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奇智:造反与理性——论萨特的知识分子政治实践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4 次 更新时间:2009-03-15 14:49:05

进入专题: 萨特   知识分子  

于奇智  

  就应当放弃。这便是造反者拥有的造反理性。造反与理性的统一和符合,便是造反者的善心。

  善心(conscience,良心、诚心或道德心)存在于人心之中,是一种觉悟,更是一种自悟,可以用之于判断处于受理性支配的人的一切实践活动,让人意识到或注意到自身所为所作的社会作用和道德责任,对自我职责作出清晰分析,还可以帮助那些失去觉悟、意识或良心的人苏醒过来,可以成为惩罚那些丧尽天良者的尺规并对他们进行拯救。善心不是生而俱来的,它的养成必须学而知、学而能、后天教育而成,当然,丧尽或失却的善心也必须通过对人的重塑和再育而得到恢复。个人善心在政治环境中上升为政治意识,在阶级环境中上升为阶级意识,在集团环境中上升为集团意识,在集体环境中上升为集体意识,在群体环境中上升为群体意识。个人善心的他化或扩大化表明善心的个体性与一般性。

  善心也是一种信仰。善心作为信仰,应当是自由而可信的。人们可以而应该自由选择人心所向。无论是政治信仰还是宗教信仰,都是信者对自身的托付,并为自己寻找精神慰藉。一个个体信不信仰“什么”,其效果迥然有异,因为信仰是深植于每个人内心基底的内聚力量,也是判断行为的有效标准。如果没有或丧失这种力量,人的一切行为都将是惨酷的。有信仰的人与无信仰的人形成惨酷的对照。信仰意味着诚意、诚心、善意、保证、许诺、信任。如果人们背弃了它们,就会沦落为不义之人、恶者,失诺者、失信者,就会产生欺骗人的恶行。有了信仰,人们就可能相信那些确知的东西,对已所为、人间、前途、未来充满信心。造反只有持守正义,才能赢得公众的信任,公众也才会表达信任,相反,如果仅以正义的名义去干失善的事(丑行),必然会辜负公众的信任,最终犯下背信罪。

  于是,善心与造反建立起密切关系,造反又与道德发生联系,造反善心和造反道德从而形成。善心是每位正义的造反者内心的自觉的责任意识。善心是人心中的声音,也是造反者的响导,指引着造反者踏上正义之路,引导他们对造反过程进行反思,并及时纠正造反过程中产生的偏激行为。凡是错误的行为都会受到善心的遣责。凭善心造反,造反者就会问心无愧,造反者就会因自身过错而脸色变得苍白,心里忐忑不安。意识到过错是善心的复还和再现。一切有善心、美德、正义、理智的造反者,都不应当“专注于尽量积聚钱财、猎取荣誉”,而应当在意“智慧、真理和性灵的最高修养”。20苏格拉底英勇赴死前这样对雅典人高呼。

  卢梭在《爱弥儿》中这样解释“良心(善心)”概念。“我将阐明,如果单单通过理智而不诉诸良心的话,我们是不能遵从任何自然的法则的;如果自然的权利不以自然产生的需要为基础的话,则它不过是一种梦呓。”21良心或善心遵循着天地规律,是进入道德境界的人心中的真正呼声和不朽灵魂;它是审视、审查、监督人的力量,迫使人不得不增强道德意识和社会责任;它是人逐渐形成的内在品格或内在德性,是迂曲地朝向善的道德评判力。

   萨特是法国左翼造反者的灵魂。我们说:萨特就是萨特。

  -----------------------

  (此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青年项目)《法国后现代哲学批判》的一个部分。

  1 波伏瓦:《萨特传》,黄忠晶译,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3页。

  2 约翰·A. 霍尔:“萨特”,邓正来主编:《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第682-683页。

  3 维克多的真名是莱维(Benny Lévy),在萨特死前,他们进行过最后一次有关哲学问题的谈话,分三期在法国《新观察家》(1980年3月10日、17日和24日)周刊上发表。维克多是一个埃及犹太人,习过哲学,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读过书,曾是马列主义运动和无产阶级左翼的领导人。加维是一个青年记者,为萨特主办的《现代》撰过稿,为革命万岁组织成员。维克多和加维都属于法国左翼,他们与萨特进行过多次谈话。在这些谈话中,萨特主要讲述自己的政治生涯,力图阐述1968年以来左翼思想状况,以及他与政治的关系,在他看来,参加政治也有理。政治生活是一种你不找它它却总是上门找你的东西。具有浓厚政治气氛的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无法躲避它,不得不参予其中且与时俱进,不得不对社会事件保持政治反应,处于政治状态或政治运动之中,或胜或败,或害人或受害。一个人要想真正摆脱政治,几乎是不可能的。

  4 波伏瓦:《萨特传》,黄忠晶译,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 第137页。

  5 德里达:《多义的记忆》,蒋梓骅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版,第31页。

  6 Ph. Gavi, J.-P. Sartre, P. Victor: On a raison de se révolter, Paris: Edition Gallimard, 1974, p.147.

  7 Ph. Gavi, J.-P. Sartre, P. Victor: On a raison de se révolter, Paris: Edition Gallimard, 1974, p.147-148.

  8 参见 Ph. Gavi, J.-P. Sartre, P. Victor: On a raison de se révolter, Paris: Edition Gallimard, 1974, p.150.

  9 参见赵俊杰:“与纳粹的战争仍在进行”,《南方周末》2000年4月21日,第3版。

  10 贝乐登 · 菲尔兹:“法国的毛主义”,《六十年代》,王逢振主编,张振成译,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114页。

  11 贝乐登 · 菲尔兹:“法国的毛主义”,《六十年代》,王逢振主编,张振成译,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117页。

  12 Ph. Gavi, J.-P. Sartre, P. Victor: On a raison de se révolter, Paris: Edition Gallimard, 1974, p.153-154.

  13 贝乐登 · 菲尔兹:“法国的毛主义”,《六十年代》,王逢振主编,张振成译,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152-155页。

  14 所谓“民粹主义者”,就是十九世纪俄社会主义运动的成员,认为在农民中间进行政治宣传可以唤醒广大民众,从而使沙皇政府放宽统治。由于农民在俄国人民中占大多数,故称该运动为“民粹运动”。民粹主义者在其理论中吸收了马克思著作中相当数量的共产主义学说。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民粹主义者以“掺沙子”的方式到民间进行宣传活动,鼓动农民造反,但惨遭迫害、逮捕和审判,经此,后来建立了更为严密的组织,以至采取恐怖行动。

  15 转引自蒙田:“论节制”,潘丽珍等译:《蒙田随笔全集》(上卷),南京:译林出版社1996年版, 第222页。

  16 转引自蒙田:“论勇敢”,马振骋等译:《蒙田随笔全集》(中卷),南京:译林出版社1996年版,第420页。

  17 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年第1版,第117页。

  18 萨特:《辩证理性批判》,林骧华、徐和瑾、陈伟丰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第907页。

  19 萨特:《辩证理性批判》,林骧华、徐和瑾、陈伟丰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第908页。

  20 柏拉图:《游叙弗伦·苏格拉底的申辩·克力同》,严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页66。

  21 卢梭:《爱弥儿》,李平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页326。

  

  原载许纪霖主编:《知识分子论丛》第1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进入专题: 萨特   知识分子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49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