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际开:关于日本派舰艇常驻钓鱼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99 次 更新时间:2009-02-13 09:28:18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钓鱼岛  

杨际开 (进入专栏)  

  

  我正在读约翰•W•道尔的《拥抱战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北京:三联书店,2008),基本上同意道尔的观点,战后日本的重建沿袭甚至强化了战前的保守主义官僚政治,卡莱尔•冯•沃尔弗伦的《日本:权力结构之谜》讲的也是相同的问题。战后日本的民主重建最后让位给了在亚洲打造反共产主义大本营的政治需要,民主从目的沦为手段,而本来是日本通过侵略战争获得的台湾的附属岛屿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也因国民党在台湾与日本建立起了反共同盟——自由繁荣之弧而成为国际政治问题。

  自从东亚文明不同地区主动或被动地按照西方的主权话语开始打造自己的版图时,东亚文明整体的安全大义遂被西方利益所侵蚀,文明整体处于被肢解状态,内部发生了基于不同利益与观念的内战。然而,在台湾,经济的发展带动了民主化,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也被提上了议程。既然台湾不能成为“主权国家”,就无法要求钓鱼岛归属台湾。于是,中国向钓鱼岛“宣示主权”就成为势在必行。这还是西方近代国家的逻辑,背后的真正动机恐怕是要突破“自由世界”的封锁,因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最终以封锁共产主义世界的形式告终。

  欧文•拉铁摩尔对战后日本重建的设想是:日本彻底的民主化,连同全亚洲领域的经济实力最大化,不然的话,日本迟早会重蹈剥削掠夺式的帝国主义政策。也就是说,在美国的考量中,推动亚洲的现代化是政治民主与经济民主同时进行的,这个进程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转变为冷战体制,而到七十年才开始对中国有所缓解,于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权威政治与日本的国家利益中心的“民主政治”发生了冲突。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只是中日之间历史纠葛的一个聚焦点。

  把战后日本的天皇制民主经验转化为当下中国的民主进程才是东亚文明整体的利益所在,这要求我们归属的文明内部曾经是敌对的势力为了克服殖民主义与极权主义留下的创伤必须要联起手来面对新的挑战。眼下正在蔓延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最终要通过亚洲的民主化来克服,如何处理钓鱼岛归属问题是对中国与日本领导人政治智慧的考验。

  

  2009年2月12日写于杭州洞霄宫故地

进入 杨际开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钓鱼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8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