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继学:有效需求是驶出经济困境的“引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32 次 更新时间:2009-03-03 10:26:48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巫继学 (进入专栏)  

  

  提要 面对全球性经济危机袭来,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改革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扩大内需,提振经济成为中国应对经济危局的重大举措。如何扩大内需?有两条路,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依据以往经济史的经验,大降价是迅速扩大消费的上好选择,应当鼓励。不过,对于各级高管本文要警告的是,内需切不可强拉,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因为强拉内需惹出的滔天大祸。

  关键词 经济危机 扩大内需 有效需求 个人生活消费 公共生产消费 惊险的跳跃

  

  2008年在全球经济危机的阴霾下走完了全程。对于中国来说,却是自1976年以来最为惊心动魄、充满灾难但也升腾希望的年份。去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政策基调:“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保增长是目标,是目的,调结构是措施手段,真正要下功夫做的,是扩内需。目前我们遇到的危机,仍然是生产过剩性危机,但经济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生产过剩,不是生产的绝对过剩,而是一种相对过剩,即相对于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而言表现为过剩的经济危机。与计划经济的产品短缺相反,市场经济下一切经济危机的“公约数”表现都是产品过剩。这便凸现出扩大内需,促进消费的重要性。

  从经济学角度看,扩大内需的路径有二: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我在本文想强调指出,创造有效需求,才是扩大内需的重中之重,才是扩大内需之核心,才体现了救市举措要精“准”!有效需求就是驶出当前经济困境的“引擎”。

  

  一、扩大内需与供求关系、产消关系

  

  面对当前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面对中国对外出口遭遇严重阻挫,外需大幅下降,那末提振、扩大内需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问题是,内需究竟在整个救市中位居什么位置,内需究竟应当如何做大?明确了内需的地位,也就知道了内需做大的效果,从而也指明了抓内需的路径。

  内需是相对于外需而言的。内需也罢,外需也罢,都是需求。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从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并加入WTO以来,外贸出口激增,其增长速度之快,贸易量之大,为世界所惊诧。如今,中国被称之为“世界工厂”,并手握大约从外贸顺差中赚回的外汇约2万亿美元。近十几年来,外需的增长远远快于内需,外需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极为重要组成部分。因而,世界经济危机一旦袭来,中国非但不能免受冲击,而且在外贸出口方面还会遭遇更大的打击。据新华社最新报道,海关总署2009年1月11日发布数字显示,1月我国进口同比下降43.1%,出口下降17.5%,降幅比上月分别加深21.8点和14.7点。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外贸进出口额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下降,且降幅扩大。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出口额较上年同期下降17.5%;进口额较上年同期下降43.1%。[1] 中国此前最近的一次出口负增长是在2001年6月。[2] 可见,在外需受阻挫的形势下,抓内需何等之重要。

  从理论上讲,说到需求,就等于说到供给,这是供求关系的两个方面。没有供给就没有需求,没有需求同样也没有供给,双方都是以对方的存在而存在,并且共损共荣,密不可分。二十年前,我写有一篇名为《供求关系的政治经济学分析》的文章[3] 专门论述了供给与需求在经济运行与经济关系中的位置,以及供求关系对整个经济生活的影响力。为着当前的讨论问题的需要,兹将其中一些观点转述如下。

  在现实的市场经济中,经济关系总是被供求关系网抽拉着、制约着、影响着。

  在生产资料的配置上,至少有三个方面被其牵动着:首先,生产要素的两大系统——主观要素劳动力与客观要素生产资料,就潜藏着供求关系。就劳动力而言,它同时代表着消费——需求;它是上一个再生产周期消费的产物,又在本再生产中创造出需求,否则它将不会被再生产出来。就生产资料而言,它同时代表着生产——供给;它是上一个再生产周期生产的产物,又在本再生产周期中创造出供给,否则再生产就会中断。其次,在对每类生产要素配置上,也存在着供求关系。劳动力在计划配置上存在着供给与需求的关系。生产资料纯粹就是从供求关系的道路上走出生产方,进入市场,来到消费方的。它的产量、它的价格都被供求关系紧紧地网罗着。最后,在对具体生产要素进行配比时,供求关系变化的影响最为常见的就是“替代”效应。更为深刻地还要算对实际生产过程的影响了。上一个再生产周期产品到市场后的境遇,会迫使企业考虑下一步,是增加量,还是减少产量。即所谓定单决定生产,市场需求决定供给。

  供求关系最为壮观的影响力在于它对于价格的掌控,以至于有的学派将供求关系视为价格指数。首先,产品价格变化在企业中会引起成本、产值的变化,最终会引起税收、企业利润、个人收入的变化。其次,如果是消费品价格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个人消费决策和购买,从而使家庭消费状况出现瞬时变化。再次,不同产品价格看上去仿佛是“百物百价”,互不相干,其实是只“连环套”。一类产品供求变化从而价格升降,最终会引起连锁反应,从而导致整个价格体系的调整。

  进一步思考你会发现,微观、局部的供求价格变化,无论是自下而上(如某种生产要素的短缺或过剩),还是自上而下(如某项区域经济政策)启动时,都可能比较集中地在经济区内,引起区域性的综合反应。其实,只要仔细探究市场经济中的每一个现象,都与供求关系相关。对此,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萨缪尔森曾在他闻名于世的《经济学》教科书中,略带几分夸张地引述过一位无名氏的话说:“你甚至可以使鹦鹉成为一个博学的政治经济学者——它所必须学的就是‘供给’与‘需求’这两个名词。”[4]

  如果我们从供求关系进一步深追,就会发现,这不过是生产与消费关系的市场化形式,市场化表现。

  那末,讲需求,就是讲购买,讲消费。扩大内需,就是提振购国内消费者的购买力、消费力。其实,需求也罢,消费也罢,还要区分生活性需求、消费与生产性需求、消费。个人消费需求是对生活资料的消费需求,而生产性消费需求,便是对生产资料的消费需求。去年中央政府出台的四万亿扩大内需的投资方案,以及地方政府跟进的巨额投资计划,其实都是投资拉动式内需,都是生产性的内需,是对生产资料的消费。

  从消费主体与资金权益角度看,消费通常又分为个人消费与公共消费。个人消费一般是居民生活消费,即劳动力再生产性消费;而公共消费一般则是社会、政府、公共与公众团体的生产性消费,即生产资料再生产性消费。仔细分析,公共消费中也有非生产性消费,即最终归为个人生活消费式的公款个人消费,如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私人购物等。

  于是,我们便厘清:扩大内需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一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

  

  二、个人生活消费与公共生产消费

  

  讲到需求,有一个重要概念必须引起重视,即有效需求。有效需求是指人们有支付能力并且愿意购买的需求。没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没有购买取向的需求在产品实现中,是无效用的。

  经济学界一般认为这一概念最早来源于凯恩斯(Keynes)的经济理论,其实这是一个大误解,它是一个历史发展范畴。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讨论商品、货币与劳动力时,不仅运用了供给与需求概念,而且从实现角度看,需求必须是有效的需求,即有支付能力支持的购买能力。他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论述了大量的供给与需求问题,甚至提出了自己的需求理论:第二含意必要劳动时间理论(是指社会按比例分配劳动时,分配给某一部门的社会劳动时间量)。这也足见在马克思看来,供求关系中的需求,必须是有效需求。凯恩斯认为,有效需求是指社会的总需求和总供给达到平衡状态时的总需求;这一观点,与马克思“第二含意必要劳动时间理论”相比,了无新意。

  那末,我们应如何扩大需求,即如何创造有效需求呢?我以为可以从上一节我们提出的看上去完全相反的两个路径去实现。

  先说第一条道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社会生产四环节,消费是目的是终点,但终点同时也是再生产起点,因为个人生活消费同时就是劳动力的再生产。扩大居民个人生活消费,事实上就是劳动力在更高的层次上被再生产出来。也就是说,劳动者变得更健康、更强壮、更智慧、更有内涵,变得更有工作能力与协作意识。

  问题是,没有人不愿意扩大消费。这里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面对同一种消费品比如汽车、洋房,有钱的不消费(已经买得不想再买了),想消费的没有钱(从来都需要就是买不起)。这事实上是贫富差距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是穷者更穷富有者更富的表现。要解决这个矛盾,从根本上说就是解决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缩小贫富差距。同时,也要为富人提供更加丰富多彩的奢侈品,创造更多的花钱项目,让他们感到钱多了可以过得更滋润,更光鲜。

  ——第二种情况是,无论穷人还是富人,居民普遍地购买力下降,消费水平整体的下滑。这一点在目前美国社会表现得极为突出,房地产市场萎缩,开车的人或时间锐减,外出豪华旅游缩水,甚至下馆子的人次也大为减少,等等。当然,人们更不敢动不动就贷款消费了,现在花将来的钱也得收敛收敛了。中国则是一个有着勤俭节约传统的消费社会,高消费从来都没能形成大气候,寅吃卯粮更只是个别现象,或是“新新人类”一个年龄段的体验行为。那末,解决这个问题的难点在于普遍提升居民收入,其重点并不在于富人而在于穷人。短期应急措施是,给每个社会成员发“份子钱”或曰人头钱。不要以为份子钱就是绝对平均主义,就是否定差别,就一定是没有道理。份子钱是每个公民平等获得国家经济福利的权利,是作为社会成员资格与生俱来的,无论是穷是富,无论为官为民,无论地位处境如何,都应当平等获得。现在西方有的国家发了,台湾也要发了,中国有些地区也变相在发。这可能是见效最快刺激内需的应急办法。

  ——第三种情况是,也许需求下降并不是因为居民收入大幅减少、资本收益明显不佳带来的,而是对未来前景感到不妙,失去信心。目前许多经济学家特别是美国经济学家普遍有一种看法,次贷危机是异常凶猛,但实体经济并没有人们预感的那样严重。在我国,同样有类似的看法。据报道,新华社前不久派出了东、中、西三路共六支“经济形势基层调研小分队”,分赴全国13个省区市,深入一线了解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影响,近距离观察国家和各地应对危机举措的实施及其效果。最后得出结论:“金融危机影响日渐显现目前尚未‘伤筋动骨’”。[5] 许多学者也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改变”[6],当前这场危机,与其说是经济危机,不如说是信心危机。是不是可以说,是信心危机大于经济危机本身呢?没有办法,被经济不景气的压力窒息着,人们怎么也信心满满不起来。所以,各国政要从美国总统开始到欧洲英德法首脑,个个都对自己的国民进行轮番的信心喊话。就是在去年底在日本召开的中日韩峰会上,三国领导人无不面对麦克风进行消费信心鼓舞喊话。信心喊话是有作用的,特别是各界权威的喊话。然而,必须清醒,喊话也就是喊话,稳定的信心,要靠光辉的前景来稳定。

  再说第二条道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就是说,通过政府大规模地进行公共投资,直接扩大内需带动生产性消费,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提升经济增长的经济基础。马克思在批判古典政治经济学时指出:“生产直接也是消费。双重的消费,主体的和客体的:个人在生产当中发展自己的能力,也在生产行为中支出和消耗这种能力,同自然的生殖是生命力的一种消耗完全一样。第二,生产资料的消费,生产资料被使用、被消耗、一部分(如在燃烧中)重新分解为一般元素。因此,生产行为本身就它的一切要素来说也是消费行为:……。”马克思强调,这便是“生产的消费”。[7] 这告诉我们,生产本身辩证地看,同时也是一种消费即生产性消费。那末,面对产能过剩、产品过剩,扩大内需必须包括扩大生产性消费需求之内需。

  此时此刻,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1920年代美国的“罗斯福新政”。新政的主要内容可用“3R”进行概括,即复兴(Recover)、救济(Relief)、改革(Reform)。 罗斯福新政的第一个阶段,政府整顿金融体系,充分恢复货币调节经济的润滑作用;同时,帮助就业,增加消费,刺激生产,实现均衡发展。在新政的第二个阶段,罗斯福政府在经济全面复兴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涉及各个层面的改革,为建立福利社会和民主政体打下坚实的基础。当然我们应当从罗斯福新政借鉴什么?结合扩大内需我以为最主要的是举办公共工程,为失业者提供救济和就业机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巫继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16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