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与中国经济的未来

——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上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87 次 更新时间:2003-12-12 00:27:13

进入专题: 张维迎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参加奥运会,最有希望获奖牌的人被我们捆绑起来,不让他们去,而拼命把大量资源都给了缺胳膊少腿的那些人,希望他们给我们拿冠军,所以这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河北农民企业家孙大午事件,实际浓缩了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一些重要特征。为什么中国不能够容忍这样的企业家呢?特别是他的罪行是非法集资,究竟什么叫非法集资?我注意到检察官在起诉他的时候,讲过这样的话,他的意思承认孙大午的行为在道德上是没有问题的,他所聚积的这些资金全部用于企业的发展,解决农民的就业问题,解决农民收入的问题,但检查官同时强调:“我们法律并不能按照道德来评判,法律就是法律。”这句话对我的印象很深,因为如果法律与人性本身是相违背的话,我们要这个法律干什么?

  

  我们国家法律存在的理由是保护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过去资金是体外循环。现在非法集资这个概念仍然是一个沉重的枷锁。从这一点上,我建议应该由孙大午事件引起我们考虑一些重要问题,特别是法律的修改和中国刑法应该废除非法集资这一条款。当然,我们也要防止可能会发生的大量欺骗行为。我的建议是我们完全可以用现有的欺诈罪这一条来解决在资金融资过程中的欺骗行为。

  

  最近,美国MIT(麻省理工学院)两位教授写的文章提出一个问题:印度会超过中国吗?可能好多企业家不会考虑这样的问题,因为在我们心目中印度仍然是比较落后的国家,印度经济增长也比我们要低得多,我们为什么要担心印度能够超过中国呢?但是一些证据值得大家深思。简单地说,中国过去的整改主要是依靠国内资本,而印度人靠的是本身本地的民族私人企业家的崛起。告诉大家一个统计数字,2002年的时候,福布斯评了200家全世界最好的小规模企业,这个小规模相当于中国很多大企业的规模,其中有13家是印度的,只有4家是中国的。前段时间评亚洲最佳最具领导力的公司,请了2500个亚洲的CEO打分,你认为亚洲哪个企业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印度企业得分最高,中国只有两家企业进入了这个名单,而且都是国有企业。

  

  这是两个国家的不同之处,而发生这个不同的很大原因是中国的体制对民企依然有很多限制。世界银行在2002年时做了一个调查,问印度企业的融资方面有没有困难?70%的印度企业认为融资没有困难。而80%的中国企业认为融资有问题。另外,中国的外资进入有这样几个特征:第一个特征,中国的FDI,在1979年至2000年,总共的外国投资3462亿美元,而从1992年到2000年的投资就占了2826亿美元,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被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超过了美国。在固定资产中,如果我们剔除了非国有部门来看,1993年到2000年期间,外资投资占中国非国有部门固定资产投资比例是30%,从私人企业和外资的比例,外资企业投资占到53%。第二个特征,外资的投资比例上升,但外地跟中国的合作项目急剧下降。第三个特征,外资企业在中国经济当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出口。中国制造业出口51.2%是外资投资企业控制着,外资企业投资控制着中国市场的21%,这个数字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高的。就连我们的台湾省在80年代高增长的时候,外资控制出口才占26%,印尼在95年的时候是29%。还有一个特征,外资企业遍布大部分行业、大部分地区,中国大量的行业和地区都存在着外资。这与其他国家的外资引入也不一样。与其他国家外资相比,中国的单个企业规模小,都属于高度竞争性的行业,这就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外国企业进入中国?

  

  第一,中国市场有前途。第二,我们的劳动力很便宜,外国人利用这个优势。第三,我们政府说话算数。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是不是和外国投资者一样具有对政府的充分信任呢?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中国的政策对民营企业、国内私人企业的发展实行严厉的限制,限制私人企业的发展目的不是为了引进外资,而是为了防止私人企业的崛起和传统国有部门进行竞争。但是客观上,这时候就给其他竞争者留下了非常大的空间。所以一方面欢迎巨大投资的同时,中国所有的民营企业家应该有一丝悲哀,因为捆住了私人企业的手脚才使得外资大规模进入。在未来市场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个人不是非常乐观。我们看中国经济主体的时候,发现真正主导中国经济主体的不是中国的企业,参加奥运会,最有力量、最有希望获奖牌的人我们把他们的手脚捆绑起来,不让他们去,而拼命把大量资源、大量场地都给了缺胳膊少腿的那些人,希望他们给我们拿冠军,所以我想这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所以我希望能够引起大家进一步关注,我们怎么样才能创造一个对中国私营企业、民营企业发展最有利的一个环境来,我想特别需要我们制度方面大量的支持,包括融资制度,能够大量废除现有的一些管制。有数字可见我们的管制有多少,如果每个城市都有七八个市长、副市长,还有七八个书记、副书记,他们都非常忙,他们为什么忙?就是他们管了大量不应该管的事情,他们忙也许在座的企业家也非常忙,所以什么时候他们不忙了,那么我们的企业家们也就不忙了,中国民族工业才真正有希望了。

  

  (本文有删节)

  □黄利明整理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维迎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38.html
文章来源:新京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