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沛:国际体系转型与中国软实力建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9 次 更新时间:2009-05-02 12:50:01

进入专题: 国际体系   软实力  

张沛  

  其作用主要体现在推动全球民主治理、对政府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行为进行监督、提供信息服务和特定公共产品服务、影响国际议程的设定、调解国际间的冲突,等等。当今国际体系,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已经日益广泛地参与到了国际事务,并且正在成为构建未来国际体系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国在建设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上的明显缺陷,使中国丧失了一个关键的软实力工具,束缚了中国的公众外交。中国应当转变对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的观念,促成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有组织、有秩序和国际性的发展,在国际体系转型和建构中发出强有力的声音。近两年来,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有了长足的发展,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雏形已经形成,并在许多国际事务上展示了强大的力量。特别是在2008年,中国民间力量在揭露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抹黑中国,在汶川大地震中发扬互助人道精神,在北京奥运会上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借助这一有利契机,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健康理性的发展,将会极大地弥补中国软实力的不足。

  当前国际体系转型正处于加速进程当中,权力正在不可遏止地由西方向非西方的“他者”转移。相较于硬实力的转移,软实力的转移更形突出,软实力的竞争也成为权力竞争的主要因素和建构新的国际体系的基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软实力虽有所上升,但还有明显的不足,已经成为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软肋,亟需加以弥补。中国并不缺乏软实力资源,悠久的中华传统文化,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经验,都蕴涵着丰富的软实力资源。但软实力资源并不等于软实力,也不会自动地转化为软实力,需要不断地发掘、整理、总结、提炼。同时,中国还需要更加积极主动地采取开放的文化政策,推进文化对话、交流与融合,在相互学习、借鉴和综合中,不断提升自己的软实力。唯有如此,中国才能加强观念创新能力和制度创新能力,在国际体系构建中嵌入中国的文化理念和制度理念,影响并引导国际体系的发展方向,发挥出更加重要的建设性作用。

  

  注释:

  

  [1]奈关于软实力概念的论述可参见:Joseph S.Nye.Jr, “Soft Power”, Foreign Policy, Fall 1990. Joseph S.Nye.Jr,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0. Joseph S.Nye.Jr, The Paradox of American Power:Why the World’s Only Superpower Can’t Go it Alon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 Joseph S.Nye.Jr,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4. Joseph S.Nye.Jr, “Think Again: Soft Power”, foreign Policy, February, 2006。关于“Soft Power”的翻译,国内学者大体有“软力量”、“软权力”、“软国力”和“软实力”四种译法。本文采用“软实力”的译法,并认为这四种译法虽有所不同,但其内涵指向并无根本不同。

  [2]王沪宁:“作为国家实力的文化:软权力”,《复旦学报》(社科版),1993年第3期。

  [3]门洪华:“中国观念变革的战略路径”,《世界经济与政治》,2007年第7期,第13页。

  [4]刘杰:“中国软力量建设的几个基本问题”,载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院编:《国际体系与中国的软力量》,时事出版社,2006年,第103页。

  [5]俞新天:“软实力建设与中国对外战略”,《国际问题研究》,2008年第2期,第16页。这也是学者间具有比较广泛共识的三个要素。参见秦亚青主编:《观念、制度与政策——欧盟软权力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年,第5页。

  [6][英]爱德华·萨义德著:《文化与帝国主义》,三联书店,2003年,第4页。

  [7]保罗·谢弗:“从文化观点看新的世界体系”,《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1997年第12期,第14页。

  [8][英]爱德华·卡尔著,秦亚青译:《20年危机(1919-1939)——国际关系研究导论》,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年,第93页。

  [9][美]汉斯·摩根索著,肯尼斯·汤普森、戴维·克林顿修订,徐昕等译:《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第7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8页。

  [10]参见[美]汉斯·摩根索著,肯尼斯·汤普森、戴维·克林顿修订,徐昕等译:《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第7版),第9章,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48-188页。

  [11]Robert O.Keohane,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State Power, Boulder: Westview, 1989,p.3.转引自秦亚青:“权力·制度·文化——国际政治学的三种体系理论”,《世界经济与政治》,2002年第6期,第7页。

  [12]Joseph S.Nye.Jr,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0, pp.33-34.

  [13][美]亚历山大·温特著,秦亚青译:《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78-181页。

  [14]赫德利·布尔著,张小明译:《无政府社会》(第2版),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第19页。

  [15][美]塞缪尔·亨廷顿著,周琪、刘绯等译:《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新华出版社,2002年,第6-7页。

  [16][美]塞缪尔·亨廷顿著,周琪、刘绯等译:《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新华出版社,2002年,第360-372页。

  [17]秦亚青主编:《观念、制度与政策——欧盟软权力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年,第2页。

  [18]“无极世界说”是近年来西方学者所提出的一种新的观点,较早提出此说的是美国纽约大学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并得到了美、英、法、德、日等国学者的一定认同。相关论点可参见Niall Ferguson, “A World Without Power”, Foreign Policy, July/August 2004; Richard N.Haass, “The Age of Nonpolarity: What Will Follow U.S. Dominance”, Foreign Affairs, May/June 2008; Remarks by Dr.John Chipman, http://www.iiss.org/publications/the-military-balance/military-balance-2007-press-launch。中国也有学者较早提出了类似的观点,参见叶江:“经济全球化与国际经济政治新格局”,《探索与争鸣》,1998年第4期。

  [19]Daniel W. Drezner, “The New New World Order”,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07.

  [20]杨洁勉教授在其新作中将转型中的当代国际体系的特点总结为:和平转型、地区演变、领域渐进、梯次前进、总体整合。参见杨洁勉等著:《大体系——多极多体的新组合》,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39页。

  [21]参见[美]亚历山大·温特著,秦亚青译:《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中文版前言和第六章,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

  [22]理查德·哈斯:“世界‘无极化’,必须对多边主义进行重塑”,新加坡《联合早报》,2008年4月23日。

  [23]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将这一现象称之为有别于西方世界和美国的“他者的崛起”,参见Freed Zakaria, “The Rise of the Rest”, http://www.newsweek.com/id/135380/pag

  [24]杨洁勉:“新兴大国群体在国际体系转型中的战略选择”,《世界经济与政治》,2008年第6期。

  [25][美]罗兰·罗布森著,梁光严译:《全球化:社会理论和全球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9-41页。

  [26]周晓阳、张多来著:《现代文化哲学》,湖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201-204页。

  [27][美]弗兰西斯·福山著:《历史的终结》,远方出版社,1998年,第1页。

  [28]转引自Robert Kagan, “The end of the end of History”, The New Republic, April 23,2008。详文可参见:http://www.carnegieendowment.org/publications/index.cfm?fa=view&id=20030&prog=zgp&proj=zusr。

  [29]俞新天等著:《强大的无形力量:文化对当代国际关系的作用》,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序言第3页。

  [30]杨洁篪外长在撰写的论文中,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30年外交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和成功经验作了全面而深刻的总结。杨洁篪:“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外交”,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8-09/17/content_10047420.htm。

  [31]胡锦涛:“深刻认识构建和谐社会的重大意义”,《人民日报》,2005年2月20日,第1版。

  [32]秦亚青主编:《观念、制度与政策——欧盟软权力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年,第53页。

  [33]“胡锦涛G20峰会发表讲话提出四项改革举措”,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08-11/17/content_10368553.ht

  [34]郑永年、张弛:“国际政治中的软力量以及对中国软力量的观察”,《世界经济与政治》,2007年第7期,第9页。也可参见:Li Mingjiang, “Soft Power and the Chinese Approach”, China Security, Summer 2008, p.5.

  [35]秦晓鹰:“中国外交的文化内涵——《为了世界更美好》读后”,《学习时报》,2007年10月16日。

    进入专题: 国际体系   软实力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83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论坛》2008年冬季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