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奇智:造反与理性——论萨特的知识分子政治实践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1 次 更新时间:2009-03-15 14:49:05

进入专题: 萨特   知识分子  

于奇智  

  你们的战略观和策略观是什么——我们选择其中任何一个。你们如何随着十分特殊的活动从你们在某个地方没有行动的时刻转入你们行动的时刻。)6

  萨特一开始就给维克多、加维提出“实践”、“行动”、“活动”、“理论”、“思想”主题,这些字眼及其相互关系,把读者引向复杂的社会、政治、制度、经济、文化等领域。“造反”这一反抗行动不仅仅是理论问题,更重要的是实践。萨特把“行动自身(acte lui-même)”视为“造反论”的“底座”、“底部”、“底子”、“基极”、“根据”、“源泉”。造反的预见、目的、口号、战略观、策略观等,是造反的基本问题。“实践”高于“本本”。萨特还关心知识分子的政治活动如何组织,关于这种活动的思想是什么。理论与实践的本质是什么?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究竟是什么?

  维克多接着说:

  Il me semble important de savoir d’abord comment est né ce type de pensée mao?ste. Le mouvement mao proprement dit est né à l’automne 68, sur la base d’une destruction. Et cette destruction, ce n’était pas seulement celle d’une organisation: l’Union des Jeunesses Communiste (m.l.); c’est la destruction de tout un système idéologique. Je parle ici de l’aile du mouvement mao qui vient du marxisme-léninisme; je rappelle que la gauche prolétarienne ne s’est vraiment constituée qu’avec l’apport des camarades venus du Mouvement du 22 mars. Avant Mai 68, j’appartenais à la direction de l?’U.J.C.M.L. Après le 10 mai 68, je constate un désastre idéologique, dans les rangs??marxistes-léninistes?.(首先知道这种毛主义思想何以诞生,似乎是重要的。严格意义上的毛运动,在破坏的基础上出现于1968年秋。这种破坏不仅仅是共产主义青年联合会(马列主义的)这个组织的破坏,而且是整个意识形态体系的破坏。我在这里谈论的是源于马列主义的毛运动的一翼;我记得,无产阶级左翼只是真正与来自三二二运动的同志一起组成的。1968年5月以前,我处于U.J.C.M.L.(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青年联合会)领导层。1968年5月10日以后,在“马列主义”阵营,我看到了意识形态灾难。)7

  意识形态灾难是什么? 萨特接着提出的这一问题触及到了问题的实质。

  这就是重建时代的思想和看到法国当时通行的思想。重建意味着决裂与解构,时行的思想意味着传统思想的破败和传统信仰的危机、新思潮的诞生和新信仰的确立。

  1967年以来,知识分子,特别是大学生,往往以唯一的方式破坏(摧毁、毁坏、砸烂、打碎)大学:与知识分子传统决裂,与大学决裂,与工农相结合。但无产阶级左翼知识分子还没有对大学的“特殊实践(pratique spécifique)”进行思考。知识分子应当与生产者结成联盟。当时的左翼知识分子受到某股意识形态潮流的制约,但在六十年代共产主义运动危机中得到锻炼。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时,社会秩序严重混乱,法国也如此。反混乱,是为了还社会于秩序之中,还民众于稳定之中。凭籍“回到马克思”,我们可以摆脱这场危机。当年的法国,卢卡奇(Lukacs)等人成为阅读的中心,阿尔都塞(Althusser)是法国马克思主义的代表。

  维克多认为,“回到马克思”的作用表现在两个方面:积极或肯定的一面是对走出危机和混乱的出口的肯定,消极或否定的一面是巩固传统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加强同传统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关系。

  造反意味着对旧秩序的破坏,意味着灾难、灾祸、灾害(désastre),意味着社会原结构或原模式的失败,使社会暂时处于混乱状态或杂乱无章境地(désarroi),甚至使社会走向破败。désarroi即dés-arroi,也就是对arroi(秩序、井井有条、井然有序)的分离、解除、去除、破坏。混乱就会令人不安、慌乱。人们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是不幸的、悲惨的。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必须起来造反。别无选择。昂首阔步,这是道德良心和社会责任的指引,是使命的召唤。社会秩序尽管混乱,人们还不至于走入死胡同,即使被限制在某种栅栏以内,也只是暂时的,出口是必然而永恒的,犹如水库、湖泊、江河的水自有其出口一样。寻找脱身之法是一切人的天性。面对危机和混乱这种可怖的绝境,人们急中生智,也是完全可能的。走出危机和混乱,必须首先在暗中寻找到出口(出路),寻找到直达复苏和秩序的通道。走出绝境才有出路,也才是应有的结局。出口并不总是向人们呈现着,而往往是隐蔽着的,处于暗中,因此,人们必须付出巨大代价,要有足够勇气。出口意味着前途与未来,人们必须找到它,否则,就必然成为瓮中之鳖。一切新前途的展现都是努力寻求的结果,也就是说,前途来自于努力寻求,努力寻求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这预示着造反者必须承担起造反的社会责任,必须为前途而反而战。

  恰恰在1968年“五月风暴”前夕,法国思潮也表现在两个方面:与大学和研究机构决裂,这是积极的一面;与强加于大学生和工人的正统理论体系信仰和某些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信仰决裂,这是消极的一面。这表明当时的法国人发生了极其深刻的信仰危机。决裂是一次分娩式的阵痛,意味着在旧关系链条上劈开一个口子,拉断绳索,断裂车轴,突破防线。在它们原有关系上本来就存在着断裂点,这一断裂点正是决裂的突破口。决裂打破了旧势力各方的平衡,解除了大学生和工人身上沉重的各种信仰枷锁。人们应当运用一切可能手段避免被信仰异化和奴役,应当成为反抗强权信仰的主体,应当为自己的意愿而自由地活着。大学生和工人希望寻找到新的信仰,试图得到信仰自由,不是被动接受强加给他们的一切正统信仰,而是主动积极地自由选择新的信仰。自由选择是摆脱正统信仰的开始,也是解放的开始。自由选择意味着可信的东西进入选择者的心灵和精神,原来不可置信的东西被可信的东西替代。维克多一帮左翼知识分子与其他知识分子不同,并不回避所发生的信仰危机。信仰危机标明人们对已有的主张、理论、学说、准则、宗教等产生了怀疑和不信任,这些主张、理论等在人们心中发生了严重困难,再难以让人相信,人们对政府持怀疑态度,对政府投不信任票,试图摆脱、避开、免除强加于他们身心上的各种主张、理论等,反对政府,解除政府的压迫和束缚,以从这些困苦、恐惧势力中解放出来,获得自由。造反的任务就是摆脱危机,暂时减轻重负,暂时平静,恢复平衡。信仰危机必然带来别的种种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文化危机、社会危机,等等。在他们看来,“五月风暴”正是这一危机的显影。1968年5月10日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青年联合会宣布解散,其成员被分散到此前成立的“行动委员会(Comités d'action)”。5月13日,全法总罢工宣告开始。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人们根本无暇思考所发生的一切。

  萨特向维克多、加维提出“你们的解散观念由此而生吗?”这一问题。维克多作了肯定的回应,并认为实践的思想已经产生。造反行动、解散行动获得了实践观念。造反实践是造反理论的演练和准备,并为造反理论分析提供案例,造反理论试图证明造反实践的合理性,它们互相推动。从哲学认识论上看,造反理论是“我思”问题,造反实践则是“我做”问题。造反理论不仅涉及造反者自身状况及其拥有的造反知识,而且系着造反者的行动理性、道德善心、社会责任和价值选择。造反者爱造反(amour de la révolte),无非是对真理、智慧、理性、善心的执着追求。造反作为政治实践和社会实践,一旦进入百姓日常生活,人们必然进入造反状态。造反者必须服从法律和理性,只有这样,才能开辟出一条通向复苏和秩序的道来。

  

  四,

  

  五月风暴之后,维克多等人建立了无产阶级左翼,以捍卫五月风暴所取得的成果。左翼思想显然与五月风暴这一事件有关。他认为,这一事件的基础是法国专制马克思主义的破灭。法国专制马克思主义表现为两种形式:修正主义与传统马列主义(经过修改的)。法国这场大规模群众运动与法国共产党及其马克思思想相对立。8对立就是“一存在者”把“另一存在者”置于自身的对面,反过来,它们因对立而面对面、背靠背,互相对立、对抗、排斥、矛盾、斗争,互为对立物和对抗势力。对立意味着距离,意味着对立者与对立者之间不和、水火不容,导致搏斗、格斗、冲突、争端、争议。搏斗、格斗、冲突、争端、争议往往表现为心理、精神、理论、言论、武装、利害、管辖权(职权和权限)等方面。这就是对立的范围。对立双方处于完全不同的两端,一方总是以强力反对、对抗另一方,它们之间互相设置障碍。对立不仅体现为物质的,而且体现为精神的;不仅体现为人的,而且体现为物;不仅体现为政治的,而且体现为经济的;不仅体现为个体的,而且体现为普遍的。总之,它体现为一切对立现象之间。对立意味着合力的丧失,是分歧的激化;合力是一致的动力,一旦丧失就使一致断裂,使固有的联盟破碎。对立意味着和声不在,和谐破裂;和声不在音难悦,和谐破裂使协调关系趋向矛盾,使形势动荡不定。对立意味着否定服从、顺从、听命、听从、听话;如果公众对这些加以肯定,就会服从陈腐而不合理的规定、命令、秩序、法律,也就只能随风转动。对立改变了场合、局面、局势、形势、时机,无疑打开一条从暗通往明的道。造反正是某一对立方式所产生的结果。造反建立在身体、对象、时间和地点之上,与此同时,改造身体、对象并把它们转移到别的时间和地点。

  法国共产党患了严重的“妄想狂”或“偏执狂”。任何专制(专横、独裁)只要对准广大公众,都会遭受反对。专制是一种权力、强权、强力,具有强制性和权威性,代表国家元首意志。国家元首行使权力往往是擅自而专横的。为了保证专横权力的顺利行使,必须依靠一个绝对专制的政体。如果这种专制体制成了一国主体政治并成为巩固的统治模式,那么,该国必奉行绝对专制主义(独裁主义)。这就是专制的权威性。造反理论的功能在于否证专制权威性的依据,造反实践的作用在于破坏专制权威的基础,从而使造反者不堪忍受的独裁者政体最大限度地毁灭。通过造反,另一种权威将树立。造反是改天换日的希望。五月风暴分子的“做”建构了思想与实践的关系。维克多强烈抨击了工会的“打入内部(渗透)”这一愚蠢办法。打入内部是冒险行动。工会阶级如同一个巨大的犬舍,缺乏从社会实践出发提出某种思想的能力。在五月风暴的洗礼下,工人阶级学会了思考、提高了觉悟并促使和引导他人思考。自此以后,产业工人思想来自社会政治实践。这就是在社会实践中锻炼成长的用途。工人必须为自身利益和合法权利而斗争。这种生死攸关的斗争必须和代表他们利益的知识分子的斗争理论相结合,才能取得胜利。

  独裁压制犹如一场“褐色瘟疫”,意味着暴行。独裁者必然对异己分子和人民实行铁腕统治和残酷镇压(比如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的暴政)。时至今日,还有不少人丢掉了历史,居然把起码的政治正义作为假民主、假人权、假人道的政治交易。这是血腥独裁的复活。尽管皮氏获释回国,然还是个永远的罪犯。更有甚者,丑恶的新纳粹兴起,其势头并不亚于老纳粹。英国历史学家大卫·欧文在其《希特勒的战争》一书中公然否认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史实,并把他捧为“理想主义者”,企图重新界定纳粹,为之赋予“合法性”。9从现实上看,欧洲大地上存在着具有极强政治影响力的种种极右势力,比如法国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德国的极右政党、意大利的极右政党全国联盟、比利时的佛兰芒集团、瑞士的极端保守党人民党、奥地利的极右派自由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萨特   知识分子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49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