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合二为一

————评俄国杜马选举后的政治格局和长远走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10 次 更新时间:2004-01-18 01:42:37

进入专题: 李寒秋  

李寒秋  

  

  俄国总统普京领导的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在刚刚结束的俄国国家杜马选举中大获全胜,获得了接近一半的席位,将成为杜马中的第一大党派。传统的左派和右派均遭到惨重失败。俄共得得票率仅为12.9%,刚刚超过上届国家杜马选举俄共得票率的一半,主张激进私有化的“右翼力量联盟”和代表知识分子精英的“亚博卢集团”这两大自由派政党的得票率均未超过5%,已不能在国家杜马中组建本党的议员团。传统的左右两派在俄国政治格局中的地位已经边缘化,今后将不能对普京政权形成有效的制约。

  

  苏联解体后至今,俄罗斯的政局动荡不安,经济一泻千里,经济寡头瓜分国家财富与国家权力,强盗黑帮统治社会,大多数人民生活极度困难,综合国力急剧下降,国际地位一蹶不振。俄国国内人心思变——盼望政府立刻改变这种混乱的局面;同时也人心求稳——要求政府负担起发展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的责任。在这种大势所趋下,俄共既不能革命又不能统治,在旧体制的包袱与新思维改革造成的废墟之间左右为难,其失势是不可避免的。俄国的自由派由于疯狂兜售美国灌输的自由主义教条和私有化法宝,被公众视为造成当今俄国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最终使得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彻底破产。这次杜马选举的结果,说明了俄国人民追求的是国家富强、秩序稳定与人民幸福的政治现实主义目标,对那些或左或右的理想主义乌托邦都已经失去了兴趣。

  

  在这次选举中,还有日里诺夫斯基领导的自由民主党和“祖国联盟”两个党派超过5%的限制而进入国家杜马。日里诺夫斯基领导的自由民主党一贯主张民族主义、加强中央集权和建立强大的俄罗斯帝国,在重大问题上一贯支持普京总统。立场平民主义的“祖国联盟”已经将本身定义为“务实的爱国民族主义力量”,其发展国家经济与改善人民生活的主张与普金派的主张非常接近。这两个政党有极大的可能在普京派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在国家杜马中占据支配地位,从而使得普京能够推行包括修宪在内的任何政策。亲普京的政权党“统一俄罗斯”本身并无条理化的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持中间派和务实派的立场,以支持普京维护国家统一、发展经济和恢复秩序的政策以及维护普京的权威为最高目标。普京派在这次选举中不搞华而不实的政治辩论,淡化了传统的左右理念之争,恰到好处地利用了俄共内部的分裂(前俄共重要成员格拉济耶夫是“祖国联盟”的两巨头之一),成为俄国国家杜马中的多数派和俄国政治格局中的中坚力量和稳定力量。这一政治格局明白无误地预示着普京对俄国今后政治制度和大政方针的设计——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合二为一。

  

  普京在1999年继承叶利钦的大权之后,逐渐突出政府权力与国家元首本人的权力,加强国家的统治力量,打击分裂势力,整肃经济寡头,改善人民的生活。这些努力在这次杜马选举前后达到了顶峰,为普京本人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威望。同时在外交方面普京一直积极争取俄国的大国地位,维护俄国的传统势力范围,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以减轻国内形势对政府的压力。国家主义对内而民族主义对外,因此普京既能够摆脱意识形态和人情恩怨的影响,又能够利用公众的服从习惯和对未来的心理预期尤其是俄罗斯民族的民族意识和大国心态,从而可以内外兼顾,左右逢源。

  

  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与内外政策都是由本国在全球政治、经济与外交权力结构中的地位,地缘政治环境、历史文化传统以及对未来国家发展前途的设计综合起来决定的。在俄国历史上,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宪政体制从来没有稳定有效地实行过,因此人们普遍希望有个“铁腕人物”来拯救国家,尤其期望出现一位彼得大帝或者斯大林式的“伟大领袖”。列宁曾说过,“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普京的大权独揽和深孚众望就是这种民族文化和历史传统的必然结果。普京本人对此也是深有体会并且身体力行,他说,“俄罗斯自建立伊始就是一个超级中央集权国家,这一点已深深地根植于俄罗斯的遗传密码、传统及其民众的思想之中。”普京强调,目前俄罗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政权体系”,要整顿“纪律和秩序”,实行“法律的专政”。

  

  在获得杜马选举的胜利以及在明年重新当选总统后,普京必将修改宪法,延长总统的任期或者增加总统的连任次数来保证施展自己雄才大略的必要时间。普京未来政治改革的灵魂将是以国家元首绝对权威领导下的行政机构的统一来加强俄国的中央集权,架空地方政府和压制反对派,以强大的国家力量和国家权威来保持国内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以及改善本国在全球外交权力结构中的不利地位,避免俄国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以及南斯拉夫内战的悲剧在俄国上演。

  

  俄国在走向西方化与近代化的过程中,一直在汲取和借鉴法国文化的精髓。彼得大帝的改革是全面引进十七与十八世纪的法国古典文化,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则是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在二十世纪的回响。普京自称极为崇拜法国的传奇政治领袖戴高乐将军,而戴高乐将军所创建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最大特点就是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的神妙结合——在政治上实行总统集权制,以此加强国家权力,既压制左派革命,也反对无秩序的自由派,营造了长期政治稳定的局面;在经济体制上进行大规模的国有化和计划化,使得法国经济长期高速稳定发展;在外交上维护民族独立,挑战两极格局,谋求多极世界,从而提高了法国的国际地位。戴高乐在法国的十年执政,扭转了法国建立共和制度以来的八十多年时间里,政治混乱、经济乏力和外交软弱的痼疾,获得了难以企及的丰功伟绩,给后人留下了不可背离的光明大道,这也将预示着普京今后政治努力的方向。

  

  写于2003年12月10日夜

    进入专题: 李寒秋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发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