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力:我们没有见证历史,我们就是历史

——77-78级校友入学30年聚会上的讲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60 次 更新时间:2009-03-06 14:41:58

朱苏力 (进入专栏)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77-78级各位校友——师兄、师姐和同窗们,各位嘉宾:

   

  我感到很尴尬,从刚才的称呼中,你们就可以感到我的尴尬了。也当了好些年院长了,也在各种场合讲过各种类型的话,欢迎的、鼓励的,甚至吹捧的;但此刻,在这里,我不知道怎么讲话。因为我的身份不确定,在我的老师面前,在77级师兄师姐面前,在我同窗四年的同学面前,我是谁?不知道怎么讲话,还因为百感交集,我就是你们的一员,分享了你们——我们——77、78级同学在这所学校的所有经历和情感。我甚至无法太多赞美你们,尽管你们太值得赞美了,但这会不会变成自夸?! 

  但我还是首先以官方身份表示一下,就一下,原谅我;今天,我总算是理解什么叫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了。那就让我今天这条“蛇”,代表北大法学院,热烈欢迎北大法学院77-78级校友!毫无疑问,你们是北大法学院建系、建院100多年以来最值得骄傲的,也是最幸福一代校友。今天,你们不少人千里迢迢,漂洋过海,携妻带夫,携子带女,来到这里,为了我们的同窗情谊,为了我们无法释怀的饱满青春,为了我们对祖国、对北大、对法学院、对老师的感恩。 

  你们——我们——是77,78级!一个注定写进共和国历史的年级。我们的北大生涯同当代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一起起步。我们没有见证这一段历史,我们就是这段历史!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细节。30年了,往日栩栩如生:在一个非常贫困但充满希望的年代,我们努力了,啃着窝窝头,吃着一分钱的咸菜,喝着飘着几片菜叶的清汤,我们度过了匆忙又充实的四年大学生涯,然后迅速并成功地投入到伟大的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事业中。30年了,无论我们个人有什么起伏,有什么挫折、不快甚或不幸,但我们的国家迅猛发展,今天正不可遏止地和平崛起,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年的想象——记得吗,我们曾认真讨论,其实也就是怀疑,到2000年中国经济果真能否“翻两番”?!“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们为这个事业骄傲、自豪和幸福。我们支持改革开放,不因为我们是这个事业最早的受益者,只因为这个事业正在实现1840年以来我们这个民族一代代志士仁人追求的伟大梦想,因为它代表了整个中国最广大人民长远的根本利益;正是为了这一点,我们才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走来,才有了这个“77、78级”,才有了那个永远激情的3•20之夜——我们点燃宿舍的笤帚,喊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北大法学院也在这30年大大发展了。我们已经成为北大最大也是最重要的院之一,是北大的品牌之一;公道地说,有不少数据表明,我们就是中国大陆最好的法学院(对不起,王利明院长听到了,一定会同我较劲,甚至“翻脸”)。但正如4年前在北大法学院100周年庆祝大会上我说的,这些并不是我们的追求;我们的目标是,用10-15年左右的时间把她建成亚洲最好的法学院或之一,并在这个意义上,进入世界一流法学院。这不是好大喜功或浮夸,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而且我们已经具备了一些条件:我们有最优秀的学生,我们的硬件设施也已大大改善,我们的科研水平在迅速上升,自由平等的学术风气已经形成,许多制度措施在全国各高校法学院都开了风气之先。两天前,在北大法学院的“五四”学术讨论会上,无人要求,但所有老师都平等发言,相互“拍砖”,抢话筒、辩论,没有什么职称、职务、年龄、辈分、身份以及特别是“政治正确”的禁忌,唯一只有学术、思想、逻辑以及经验的考量。请相信你们的母校,一定会建成中国最好、世界一流的法学院。 

  但北大法学院需要你们的全力支持,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对法学院毕业的师弟、师妹们多加关照,或有时间来学院做个讲座,或哪怕是100块钱的捐助,或是有什么关于法学院发展的好主意,或是帮助联系某个慈善家为法学院捐一笔钱或一个讲席教授。我们都要。但最重要的支持一定是你们的杰出和成功,在各行各业,无论法界、商界、学界还是政界,无论是在大陆,港、澳、台还是海外。北大法学院要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做出全面努力,不仅要产生杰出的法学家、法律家和企业家,而且要产生伟大的政治家和思想家。而你们前进的每一步都是对北大法学院最重要的支持,对北大的最大支持。 

  30年了,我们的老师更老了,但老当益壮;我们祝他们健康、长寿。但我们也都进入了壮年。两届同学中,最大的已经退休了;郭明瑞校长就刚刚从校长位置上退下来;最年轻的也接近50年了。想当年,李建生同学在水房里,往眼角抹我们男女同学唯一的化妆品——今天的年轻人甚或不知为何物的“雪花膏”,试图阻止鱼尾纹的渗透(补订;在我讲话时,李建生同学当场“抗议”,说这发生在他读研期间;但我拒绝平反这个“冤案”,因为它是那个时代我们生活状态的一个温馨符号!);但今天,在座的任何一位女同学恐怕都有各式各样的甚至国外进口的化妆品,却再也无法掩饰我们眼角甚至是额前的皱纹了。今天一大早,我也是先到校医院看了牙,杀了牙神经,然后赶来会场的。30年时光没有磨损我们的理想,但还是磨损了我们身体的某些部件。再过10年,最多15年,我们这些人大多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中心,尽管还不会退出历史舞台。因此,不说其他大的了,法学院首先希望你们各位校友多加保重。不只是保重身体,还要保重自己的声誉;尤其是,我们的职业往往在法律边缘,不仅有潜在风险,甚至要防备有人搞“小动作”。总之,干什么事都别过分了,都得“悠着点”,这也是对自己,对家人,对北大,对我们热爱的法学院负责。第二就是你们——我们——这一代还有提携和培养下一代的责任。要在我们每个人从事的工作岗位上,把我们的人生经验教训告诉他们,特别是在眼下民粹主义上升的年代,要尽可能地让他们懂得历史,理解前辈;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科学、理性,坚持坦荡、正派;热爱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把我们积累的却无法通过言辞或书本传递的广义知识有效地传递给下一代。我们在各方面都要做个好的榜样,为了北大和北大法学院,为了中国,为了中华民族,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30年了,昨天我们唱着“再过20年,我们来相见”,仿佛十分遥远;而不知不觉,已经30年了,真是感慨万千!刚刚在准备这个讲稿时,会场背景音乐是小提琴曲《同一首歌》;我特别喜欢这首歌,特别是感慨其中的一句,“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今天,我们入学30年的聚会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时刻,让我们彼此把挂着泪水的笑脸铭刻,我们期待着下一次幸福相逢! 

  

  2008年5月2日匆匆于北大北配楼;5月4日补订。 

进入 朱苏力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25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