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华北战场上父亲的一首七律

——家庭、战场、胜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4 次 更新时间:2009-04-08 10:20:04

进入专题: 胡耀邦  

胡德平 (进入专栏)  

  

  一纸命令往北征,

  十万熊罴似潮涌。

  兴师已定云霄志,

  雪恨那堪儿女声。

  寄语虽嫌情意短,

  跨鞍顿觉马蹄轻。

  叮咛及时读新报,

  频频捷语亦消魂。

  这是解放战争时期父亲胡耀邦写给母亲李昭的一首七律。

  解放战争期间,父亲在晋察冀军区、华北军区的野战军中工作,聂荣臻元帅是当时华北战区的最高军事首长。父亲去世以后,聂帅曾给母亲写过一封慰问信,信中他这样评价在战场上的父亲:“耀邦同志参加了华北解放战争的全过程,经历了各个主要战役,直到战争的最后胜利,为华北人民立了大功!”

  父亲在战场上的表现,有聂帅这句评语,真可谓足矣、满矣!可惜我不是军人,很难对父亲在军中的功过得失做专业性的分析。但近日重读此诗,颇有些感触,想借此机会,回顾学习一下61年前那场战役的片段、花絮,体会一下人民战争的伟大力量,以及人民战争对父亲这样一个政治工作人员的思想影响,也算是对父亲逝世20周年的纪念吧。当时人民解放军那种勇于决战、敢于胜利的英雄气概,对我们今天克服经济上的困难,也是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

  

  诗作的创作背景

    

  1948年3月,父亲在晋察冀三纵队任政治委员,司令员是郑维山,政治部主任是陆平。晋察冀三纵队就是以后的六十三军,“文革”时去北京大学“支左”的部队就是这支军队。

  当时的晋察冀战区地处东北、华东、晋绥、晋冀鲁豫四大战略区域的中心,属战略内线。晋察冀军区既要和北平、天津、保定、张家口为中心的集团敌群作战,又肩负着保卫中央工委、党中央的重任。

  1947年6月,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我军全面战略反攻的新局面。太岳兵团、华东野战军、西北野战军相继转入外线作战,东北野战军更是把握了东北全境的战役主动权,捷报频传。但晋察冀战区仍在内线与敌军周旋,8月发起的大清河北战役,我军伤亡六千,歼敌五千,郑维山司令员认为此役“是个得不偿失的消耗战”,但中央军委考虑到华北战场的特殊情况,仍来电鼓励:“虽未获大胜,战斗精神极好,……只要有胜利,不论大小,都是好的。”(《从华北到西北:郑维山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2006,p50)对一场并未大胜、全胜,甚至是得不偿失的战役,给予这种鞭策,反而更加鼓起了全体指战员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同仇敌忾、求战求胜的强烈心愿。上下同欲,则可再战。

  再战!再战何处?再战保北!在保定以北的固城、徐水、容城,敌我双方形成了激烈的会战局面。战事正酣,野战军司令部突然给参战的各纵队首长来电,让各部撤出战场,改攻涞水。三纵的郑维山、文年生和耀邦同志却有不同意见,三人年轻气盛,没有顾忌上下级关系,由耀邦同志急拟电文回复野战军司令部,大意是:现场坚持,争取情况变化。

  坚持到最后一分钟,情况果然发生变化。驻守石家庄的敌三军罗历戎部一万四千人贸然出动,增援保定,结果在定县清风店全部被歼。我军立即南下解放了敌军盘踞的石家庄。这是在解放战争中,我军攻占的第一座大城市。至此,晋察冀战场战略反攻的序幕才算正式揭开了!

  清风店之役,我军要围歼敌军,至少要行军240华里,敌军只要走100华里就能进入安全区。为何敌军走不过我军?因为我军得到根据地人民的支持。人民战争的海洋,已陷敌军于四面楚歌之绝境。敌军每走一步,都有我方民兵、地方武装的冷枪、地雷、袭扰、坚壁清野、无吃无喝相伴。我军的长途奔袭,则有解放区群众敲锣打鼓欢迎,他们在村口路旁摆着大缸、小缸,里面装满热汤、小米稀饭、玉米面粥,桌子上、篮筐中放着大饼、白薯、鸡蛋等食物。沿途支援的民兵1万人,民工10万人,牲口近1万头,大车5400辆,担架1万副。有些大胆的年轻姑娘也在寻找心中的恋人——解放军中的杀敌英雄,不少年轻的战士常被路旁的姑娘追问:“你叫什么名字?能当英雄吗?”“英雄”,就是当时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各乡各村的剧团边扭秧歌边打竹板。

  这边唱:

  蒋介石,靠老美,

  我们胜利靠双腿!

  那边应:

  同志们,快快行,

  能走才算是英雄!

  古人笔下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今日竟然成真,岂不快哉!杨得志同志回顾那时的战时动员,作战命令,一往情深地写道:“今日读来,仍感到热浪扑面、催人奋进。”(《横戈马上》,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84,p334)

  在部队敢于决战、敢于胜利的战斗信念和提高军事指挥艺术的基础上,郑维山、胡耀邦所在的三纵队又于1948年1月中旬,在唐延杰、李葆华、王平指挥的一纵队配合下,于涞水庄疃消灭了傅作义的王牌三十五军的虎头师——新编三十二师师部及三个团共7000人!三纵队在连续作战、连续胜利的祝捷声中,并未飘飘然,在晋察冀军区和野战军前线委员会的指导下,在冀西唐县开展了新式整军运动,主要是查部队的思想作风问题。这次军心大振的整军、整党运动,后来就被习惯地称为“唐县整军”。

  晋察冀军区的战略反攻进入了实施阶段,第一场战役就是察南绥东战役。以上情况即是父亲创作此诗的写作背景。

  

  诗文注释

  

  发表这首诗,有助于读者了解耀邦同志的生平和思想发展。又因为该诗是写给母亲的真情之作,反映了战争年代的家庭关系和夫妻关系,更是很珍贵的史料,客观介绍这些史料,有助于后人了解耀邦同志在公共场合之外的生活和精神追求。前段日子,凤凰卫视的记者曾问我,耀邦同志有什么缺点?这确实是个客观存在的问题,虽然我想得很不成熟,也想顺便在这里作些回答。

  今人读古体诗,首先要有人注解和注释,注解是对诗文最基本的考据,注释则宽泛一些,是对诗意的说明。注解准确,注释不产生矛盾,如何理解、评论作品,就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事了。诗无达诂,除非作者本人有注,否则任何人代庖,恐怕都不能完全合乎作者的心意,完全有悖于作者原意的介绍,也不是件新鲜事。我愿作一注人。我的注解、注释,不在典故、音律方面,而在时代背景和诗中所涉及的具体人物、地点、时间、事件。大的背景前面已交代了,并多是抄书而来,下面的部分,则是我的一点心得,不当之处,请读者指正。

  1。这首七律有无题目?

  该诗是父亲在给母亲的一封短信中写就的,信末所署日期是六日晚,查父亲的日记知道是1948年3月6日。

  该诗当时没有题目。1951年1月,父亲又回忆起这首七律,在一张“川北人民行政公署公用笺”上写下来,因为事隔三年,追记的诗句与原文有一定出入,把原诗的写作日期也记错了,写成“时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但与原诗抒发的对象、情怀、对母亲的叮嘱及遣词用句基本相同。故仍用原诗发表。

  这次追忆,父亲给原诗拟定了题目,即“察南战役讨伐傅匪出征前寄李昭”。确切地说,那次战役的全名是“察南绥东战役”。察南是原察哈尔南部,即今天的张家口地区,绥东是指内蒙古的集宁地区、呼和浩特地区。此地是傅作义部队的兵粮要道,平张、平绥两条铁路必经地。

  有题目,有诗文,这首七律才算珠联璧合,更能完全体现它的历史价值。

  2。父亲为什么要给母亲写诗?

  该诗当然是父亲要去察南作战,给母亲的临别赠言,即兴赋诗。

  母亲参加革命前,已是高中一年级的水平,比父亲初中一年级的水平还要高,并有相当的古文基础。她就教过我们兄弟一些文学作品,如《归去来辞》、《五柳先生传》、《春夜宴桃李园序》、《阿房宫赋》等古文。1948年3月3日,她给父亲写来词曲一阙:

  一去一来三百里,

  五日以为期,

  六日归来已是迟。

  但愿相烦喜鹊儿,

  先报那人知!

  父母两人感情极好,相见离别都有约期。父亲当年33岁,母亲27岁,母亲一直挂念父亲的安危祸福,还多情劳驾喜鹊,要把自己的心情告诉父亲,她想跟父亲说什么呢?两人之间的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母亲那时又有身孕,是老三,老二远在陕北,老大……父亲读后动情,即把自己部队的出征壮举告诉了母亲:

  连去连追将千里,

  胜利必可期。

  三月虽归竟大迟,

  但愿娓娓燕,

  及时伴春飞。

  母亲对“一去一来三百里”都在计算,忽听“连去连追将千里”是否把母亲吓着了?三天以后,他又补写了本文开篇所引的七律,重申“胜利必可期”的信念。父亲写诗之日的第二天即出征北上。

  3。察南绥东战役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解放战争中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是中国进步力量和反动势力的大决战。辽沈战役则是三大战役的第一战。辽沈战役早有酝酿,毛泽东同志是观察战局大势,捕捉每一战场动向的战略家,他1947年5月20日就曾致电林彪司令员,说明中央解决东北问题的战略设想,并要求其早作准备。郑维山同志介绍,1948年2月7日,毛泽东明确指示东北我军不休整,抓紧冬季作战,争取主力早日南下北宁线,“完全控制阜新、义县、兴城、绥中、榆关、昌黎、滦县地带”,以“应对蒋军撤退”。这就是设计辽沈战役“关门打狗”的最早蓝图。同时,毛泽东指示晋察冀野战军2月底、3月初可打平绥,即察南绥东一线,4月或5月打冀东。总之一个意图就是把傅作义集团留于华北,配合东北野战军解放全东北。

  我认为这就是察南绥东战役的战略目标。晋察冀军队也据此制定了新的具体作战方案,实施宽大机动,迫使华北敌军分散,远离东北战场。如果毛泽东的作战方案能更早落实,借东北野战军猛扑锦州之机,华北野战军围打山海关一线,那么辽沈战役或许可以提前几个月大捷告成。

  晋察冀野战军认真贯彻了毛泽东、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才积极北上作战。

  4。注释首联

  一句“一纸命令往北征”,形象反映了人民军队一切行动听指挥,令行禁止,军纪严明,忠于人民,服从党中央领导的极为可贵的优良品质。

  作战命令由野战军首长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耿飚发布,时在1948年2月28日。三纵队一个旅于3月4日出发,东向出击平保线,主力则于3月7日秘密北进。

  “十万熊罴似潮涌”,我军动用多少兵力实施这次战役,有这么庞大的兵力吗?有!

  这次晋察冀军区投入了六个纵队,分两个兵团发动此役,左冀兵团为一纵、六纵,由唐延杰、王平同志指挥。右冀兵团为二纵、三纵、四纵,野战军司令部随四纵进行指挥。七纵则留在大清河北吸引敌人。与兵团同行的支前大军数万人,大车200辆,担架5000副。当北上大军跨越北岳恒山,出现在城关隘口上时,真是人流滚滚,人马欢腾,有如潮涌,说十万熊罴也好、十万精兵也罢、十万兵民也行,我想都不为过。

  5。颔联注释

  “兴师已定云霄志”,较难作准确的解释。因为“云霄志”不像“一纸命令”,“北征”,“十万熊罴”那样可以做出具体的说明。“打倒国民党,解放全中国”是种“云霄志”,“进军察哈尔,解放张家口”也是一种“云霄志”。这些努力目标都是父亲胸中的“云霄志”,但此外还有没有什么更有意义的新元素,能使父亲树立我军此战必胜,华北战场必胜,全国解放必胜的“云霄志”呢?我认为这种新元素就是1948年3月初刚刚结束的“新式整军运动”。这次整军运动,是在晋察冀军区野战军前委制定的“关于深入三查展开三整的决定”指导下进行的。

  郑维山同志认为这个“决定”是难能可贵的,他在回忆录中说:“它的可贵之处,就是迎着‘左’的政策来的,对着简单粗暴的过火斗争,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自己的正确主张。”(《从华北到西北:郑维山回忆录》,p51)如“决定”把整党中的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的“三查”工作,明确为主要是查思想,反对以阶级出身、成分划分敌我阵营;强调批评与自我批评,反对听任群众的过火斗争;保障受处分的同志有上诉申辩的权利;避免在群众大会上追问题、追线索的做法。曾为红四方面军的老同志郑维山,对此“决定”和运动颇有体会,他说:“自我参加红军直到‘文化大革命’的几十年间,经历过的政治运动不算少,现在回想起来,没有产生扩大化的为数不多。”

  因为正确执行了“三查三整”的整军路线,所以运动一经结束,部队的求战热情十分高涨,“察南绥东”作战方案,同时出台。

  父亲参加过延安审干的抢救运动,知道运动把中央军委机要部门的大部分同志都打成“特务”的错误做法。所以在这次整军运动中,他的反“左”态度、立场是十分明确的。三个月的战场整军执行了正确路线,产生了很好的效果,肯定又再次催生了他再战、求战的“云霄志”。

  “雪恨那堪儿女声”,“堪”字当作“胜”、“禁”、“能”解,意思是报仇雪恨,胜于家庭妻儿之情。

  “雪恨”又是何意呢?我晋察冀野战军曾在平绥线上的张家口、大同、集宁等军事要地吃过大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德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耀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14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