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祯求:韩国军的越南平民屠杀与历史清算:走出老根里的冤恨;走向越南屠杀的忏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50 次 更新时间:2003-12-05 21:58:22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姜祯求  

  

  一、极端的时代留下来的伤痕

  

  20世纪又有极端的时代之称。极端的时代的最代表性的例子最是战争;而战争中反人伦性行为的极致就是平民屠杀。正如著作「战争的悲哀」的越南作家包尼所说:「杀一个看没有拿枪的人,就已经不是战争,而是屠杀。」而且,如此的杀人行为,大多是集体地、组织性地进行的。战争中如此的平民屠杀,在性质与规模上,足以令人战栗,但却以战争中「无不避免」为藉口,竟然无法成为人类史上的论争焦点,或者轻易就被赋予免罪符,如此的现况尤其令人憎恶。况且,在迈进21世纪的今天,军事·产业复合体所发明出来的恐怖战争武器,甚至带动了「享受游戏」的倾向,在如此的倾向下,战争中的平民屠杀必将更加严重。

  

  美军在50年前的韩战中恣行的老根里平民屠杀,在去年成为世界性焦点。以此为契机,过去只能暗自悲吟怨恨曲的遗族们,终於可以正式奏起镇魂曲。但是,21世纪的课题,不应只停留在唱镇魂曲的程度,而应该是提出警告,让我们的民族史以致人类史,不再发生战争中的平民屠杀。如此的历史觉悟与朝向最高的历史阶段的发展,不应只停留在我们自己的恨怨曲,更应将在地球村四处绝叫的其他人的怨恨,纳为我们自己的。科索沃、波斯尼亚、车臣、东帝汶、伊拉克、西巴布亚、卢旺达等。

  

  如此的朝向更高阶段的历史发展的脚步,最重要的是以老根里等韩战中的平民屠杀的怨恨为出发,对韩国军队在越南的屠杀开始忏悔。也就是说,在抚慰我们所经历的切骨之痛之前,我们更应该先抚慰遭受我们所造成的切骨之痛的越南民众的冤恨。

  

  二、韩国与越南之间的深深的伤痕

  

  定是越南。两国从不断遭到中国侵略、属於儒教文化圈的类似历史经验开始,到1860年拿破仑三世时代,法国帝国主义的膨胀,朝鲜历经「丙寅洋扰」、越南沦为法国的殖民地;一直到最二次世界大战前束前,朝鲜为日本的殖民地,越南为法国的殖民地与日本的短期殖民地,在遭殖民统治的最一点上也有共同经验;同时,解放之后,在美国片面的决定下,北越被中国占领、南越被英国占领,在地理上的分裂这一点上也与韩国有著共同的经验。后来,又同样是南部/资本主义体制;北部/社会主义体制,形成两个分断的对立政权。最后,又同样经历了韩战与越战的同族相残的悲剧。

  

  在越南,从分裂到战争到统一,一直遭受美国霸权主义以「共产主义对自主阵营」的单纯二分法的介入;而在韩国,从分裂到战争到IMF经济信托,美国一直行使著绝对的影响力。不过,在韩战中,美国遭到了有史以来首次的惨痛的挫败,或说是不分胜负;而在越战中,则彻底战败,从而使美国一度放弃其世界警察的职位,从而不得不压低自己的角色。从如此的历史过程的相似性、外势美国的决定性影响力、同时代的社会经济的联关性、关於民族统一的历史方向等来看,越南与韩国应该加强相互的纽带关系;应该要成为共同营造历史与生活的好邻居。

  

  但是越南与韩国间的伤痕实在太深。这都是起因於韩国军参与越战,在越南屠杀平民所致。如首任驻越南韩国军司令官蔡明新所言:「参加越南战,并非我们所愿。」第三世界的韩国,以美国的佣兵身份介入了越南的民族解放战争,但,如越南人所言:「实在搞不懂,韩国军只不过是美国的佣兵,为什麽残杀行动甚至比美国兵还残忍?」韩国军确实在越战中对越南人进行了惨忍的平民屠杀。而且,虽然已事过30年,但我们的政府仍然拒绝调查历史真相,并向越南人民谢罪。也因此,仅管我们已经与越南建立正式的邦交关系,但两国之间,仍然存在著一道黑暗而厚重的隔墙。

  

  1965年到1973年的9年间,青龙、白虎、猛虎等部队,共有312,853人参加了越战,其中4,687人战死,展开了超过1,170回的营队级以上的大规模作战与55万6千回以上的小规模作战,射杀了44,100馀名敌军。同时,至少赚进了10亿美元。在执行韩美共同作战计划时,美军通常负责在后方开炮,而韩国军则负责直接攻进村子里,冲锋陷阵。

  

  据『韩民族21』的具秀正通讯员的报导,韩国军作战指挥部下达的战术指针包括:「杀光、烧光、破坏光」、「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眼里见到的,可以全部视为越共」、「把水(人民)舀光,来捉鱼(越共)」、「小孩子也是匪谍」、「有地道的人家,一律是越共」等。如具秀正通讯员的叙述,枪口向来是对准平民的。据越南文化通讯部粗略的统计,约有五千名平民因而遭到屠杀。

  

  但是,当地居民认为实际遭屠杀的人数,应数倍於此数字。因此,遭屠杀的平民也可能达数万人之多。越战是一场游击战,因而,说越共游击队在战役中死亡的人数高达韩国军的十倍,是很难令人置信的。因为在正常的游击战中,通常是正规军的死伤会高於游击队。但,资料却显示越共游击队的死亡人数高达韩国军的十倍,这不能不令我们怀疑是屠杀平民的结果。

  

  韩国军的平民屠杀已是如此程度,我们就不难想像,梅莱村平民屠杀、利用枯叶剂的杀害、对北越的集中轰炸造成的集体屠杀等美军的屠杀是多麽严重。除此之外,越南的法国傀儡政府、美国的傀儡政府吴廷琰以及后来的美国傀儡(Americanboy)的越南军事政权展开的对佛教寺院、佛教徒的集体屠杀等平民屠杀,直比韩战时的李承晚政权。估计至少有200万人在与美国展开的第二次越南民族解放战争中遭到杀害,而其中一半以上属於一般老百姓。所以,我们说这两次战争都是考验人类的良心的「肮脏的战争」。

  

  为什麽这两次战争会发生如此残忍的平民屠杀呢?我们可以从这两场战争的性质,以及皆受到二次大战后,以世界警察自居的、傲慢的帝国主义美国的介入,寻找其端绪。美国的拔扈,使越南、韩国一夕之间成为分裂的土地、撕裂的兄弟,结果必然引起国内拒绝分裂体制;追求原本的统一体制的运动,结果就是以战争呈现。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两场战争在性质上同样是反帝国主义战争、民族解放战争、社会主义革命战争、统一战争。有关这一部份须要更深入的分析,在此仅就具秀正通讯员的报导,略加描述韩国军在越南的平民屠杀情形。

  

  韩国军以残忍、无所不为而闻名於越南。「(韩国)青龙部队一打败仗,必定会屠杀良民」、「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美军的傀儡军中韩国军最凶暴。」,甚至传说,韩国军的残暴屠杀,使南越民族解放战线(NLF)都尽可能避免直接的交战。

  

  据具秀正通讯员的报导,1965年12月22日,韩国军两个营队的兵力,在「杀光、烧光、破坏光」的口号下,对平安省魁诺市(音译)几个村子展开行动,杀死了22名12岁以下的孩童、22名的女性、3名孕妇、6名7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正是平民中的平民。

  

  『Lang在生下小孩两天后就被枪杀了,而婴儿则被丢在被军靴践踏得血迹斑斑的母亲的胸脯上。怀孕八个月的Chu被子弹贯穿,子宫都跑了出来。连背著小孩子的Chan也被枪杀了,而小孩的头则被抛落在地上,剩下的身子,被分成很多块,丢在尘土中。他们甚至将两岁大的的的孩子的脖子拧断,将小孩高高举起后,撞死在树干上,然后放火烧毁。把12岁的Yung用枪打穿腿后,再整个丢进火堆里。』

  

  『韩国军进入村子逮捕村民后,分成男女两边。男人被拉出去枪毙;女人则被当作性玩偶。调戏、强奸、甚至用火烧女人最神圣之处。』

  韩国军的平民屠杀类型包括:「机关枪乱射」、「大量杀戳」、「乱刀刺杀孕妇」、「奸杀女子」、「烧屋」、「打破或切断小孩子的头颅或切断四肢,投入火堆」、「轮奸后杀害」、「用军靴踩孕妇的肚子,一直到胎儿被挤出来为止」、「把居民迫入村子内的地洞里,喷放毒瓦斯,集体杀害」等。

  

  韩国军队在越南所犯下的罪恶是做为一个人简直无法想像的、天人共愤的。如此的事实,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千真万确的历史现实。仅管如此,当地居民却对到屠杀现场采访的韩国人具正秀通讯员表现出纯朴的感情与微笑,怎能不令我们泪湿衣襟。(注1)

  

  三、绝不能容许以状况逻辑给予免罪符

  

  现在韩国社会中,促求对越战中的平民屠民进行忏悔、谢罪的运动,正有力地展开。我们一方面,对面对老根里平民屠事件,不知悔改,一昧企图掩盖历史的美国的反历史行为,感到愤怒;另一方面,我们的市民社会也开始忏悔我们在越南的所为,此点值得肯定。我们真心期待,我们对老根里的怨恨与苦痛,能升华为对越南屠杀的忏悔。

  

  但是,为了如此的历史进展,必须克服政府与少数参战军人的拙劣的历史认识与逻辑。首先就是状况逻辑。也就是,当时处於无法辨认越共与一般平民的特殊状况,而且,多多少少的屠杀平民,在战争中本来就难以避免的,所以,可以得到免罪符的逻辑。第二、「谢罪」有损於参战军的名誉,因为我们不必谢罪,以「和解」一词,含糊带过就好了的认识。

  

  第一、状况逻辑是主张:与敌军直接交战时,非出自本意,但必然会造成平民死伤。并此由进一步主张应该承认这是无可避免的。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算是一种过失致死。但我们必须注意,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有给予过失致死刑事处份的法律条文。

  

  而且,更大的问题是,越战中对平民的杀害根本就不是过失致死的问题,也不是在交战中发生的,而是体系化的、组织化的大量屠杀。正在种田的农夫、孩童、孕妇、僧侣等,不具武装的人,成为大规模屠杀的对象。屠杀的类型是,执行作战计划的韩国军,进入村子后,把村民都叫来,发给他们食物,等他们的疑虑消除后,就集体屠杀。对平民的杀害,大部份根本不是在交战地进行,而是在交战地区附近的村子,甚至与交战地区毫不相干的村子,全村屠杀。而且,大部份根本没有经过仔细确认是否是越共的程序,就集体屠杀了。

  

  就算是有确认的程序,据说,大部份也都是在没有翻译人员的情况下,直接用韩国话问的。对一般越南人来说,顶多只知道从韩国军的口中出现一个「vietcong」的单字。如此的行为已经不是状况逻辑的「无可避免」可以说明的了。因此,「战争」巳经不能被当做挡箭牌,我们应该将之视为盲目的屠杀行为。『军人陷入紧急状态就可以向老百姓开枪的逻辑,如果可以宽恕,那麽我们岂不陷入无法区分战争与野蛮行为的黑暗之境。』

  

  而且,无法区分越共与平民的状况逻辑,根本是强词夺理。在韩战中,北韩军与老百姓在人种上是完全无法区分的。在老百姓的逃难行列中,北韩军人大有可能混入其内,难道我们就可以以如此的状况逻辑,给予美军屠杀平民的免罪符吗?我们既然对老根里屠杀事件,感到极度的愤怒,就不能以双重的标准来看待我们自己的同样行为。任何战争中都存在著敌军混在老百姓人群中的可能性,绝不是仅限於越战中的。

  

  在韩战中,中国军与美军同样无法区分北韩军与老百姓、南韩军与老百姓,但是从来没有人提出中国军有屠杀平民的纪录。另外,从西班牙内战的情形来看,参加人民战线的义勇军,包括了数十种不同的人种,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平民屠杀。这样的经验,正好证明了屠杀平民是无可不避免的之说,根本就是一派谎言。他们就是因为清楚了解自己所参加的战争的性质,因此,根本不会滥杀无辜。

  

  但是韩国派到越南的战士们,根本不了解越战是一场民族解放战争,是统一战争。曾经到越南慰过军的前总统金泳三,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韩国宪兵,一直闯到机场里面来,前呼后拥,护卫……,拉起警笛,在马路上奔驰,一般的车子只好停车让路。』由此不难看出践踏越南主权的韩国军,不,应该说是朴正熙独裁政权与世界流氓美国的傲慢,其实就是平民屠杀的根源。在属於游击战的越战中,韩国军有五千多人战死,但竟射杀了4万7千名敌军,几乎是以一敌十的战果。这是很难令我们理解的。因为游击战中,正规军的伤亡会大於游击队是一般的经验。我们该如何解释韩国军以一敌十的战果呢?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例外的战果,是因为对平民的屠杀。以下将以韩国军在越战中的平民屠杀,以及越战中的所有的平民屠杀,做为清算历史的反面教材,并进一步提出查明美军老根里屠杀事件的真相的方案。

  

  四、查明老根里屠杀事件的真相的方案以及导正历史

  

  从老根里屠杀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韩战前后期的平民屠杀的几点特徵。

  第一、老根里屠杀事件其实是美军闯下的无数屠杀事件中的一件罢了。目前被提出的屠杀事件已经非常多。庆北高灵郡高灵桥避难民屠杀事件、忠北丹阳郡永春面上二里屠杀事件、庆北郁陵郡独岛屠杀事件、忠北礼泉郡普门面新城里屠杀事件、忠北礼泉郡板桥面板桥里屠杀事件、全北翼山郡翼山面里里车站屠杀事件、庆北龟尾形谷洞屠杀事件庆北义城郡锦城面屠杀事件、庆北七谷郡倭馆邑倭馆桥屠杀事件、庆北浦项市屠杀事件、庆南咸安郡君北面屠杀事件、庆南义岭郡龙德面正东里屠杀事件、庆南泗川市昆明面屠杀事件、庆南马山市晋北面屠杀事件、庆南昌宁郡昌宁邑草莫谷屠杀事件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8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