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默霆:中国民众如何看待当前的社会不平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2 次 更新时间:2009-03-11 13:10:21

进入专题: 社会不平等  

怀默霆  

  

  提要:社会大众对于当前中国不平等的状况和趋势的不满程度如何?近年来,许多研究者和一些中国政府官员都提出,中国自1978年以来的市场改革造成的不平等状况不断加剧,普通民众对资源分配的不公非常不满、甚至愤懑。通常认为,那些从改革中获益甚微的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民,应该对当前的不平等心存怨怒。为了考察这些看法是否属实,我们对一项于2004年在全国范围内收集的调查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首先,尽管中国受访者对当前不平等的一些方面确有微词,但是他们总体上仍倾向于认为,目前产生各种社会不平等的资源分配模式是比较公平的,尤其是在社区内部。其次,与其他一些国家的类似调查结果的比较发现,中国受访者相对而言对社会不平等批评较少,同时更容易对个人通过教育、天分和勤奋努力来实现向上流动的机会持乐观态度。再次,总体而言,农村居民受访者,尤其是从事农业的农民,相对于城市居民和职业地位较高的受访群体,反而对社会不平等状况的反应要来得和缓,他们不太认为当前的情况是过分和不公平的。由此可见,民众的客观社会经济地位并不一定能代表他们对社会不平等的主观态度,而仅仅知道基尼系数或其他一些衡量收入分配的指标,也未必就能预测社会大众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基于这些发现,本文在结论部分讨论了中国今后在社会稳定方面可能出现的问题。

  关键词:社会不平等;分配不公;市场改革

  *本文的英文原稿曾在第三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上海9月8-9日)上宣读。感谢郭茂灿为本研究所做的助理性质的工作以及为翻译本文所付出的努力。也感谢韩春萍、孙中欣对本文的中译文初稿提出的批评和建议。

  

  中国自19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成功。如,30年持续的年均10%的增长速度,民众不断提高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外资的大量涌入,出口方面举世瞩目的成就,摩天大厦、高速公路、购物商场、豪华旅馆、私人汽车的大幅增加,还有其他一些在视觉上可以捕捉到的片断,无不展示出中国正变得越来越现代化和富足。然而与此同时,1978年之后的中国社会出现了一个有些令人担忧的趋势:在许多方面,中国比以前越来越不平等。不仅收入分配比1978年之前更加不平等,①[1978年之前,基尼系数大约是0.24.这使得当时的中国至少在货币收入方面成为世界上最为平等的国家之一;2002年之后,估计出的基尼系数为0.45,甚至更大,使得中国现在成为世界上在收入方面最为不平等的国家之一(见Khan Riskin ,2005)]就是在毛泽东时代想要摧毁的财富和特权的不平等,也在重新出现:身家动辄百万的企业巨头以及外国资本家、戒备森严的私人公寓,这些在当今中国比比皆是。经济改革让许多人从中获益,但是也让许多人成为失败者,包括上百万的失业者和破产者、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以及城市中因社会福利大幅削减而产生的穷人。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是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社会的各种不平等呢?是感谢改革带来的机会从而心存乐观,还是对不平等和不公平的不断扩大而心有不满?本文通过对一项于2004年在全国范围内收集的数据的系统分析,试图回答这方面的问题。

  过去10多年,无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国外,有一种很常见的观点认为,普通民众对不断上升的不平等和不公平会越来越不满。比如,中国的官方统计显示",大众抗议事件"已经从1993年的8700起,上升到2005年的87000起。研究者相信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大众对社会不平等越来越大的不满(Tanner,2006;Chung et al .,2006)。中央党校于2004年对高级官员的调查也显示出,收入差距过大已经成为时下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远远超过排在第二位的"犯罪率上升"、第三位的"官员腐败问题"(Xinhua News Bulletin,2004)。中国社会科学院2006的《社会蓝皮书》也报告说:"据国内有关专家联合调查,2004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53左右,比1984年的0.26扩大了1倍,已超过了警戒线"(朱庆芳,2006:376)。这些报告使得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正在成为一座"社会火山"(social volcano),民众对社会不平等和不公平的不满正在不断积聚,并成为政治稳定的一个威胁。

  这种看法还假设说,假如中国正在变成一座"社会火山",首先的爆发者最有可能是那些改革中的失败者,也就是那些社会弱势群体;而正在增长的中产阶层和上层社会,大都会满足于现状。城市移民、低学历者、内陆省份的居民以及其他相对弱势的群体,都会被认为对当前的社会不平等不满,而农民会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心存怨愤的。比如,最近一期《经济学家》宣称:"一个幽灵正在中国出没——农村不安定的幽灵"(The Economist ,2006)《;时代》杂志的亚洲版也宣称":暴力抗议……正越来越频繁地使中国农村发生动荡",并且使用了诸如"愤怒的种子"、"农民出离的愤怒"(pitchfork anger )等等词句(TimeAsia,2006)。

  然而,我们需要反思这些对大众不满的通常看法是否正确。中国的普通民众真的对当前的不平等非常不满吗?相比起其他社会,他们对当前不平等的不满究竟是更多还是更少?在中国国内,是不是弱势群体(具体而言是农民)真的对他们身边的各种不平等更加不满?我们对一项在全国范围内收集的数据的分析表明,总的来说上述那些通常的看法是错误的。

  本文的数据来自于怀默霆及其合作者①[除了怀默霆(Martin K.Whyte)之外,其他人包括:阿尔伯特。帕克(Albert Park )(当时在密歇根大学经济学系任教),兰德里(Pierre Landry )(耶鲁大学政治学系),王丰(加州大学欧文[Irvine ]分校社会学系),陈杰明(Jieming Chen)(得克萨斯农机大学金斯维尔[Kingsville ]分校社会学系),韩春萍(当时是哈佛大学社会学系的博士研究生),以及中国国内的合作者沈明明(北京大学政治学系,兼北京大学当代中国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这一调查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史密斯。理查得逊(Smith Richardson)基金会,另外的资金还来源于哈佛大学亚洲中心与怀特黑德(Weatherhead )国际事务中心、加州大学欧文(Irvine)分校和北京大学]于2004年在中国全国范围内进行的一项调查。该调查主要关注中国普通民众对当前各种不平等和不公平的看法。这一调查的动机之一,是与之前在其他社会所进行的各种关于不平等和不公平的调查进行比较,特别是"国际社会公正调查"(International Social Justice Project,ISJP)。"国际社会公正调查"进行了两次,分别在1991年和1996年调查了一些当时正从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的东欧国家,其中1991年的调查还包括了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见Kluegel et al.,1995;Mason Kluegel ,2000)。2004年的中国调查问卷采用了很多之前调查中用到的问题,特别是"国际社会公正调查"中的问题,但是它也设计了许多针对中国特定情况的新问题。我们这项调查采用了一种新的抽样方法——空间地理概率抽样(spatial probability sampling,见Landry,2005)。中国的许多抽样调查都使用户口记录作为样本框的基础。但是,这些记录由于中国当前的人口流动变得越来越不准确,如兰德里和沈明明(Landry Shen ,2005)在2001年的一项北京调查中发现,通过空间地理概率抽样的45%的受访者并不在他们户口登记所在地居住。空间地理概率抽样使用了诸如人口密度地图和地理地位系统(GPS )等工具,根据与人口规模相对应的概率(probability proportional topopulation size ),选取实际的物理地点,然后采访每个指定区域中的每一户中的一名成年人。我们的抽样计划对城市进行了过度抽样(over2sampling ),以使我们有足够多的城市样本来分析城市中的差异。因此,在本文的分析中,我们使用了一个抽样加权(sampling weight )来修正这一过度抽样,以使我们的结果对全国范围内18岁到70岁的成年人具有代表性。这一调查的回收率为70%,样本含有3267个受访者。

  

  一、中国民众对当前不平等状况的认知

  

  2004年的这项调查中关于态度和认知方面的问题很广泛,包括民众对当前不平等程度的认知、对当前社会分配公平与否以及如何才能更加公平的看法、如何看待政府在促进平等和公平方面应扮演的角色、对当前普通人向上流动以及能被公平对待的机会是否持乐观态度,等等。本文只关注其中的一小部分,也就是中国民众如何看待,是支持还是反对当前的不平等。具体而言,问题包括:当前不平等是否过大?穷人和富人的比例在未来几年内是上升还是下降?当前不平等的程度是否为中国带来了危险?以及如何解释中国当前的贫富形成模式。

  首先,我们将看到我们样本中对这些问题的回答的总体趋势,以判断普通民众是更倾向于"接受"当前的不平等,还是更倾向于对当前的不平等"不满".然后,我们通过与"国际社会公正调查"数据的比较,来看中国民众与其他社会的人们相比是否更加不满。接下来,我们检验这些对当前不平等的态度是否由于地域和社会群体的不同而有差异,以确定在当前中国谁对现在的不平等模式最为接受、谁最不满。

  (一)中国民众如何看待当前的不平等程度

  在回答"当前全国范围内的收入差距是太大了、有些大、正好、有些小还是太小了"这一问题的时候,相当大的一部分受访者认为收入差距有些过大(71.7%,见表1A的第一行)。然而,当我们继续问他们自己工作单位内以及他们所住的社区内的收入差距时,表示这些周边环境里的(local )收入差距过大的受访者,所占的比例大为减少,分别只有39.6%和31.8%(见表1A中"有些大"和"太大"的加总)。事实上,对于这后两个问题,最为普遍的回答是,工作单位内以及生活社区内的收入差距适中,虽然说"过大"的人所占的比例超过说"过小"的人。可见这些回答传递了混合的信息。很显然,大部分中国人认为全国范围内的收入差距过大,但是,当被问到的是他们身边的人——那些实实在在地作为他们参考对象的人——的时候,只有大概1/3的受访者会说当前他们周边环境里的收入差距过大。

  

  我们还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以便更全面地了解中国民众如何看待当前的不平等及其趋势。我们问受访者:在5年后中国穷人以及富人的比例是会上升、不变,还是会下降?①[在问卷中,穷人"主要指那些难以维持吃、穿、住等基本生活条件的人",而富人则被定义为"那些几乎可以为自己购买任何物品的人"]大多数受访者认为,穷人的比例会下降,而富人的比例会上升(参见表1B)。换句话说,这些回答中主导的看法是一种乐观的估计,即经济发展会令所有人受益,虽然不一定以同样速度。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有26.1%的受访者表示5年后穷人的比例会上升。然而,对另一个问题的回答给了我们不同的印象,即:"在过去5年里,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对这一问题的回答(见表1C)显示,大约有60%的受访者同意或者非常同意这一观点,看起来和上文提到的人们对中国5年之后穷人比例减小的乐观预期不一致。表1C的下一行显示了一个类似的观点。当我们给出如下陈述时:"社会中存在不平等是因为这种不平等对有钱有势的人有利",有近50%的人同意"(比较同意"37.3%",非常同意"13.6%),而不同意的人仅占18.8%"(非常不同意"3.8%",不太同意"15.0%)。这些回答表明,社会上仍然普遍存在着一种疑虑——那些处于不平等金字塔最顶端的人,正在利用现有的制度为自己谋利。还有两个问题,问受访者是否认为国内目前的贫富差别对社会安定构成威胁,以及当前的不平等是否违背了社会主义的原则,大约51%的人同意当前的不平等对社会安定有威胁。然而,与此同时,只有28%的人认为当前的不平等违背了社会主义的原则(参见表1C)。

  这些回答可能表明,许多受访者认为当前的不平等过大,并不主要是因为他们相信社会不平等在本质上是不公平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不平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发展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400.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09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调查者忽略了中国国情 jiangguot09 2009-03-23 16:27:43

  我相信调查数据是真实的,但是调查者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是一党执政,主要舆论工具都在执政党掌控之中,铺天盖地的所谓主流宣传都是给执政党唱赞歌的,谁见过主流媒体公布过贫富悬殊的细节?这方面中国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普通百姓怎么清楚权钱联姻的猫腻儿?再加上“三人成虎”的效应,他们一般只是拿改革后和改革前比,自己和自己比,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凭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得出的结论是绝对不可信的。

调查者忽略了中国国情 jiangguot09 2009-03-23 16:25:51

  我相信调查数据是真实的,但是调查者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是一党执政,主要舆论工具都在执政党掌控之中,铺天盖地的所谓主流宣传都是给执政党唱赞歌的,谁见过主流媒体公布过贫富悬殊的细节?这方面中国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普通百姓怎么清楚权钱联姻的猫腻儿?再加上“三人成虎”的效应,他们一般只是拿改革后和改革前比,自己和自己比,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凭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得出的结论是绝对不可信的。

调查者忽略了中国国情 jiangguot09 2009-03-23 16:25:35

  我相信调查数据是真实的,但是调查者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是一党执政,主要舆论工具都在执政党掌控之中,铺天盖地的所谓主流宣传都是给执政党唱赞歌的,谁见过主流媒体公布过贫富悬殊的细节?这方面中国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普通百姓怎么清楚权钱联姻的猫腻儿?再加上“三人成虎”的效应,他们一般只是拿改革后和改革前比,自己和自己比,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凭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得出的结论是绝对不可信的。

调查者忽略了中国国情 jiangguot09 2009-03-23 16:25:07

  我相信调查数据是真实的,但是调查者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是一党执政,主要舆论工具都在执政党掌控之中,铺天盖地的所谓主流宣传都是给执政党唱赞歌的,谁见过主流媒体公布过贫富悬殊的细节?这方面中国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普通百姓怎么清楚权钱联姻的猫腻儿?再加上“三人成虎”的效应,他们一般只是拿改革后和改革前比,自己和自己比,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凭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得出的结论是绝对不可信的。

调查者忽略了中国国情 jiangguot09 2009-03-23 16:24:40

  我相信调查数据是真实的,但是调查者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是一党执政,主要舆论工具都在执政党掌控之中,铺天盖地的所谓主流宣传都是给执政党唱赞歌的,谁见过主流媒体公布过贫富悬殊的细节?这方面中国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普通百姓怎么清楚权钱联姻的猫腻儿?再加上“三人成虎”的效应,他们一般只是拿改革后和改革前比,自己和自己比,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凭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得出的结论是绝对不可信的。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