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江:新世纪的舆论监督——一种公民社会的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34 次 更新时间:2009-05-12 10:22:46

进入专题: 舆论监督   公民社会  

展江 (进入专栏)  

  

  

  第四阶段 2007年-2008年4月 互联网的影响越来越大

  

  上一个阶段媒体受到了很多挫折和困难,一些报纸的总编被撤职、一些报纸被停刊整顿,但是到07年有了很大的好转。政府也认识到,舆论监督不是万能的,但是离开舆论监督也非常不利。地方政府就一心一意听中央政府的?就不给你添乱?我相信情况相当复杂,至少有权力滥用的现象。例如“躲猫猫案件”,提到警方就一片骂声,这个情况对官方也不利。这个阶段大家慢慢地有一点共识了,监督还是必要的,但是悠着点。受到惩罚的媒体也开始做异地监督,河南的、河北的,上面不管了就开始做。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一种松动。另外,我个人认为互联网还是在官方允许之下中国最富有的媒体,富有到什么程度?一方面各种意见、相当的信息可以披露、表达,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博客的发展就等于是私人报纸。我们国家私人还不能创造报纸,但是流量比较大的博客就是私人报纸,还免去了发行。

  另外就是国家的进步,国务院积极推进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出台正在改变我们的政治生态,从保密转向尽可能公开,政府信息公开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呢?公开是正常,不公开是意外。 “十七大”时胡锦涛特别提到了“四权”问题,报告里面也说了加强舆论监督。20年来,官方的报告里面都提到加强舆论监督,没有听说过停止舆论监督,甚至有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内条例,第四章第八节名称就叫舆论监督。

  07年有几个案例影响特别大,首先是山西黑砖窑案,胡锦涛根据媒体的报道做出了批示。虽然说现在的情况是领导人不批示,有时就得不到重视,但我们相信,这是中国从人治到法治过渡的阶段。07年《财经》第一期封面是“谁的鲁能”,披露民营企业家要以几十亿收购鲁能几百亿资产的事件,如果购并成功,一夜之间就产生七个亿万富翁。和黑砖窑相比它的轰动性不够,《财经》跟进的过程中,这个购并取消了。 去年《市场报》报道了江西余干县政协主席未出生孙子已占地千余平米,这也是标准的舆论监督,监督的是在职的官员。

  不过,现在媒体遇到的压力是来自各方面的。例如三鹿或者蒙牛都是大广告商。但直到现在为止,我觉得中国记者还是挺安全的,没有一个人做调查受到人身的伤害。在哥伦比亚、墨西哥记者经常被杀,前两天《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被剁了手指头,最后才知道是因为个人情感问题。也有人扬言500万取王克勤人头,但没人动真格。

  同时,互联网的影响越来越大,电视在07、08年的时候基本是被第三种舆论监督形式替代了。

  

  第五阶段:08年5月之后

  

  下一个阶段就是08年5月以后。胡锦涛主席6月20号在人民日报的讲话特别值得解读,讲话中不再强调导向了,而强调引导和疏导。四川地震发生之后,有些地方官员就想打压媒体,四川也反对媒体去报道校舍等等问题。但是胡锦涛和温家宝对媒体,尤其是境外媒体持一种开放式的态度。胡锦涛说中国政府公布震情,不仅赢得了广大干部的高度评价,而且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好评,动不动把西方媒体说成“洪水猛兽”的时代应该结束了。胡锦涛的讲话超出了大部分官员的水平。我们过去都说中国的媒体管理部门对媒体是比较严厉的,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他们也在反思,别的部门都对自己的手下有保护作用,只有这个部门是打压的,希望这个部门越来越多的替媒体说话,透明度决定公信力。

  08年我粗略的收集一些案例,不是很完整,区域性的媒体逐渐开始做异地监督了,我觉得这对社会是有利的。比如说《新京报》做的“寻找消失的辽东511海难”。有时地方官员确实会采取一切手段“公关”,这里想起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忽略新闻立法呢?现在没有法律管理互联网,都是部门的规定在管理。

  去年比较有影响的还有“三鹿事件”,上海媒体说做这个也冒着很大的风险。“山西溃坝事件”是《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的,听说温家宝看到这个东西,中央就成立了特别调查组。 另外一件影响比较大的事件就是记者封口费。在西部地区,骗钱的报纸永远是北京的,在北京都没听说过这些报纸。现在矿老板也有经验,雇媒体顾问了,先让你出示记者证。前段时间外国媒体报道,中国一位记者因为职业行为被打死。什么是“职业行为”?其实这人是去敲诈要钱的。这人仅仅去了报社半个月,没写过一篇文章。记者是监督者,如果监督者不干净,就变成黑吃黑了。

  09年以来,我们发现互联网的作用太强了,传统媒体还有空间,但在走下坡路。美国的一些报纸提前进入“寒冬”,连《纽约时报》都把大楼卖了。最近很多监督基都是网上发动,甚至是网上主导的,像南京的周久耕天价烟表事件。陕北一个县委的宣传部长感慨说,没有互联网多好啊,怀念没有互联网的美好时光。没有互联网对他们真好,因为外地的媒体也来不了。我不知道今年下半年还会发生什么,但两个事件已经给今年开了头,“躲猫猫”和“央视配楼大火”。博客的传播也很活跃,一些名博人气很高,例如韩寒的博客,这个人人小鬼大,见识多,不管说得对不对,他是一个少见的有思想的人;宋祖德的博客也是一个特殊的现象。宋祖德在博客上说冯小刚和葛优换妻,后来又说,冯小刚你不敢来告我就不是男人,结果冯小刚真的就没有告他。有人说宋祖德说15件事,15件事都是真的。最关键的是,我们官方允许他的博客公开传播,这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一种监督。所以我觉得这种博客的出现也是好事。

  

  舆论监督的成绩与前景

  

  最后一个问题是舆论监督的成绩与前景,胡锦涛说今年是反腐年,我们相信今年会有不少高官落马。周久耕是一个科级干部,他被舆论监督很快“扳倒”。还有辽宁的张志国同志,派“捕快”到京师抓记者,去年11月份,有网民发现他已经换了一个职务,什么铁岭市城市轻轨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网民一阵声讨,铁岭当地说没有任命他,最后还是把他处理了。

  反腐需要舆论监督,舆论监督毕竟还是比较省钱,而且覆盖不同的领域和地区。其他的监督都是有限制,比如人家不是党员和处级干部,就不能双规吧。中国的权力结构是中央集权制的,中央政府要治理到每一个基层太难了,地方政府总说坚决服从领导,但我们现在是以经济为中心,更多的是经济建设,腐败行为到处都可以发生,不能靠单独一种监督。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之下,我国正在逐步地开放,让媒体介入参与,让更多的公民参与。

  有人认为中国媒体在领导新的公民运动,我对此很谨慎,这当然是舆论监督达成好的效果,现在媒体吸引了很多人参与,有了互联网以后,谁是传播者、谁是对象,有时候搞不清楚,任何人都是传播者,互动性特别强。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已经超过3亿人。电视对中国的影响主要是另外一个人群,就是不上网、不读报纸的人群、文化程度相对比较低、年龄比较大的人。随着技术的普及,包括各地的网吧,廉价到一块钱一小时,互联网的发展和传统媒体的此涨彼消同时存在。

  回顾这几年的情况,一方面随着政府信息的公开,舆论监督进步特别大,这是国务院为媒体做的一项很好的事情,就是有了一定的技术保障。第二个层次是调研报道,中国有这么多的资源、这么多的媒体和记者;第三层次是时评,时评最能吸纳社会各界精英。目前也确实到了舆论监督反弹的时候,我是比较乐观的。我觉舆论监督在向前发展,但过程不会很顺利,利益集团会成为一个主要的障碍,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限制媒体,但是监督和反监督,总的来说是有利于监督者的,最高层现在态度也很明显,所以我写的文章是《审慎而积极的调整政策》,目前大的方向已经很清楚了,谢谢,这就是我今天讲的内容。

进入 展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舆论监督   公民社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144.html
文章来源:燕山大讲堂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