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中国大规模生产能力过剩条件下如何才能启动内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75 次 更新时间:2009-03-09 11:19:27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韦森 (进入专栏)  

  

  (1),2007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的演化动态

  

  2008年的中国经济,可谓是白云苍狗、风云变幻、跌荡起伏。上半年,基于对通胀率可能继续攀高的宏观经济形势判断,决策层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一再收紧。从货币政策上来说,2007年下半年,央行就6次提高银行准备金率,并6次加息。在此基础上,2008年上半年,央行又接连6次提高了银行准备金率,以至到2008年6月25日,银行准备金率已高达17.5%。在财政政策方面,自2007年下半年以来,政府决策层也实际上采取了一种连续“调控”和“降温”的紧缩政策,其表现是,在2007年中央和地方财政预算共盈余了1650亿元的基础上,2008年1到6月份,政府的财政盈余又高达1.19多万亿元。从宏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上来说,在一年时间内有1.35多万亿的财政剩余,这对中国宏观经济“降温”乃至增速“下滑”,无疑起了切实有效的作用,而这一点目前至今还不为大多数经济学家所注意。

  除了上半年政府决策层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步步从紧外,国际经济环境也风起云涌,诡谲多变。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已,一波又一波的金融风暴,对全球经济不断产生巨大的负面冲击。据有关国际机构估算,从2007年10月15日到2008年11月10日,全球金融市场已经蒸发掉了29万亿美元的资产。这个数字超过了美国、日本、德国、中国、英国、法国这6个大国2007年GDP的总和,接近2007年全世界60万亿美元GDP的一半。在一波又一波的全球金融恐慌的冲击下,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以及一些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2008年接踵步入了经济衰退。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速下滑乃至衰退,对目前已经具有很高外贸依存度的中国出口不断产生一些负面影响。2008年1至10月,中国的外贸进出口总额为21886.7亿美元,增长24.4%,应该说仍是一个很高的增长速率。然而,自9月份以来,中国的外贸出口逐月下降,9月份增长21.4%,10月份的增速则下降到17.6%。按照海关最新的统计数据,到了11月份,中国的外贸出口出现了自2001年6月份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较上年同期下滑了2.2%。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2008年11月份,中国的进口额较上年同期下滑了17.9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12月16日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11月份我国发电量同比下降9.6%,创历史最大月度降幅。此前10月份,发电量出现4.65%的负增长,为10年来首次出现单月负增长。发电量的迅速减少,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国内工业生产增速大幅减缓,从而导致市场对能源需求大大降低。上述数字均充分显示,中国宏观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增速下滑的通道。

  2008年上半年决策层的货币政策不断从紧,股市“跌跌不休”,加重了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融资的困难。人民币接连升值,国际环境不断恶化,使从事外贸出口的中国企业成本攀高、订单减少,从而经营更加步履维艰。在此内外经济环境均有些险恶的情况下,企业税负却不断加重。按照财政部的统计数字,2008年上半年,中国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了41.5%。企业税负的不断增加,对面临人民币升值、货币政策从紧,资金链短缺和劳动成本增加的中国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在此情况下,珠三角、长三角以及其它地区大量民营企业关停和倒闭,就不奇怪了。

  2008年下半年以来外贸出口的逐月下滑,大批中小以及规模以上民营企业停产或倒闭,自然会进一步对企业家的经营信心产生很大负面影响。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月报,中国企业家信心指数已经从2007第一季度前后的140上下的高位,跌落到2008年的第三季度的123.8。尤其是在2008年第三季度,各行业企业家信心指数全线回落,分别比二季度和上年同期回落11.0和19.2点。其中,房地产业企业家信心指数为仅96.4,比二季度回落22.0点,回落最为明显;制造业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19.3,也比二季度回落了13.6点。企业家信心指数的迅速下跌,自然意味着企业投资欲望的锐减,从而导致推动经济增长的四架发动机之一(其它三架居民家庭消费需求、政府购买和投资,以及为外贸出口)的企业投资动力严重不足,以致近乎“熄火”。

  2008年以来,中国股市一路下跌,上证指数从2007年10月16日的最高点6124.04点的高位,一路“跌跌不止”,一度在2008年10月28日跌至1664.93点。据统计,中国金融资产到2008年的10月份已经缩水高达24.6万亿,这又差不多相当于2007年中国的GDP的总量。居民手中金融财富的大幅度缩水,自然会通过财富效应影响到中国家庭的消费需求,并直接对居民家庭购置房地产和汽车等耐用消费品的欲望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在此情况下,我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也一路下滑,从2007年11份的本来就不甚高的97一路下跌到2008年第三季度的93.8。消费者信心指数持续下滑,自然又显示了推动经济增长另一架发动机居民家庭消费更加动力不足。

  国内家庭消费需求持续下滑,企业家信心指数下挫,加上上半年政府1.19万多亿的财政盈余(这实际上意味着中国政府投资和政府购买方面的巨额紧缩),这种宏观环境和走势所导致的一个自然和必然结果就是中国的内需持续下滑。国内内需不断下滑,加上2007年以来人民币持续升值和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所带来的全球经济放缓,这诸多负面因素综合到一起,导致中国宏观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由此看来,自9月份以来,中国GDP增速逐月下滑,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件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这里不得不指出的是,尽管在今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中已经是暗流汹涌,国际金融和经济环境又可谓是风起云涌、诡谲多变,然而,直到2008年的7到8月份,许多处在决策层的中国经济学家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导致中国宏观经济增速下滑的多负面因素正在不断积累和积聚这一事实,因而仍然坚持并主张把控制通胀率作为上半年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和首要选项。然而,到了8月份,在各种负面消息不断传出、中国宏观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乃至急速下滑已经显露一些端倪的情况下,决策层的宏观经济政策才来了一个180度的急转弯,扩大内需、刺激经济增长的巨额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随即骤然推出,接着,大幅度降息等宽松的货币政策又连连出台。在11月上旬,中央政府又提出了4万亿元的刺激经济增长的计划,各地方政府有层层加码,以求保持和提高本省经济增长速度,以至24个省市刺激经济的计划投资总量高达18万亿。站在2008年岁末,回首近一两年来的中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的物换星移和决策层宏观政策选项上的云翻雨覆、大落大起,真可谓是令人眼花缭乱、惊心动魄。

  了解了过去一年中影响中国宏观经济动态变化的环境因素和政策选项演变的轨迹,自然会对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增速下滑不会感到意外了,从而对数万亿乃至十几万亿刺激经济增长的计划该如何投放以及其预计效果有些基本判断了。

  除了上述政策变量演变轨迹外,必须认识到,在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上,有一个显见的事实:经过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在中国经济体内部出现了自1998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生产能力过剩。譬如,2007年,中国的钢产量已经达到4.89亿吨,比日本、美国、俄罗斯和印度的总和还多,已经占世界钢产量的40%。中国的水泥产量在2007年也达到13.5亿吨,占世界水泥生产总量的大约一半。煤炭产量中国在2008年也高达25.23亿吨,亦占全世界煤炭产量约60亿吨的42%以上。尽管在去年中国在高质优质钢材和煤炭中国去年仍然进口,但许多研究均表明,中国目前的低质量粗钢材和大部分地区煤炭生产能力已经过剩。这几年经济高速增长,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水泥。但整个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一出现不景气,巨大的水泥生产能力过剩也很快地昭显出来了。除了这些关系到国际民生和整个宏观经济基础产业外,中国制造业也绝大多数产业在过去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也基本上出现了生产能力过剩,包括化工、家电、纺织、汽车、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行业。譬如,目前中国的汽车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已经高达年产量1200万辆,但据估计目前每年大致只能销售800-850万辆。在过去内需疲软的情况下,中国第一和第二产业的大规模生产能力过剩,为多年来持续和强劲的外贸出口增长所缓解了。然而,在目前全世界经济放缓和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发达国家陷入经济衰退的国际环境中,中国制造业的大范围、大规模的生产能力过剩问题极其明显地凸现出来。在此格局中,大规模的生产能力过剩渐渐失去了向外“泄洪”的流出口,未来的中国经济能否保持一个相对高的速率继续增长,或言能否保持宏观经济增速不至于急剧下滑,关键就在于在于如何“向内”来启动内需“消化”了。

  

  (2)中国大规模生产能力过剩条件下如何才能启动内需?

  

  如何才能启动国内需求,从而消化巨大的生产能力过剩,从而保持宏观经济增速不致急速下滑?从宏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来看,内需(即“国内需求”)有三个要素,因而,要启动内需,也要从三个方面分别有所动作:第一政府财政购买和政府投资;第二,企业投资;第三,家庭消费。这三个方面,无疑都与政府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密不可分。

  首先,今年11月上旬,中央政府决策层推出高达4万亿元的刺激经济的计划,各级地方政府又在加码配套加入这刺激各地经济增长的宏大计划。根据对目前已公布投资计划的24个省市的合算,全国投资计划总额已经接近18万亿元。由此来看,在2009年和未来两三年中,拉动内需方面的政府购买和政府投资的动力似乎不会缺乏。然而,问题是:这4万亿乃至18万亿资金从何而来?又有多少能付诸实施?如果绝大部分投入基本建设或按发改委的意向投向钢铁、汽车、造船、石化、轻工等9大“支柱产业”,又能在长期中拉动内需多少?在目前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和经济增长的贡献因素中又会挤出多少民间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归根到底,这巨额的政府刺激经济的投资计划,有多少来自政府的财政预算?如果这样来追问问题,我们就会发现,在2009年以及今后的数年中,政府投资方面能真正促动内需的,实际上在于在2009年以及今后数年中能有多少预算赤字,其它方面均是虚的。在最近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后,接近财政部的消息人士透漏,2009年财政预算赤字总规模将创纪录地达到5000亿元。如果这一消息时真实的,这5000亿在短期内对拉动中国的内需会产生切实的影响。

  其次,要想拉动内需,单靠政府购买和政府公共投资增加这一个刺激经济增长的因素“唱独角戏”显然不够,还必须大幅度地提高企业界、尤其是关系到经济增长的房地产行业和民营企业的企业家信心。在目前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和国际经济环境恶化——尤其是出口需求持续减弱——的情况下,要提高企业家的信心指数,从而敢于投资和扩大生产规模,显然不是件容易事,2008年11月份决策层提出的数万亿刺激经济的计划,从目前来看对提升企业家信心指数收效甚微。在目前的格局下,由于中国企业实际上已经税负过重,合宜的政策选择是:与其通过高税收、高财政支出来拉动政府方面的高投资——从而实际上是政府替企业花钱,不如采取大幅度地降低企业各种税负,把资金留给企业自己去花、去投资。尤其是考虑到目前很多中国企业——尤其是许多民营中小企业——资金链短缺,经营困难,政府目前最适宜的政策选项,恐怕莫过于降低经营税、企业所得税以及其它各种税负了。只有企业税负真正减轻了,企业有盈利的预期和“理性计算”了,看出了赚钱的商机,企业家的信心指数才会提升,企业才会扩大投资和改进技术,进行产品更新换代和企业技术升级,从而才能真正启动企业投资扩张所引致的国内投资需求的增加。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无论政府在多大规模上采取赤字财政政策,也不管企业投资和扩张是否有新一轮的启动,但无论是从长期来讲,还是从短期来看,如果中国居民的消费需求继续疲软,在国内生产能力大规模过剩而世界经济又频临衰颓从而中国产品出口增长将进一步下滑的情况下,任何启动内需的政策都将会落空或收效甚微。换句话说,改变多年来国内居民和家庭消费持续疲软的状况,是拉动内需的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能否收效的最终决定因素。然而,现在问题是,如何才能改变居民消费需求多年持续不振的格局?要回答这个问题,关键还在于弄清近些年来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期居民消费需求一直不振现状及其原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韦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3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