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金融危机能否使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5 次 更新时间:2009-06-02 13:05:22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金融危机  

张曙光(天则) (进入专栏)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金融危机,如果说亚洲金融危机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亚洲大国,那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中国也没有卷进去,实际上中国处在漩涡之外。由于我们在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应对得不错,回过头来看,我觉得中国作为稳定亚洲经济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成为一个真正的亚洲大国。危机后可以看出中国在亚洲的影响非常大了。

  

   这次危机能不能使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我觉得有这个可能,主要是看我们能不能应对得好。

   怎么才能应对得好?我认为需要有一套关于中国未来发展的、大的宏观和长远的思考,而不能只顾及临时应付的办法,因为这次中国确实处在危机之外。

  

   机遇大于风险

  

   对中国来说,这场危机确实是机遇大于风险的,但是有一个重要的条件,任何一个机遇都是为有准备、有智慧、有魄力的个人、机构和国家准备的,现在我们有没有准备?有没有这种智慧?有没有智慧?有没有这种魄力,危机是必然的,它伴随着人类的成长。

  

   危机的原因,已有很多讨论了,我概括了三个层次的问题,一个层次是根源上的问题,那美国现行的经济增长方式和它的生活方式的原因,储蓄率低,消费率很高,07年72%的消费率,这种状况必然导致借债度日,随着债务的上升和储蓄率的下降,这种模式就维持不下去了,即便是借债度日也要有一个机制,其实它的资本市场的创新过渡就成为一个不断借债的机制,美国把资本市场资产证券化了、无穷化了,把资本市场的衍生产品扩张、并且不断地延续下去,因而导致不断的借债,最终把资本市场的债务和风险蔓延到了全世界。

  

   资本市场实际上是这个危机形成的一个机制,其中三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是铸币货币的地位,我们石油输出国组织不断的出口产品,增持外汇,它的借债就完成了,再一个就是宏观政策上,它从2001年以后实施扩张性的货币政策,31次降息,从6.5降到1%,这个过程使得房地产的泡沫膨胀起来。

  

   第三个原因就是它的监管缺位,它的监管问题有个斗争过程,确实有几次放弃监管的人胜利,最后放弃了监管,这才是重要的原因。使得这三个原因的根源、机制,又形成三个条件的合成,就成为这场危机爆发的一个很重要的来源。

  

   另外一个问题,现在需要看到的,是苏联解体以后美国一家独大的格局,使得事实上人们和国家一样,都是在自己“成功”的地位中生活,美国这种强势地位,使人们认为美国好得不得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可以看,这几年美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国家行为可以说是一意孤行,这可能也是造成金融危机的危机。

   我认为任何创新都会有一个伴生物,不可能没有危机作为代价。几个月之前,很多人不承认这个是金融危机,几个月之前我也没有对中国经济的现状都出这个判断,实际我们受到影响是明显的,比如11月份的数据落下很多、贸易降了百分之九点几、出口降了百分之二点几、进口降了百分之十九、CIP已到2.4,工业增长降到6.5,这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是我没想到。人类社会前进,就要创新,创新风险免不了。

  

   中国有责任借危机健全制度

  

   在这次危机之中,我们不只是要为避免风险做努力,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总结和研究如何健全制度,在下次危机到来之前,使损失降到最小化,我看这就是不错的事情。如何在危机中使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国际国内都需要有大的预见和真正合乎文明发展的思想。这次危机并不是中国没有责任,危机的形成虽来自美国,但是中国的决策完全起到了一个配合危机形成的作用,比如,美国是低储蓄、高消费,而中国配合、成全了它——高储蓄,低消费,我们的储蓄率百分之四五十,消费率也百分之五十几,美国消费需要产品,中国正好有大量的产品弄到美国去了,可以看到,形成了一个互补的关系状态,所以中国人是为这个危机的形成做出了“贡献”的,一系列问题中都是中美双方定向互补的,美国这套虚拟经济、金融创新不断,中国在实体经济又在此空间得到相当大的发展,两边互补起到很大作用。

  

   我认为需要有一个长期的、对国内国际前瞻性思考的设想;在这个前提下很好的实践,这个可能是重要的,关键还在于现在的政治体制下,是否有可能产生或实践这样的设想,官员决策往往只做短期打算而少有长期的考虑,好的制度建言能否实施是另外一回事。

  

   这次危机的形成最重要是内外经济结构失衡的造成的,要解决危机的现实问题,救急是首当需要一些财政货币的政策调整,但是根本问题恐怕不是把着眼点放在短期的问题上,而应该放在长期问题上。中国短期问题好处理,现在可以用4万亿出去了,带动了地方弄出18万亿,这个数目明年保8%或许问题不大,但为了保这8%,我们有可能使现在的结构进入误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原只是为启动内需、保证增长,近些天我讲了几次,要调整结构,确实是中国的问题,行动结构讲的和做的不一样,4万亿遮掩的是保八,而不是遮掩的调整,我们本身的矛盾使得传统的增长方式走到了尽头,危机增加了风险,如果不能调整失衡的结构,中国想借着这次的危机使得中国有一个转变,很难。

  

   以长远角度考虑有几个问题很重要,一个是现在的4万亿到底投向什么地方?现在以基础设施,大型的重化工项目为主,这4万亿怎么估量轻重?是不是把民生放在第一位?是不是把调整的失衡的结构放在第一位?现在看,我认为不是,因为这次和98年不同,这次必须是投资和消费并重来安排,而消费的侧重不一定是直接给老百姓多少钱,但是增加社会支持,增加医疗、教育和住房这些社会保障的支出,这是最重要的解决办法。比如教育,还是增加两个方面,不是高等教育,而是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这才是重要的。如果通过这次金融危机,我们的政府能够花一些钱,能够健全这方面的机制,经历这次危机才能够真正获得经验教训。如果和美国一样,出钱鼓励消费者消费,我认为这是不利于转机的。投资过度的方向是错误的。

  

   危机提供了一个改革要素市场的机遇

  

   30年的改革开放解决了商品市场的形成问题,但是要素市场没有形成,而金融危机提供了一个改革要素市场、要素价格非常好的机遇,石油从147已经到了40美元了。事先是想像不到的,但以未来看,能源价格会涨,而目前只是一个暂时的因素,有人预测未来的状况是60—80美元可能是一个比较均衡的价格,按照这个计划算,未来还要涨一倍,我认为给中国相对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调整价格的条件。

  

   而且,国内条件也成熟了,现在CIP降到2.4%,明年一季度有可能是0和负值,这是完全可能的,因为去年的一季度是8.7,明年的状况肯定是这个水平,外部降得很低,调整国内这个局面有没有什么风险。为了两大石油部门的利益,这次的调价是好事情,现在降了一块多钱,而我们还比别人高,为什么不能降?燃油税是好事情,但是为什么不能放开?国内成品油的原有价格已经接轨了,成品油怎么接轨?我给它打一个10%的幅度,然后让它放开,甚至可以多涨10%,调整一下就可以放开。现在不是从长远、全局考虑的,而是从两大部门的利益考虑的。

  

   现在石油煤炭的问题没有解决,目前正是调整的很好时机,当然需要有一个步骤,不是说一下就随意放开。我现在有几步设想,怎样往相对价格走几步,能够使得它合理。改革了30年成绩很大,而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可能是造成扭曲的最大的问题,我们需要解决价格问题,再一个就是投资向哪儿投?市场信号朝什么地方引导?是一个很重大而需要谨慎的问题。

   另外,国内的结构失衡,还包括现在的钢铁6亿多吨,最近各地方的重钢铁有的是,我是5月份去看到的,曹碑店、首钢杭钢搞一个三千吨的大钢厂,曹碑店的码头堆满了矿石。现在是我们自己和自己争矿石,矿石价格能下来吗?但是出口下降,有些该死的就让它死,为什么不让它死?这个损失你不得不承担。

  

   现在稳定出口是可以的,但保证所有的都出口很难,有些产业可以大发展,近些年的服务业不发展是一个问题,而选择这个方向与减少环境污染有关,为什么不发展环境产业呢?金融宏观政策宽松是重要的,政府应该把投资的方向扭转一下。

  

   如何使金融创新活跃?放松不必要的管制就可以做到的,不应搞小额贷款公司,三年前七家试点,现在放开了,浙江搞了70家,全国100多家,100多家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地位、身份不正,监管缺位,行为也受到很多的限制。个小额贷款公司应该按《公司法》程序,但《公司法》关于它却没有任何的规定,如何监管?先放开,然后才有加强监管的合法性,这种“只存不贷”是个荒唐的事情,之所以愿意进入是因为大家认为将来会变成中小银行、对自己有利才会进入。也许那时我们要考虑货币多了、通货膨胀的问题,重要的不在于放宽政策,而是合理的调整。

  

   面对国外的危机,我认为也有几个问题很重要,同样需要长远打算。我们七月底持有美国国债5189亿,现在是6500亿,增持了1000多亿,当然现在美国的美元是坚挺的状况,增持有利益,但是现在的状况可以不增持,因为国际的大宗商品的价值已经落了,中国需要能源、原材料,却为什么不借着现在买一些、甚至储备起来?当然不是特指石油,除了原来搞四个储备的东西满了,但还有的没有储备满,如没有那个把握,他会跌30美元、20美元,你没有把握,为什么不买?我觉得都可以买。

  

   从中国的长远考虑,石油不仅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个政治问题,你买了石油,稳定了石油价格,将来谈判难道没有利益?买石油,而不应买美国国债,美国不是要我们买进吗?那么我可以和你谈条件,你答应我的条件我才买你,道理很简单。

  

   外汇储备,如果你需要我买的,我不买,而我买另外的,他就就要和你谈,那就谈条件,国际问题就是国家利益的博弈,我就是坚持我的利益,明摆着我买这个有利我就买你的。增持美元当然银行有一点利益,但是并没有从全国的大的战略考虑。

  

   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的机遇

  

   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借这个机会,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中国要真正强大起来,要走向世界,没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不可能的,但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不可能一步到位,前提当然先推进区域化,这一条可能是重要的——人民币、港币和台币的整合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借形势把人民币和港币能够整合起来,然后进一步推进台币,只要这三家合起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可能就是相当好的一个事情。

  

当然推进区域化的同时也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现在给俄罗斯贷款250亿,然后换石油。周边国家贸易,我用人民币计价、用人民币结算完全可以,就使人民币逐渐的走向国际化的进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曙光(天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金融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664.html
文章来源:中评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