良心自由奠定在经验主义的理性有限论之上。从认识论出发,假如我们认定,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元的、统一的和确定的;或者我们能够证明,自己完全可以掌握关于上帝意志的全部知识,并据此来确证对异教徒的审判,那么宽容的观念就很难萌发。事实上,不宽容的认识论根源是独断主义的真理观和排它主义的道德观,它否认人类认识的可错性、道德真理的多元性。理性有限论是自由主义的认识论基础,它认为感觉经验是一切认识活动的起点和源泉,理性依赖感觉,人的感觉经验具有变异性、差异性和不确定性,它使得理性也经常处于谬误和不确定之中。因此,人的认知不可能达到绝对的真理。经过宽容思想家的启蒙和近代以来的科学进步和社会变革,更多人相信,世界的本质是“多”,而不是“一”,不存在神圣的“同一性权威”;人对自己无知的无知,是最大的无知。随着“同一性”权威的消解,“差异性”获得自由呼吸的空间;承认人在认识中的“局限性”,破解了“全知论”的理性自负,良心自由才有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表达自由作为个人权利的确立,受到了宗教宽容和良心自由思想的重要影响。现代民主建立在个人权利之上,思想和言论的表达自由是现代民主政治中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前提条件。“一个民主政权以言论、集会、思想和良心自由为先决条件。”[15]215尽管新教的因信称义学说,将个人良心置于一切外在权威之上,反映了一种全新的个人意识,是近代西方个人主义深厚的价值源泉。[16]110但是,新教个人主义反对经院哲学教条,反对罗马教皇权威的精神,只有在宗教宽容和良心自由的保障下,才从观念变为现实,从宗教转向世俗。表达自由作为个人权利的确立,是自宗教宽容以来进步的人们追求良心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结果。以美国为例,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修正案所确立政教分离和表达自由原则,受到多种思想影响,但宗教宽容所确立的良心自由和个人权利观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7]44

  第三,宽容是多元主义价值观的历史根源。尽管我们可以从近代以来多种思想脉络中把握多元主义的成长,但是,一个很清楚的事实是,各种多元主义共享的思想资源是17世纪以来欧洲的宗教宽容传统。新教改革时期残酷的宗教战争以血的事实教育人们,只会争取不会放弃的斗争只能是一无所获;要求获得他人的宽容首先要容忍他人,允许他人的“异端学说”存在;人们既要有追求真理的勇气,也要有善于妥协、与人共享的智慧。现代宽容观念是人们正视新教改革带来的宗教多元化事实,在谋求社会和平的过程中习得的一种政治智慧。“宽容观基础上的多元理念的形成,既是人类本身具有的智力和道德天赋作用的结果,也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经过宗教改革而成”。[18]151

  萨托利在《民主:多元与宽容》一文中总结道:“17世纪,多样性一直被认为是不和与混乱的根源,它导致国家的覆灭,而同见(unanimity) 则被视为任何政体的必要基础,后来,相反的态度逐渐产生影响,同见受到怀疑。通过这一革命性的观点转变,自由主义的文明才一点一滴地建立起来,沿着这条道路,我们达到了今日的民主。”[19]54 自由主义宽容依据的理性有限论,价值多元论、个人权利观融入民主的理念和制度设计,丰富了民主的价值内涵。

  

  参考文献

  

  [1][美]戴维·米勒.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2]Anna Elisabetta Galeotti. Toleration as Recogn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3][美]约翰·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M].万俊人,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0.

  

  [4][美]房龙.论宽容[M].秦立彦,等,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5]Perez Zagorin.How the idea of religious toleration came to the West,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3.

  

  [6] Preston King. Toleration, Frank Cass Publishers, 1998.

  

  [7]李永刚.宽容:一种政治哲学的解读[J].开放时代,2006(5).

  

  [8][英]弥尔顿.论出版自由[M].吴之椿,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8.

  

  [9]徐贲.宽容、权利和法制[A].知识分子: 我们的思想和我们的行为[c].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10]吉兰·瓦特洛.人权与宽容的命运[J].新慰译.第欧根尼.1998,(1)

  

  [11]Susan Mendus. Toleration and the limits of liberalism. MACMILLAN,1989

  

  [12][英]洛克.论宗教宽容——致友人的一封信[M].吴云贵,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13][英]约翰·密尔.论自由[M].程崇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14]转引自燕继荣.现代民主与中国民主观念的反思[J].探索,1996(2).

  

  [15][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6]丛日云.在上帝与恺撒之间——基督教二元政治观与近代自由主义[M].北京:三联书店,2003.

  

  [17]吴飞.从宗教冲突到宗教自由——美国宗教自由政策的诞生过程[J].北京大学学报,2006(5).

  

  [18]金相文.论宗教个人主义的世俗意义——分析16世纪宗教改革的起源和影响的一个视角[J].学海,2002(4).

  

  [19][美]萨托利.民主:宽容与多元[A].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c].北京:三联书店,1998.

  

  作者:瞿磊 广西区党校政治学教研部 政治学博士

  

    进入专题: 宽容   民主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97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