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奚:学术发展史视野下的先秦黄老之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8 次 更新时间:2009-05-31 10:09:40

进入专题: 黄老之学   学术史   道法结合   调和儒法  

白奚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黄老之学在理论结构上具有超越于百家学说之上的优势,这一优势来自于对百家之学特别是道、法、儒这三个最主要学派的基本理念的成功整合。黄老之学一改早期道家疏离政治的态度,转而积极地接近政治权力,并用道家哲理论证法治的主张,谋求富国强兵之道,在现实政治的领域为道家学派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黄老之学调和儒法,尝试在法治的框架下容纳儒家关于礼治和道德教化的思想,为荀学的形成提供了必不可少的理论准备和思想经验。

  

  【关键词】黄老之学 学术史 道法结合 调和儒法

  

  黄老之学是道家学派在战国时期出现的一个分支,它肇始黄帝,本宗老子,以热衷于探讨治国之道的鲜明特色而有别于约略同时出现的以庄子为代表的另一个道家分支。笔者曾撰《先秦黄老思潮源流述要》一文[1],对先秦黄老之学的渊源、兴起、学术特征、代表人物与著作、主要思想内容等进行了扼要的叙述。本文拟在此基础上,着重从学术发展史的视角,讨论先秦黄老之学的理论价值,揭示其对中国古代学术思想发展的贡献。

  

  一、黄老之学兴起的学术文化背景

  

  一般认为,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发展的黄金时期,其主要标志就是百家争鸣。如果我们更为具体细致地考察还会看到,古代思想文化在那一个大的时期的发展并不是均衡的,而是越到后来发展越快。从春秋后期开始,中国古代的思想文化进入了一个大创造的时代,其标志就是出现了老子、孔子、墨子这三位伟大的思想家和他们创立的学派。然而,从春秋后期到战国前期,学派的数目还不多,各学派尚处于独立发展的时期,由于地域的阻隔和交通的不便,各学派相互之间的了解和交流很少,为数不多的争论也主要发生在学派的内部,因而学术思想的发展并不很快,严格意义上的百家争鸣尚未开始。到了战国中期,列国之间的政治军事竞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富国强兵成为各国诸侯的惟一愿望,治国之道遂成为时君世主们最迫切的需要和最感兴趣的话题。在这样的时代要求推动下,思想家们加快了理论创造的步伐,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随之进入了一个加速度发展的百家争鸣时期。

  促成战国中期学术思想大繁荣的因素很多,除了列国之间政治军事竞争的加剧之外,还有经济、思想文化等诸多方面。笔者于此要特别强调的,是公元前4 世纪中叶齐国稷下学宫的创立。众所周知,学术思想的繁荣和发展离不开各种思想之间的交流和互相影响、互相促进,战国中期以前学术思想的发展之所以不够快,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缺少彼此交流的条件。具体地说,就是缺少一个能够让学者们经常会聚在一起,便于互相交流切磋争辩的固定场所。稷下学宫的创立和长期存在,为学术思想的发展搭建了一个平台,极大地方便了学者们相互之间的了解和交流,这就为古代学术思想的繁荣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稷下学宫汇聚了来自列国的学者,容纳了当时几乎所有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迅速成为了列国的学术文化中心。在稷下学术的推动下,战国中后期的学术思想迅速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如果把从儒、道两家的始创到稷下学宫的建立这一百多年的学术思想发展状况同稷下时期的一百多年加以对照,我们就不难看到,无论是学者的数量,学派和著作的多寡,还是讨论问题的深度和广度,这两个时期都有相当大的差距。这种情况表明,先秦时期的学术思想不是等速发展的,稷下时期是一个加速度发展或飞跃发展的时期。可以说,进入稷下时期,严格意义的百家争鸣才真正开始。稷下学宫是百家争鸣的主要场所,百家争鸣主要就是在稷下学宫中进行的,正如余英时先生所说:“先秦所谓‘百家争鸣’的时代主要是和稷下时代相重叠的。”[2]在稷下百家争鸣的学术环境中,各家学说一方面进行着激烈的争鸣,另一方面又在争鸣中互相吸取、互相渗透、互相贯通,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逐步形成了共识,学术思想的发展逐渐呈现出交融、趋同、综合的趋势,从而产生了一些新的理论、新的流派。例如,黄老之学、荀子之学、精气理论、阴阳五行学说等,都是学术思想综合创新的结果。在这些综合创新的学说理论中,黄老之学作为那一时期最重要的一个学术思潮,对当时学术思想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持续性的影响,堪称真正的显学。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列举了一批“学黄老道德之术”的思想家,如慎到、田骈、接子、环渊等人,他们都是战国中期著名的稷下先生。对于“皆学黄老道德之术”一语,需要结合当时学术思想发展的状况加以准确地理解,而不可望文生义,简单地理解为先有一个现成

  的黄老之学,慎到等人皆学之而成名。著名学者蒙文通先生对此曾有过专门论述,他说:“是稷下各派学者集合(或融合) 而形成了黄老一派, ⋯⋯不是黄老之学在先,而是百家融为黄老, ⋯⋯黄老之学是由各种学派渐趋接近的结果。”[3] 此言极是。笔者在这里所要强调和辨析的是:第一,黄老之学是在战国中期百家之学经过充分的交流争鸣,学术思想的发展逐渐呈现出交融、趋同、综合的趋势的学术条件下才得以形成的,离开了战国学术思想发展的这一趋势,蒙文通先生所说的“各种学派渐趋接近”就是不可能的。第二,“百家融为黄老”,具体就表现为战国中期的慎到、田骈、尹文等人的学说和大约同时的《管子》以及晚近出土的《黄帝四经》中的黄老思想,离开了这些具体的黄老思想和黄老作品,所谓黄老之学也就无从谈起。第三,对蒙文通先生的“百家融为黄老”的判断,亦不应狭隘地理解,因为黄老之学固然是百家相融的产物,但百家相融的结果也不是仅产生了黄老一家,例如,荀子的学说也是百家相融的典型形态。第四,虽然诚如蒙文通先生所指出的:“黄老之学是由各种学派渐趋接近的结果,而不是由一个道家杂取各家学说而后形成的”,但道家学说对于黄老之学的形成及其学派归属仍然是至关重要的,否则这一流派也不可能冠之以黄老之名。

  

  二、黄老与百家之学

  

  战国中后期,百家争鸣进入了高潮。这一时期的学术思想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特点:其一是标新立异,流派繁多,如《汉书•艺文志》所言:“九家之术,蜂出并作,各引一端,崇其所善,以此驰说,取合诸侯”,舍此便没有百家争鸣的辉煌。其二是互相吸取,交融综合,《汉书•艺文志》称之为“舍短取长,以通万方之略”,这是战国学术思想发展的大趋势和必然归宿。黄老之学是这一时期出现的最重要的学术思潮,蒙文通先生曾有这样的概括:“百家盛于战国,但后来却是黄老独盛,压倒百家。”[4] 笔者对此的理解是,所谓黄老“压倒百家”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该学派声势浩大,著名学者众多,著作也最多;二是该学派在理论结构上具有超越于百家学说之上的明显优势。而这一优势的获得,正是来自于对百家之学特别是道、法、儒这三个最主要学派的基本理念的成功整合。

  黄老之学对道家思想的整合,主要是对道论的继承、应用和发展。道论为春秋后期老子所创,是黄老之学的哲学基础,也是黄老之学归属于道家学派的理论依据。到了战国中期百家争鸣的时代,道论以其深奥的哲理为百家所喜闻乐道。除了道家的另一分支庄子的学说外,阐发道论最有力的莫过于黄老之学。庄子是道家中的隐逸派,其学说在当时鲜为人知,而黄老之学却活跃于百家之林,对“道”的阐发使其在争鸣中拥有了理论的深度和高度上的优势。事实上,道家在战国中后期的流行,黄老之学的推动作用并不亚于庄子一派《, 黄帝四经》《管子》、慎到、田骈、尹文、《 冠子》《文子》等黄老人物和著作无不以高深的道论为当世所推重。黄老之学发挥老子的道论,而比老子更为注重“道”的实际应用,强调作为最高本体和法则的“道”对社会政治与人生的决定作用和指导意义。这一不同,诚如陈鼓应先生所说:“‘道’的向社会性倾斜,是黄老学派对老子思想的一种发展,也是黄老道家的一大特点。”[5]由于有了道论作哲学基础,比起那些直接了当地谈论社会政治与人生的学说来,黄老之学就显示出较强的理论性,从而流行于世。

  关于道论,《黄帝四经》中的《道原》,《管子》中的《内业》《心术》等四篇《, 尹文子》《 冠子》《文子》等道家黄老作品都有较为集中的阐论,主要是发挥老子的道论,阐发“道”的形上意义,强调作为最高本体的“道”对于自然、社会政治和人生的决定意义和指导作用。虽然从整体的理论水平来看,黄老之学的道论并没有达到老子的理论高度,但在道论在现实中的应用和理论内容的扩展方面,却表现出更为自觉的倾向,取得了重要的突破。例如,人性理论是黄老之学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其政治主张的理论依据之一,黄老之学对于人性的基本判断,是认为人皆有自私自利、趋利避害的自然本性,慎到、田骈、尹文、《管子》等皆持此种观点。这在当时是一种很普遍的看法,法家也持这样的主张,黄老学者的卓异之处在于,他们将人的这一自然本性同“道”联系起来,由“因天道”推导出“因人情”,从天道的高度论证了“因人情”的合理性和必然性,由此论证其政治主张,就显得很有理论深度。再如,精气理论也是黄老之学对道论的一个重要发展《, 管子》的《内业》、《心术》等篇提出了精气论,以气论道、以气论心,丰富和发展了道论、气论和古代的心性论,在中国哲学发展史上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政论是中国古代学术最为关注的内容,在战国百家争鸣时期尤其是这样。所谓“百家殊业, 皆务为治”, [6]“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 此务为治者也”, [7]都是对中国古代学术的这一基本精神和特征的准确概括。探讨治国安邦之道,寻求富国强兵之术,也是黄老之学的宗旨和最终目标。黄老之学对政论的热衷和阐发,对道家学派的演变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由此开辟了道家学说在战国时期的发展新方向,并同庄子、列子、杨朱等人的隐逸派道家分道扬镳。以庄子为代表的一批道家学者有感于世道污浊,他们继承和发展了老子哲学中对政治权力的疏离感和社会批判意识,将道家引向了隐逸的方向和对个体独立性以及精神自由的追求,这一派道家在后世被认为是继承了老子思想的精髓而成为道家的正宗。然而在战国时期,这一派道家事实上并不被人们所熟知和看好,其社会影响力远不能与黄老之学相比肩。黄老之学发展了老子学说中重视政治技巧的思想倾向,转而向政治权力的中心靠拢,将老子思想运用于治国之术的探索,专心谋求富国强兵之道。有学者在论述黄老之学对于道家学派的历史意义时指出:黄老之学的诞生,“是道家由反权威主义向新权威主义的转变,从而实现了由在野的学术向在朝的学术的转变。”[8]在笔者看来,在对待权威的问题上,老子学说具有两面性,其后继者可以由此朝相反的方向加以发展,因而还不能看作是典型的反权威主义。真正典型的反权威主义并与黄老学构成鲜明对照的,是庄子所代表的隐逸派道家。战国时期,道家的庄学与黄老学可谓双峰并峙,相映生辉,对后世的思想文化和历史发展都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黄老之学的政论,其基本主张是以法治国。众所周知,以法治国是法家的基本主张,并由此而与主张以礼治国的儒家相对立。那么,同样是主张以法治国,黄老道家和法家有什么不同呢? 笔者认为,两者的区别有二:其一,法家的法治主张较为严苛,专任严刑峻法,黄老之学的法治主张则较为温和。形成这一差异的原因,在于黄老之学对儒家思想的吸收,对此本文留待后面讨论。其二,黄老之学的法治主张有较强的哲理性,而法家的法治主张则缺乏理论深度。形成这一差异的原因就在于,黄老之学的法治主张是以道论为哲学基础的,而法家则对道论之类的抽象理论问题不感兴趣。道法结合是黄老之学的一个重要学术特征,一批崇尚法治并欣赏道家思想的学者们发现,传统的道家学说虽然排斥法治,但其中崇尚自然、顺应天道、因任人的本性、反对人为干预等思想却可以用来作为变法的理论依据,论证实行法治的合理性、必然性和可行性。由于找到了道法结合、以道论法这条新路,从而使得法治的主张在黄老之学那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理论深度,从“道”的高度为实行法治作了哲学论证,避免了法家

  那种疏于理论、缺乏论证的刀笔式的缺陷;同时也一改早期道家对政治权威的疏离感和排斥法治的传统主张,使其在现实的社会政治领域具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和更高的实用价值。

  对其他学派的思想学说是排斥还是吸取,是黄老之学同法家的政治理论的另一个重要区别。以《商君书》为代表的法家学派认为只有种粮和打仗才是对国家有用的,他们将其他学派的思想主张斥之为“六虱”、“八害”、“十二害”之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白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黄老之学   学术史   道法结合   调和儒法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5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