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水法:民主的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1 次 更新时间:2009-05-11 09:57:55

进入专题: 民主   人民   公民   治理   个人权利  

韩水法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民主向来是一个颇多歧义的概念。人们关于民主的研究又常常偏向于实证的层面,其原因在于关于民主的哲学研究困难颇巨,而这也无助于对民主的根本性的理解。本文试图在政治哲学的视野之下来分析民主及其概念,基本方法是从分析民主的基本意义,即人民与治理入手,然后深入到民主定义的可能的基础,最终以个人权利为原则提出和论证了民主一个基础性的规定。

  

  【英文题目】The Concept of Democracy

  

  The democracy has been a concept with different meanings. The studies of democracy are often inclined to be positive, for there is a great difficulty to philosophically interpret and determine this concept. But the positive study makes no contribution to its understanding. This thesis tries to analyze the democracy and its concept from the horizon of philosophy, and it starts its work with the essential meaning of democracy, i.e. people and governing, and then goes deep into the possible foundation of the philosophical definition of democracy, and finally puts forward and argues for a basic determination of it on the principle of person’s right.

  

  【关键词】民主 人民 公民 治理 个人权利

  

  任何一种政治共同体都是通过治理而维系的,没有无治理的共同体。这已经在前文(查在第几章)阐述过了。在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各种治理形式之中,民主是诸种最基本的形式之中的一种。显然,民主的意义在这样的表述中是有极大的张力的,换言之,民主在这里是一个内涵极小,外延极大的概念。因此,任何稍微深入的讨论都导致这个概念意义的具体化,而这就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意谓对民主的重新理解和规定。于是,此处关于民主的阐述所达到的结果就不是规定单一的民主定义,而是揭示民主的多重意义。

  民主一词来自古希腊语[1],它的本义就是人民的治理[2]。这个经典的概念是一切有关民主的理论讨论的基础和准绳,也是人们建立、理解和评价现实的各种被称为民主的政体和制度的标准和目的。但是,就如表达这个概念的词所表明的那样,这个概念是由两个单独的概念组合而成的,而这两个概念以及如此的结合就蕴含了民主及其概念的一系列的问题。第一,人民指什么,或者说,什么人属于人民,是人民之中的一员,具有人民这样的资籍?第二,这种治理是如何实现的,不仅在制度上,而且在技术上是如何可能的?

  在今天,一般就字面上的意义而论,人民是指所有的个人;在实际的应用中,人民也用来指称人类整体,譬如世界人民,或者指称某一个政治共同体中作为整体的人类实存,譬如中国人民。人民的这样一种普遍的理解是仅仅在字面上有效的,在现实社会—历史的特定共同体之内,人民的范围始终是有其特定的限制的,作为人民一员的资籍总是依据一定的政治原则而予以规定的。在现代,基本的政治原则主要是以国家一类的政治共同体为单位来达成和实行的,因此人民也就常常是相对于这样的共同体而有其确实的意义的。不仅如此,在西方的传统中,人民向来就有指称某种政治共同体的整体而意在强调其成员这样一层意义和用法,它所强调的乃是一个政治共同体成员的政治的和道德的性质,它们的意志和决定等等。这样,我们就看到,人民并非一个自然的概念,而是一个政治概念,它只是在特定的政治原则之下形成并且有意义的。即使前面所说的人民在字面上指所有的个人这个命题依然是有其政治观点的根据的。

  当人民这个概念在民主这个复合词里面得到规定时,它的意义就变得更为狭窄和专门了,而这也就意谓民主的实际意义随之变得具体而狭窄。在作为古代民主典型的雅典城邦里,只有公民才能够被称为这种意义上的人民,他们是所有雅典居民中的少数。不仅奴隶和外邦人被排除在外,连公民的妻子和孩子也被排除在外。人民的治理在这样一个境域里的实际意义就是少数成年男性的治理。雅典的民主不仅是古代民主的典范,也是最为典型的直接民主;然而,就是这样典型的民主里,事实上也只是所有人口之中的少数人有资格进行治理,而实际参与治理的人数则要更少,正是就在这个意义上,此种治理也就是一种统治。

  此处我将通过考察亚里士多德对古希腊城邦的公民所做的经典分析,来阐明雅典民主政体中参与治理的人民究竟在性质、数量等方面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并为进一步揭示民主之中所谓人民概念的一般特征提供准备。当然,这样的分析本身就会遇到重大的困难,因为诸如公民或人民这样一类的概念在亚里士多德著作的不同语境中有着相当不同的用法,因而也就有其颇有差异的意义。克服这些困难的一个途径其实已经由亚里士多德提示出来了,这就是政体决定公民,因此,我这里要通过确定不同政体之下治理权力为何人所分享以及如何分享来理解民主之人民或公民的特征。

  亚里士多德指出,“政体有多少种类,公民也就有多少种类。”[3]亚里士多德的这个观点是一个基础性的和经典性的论断,在今天依然大体有效。他的本意是指,城邦的政治体制决定了什么样的人具有参与治理的资籍,不仅如此,也决定了不同的公民具有不同权限的治理资格。这个命题蕴含了这样一层意思,即古希腊不同的城邦原本有其不同的政体,而这些政体也就承带了不同的公民规定,以及公民资籍的不同类型,即治理权限的不同。这样一种现象在今天的世界不仅依然存在,而且也是相当普遍的。

  从亚里士多德的各种分析中我概括出三种类型的公民。第一,公民乃是严格意义上的执政者,或曰统治者。亚里士多德说,公民就是参与司法和治理的人。[4]这里之所以说是严格的执政者,乃是相对于第二类型的公民来说。亚里士多德列出了古希腊城邦三种正态的政体,即君主制、贵族制和共和制。在这些政体之中,执掌权力的都是少数人。相对于前两者,共和制下的权力为较多的人所分享,但那些人也仅限于武士,只是“家有武备而力又力能持盾”的武士[5]才能够享有治理权力。在正常情况下,君主与贵族政体中的公民并不仅限于执政者,还有城邦的正式成员,而公民原义也就是属于城邦的人。[6] 一般而言,公民之所以为公民,乃是他们的利益在这三种政体下都会得到照顾。亚里士多德说,如果他们的利益不受到照顾,他们也就不能被称为公民了。[7] 这虽然是一个相当含糊的规定,但却包含了重要的区分,这就是在这三种正态的政体里面,公民原是分为两个层次,或者两种不同的资籍。构成基层的公民是所有城邦的正式成员,即一般公民;在这之上是具有治理资格的公民,他们乃是执政者。倘若城邦正式成员的利益不受维护,那么,他们实际上就失去了公民资籍中的基本因素,因而不复是公民。这样一来,公民最后就等于执政者。此外,在定义共和政体的执政权力时,亚里士多德说它只有操于武士之手,并且后者才是公民。[8] 亚里士多德这里对公民的规定显然与紧前的规定使用了不同的标准,但却也清楚地点出了第一种类型公民的特征。相对于城邦的正式成员来说,这种类型的公民大概只能是少数。

  第二,公民等同于城邦的正式成员。他们的绝大多数没有参与司法与治理的资籍;而鉴于古希腊城邦制度的复杂性,这里只能谨慎地肯定,他们中的少数人能够成为执政者。但是,就如刚刚提及的那样,在三种正态的政体中,他们的利益必须得到照顾。在折衷的情况下,他们具有某些限定的政治权力,比如参与协商与审判的权力。这就是亚里士多德提到的另一种类型的公民或自由民:梭伦和其他某些立法者赋予他们以选择官员(或执政者),以及监督和审查执政者的权力。[9] 这种类型的公民,就其实际的作用而言,与现代间接民主之下的公民颇多相似之处,但是他们的资籍的根据则有相当大的差别。

  第三,这一种类型的公民最接近民主之人民的字面意义,它指城邦中所有的正式成员并都有参与治理与司法的资籍。唯有存在这层意义上的公民,雅典所谓的直接民主政体才有可能性,才能现实地付诸实行。然而,这类公民并不存在于所有三种正态的政体之中,而是存在于民主政体之下,后者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乃是共和政体的变态形式。虽然民主政体也有多种形式,但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典型的民主政体是以严格遵守平等原则为其特征的。“在这样的民主之中,法律规定,正义的事情在于穷人不占富人的上风,彼此都不是对方的主人,而是平等的。”[10] “因为他们是同等地自由的,所以就要求是绝对地平等的,那些在某一方面平等的人就在任何方面是平等的。”[11]亚里士多德强调平等的背景是当时特定的财产与政治参与权的关系,即一定的财产是参与治理的必要前提;而这种类型民主的特点在于规定公民参与城邦治理的资籍并不受财产状况的限制,唯一的根据就是他们是否自由人,因此所有公民在最大限度上同等地分享治理的权力。[12]

  上面的分析对我们理解民主之中所谓的人民具有相当大的帮助,这是因为亚里士多德的论述不仅揭示了政体决定公民这样一个重要的原则,不仅在与其他政体之下的公民的比较中来突出民主政体下的公民的特征,而且也使我们能够在其分析的基础之上建立几种典型的公民类型。有了上面这样一个铺垫,这里我可以开始着手一般性的分析了。

  在民主的概念里面,人民与参与治理的权力和权利直接结合在一起的,它无法脱离后者而被理解和规定。今天,人们在直觉上或许会认为人民的规定先于民主的规定,这是因为一些支持民主的政治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是,稍微深入的讨论立即就会牵涉出两者之间的复杂的关系。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实际的社会-历史里面,始终是由一些人首先倡议并建立起来的,并且不可能在其初期就以完善的形式出现,而只能是逐渐地成熟起来的。与此相关,民主政体之下分享治理的资籍也不是在其制度伊始就是确定的,它同样有一个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即从少数人的政治特权扩展为多数人的普遍权利。在古希腊城邦中,这种发展和演变是双向进行的,即既有从少数公民的特权扩展为所有公民的普遍资籍的过程,亦有由多数公民的资籍收缩为少数人的特权的过程。在现代社会,它基本上是一个从少数人的特权拓展为多数人的普遍资籍的单向的过程。在现实的政治生活中,这种权利分享的演变关涉不同群体的利益、观念、力量和倾向之间的角逐和平衡。民主之人民在民主伊始固然有其大体明确的所指,但不可能是完全确定的,而且通常带有性别、出身、能力和财产等方面的限制因素。在理论上,民主之人民亦即公民具有相当大的普遍性,此种普遍性在不同的理论体系里面有其不同的广度,但是现实的限制依然体现在各种理论之中,在十八、十九世纪流行的积极公民与消极公民就是一种典型的区别。消极公民不仅无缘于治理的参与,而且在其他的权利方面也受到极大的限制,他们事实上被视为非完全的自为者。不过,与古希腊的那些基层公民相比,他们占据所有人口中的大多数。

  今天人们关于民主之人民的理解所能达到的最广泛的范围就是将每一个人都包含在内,而这只有在一个特定的政治共同体之中才有意义。但是,现实地分享治理的权力的人仍旧是人民中的一部分,不过,区别的标准不再是政治性和社会性的因素,而是自然的和法律的因素。比如,公民的年龄限制、依法对政治权利的剥夺、国籍的条件。但是,现代民主与古希腊民主在内容、形式和参与方式等方面存在相当大的差别,因此不直接享有选举与被选举权一类政治权利与权力的其他人民个体,依然享有其他层面的民主参与的权利与权力,譬如政治协商等等。

  这种最为广泛的人民的定义,在今天完全是以个人权利为原则的。每一个个人对基本权利方面的平等而兼容的分享,在理论上以及在逻辑上乃是界定现代民主之人民的终极根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水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主   人民   公民   治理   个人权利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1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