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绪山:口中反腐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18 次 更新时间:2009-04-19 17:11:22

张绪山  

  

  数日前,我完成了一件大事:几经犹豫和彷徨,我终于勇敢地走进口腔医院,将口中那几颗腐败不堪的牙齿拔除了。

  说拔牙是“大事”,在别人听来也许是言过其实,但在我而言却是千真万确。二十余年来我口中的这些“腐败分子”视我的忍辱含垢为软弱可欺,不时对我施展淫威,肆无忌惮地进行凌辱。我苦于没有对付的办法,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但内心深处早已视之如寇仇,必欲除之而后快,二十余年间此念未尝稍歇。

  俗语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凡是牙病患者都知道这句话的真实不枉。腐败分子在我口中任性肆虐达二十余载,而我竟能默默忍受之而不做任何反抗,颇能证明我对痛苦的忍耐力非同一般,无愧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

  我民族异乎他族的传统之一,便是忍耐力的超凡卓绝。“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自那位孔圣人开始,除了对于破坏等级礼制秩序的行为不能容忍外,我民族对其他事物,哪怕是明显的不仁不义,只要打上“奉天承运”、“造化如此”,平头百姓就会在“命中注定”的信条自我安慰下,安之若素,乃至逆来顺受。所以,“万事忍为上”、“张公百忍”、“好死不如赖活着”,成为我民族坚定不移的信条。数千年间,我民族无时无刻不在这“忍”字上做功夫。这“忍”的哲学确实是我族贡献于人类的大法宝。靠着举世无双、令其他民族叹为观止的“忍”字功夫,我中华民族终于从失败走向胜利,从萧条走向繁荣昌盛:对外方面,靠着这“忍”字功夫,我族度过了外族入侵的灾难,以忍克暴,以忍克刚,转败为胜,同化了暴烈的入侵者;在内方面,靠着这个“忍”字功夫,经受住了两千余年专制制度的重压,不仅没有被压垮,有时还能苦中作乐地乐上几回,为几千年刀光剑影、血腥恐怖的历史凭添几分祥和色彩,让今日某些道貌岸然的所谓文人学者高谈“中国历史和谐论”,手舞足蹈一番。

  然而,今日之我却已抛弃了“忍”字传统,向腐败开战了。我授权医生采取一切可行的手段,铲除这些害我吃苦不浅的腐败分子;并许诺说,一旦完成反腐任务,我将遵守按劳付酬原则,如数付费。医生得令,好不含糊,以娴熟而强硬的手段,借助那小巧而硬朗的钳子、纤小而精致的铲子和无坚不摧的电锉,一阵猛攻,直如雄狮搏兔,将这帮腐败分子一举擒获,终于为我出了一口恶气!想到从此不再忍受屈辱,可以不在腐败分子的淫威下过活,可以轻松开心地吃饭,理直气壮地饮酒,堂堂正正地享受美味,快何如哉!快何如哉!

  没有腐败分子的日子真是幸福。在取得口中反腐决定性胜利之后,我腰杆挺直,坦荡地享受正常的人权,内心充满从未有过的快活,也不时地为自己的反腐行动感到鼓舞,为当时的痛下决心庆幸不已;同时也为自己由被动忍受转向积极反抗暗自惊讶,甚至不自觉地嘉许和称赞自己观念上的这种变化:“伟大哉!英明哉!”我将这些过去政治领袖独擅的褒义词用在自己身上,说明我有点彻悟了。

  我忍受口中腐败分子的折磨达二十年之久,而不采取断然行动,这在他人确实难于理解,独我个人心知肚明。为使同胞免于遭受类似情形,重蹈覆辙,今将其中缘由和盘托出。

  我很早就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弃”的道理。牙齿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更不可轻易抛弃,况且还要以暴力手段将它们活活拔除,岂不残忍?它们长在我的身体上,每顿饭都为我碾碎食物,帮助我的身体吸收必要的营养,我对它们心存感激。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这些牙齿既然生长在我的口中,自然是因缘际会,遵“天命”而来,经受过历史的选择,具有神圣性。在我的思想里,它们虽然变黄,但本身具有自我改善能力,定会自动变好,永葆活力。然而,这些为我把守要冲的家伙,竟然在冠冕堂皇的外表下,利用把守要津、处理食物的便利和权力,贪图营养,大肆截留,营私舞弊,自我腐化起来。现在想来,我对这些腐败牙齿的长期迁就,以致遭受苦难,既是中国“忍”字传统种下的祸根,也是中国传统“天命”哲学酿成的苦果。“天命观念”和神学政治就像阉割太监的血淋淋的手术刀,彻底阉割了一个民族对人间事物的正常质疑能力。我也不能例外。

  经此口中反腐的经历,我终于明白,要想牙齿不腐败,只有借助外力,定时刷牙清洁,形成行之有效的制约机制;靠它们自身防腐杜变,乃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一个人肌体中的牙齿是如此,一个社会中占据权力要津的官员,又该如何?记得丰子恺先生于1947年写过一篇妙文《口中剿匪记》,将口中的坏牙称为“匪”,而且是“官匪”,原因是:“官是政府任命的,人民推戴的。但他们竟不尽责任,而贪赃枉法,作恶为非,危害国家,蹂躏人民。”这“匪”的比喻,对于当时的现实,确实是极为巧妙而恰如其分的。不过,现在天下承平日久,各种“匪患”已然消除,即使有之,也如大象脊背上的跳蚤,微不足道,兴不起什么风浪。唯独这占据权力要津的各级官员,腐败堕落有增无已,其程度之甚,较之丰子恺先生的时代,绝无半点逊色,毋宁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官场腐败已使整个民族的肌体健康面临严峻挑战。

  牙齿要以外力来保持洁净,腐败牙齿要靠外力来清除。我们能指望这帮欲望——情(性)欲、权力欲、贪物欲——澎湃的官员自我克制、洁身自好吗?

  

  2009-2-8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45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