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赫德森:虚拟经济论:金融资本与通往奴役之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3 次 更新时间:2009-02-15 18:52:14

进入专题: 虚拟经济   金融资本  

迈克尔·赫德森  

  

  2008年7月25日http://www.michael-hudson.org网站刊登了2008年7月15日《大炮与黄油》电台记者邦妮·福克纳对迈克尔·赫德森题为《虚拟经济》的访谈,在该访谈中,赫德森认为美国经济已经虚拟化,即泛金融部门(金融、保险、房地产等)从全世界工人和产业资本那里吸走收入并以日益加重的债务将它们压垮。他认为新自由主义的关键主张即不再区分生产性收益和非生产性收益是为了掩盖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不劳而获,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巨大倒退。他还认为,新自由主义指责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干预是通往奴役之路,而事实上金融垄断资本在全球给工人造成的沉重债务和失业才是真正的通往奴役之路。访谈主要内容如下。

  

  福克纳:随着帝国经济危机的有形效应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明白无误地显现出来,美国人的震惊感日渐加深。普通人背负的债务负担前所未有地沉重,燃油和食品价格的飞涨也严重地影响着数千万人的生活,这导致人们质疑美国的生活水准甚至在短时期内都是否可以维持。我们的媒体和政治精英们只是稍微变换了一下口吻,仍然在说一切如常。例如,巴拉克·奥巴马的首席经济顾问是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沃尔玛对穷人有益这个论调的公开而长期的鼓吹者。奥巴马承诺的政治变革也不过如此。下面我们听一听赫德森博士的见解。

  欢迎您,迈克尔·赫德森博士。

  您所说的虚拟经济是什么意思?

  赫德森:不真实的东西,假装出来的东西,比如说企业并没有真正盈利而假装出来的盈利,或者在抵押贷款没有内在价值的情况下,华尔街的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假装赋予它的价值。再比如虚拟的成本。当今的大部分经济理论都认为虚拟成本是有道理的,例如美联储就提出了一个评估土地价值的方法,看来几乎在某些年份会算出土地价值为负值,因为它在建筑物的再生产成本上涨的情况下认为建筑物的价值是不断上升的,导致土地成为了负值,这样理解土地的价值,高估了建筑物的价值。

  税法是虚拟的,因为房地产的所有者们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得到了允许,可以假装房屋正在非常快地丧失价值,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付所得税。事实上,在正常维护的情况下,如果维护得当,房屋不会丧失价值。最后看看表面看来是实证性的统计和理论,全是如果怎样就会怎样的假设,其目的是证明最富有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收入。

  事实上,如果你在当今的经济中是个富人,你根本不赚任何钱,因为它全是可以抵税的成本。企业看上去不赚任何钱,因为它们似乎把所有的东西都当成费用。比如说,利息支出是美国国税局允许企业作为经商费用拿掉的最大一块。但它却根本不是经商的费用,而是外部并购者和企业垃圾债券持有者支付的用以买断企业的资金,这些人非但不是在经商,而且是分解企业,关闭企业,阻止企业开展长期研发和其他项目,他们的所作所为与产业经济所需要的恰好相反。金融部门根本不是经济的一部分,地产部门也不是。它们更多地是寄生虫,而不是从事实际产品和服务的生产。

  福克纳:您说经济实际上是两个经济。一方面是生产性的产业经济,生产着社会之所需,另一方面是金融上层建筑,有时称之为FIRE部门,即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从工人和产业资本那里吸走收入并以日益加重的债务将它们压垮。您能稍作进一步的说明吗?

  赫德森:现在的统计视每一个得到收入的人都提供了服务。

  一个世纪以前,改革时代的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和约翰·密尔试图告诉我们有些收入是不劳而获的。地租是不劳而获的,它是额外的价格。利息是不劳而获的,它是垄断的价格。垄断利润是不劳而获的,它是强取的。所有这些在古典经济学家们看来都是政府监管机构应该予以取消的,或者是不允许其在价格中存在,或者对公共领域实行垄断,或者对土地本身国有化或征税。古典经济学家将几乎整个的经济分为生产性和非生产性劳动,分为财富和费用,分为真实收入和成本。这威胁到既得利益者,因为这会以税收的形式剥夺他们的不劳而获,因而你看到了反古典主义的反应,以反政府、反税收的那些人所构成的芝加哥学派为典型,这个学派的头子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没有不劳而获这一说。

    所以,古典经济学完全是研究不劳而获的。看看李嘉图的地租理论吧。那完全是研究不劳而获问题的。现代经济理论——我应该称其为后现代的经济理论和统计学——所扮演的角色是假装认为银行、房东和垄断企业实际上是靠劳动获得收入,而非从生产性经济那里巧取豪夺。

  福克纳:对于占据统治地位的鼓吹自由市场的芝加哥学派,您的观点可真是一剂解药。以华尔街的理解,当今的“自由市场”是什么意思?

  赫德森:它与亚当·斯密、李嘉图和古典经济学家们所定义的自由市场完全相反。古典经济学对自由市场的定义是没有管理费用、没有不必要的市场费用、没有掺水股票的市场。当今的自由市场意味着掠夺者可以从民众那里自由地榨取任何财富,可以自由地放松监管,可以自由地对消费者说谎,可以自由地剥削,可以自由地以债务压垮任何企业,而且基本上让我们陷入了要靠辛苦劳作去偿还债务的境地。所以自由的整个概念都已经被芝加哥学派和布什政府给颠倒了过来。

  福克纳:今天的理解为何与过去如此迥异?

  赫德森:因为他们以数以亿计的美元去误导人们,去赞助商学院和大学停止讲授经济思想史,停止讲授古典经济学家的思想,还实质性地对学生进行洗脑,因而那些有点现实感的学生完全退出了经济学领域而去从事其他职业。

  福克纳:您指出了由于几个领域存在着的庞大债务而产生的巨大的泡沫经济。您能否对泡沫在经济的若干领域是如何被吹起的作一分析?

  赫德森:所有的泡沫都是由信贷吹起的,而格林斯潘掌管下的美联储创造了巨额的信贷,把它们借给了几乎出于任何目的的任何人。当银行和其他贷款机构借钱给显然没有偿还能力的借款人时,泡沫经济便出现了。当银行对盈利不足以支付利息的企业放贷时,对不足以分期偿还本金、只能借新债还旧债、从而本质上是让债务以复利急速膨胀的企业放贷时,泡沫经济便发生了。长时间来看,贷款以复利急剧膨胀是无法维持下去的,因为长期而言任何经济都不可能急速增长,因而泡沫会破裂。

  福克纳:您可以谈谈构成了这次泡沫的一部分的企业垃圾债券吗?您还可以稍微谈谈取消养老金的约定给付安排吗?

  赫德森:这是两个彼此独立但却相互关联的问题。垃圾债券兴起于1980年之后。在1980年前后,卡特和沃尔克治下的通胀将利率推高到20%。当时有许多书说这令经济最终难逃一劫,因为它们认为美国经济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债务了。但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是德崇证券公司(Drexel-Burnham)及其雇用的律师事务所,这群人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群土匪。他们说有种办法可以并购企业。他们去借钱,去买断股东,不过并非像过去那样由公司支付其股票的股息,这是他们在纳税之后所要做的,他们可以支付两倍的利息。在1980年时,他们支付的是50%,所以,比如说你有一家公司,一年赚200万美元,其中的100万可以缴税,另100万支付股息,但一旦垃圾债券的这群人并购了这家公司之后,它就能支付200万的利息,它付给债务持有人的利息能够翻番。

  为了让利息成为一项可以扣税的费用,银行对政府进行了游说,因此,从本质上来说,纳税人补贴着以非常高的利息费用所进行的企业并购,利息费高到了企业为了支付并购了企业的那些人而不得不减少所雇佣的员工,削减投资和缩减规模。当时有大量针对此种做法的民事诉讼,但法院判定所有这些基本上都是合法的。

  由于企业处于如此的金融困境之中,被迫要支付债券持有人如此之多的钱,因而它们面临着破产的威胁。因此,就像通用汽车在一年前那样,就像一家又一家的企业所做的那样,它们跑去对工人说:“你们看,我们要破产了,如果我们破产的话,你们一分钱的养老金都得不到,因为法律规定,就从我们这里拿到赔偿来说,你们处在链条的末端。美国的基本规则是富人首先得到赔偿,普通人最后得到赔偿。你越是有钱,你就越是处于链条的前端,越是没钱,就越是处于链条的后端。债券持有人和银行借了钱给我们,我们欠它们的钱太多了,还它们都不够,更不用说还给你们工人了。”

  工会说:“等一等,我们同意降低目前的工资,这样你们以后就能支付这些养老金了。”老板们回答说:“嗯,我们可不在乎,法律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已经收买了国会,收买了法院,我们雇用的游说人员可比你们的游说人员给参众议员的钱要多得多,所以输的是你们。”

  垃圾债券的这个形成过程所造成的结果,是大量的债务压垮了美国的产业,以至无钱支付养老金。因而,他们非但没有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支付养老金的约定给付,相反他们采用了一个约定支付安排(支付给401K,或者是股市,或者是共同基金)。现在“约定”这个词依然还在,为的是让人们相信什么都没有变,但养老金的安排现在就像捕蟑盒。你看到有东西进去,但却根本不知道出来的是什么。

  本质上而言,这些安排以皮诺切特1974年在智利拿枪逼着推行的安排为基础。芝加哥学派的那帮人跑到智利时,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取消这个与我们意见相左国家里的每一个院系,我们就不会有自由的经济学。所以所有的经济学系都被迫关闭了,所有的社会科学院系都被迫关闭了,一万名左右的劳工领袖、政府员工和其他人士遭到谋杀,或者是被迫逃亡海外。这是为里根—布什的员工持股计划(ESOP)搭桥铺路所需的前提条件。正如在安然公司和贝尔斯登公司里那样,工人养老金的钱被投入了公司的股票之中。公司然后借钱给自己,付给高管人员极高的工资和奖金,然后说:“我们一分钱都没有了。”

  美国约有一半的员工持股计划都已经破产,安然公司就是一个例子。布什总统说这是自由的市场,这是巨大的突破,这是财富的创造,你们现在可以自由地截留工人留给他们自己的所有的钱,你们可以稍微付给他们一点股息。

  福克纳:对,如果是以前的那种养老金约定给付基金,你知道退休的时候你能拿到多少。但现在再也不是这样了。

  赫德森:是啊,钱都以股息、利息和高管薪酬的形式支付出去了。

  福克纳:芝加哥学派的那帮人声称没有不劳而获这样的事情,但他们说这话的意思不是人们通常认为的他们的意思。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赫德森:他们说每个人都是“靠劳动赚钱的”,所以如果你是一名高管,比如说你是全美金融服务公司的高管,去年自己付给了自己1.25亿美元,而公司却破产了,你提供了为公司增加财富的服务。所有富人都是这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所获报酬是正当的,任何拥有地产和继承了地产的人所获报酬是正当的,任何经营信托基金的人都是靠劳动赚钱的,所以没什么是不劳而获的,没什么是应该征税的,因为如果每个人都是靠劳动赚钱的,那么政府就是在拿走他们的钱。因此,没什么是应该纳税的,因为一切都是完全平衡的。

  福克纳:所有这一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税收政策。您可以谈谈税收政策吗?

  赫德森:古典经济学的想法是以税收征去不劳而获的收入。换言之,他们说有两类税收。今天,大部分人都觉得税收是成本之上的额外负担,比如你挣了工资并将其中的一部分纳税,你用于购买消费品和投资的钱就少了。如果对一家有盈利的企业征税,它为了弥补税收开支加上生产成本就只能提高价格。古典经济学家们说这是有例外的,例外就是垄断利润和地租。比如说,如果你对土地的租赁价值征税,这不会导致土地不生产农作物,因为农作物是大自然提供的。你不会因为对其征税而减少土地的供应,你只不过是因为你是政府而收取地租罢了。自从古巴比伦时代以来,希腊、罗马、中世纪的欧洲、日尔曼人人侵之后的英国,几乎每一个政府体系都以地租作为其税收的基础。

  这样做的好处是政府以此地租为其基础设施、为其运作、为所有的东西提供资金,这样它就无须负债了。但是,逐渐地,既得利益者们获得了足够的权力,他们说对土地不应征税,对垄断不应征税。这样,以前纳税的钱留在了私人部门,通常投向了金融市场,迫使政府或者只得对收入和销售征税,即消费税,或者只能借钱。实际上,政府开始从地主和金融部门那里借钱,也就是恰恰是从它以前征税的那些富有的人群那里借钱。

  因此,在今天,政府非但没有如1913年直到20世纪70年代那样依据累进税制对财富征税,相反,它从富人那里借钱而且付给他们这些钱的利息。

  现在,如果你的地产税减少了,人们觉得这会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但这根本就没有降低生活的成本,因为其地产税降下来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虚拟经济   金融资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8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