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士林:五四宣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34 次 更新时间:2009-05-02 16:14:41

进入专题: 五四运动九十年  

赵士林 (进入专栏)  

  

  今年五月四日,是五四运动华诞九十周年。

  耐人寻味的是,五四的九十华诞,却宿命般地在某种反五四的氛围中到来。

  五四是反传统的文化运动。举国上下却正在回归传统。从“建设精神家园”的呼吁,到大学纷纷成立国学院,教育部要求小学生唱京剧,儿童咿咿呀呀背《论语》到企业家纷纷投身学费昂贵的“国学班”,弘扬传统的“国学热”方兴未艾……

  然而就在二十多年前,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掀起的“文化热”,其氛围、诉求却与“五四”完全合拍,而与“国学热”针锋相对:欧风美雨,深入人心,批孔孟,斥传统,出国潮,西学热,……以《河殇》为突出标志的清算中国传统,投入西方文明的热潮,构成了只有“五四”才能比并的文化景观。

  在那个年代,即便是一些堪称思想解放旗帜的文化大师,经过深思熟虑提出一些中国传统的可取之处,通常也会遭到猛烈抨击。如李泽厚师著《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在“文革”后首次系统地探讨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并对孔子等古代思想家给与了高度评价,这令一些年轻人深感失望,王蒙先生、刘再复先生等人对传统的肯定也受到一些激进派的嘲笑。

  今夕复何夕?历史真的如此诡谲?短短不过二十几年,中国人的文化诉求竟恍若隔世。

  变化尽管巨大,其实不难理解。三十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空前的经济繁荣,国内国际的种种诱因和刺激,全球化时代捍卫本土文化价值的近乎本能的诉求,文明古国的深厚情结,又唤起了中国人对自己悠久历史文化的自信和自豪,从而有条件有基础也有需要重新估价自己的传统,在市场化改革所经历的精神震荡中寻回文化家园,确立人生价值,重建精神信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化热”实际上是“反国学热”到今天的“国学热”,正是中国人对自己的传统文化从怀疑、反省、否定到寻觅、重振、回归的历程。

  这是我们的文化生命所经历的又一轮凤凰涅槃吗?

  面对“国学热”,“五四”精神真的已经暗淡无光,真的要被传统吞没吗?

  似乎出现了这种迹象。

  “国学热”在从“五四”往后退。君不见,从耆宿大儒到贩夫走卒,“河东河西论”“儒家文化拯救世界”论此伏彼起;“我们有的外国没有,外国有的我们早有”的心态逻辑甚嚣尘上;以所谓东方神秘主义贬科学甚至反科学,将科技妖魔化成为时髦。而所谓“政治化儒家”则不遗余力地攻击现代民主理念,他们不仅要重建儒家在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还要将儒家的伦理政治主张直接确立为国家的政治制度,政教合一的吁求,较之清末的顽固派犹有过之,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国学热”中对传统的无分析的追捧,令人不由想起鲁迅说的红肿艳若桃花,流脓美若乳酪。某些人士正祭起传统特别是儒家大旗,向着五四的旗帜:科学与民主开炮。

  这样的国学热,是将国学变成民族前进的绊脚石,是将国粹变成国渣,继续让死人拖住活人。

  更有甚者,“国学热”不仅在从“五四”往后退,甚至在从孔子往后退。孔子的伟大贡献之一就是开创了中华民族特有的理性精神。例如他将《易经》从算卦的书变成哲学的书,从和鬼打交道的书变成和人打交道的书(冯友兰语),剔除了《易经》的神秘主义和蒙昧主义,空前地提高了〈易经〉的文化品位。但在国学热中,各种国学班都有“易学大师”在装神弄鬼地算卦,都有“风水先生”在给房地产老总上“国学课”,课程的内容当然只能是“左青龙,右白虎”云云,最后就在最高学府的课堂上玩起了“奇门遁甲”。 “气功大师”过时了,“易学大师”、“风水大师”、“鬼谷子大师”、“奇门遁甲大师”——“国学大师”“国学应用大师”又招摇过市。

  此情此景,直让人想起胡适描绘的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景观:“这遍地的乩坛道院,遍地的仙方鬼照相”……

  争腥逐臭,媚世阿俗,上有“说书学者”在媒体哗众取宠,下有文盲半文盲在街头招摇撞骗。他们合成了一股以国学为名愚弄民众的浊流。

  这样的“国学热”,是将国学蒙昧化、恶俗化,商业化,痞子化,狗屎化(王蒙语),是在化神奇为腐朽。

  尤为值得警惕的是,“国学热”还在从改革往后退。改革开放三十年,不时有反改革的势力沉渣泛起,开历史倒车,搞得乌烟瘴气。“国学热”中亦有人打着维护和弘扬传统的旗号攻击改革开放,认为道德崩溃,信仰危机,贫富悬殊、腐败猖獗,人性堕落等等,都是由于人心不古,而人心不古则完全是由于改革开放。于是主张回到五十年代,回到计划经济,甚至有人主张为“文革”翻案,为“四人帮”平反,再搞“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转专政下继续革命”。这种主张的荒唐一目了然,说起破坏、摧毁中华传统文化,谁能厉害过文化大革命?

  否定改革、清算改革的逆流以“乌有之乡”为典型代表。那些当不够奴才的鼠辈,思想僵化而自以为是,观念陈旧而不思更新,背离时代而不甘寂寞,口谈理想而利欲熏心。自己当奴才,还要胁迫别人当奴才,欲将中华民族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言而喻,我们必须警惕和抵制这样的“国学热”。

  我们应切记,继承和弘扬传统,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只能从孔子往前走,不能从孔子往后退;只能从“五四”往前走,不能从“五四”往后退;只能从改革往前走,不能从改革往后退。

  从孔子往前走,就是要反对蒙昧主义,就是要启蒙,而不是“蒙启”(李泽厚师语);就是要提倡理性主义,培育批判意识,高扬人文精神,将孔子的仁者襟怀创造性地转化为新时代的文化生命。

  弘扬优秀传统,建设精神家园,是一个宏大的文化欲求,同时又有它的政治内涵。它与民族主义、社会稳定、国家权威、政党诉求有逻辑的内在联系。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把建设精神家园理解为不加分析地回归传统,理解为重构意识形态的尊孔读经。辛亥后曾经掀起尊孔读经浪潮,历史告诉我们,它的社会作用是反动的、倒退的,并没有超越所谓的西方文化危机,建设精神家园。

  李大钊在九十年前敏锐地指出:“我总觉得中国圣人与皇帝有些关系,洪宪皇帝出现以前,先有尊孔祭天的事;南海圣人与辫子大帅同时来京,就发生皇帝回任的事;现在又有人拼命在圣人上作功夫,我很骇怕,我很替中华民国担忧。”

  五四新文化运动伊始,它的总司令陈独秀即振聋发聩地呼吁伦理之觉悟:“儒者三纲之说为吾伦理政治之大原……。近世西洋之道德政治,乃以自由、平等、独立之说为大原,……此东西文化之一大分水岭也……。此而不能觉悟,则前之所谓觉悟者,非彻底之觉悟,盖犹在徜徉迷离之境。吾敢断言曰,伦理之觉悟为最后觉悟之觉悟。”

  不加分析地回归传统,膜拜传统,乃伦理之迷误,断非伦理之觉悟。不言而喻。这将导致现代公民意识的丧失,帝国臣民心态的蔓延。

  政治经济制度的建构,必须以科学和民主为基础,也就是以五四精神为灵魂。

  已经有必要指出“国学热”的升虚火,发高烧,应该给它降降温,让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更理性、更健康、更文明,这样我们才能建设温暖可靠有前景的精神家园。

  在过分地热衷于“祭孔”的时候,还是有必要听听李卓吾的话:“二千年以来无议论,非无议论也,以孔夫子之议论为议论,此其所以无议论也;二千年以来无是非,非无是非也,以孔夫子之是非为是非,此其所以无是非也。”

  在盲目地执着于传统的时候,还是有必要借鉴李大钊的批判:“总观孔门的伦理道德,于君臣关系,只用一个‘忠’字,使臣的一方完全牺牲于君;于父子关系,只用一个‘孝’字,使子的一方完全牺牲于父;于夫妇关系,只用几个‘顺’、‘从’、‘贞节’的名词,使妻的一方完全牺牲于‘夫’,女子的一方完全牺牲于男子”

  在变态地沉迷于儒学的时候,更有必要记住日本人的羞辱:“支那人盲目以崇儒教,真枯死之国民。”

  从“五四”往前走,就是要同情地理解“五四”:“礼教吃人”的控诉错了吗?巴金的《家》错了吗?曹禺的“家”(《北京人》)错了吗?鲁迅的《狂人日记》、《阿Q正传》、《祥林嫂》、《孔乙己》、《离婚》错了吗?都没错!应充分肯定“五四”运动(包括其反传统)的历史正义性和必要性,在继承“五四”的基础上超越“五四”。 考察五四的政治背景,不能忘了巴黎和会,空前的丧权辱国。考察五四的文化背景,不能忘了三纲五常的历史毒害。在女子剪发,男女同校都受到攻击的时代,需要一种决绝的、雷霆万钧的、甚至矫枉过正的除旧布新。

  中国的文化运动和政治运动总是互相渗透。五四的两个意义具有文化逻辑的一致性。

  今天,中华民族的强国梦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中体西用”已经实现了,但“五四”的愿景:科学与民主的实现还任重道远。

  我们还是应该在五四精神的照耀下审视、继承和弘扬传统,也就是在民主和科学的引导下汲取我们的文化资源。

  应该历史的同情的理解五四、肯定五四。应该在新的时代基础上,发扬五四精神。这是中国唯一的走向现代化的路。

  从改革往前走,就是要在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引领下弘扬传统,建设精神家园。传统具有永恒的情感意义和审美价值,也具有道德的依托作用,但是传统又是被阐释的传统,传统是现代视野中的传统。所谓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传统,即便是那些曾经非常好的东西,也必需在一种现代的思维方式、现代的文化结构、现代的价值度量、现代的生活态势中调适、融合、消化、升华。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和互补性。传统文化可以为改革开放提供宝贵的精神资源,改革开放又为传统文化注入了勃勃生机。

  从另一个角度看,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正是五四精神。是五四精神的某种延续。

  五四是政治的、文化的、社会的、经济的全方位的改革运动。

  民族危机、战争状态冲淡、淹没了五四的诉求。

  如今我们在改革精神的指引下,已经进行了三十年的和平建设,成就举世瞩目,国人恍若隔世,五四精神更应该发扬光大。民主和科学的旗帜更应该高高举起。

  五四的精神就是改革的精神,五四的诉求就是改革的诉求,五四的目标就是改革的目标。

  今天的时代,已经是全面深入落实五四任务的时代。-

  以科学为体,以民主为用,以法治为基,以自由为的。应该成为中国改革的目标模式。

  没有科学精神、科学态度、科学方法,来自于传统的原始朴素神秘的文化观念只能把我们带回中世纪的蒙昧。没有民主诉求、民主理念、民主建构,来自于前苏联的一元式政治模式只能把我们带回中世纪的专制。没有法治观念、法治基础、法治建设,无论怎样动听的道德说教都无力无效。没有自由意识、自由权利、自由空间,全部政治经济改革都将失去现代意义。

  完成五四的未竟事业,将改革进行到底,我们需要确立几个坐标:

  1 现代公民意识

  2 全面人权保障

  3 社会公德建设

  4 个人私德培育

  五四当然存在着简单化地否定和抛弃传统的问题。但这是五四的表层,是一种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可以理解的情绪宣泄,就五四的根本精神:科学和民主来说,它的深层逻辑完全能够也必然接纳传统。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应该更加成熟。一方面高擎科学和民主大旗,继承和超越五四,另方面面向现代、世界、未来,继承和超越传统。

  五四精神万岁!

  

  2009年5月2日

进入 赵士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五四运动九十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8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