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03 次 更新时间:2004-02-20 14:54:52

进入专题: 李昌平  

李昌平 (进入专栏)  

  却不允许他修耕,用价值规律来运作,一直是强制农民生产,农民离开土地就要交钱。是不是不可以要钱?我觉得解决农民问题大思路就是要进一步解放农民。

  

  解放农民也是解放城市人,为什么呢?我先讲经济关系问题。国有企业大量的下岗是怎么造成的?农民买不起,工人当然要下岗了。有人说国有企业机制不好,当然机制不好,可现在不是有些国有企业改了吗,那改了的厂能赚到钱吗?钱都跑到国外去了,还不是照样下岗。技术是好了,厂子还是破产了,这解决不了问题。比方说沙尘暴,是怎么来的,是因为那个地方的农民穷,把树和草都砍没了。内蒙古那个地区,我们在那买了3千亩地,我一去就砍了1千多亩的林子。3千多亩地,多少钱?每亩地5块,我买了50年的使用权。就是因为穷。那地方农民为了养羊,养一只羊几亩地沙化。养羊不值多少钱,可没有羊,连盐巴都买不起。

  

  我们四川省政府出了政策,从今天起再不砍一棵树了,你到那里去看一看,能砍的树都砍完了。我在四川的时候真的看到农民把这一点点粗的树给砍了。我问能卖多少钱,一块钱,一块钱真的值不了多少,但是对山里面的农民来讲,真的很重要。他们一瓶果汁饮料放在家里,可能放3个月,5个月,为什么要放这么久?亲戚来了,还有果汁饮料,这可能是他家里的财富,他们要喝那瓶饮料的时候,一家人一个杯里倒一点,一起来品尝这个饮料。比方说艾滋病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卖血,为什么卖血呢,穷;比方说社会治安的问题,社会不稳定的问题。社会丑恶,卖淫,卖淫她才能生存,她不要人格,有人格就不能生存。所以中国一切问题都是由于农民问题派生出来的,一旦问题出来,再解决就需要花费更多的钱,要用几倍、几十倍上万倍的钱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等这些问题发展到这样了以后才解决呢?

  

  当前的中国的三农问题,我觉得是要一个前提,三个当务之急。一个前提就是要给农民同等的国民待遇。这到底包含那些内容呢?

  

  第一,给农民平等、民主的政治权利。在东莞,80%人是打工的,他们为那里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那些80%的人没有任何发言权利。

  

  在中国的每一级人大里没有一个是农民代表,中国这么多农民,一个真正地能够发出他们声音的媒体都没有。并且只是给他们选村长那么一点点权利,到现在为止,还说他们的素质低。其实是因为没有真正给他们权利。

  

  第二,要给农民同等赋税的权利。一个城里人,规定800块钱一月要纳税,一个农村里的农民一年收入二千零几块钱,平均每个月收入才100多块钱,除去高收入的这一部分人,很可能就有一部分的人,每个月才100块钱,或者100块钱以下,你都找他纳税,一年收100块钱、300块钱人头费。

  

  第三,要给农民平等的占有国民财富的权利。今天城市的一切公共设施都是国家投入的,财政投入的。这些资产纳税了没有?没有,资产都是国家的,农民要用电,电厂是他们自己集资办起来的,最后产权都归国家,农民的电费比城里人高,农民做的任何奉献都是为了国家,农民的孩子读书,老师的工资都是他们发的,除了发老师以外,还要把他们的钱提到城里面来用。那么城里面的人读书,老师的工资都是国家发的,所有的国家的财富,农民没有。农民都尽了义务,他们应该享受到平等的占有国民财富的权利。中央的财政收入,一年1万多个亿,但是每年用于农民,用于农业的,用于农村的,就很少了,百分之几,而且从北京下去,层层雁过拔毛。

  

  第四,要给农民平等的最低生活保障权。城里人失业了,有最低保障,农民就什么都没有了。知识青年到了农村里,住最好的房子,农民把白米饭给他们吃,他们回来以后还说农民愚昧,还说他们浪费了10年的青春。那么请问,农民又浪费了多少个青春?这是不是有一个前提,农民就不是人呢?

  

  第五,应该给农民平等的生活财产和安全保障权。一个农民进了城,他的人身和财产很难找到安全,他在农村里也一样。一个派出所没有钱用,他们肯定打农民的主意,说你赌博,每个人都要罚款。城里人当然可以打打牌,可以赌博。农民办一个企业,比方说一个大米加工厂。粮食没有办法消化的时候,要加工,要办乡镇企业,办起来了,中央却出了政策,说粮食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结果那些企业全部垮了。办企业用的几十万、几百万就全赔了。那是农民的汗水,不能说关就关了,应该赔。

  

  第六,应该给农民平等的发展权。城里人买车,要消费,要过得更好一些,可以贷100万买房子,但是农民呢?他要贷几百块钱发展生产,为城市里的人提供食品,却没有哪一个银行可以给他贷款,公平吗?

  

  所以我觉得这一个前提没有,研究其它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农民的问题,虽然不能指望一步到位,但是思路必须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三个当务之急是什么呢?我觉得眼前农村里面紧急要办的事情是:第一要取消农民的负担,不是税费改革的问题。取消农民的负担是什么理由呢?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美国一所政府机构里面工作,他说我们是从农村收钱4000亿,而欧洲是补给农民钱。我到东南亚一些国家去考察的时候,我在印度呆了15天,那个地方的农民一分钱不交,看病不要钱,读书不要钱,乡里的财政是国家拨。我就想,世界上这么多国家都给农民补贴,我们现在加入了WTO了,还凭什么向农民要钱呢?

  

  我们的农民将怎样参与国际竞争呢?我在印度的时候,印度有很多人问我,你们干嘛要加入WTO啊,我说你们加入了,干嘛就不要我们加入呢?他说你们是怎么样解决农民问题的?我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来解决。他说他们农民在加入WTO以前一个椰子可以买到10个卢比,现在只能卖到2至3个卢比。现在他们的收入减少了,政府给他们加,但是还是在减少,所以最头疼的就是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且不说国内的情况,国际竞争,中国的农民将来会怎么样?

  

  第二个当务之急是从乡县政府机构去减少,而不是精减改革。那么取消农民的负担以后,政府来干什么呢?印度一个乡政府管二万人到三万人,七八个政府人员,他们没有其他权力,就是把当地农民交来的钱,用到教育和医疗方面来,那钱怎么来分呢?由农村的共青团、妇联和其它的民间组织开会决定。然后再建立委员会去监督每笔钱的分配情况。比如说修建路的时候,派出一些人去组成委员会,去监督他们修路,政府的权利非常小。像现在我们形成的这种非常庞大的政府机构,你是有多少钱,它就给你用多少钱。

  

  第三,就是要按照当地的实际情况,按照人民的意志来构建政府,不一定要按中央政府的葫芦来画地方政府的瓢。我们需要政府提供服务。如果一家一户做就比较浪费,政府来做,就比较节约。我在80年代当书记的时候,有一个财政税务所就两个人,到我去年离开的时候,国税所和地税所,两个所变成了三个所,两个人变成了五十几人,所有的部门都是为了收钱,没有那个部门不是为了来收钱的,收了钱就用。所以根本不需要这些部门,一定要按照当地的实际情况来设这些政府部门。你把官加给我,我就是官,你要是把我卸了,我就是农民,这多好。所以我认为当前有这么三个当务之急要做。

  

  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长期生活在农村,直到今天我也说我是一个农民,所以到任何地方,我的观点就是我要为农民讲话。我所讲的一切,很可能是片面的,也很可能是错误的,所以请你们多批评、多包涵,我今天讲的这些话,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判断的能力,谢谢。

进入 李昌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昌平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30.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