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在激流险滩处思考——评刘小平、蔡宏伟主编《分析与批判:学术传承的方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6 次 更新时间:2009-02-10 12:23:47

进入专题: 学术传承  

魏敦友 (进入专栏)  

  

  我们必须结束这个受“现代化范式”支配的法学旧时代,并开启一个自觉研究“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新时代。

  ——邓正来[1]

  

  我试图在中国法学的领域中,甚或在中国社会科学的领域中,把那个被遮蔽的、被无视的、被忽略的关于中国人究竟应当生活在何种性质的社会秩序之中这个重大问题开放出来,使它彻底地展现于中国人的面前,并且“命令”我们必须对它进行思考和发言,而绝不能沦为只当然地信奉“西方理想图景”之权威的“不思”的一大堆。

  ——邓正来[2]

  

  不泥国粹,不做洋奴,努力原创。

  ——李泽厚[3]

  

  九年前,那时我还在哲学的鱼塘里面转悠,我迷惑于现象学与解释学之间的关系,曾经在一篇小文《意义之展露——从现象学到解释学》中这样概述从胡塞尔到伽达默尔的哲学发展:“如果说胡塞尔是崇山峻岭,海德格尔是激流险滩,那么,伽达默尔庶几可谓相对平缓的平原。”[4]我的这种概述实际上指出了人类的思维所处的三个方位/阶段,依次是崇山峻岭、激流险滩以及平缓的平原。

  当我拿到两位青年才俊刘小平博士与蔡宏伟博士联袂主编的论文集《分析与批判:学术传承的方式——评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时,我很快想起自己九年前写下的这段话,一个想法迅速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如果说邓正来教授的《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处在崇山峻岭之思的话,那么,当下中国的法学青年博士才俊们对它的反思与批判,则正标明思考正处在激流险滩处。而我的思维也禁不住再一次进入这思维的激流险滩。[5]

  

  一、关于“范式危机”的论辩

  

  邓正来教授的《中国法学向何处去》虽然篇幅并不算大,但它却在当今中国学术界以罕见的力度开放出一系列的问题,而几乎每一个问题都在青年才俊们这里受到了强烈的置疑与批判,从而构成当今中国法学学术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说思维正处在激流险滩,当然是一个形象的比喻,是说青年才俊们因为在艰辛地思考邓正来教授所开放出来的问题时所迸发出来的思维波涛。在这里,一切都没有定论,一切都是探索,知识面前的平等性展露无遗。根据我自己的概括与归纳,青年才俊们主要是围绕着正来教授所开放出来的五大主题展开论辩的,我将依次加以评点。

  关于“范式”的论辩,在我看来,就是思维处在激流险滩的表现之一。

  无疑,“范式”在邓正来教授的《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中具有基础性的地位。邓正来教授通过对“范式”概念的辨析进而提出“现代化范式”的概念,并认为中国法学虽然表现形式不同,甚至彼此冲突,但是它们在深处无一不受到“现代化范式”的支配,按照邓正来教授的说法,中国法学受到的这种现代化范式的支配在根本上是“在对西方现代化理论或现代法制/法治发展的结果不加质疑、不予反思和不加批判的情形下便将西方现代法制/法治发展的各种结果视作中国法律/法制发展的当然前提。”[6]这就是正来所说的当代中国法学的“范式危机”。

  对正来教授这一主题进行论辩可以采取不同的路径。实际上,不同的路径基本上被青年才俊们开放出来了。第一个可能的论辩是在承认邓正来的基本论说的前提下展开。邓正来指出中国法学的范式危机,一个主要的根据是邓正来通过对中国法学中四种学术倾向而展开的,这四种路径分别是权利本位主义、法条主义、法律文化论以及本土资源论。一个可能的质疑是,当今中国法学中的四种理论倾向很有可能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法学。如果是这样,那么邓正来的“范式危机”的论说就可能落空。才气横溢的柯岚博士就是这样展开自己的论辩的。柯岚博士在《中国法学存在“总体性危机”吗?》一文中就这样说,“这四种理论模式是不是足以概括作为整体的中国法学?中国法学仍是一个在不断变化、理论日趋多元的正在发展的学科,以其近几年发展的态势来看,与司法改革具体制度研究结合在一起的宪政研究、已经远远超越德国概念法学界限的法学方法论研究和正在探索中的汉语法理学研究,都是现在学界十分关注的新的理论趋势,而这些理论都没有出现在邓文的视域之中。”[7]在我看来,柯岚博士这种论辩实际上暗含着中国法学具有走出“范式危机”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柯岚博士推进了正来的论说,然而,柯岚的论辩其实又不能完全改变正来论辩的有效性,实际上,柯岚与正来正好形成一个互补。

  对正来这一主题的第二个可能的论辩是展望“现代化范式”之后的可能情形。这一论辩体现在侯瑞雪博士的《从“现代化范式”到“全球结构范式”》一文中。我认为,侯瑞雪博士的这篇论文可以看成是对正来思想及其走向进行总体把握的一个纲要。邓正来说:“我们必须结束这个受‘现代化范式’支配的法学旧时代,并开启一个自觉研究‘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新时代。”[8]瑞雪博士紧紧抓住邓正来的这一基本思想,细致清理两大范式转换之间的可能难题。在我看来,瑞雪博士似乎注意到了正来在批判现代化范式时多少有一些浪漫主义的倾向,所以他(/她?)指出,“思考中国问题不能只有一个全球化的背景,还必须考虑中国的现代化实践和中国历史,即我们必须清醒意识到全球化与现代化共存这一明显的事实。”(页263。)瑞雪博士是正确的,不能将现代化范式所蕴含的精华连同脏水一起泼掉,而且,“要建构一个全新的中国法学范式并不是一朝一夕或一蹴而就的事情,它需要我们的深刻反思,也需要寻找解决矛盾和困境的出路”。(页266。)邓正来应该是同意这种说法的。

  其实,围绕“现代化范式”这一主题进行论辩,还有一个可能的路径,这一路径就是要追问何以中国法学会受到这一范式的支配。我认为,这一论辩实际上并没有进入正来的视野。正来的思路只是将支配中国法学的内在范式呈现出来,而并没有深入探问中国法学深受这种范式支配的根本原因。我在《当代中国法哲学的使命》一文中从人的长成这个角度作出一个解释,我认为中国法学乃至中国学术受到现代化范式的支配实际是一个逃不掉的命运,这是中国人之成为当代人的一个必须的“父亲援之以手”的阶段。(页289。)文集中,蔡宏伟博士在《跨越中国法学的意识形态陷阱》一文中也就此展开了论辩。蔡宏伟博士认识到,邓正来对于问题本身只给出了一种并不充分的论证,没有对中国法学学者为什么会前反思性的接受“西方现代化理论”支配给出很好的说明。宏伟博士从“意识形态”的视角给出了一个不同于我的说明,丰富了对这一论辩的阐明。另外,对正来批判现代化范式也可能深受现代化范式的支配的论辩最深刻的论述是魏治勋博士在《法学范式的危机批判及其内在困局》一文作出的,治勋博士将这种思维现象称之为“类型复制”,并系统地分析了其中的机理,从而使这一论辩实际上接近于完成。(页244-246。)

  

  二、关于“狼口”与“虎口”的论辩

  

  思维正在激流险滩处,第二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关于“狼口”与“虎口”的艰难论辩。

  “狼口”与“虎口”其实是邓正来的一个隐喻。当邓正来批判中国法学在根本上受着现代化范式的支配并实际上以“西方法律图景”误以为是“中国法律图景”的论辩展开之后,很自然地,人们的视点就转移到对“何谓中国法律图景?”的追问上。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势之下,邓正来在《中国法学向何处去》的最后甩出了一段令人倍感震惊且迷惑不解的话:“作为一种重申,我想用一句话来回应那些有可能期望我以更明确的方式阐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而非‘我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朋友们:当我把你从狼口里拯救出来以后,请别逼着我把你又送到虎口里去。”[9]

  吴冠军博士在《“狼口”中的快乐,或“中国的主体性”》一文中十分形象贴切地将邓正来的这段话称之为“生猛的话”。(页3。)的确,在我看来,邓正来的这段话也是够生猛的。将26年来的中国法学视之为“狼口”,这一生猛的修辞,在吴冠军博士看来,既表现出邓正来个人的狂妄,又表现出邓正来刺破26年来中国法学祥和气氛的意图,而这两种可能性都意味着邓正来是在进行一种自杀式的写作。(页4。)冠军博士运用精神分析的视角点出正来的“狼口说”所针对的中国法学共同体是“一个病理性的快乐共同体”,那么很显然,正来的狼口修辞对于唤醒中国法学从一种缺失“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而以“西方法律理想图景”自娱的状态中走出来,可以说具有石破天惊的效应。原来我们的快乐竟然是虚假的!

  然而,问题的关键也许是,为什么邓正来拒绝“以更明确的方式阐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请注意,正来在这里留下了一个伏笔,他将“中国法律理想图景”与“‘我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作出了区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我认为,一般的论者似乎没有察觉到两者之间的区分,实际上,这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区分,在我看来,它甚至于相当于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区分”。[10]因为当论者匆匆忙忙去追问“什么是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或“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是什么?”的时候,很有可能陷入到邓正来明确批判的所谓“本质主义”思路上去,这种思路是“以为存在着某种本质性的、唯一正确的、超越时空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实体性理念为前设的。”[11]这意味着,当人们追问“什么是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或“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是什么?”的时候,其思维暗含着对“中国法律理想图景”采取了一种本质的理解,或者说,这种问式本身期待着一个本质主义的回答。我们看到,尽管人们反复追问,邓正来依然没有遽然回答“什么是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或“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是什么?”,而作出了一个“中国法律理想图景”与“‘我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区分,这实在是意味深长的。这实际上意味着,如果邓正来冒然给出一个人们所期待的答案,那么,正如正来所说的,当心落入虎口!这“虎口”跟“狼口”一样,是思维之进入不思状态。这一点在冠军博士这里得到了一些思考,但是不够深入,其他的论者则少有涉及,这是令人不免感到遗憾的。

  

  三、关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论辩

  

  “虎口”跟“狼口”之辩根本上涉及到的是关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论辩。关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论辩实际上是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一文的核心,所以理所当然地也构成了论文集的中心。事实上,论文集的第二部分共计十一篇论文几乎全是讨论“理想图景”及其相关问题的。因此,如何思考“中国法律理想图景”可以说是思维在激流险滩处最集中的体现。

  在我看来,对正来所开放出来的这一主题的诘问存在三种可能的方式,一是颠覆式的,一是澄清式的,一是接力推进式的。周赟和黄金兰两位博士的《中国法学无须一种总体性的“法律理想图景”》一文就是一种颠覆性的置疑。两位博士认真梳理了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一文的内在逻辑,指出了正来论说中一系列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两位博士认为邓正来的关键词“法律理想图景”好像也源自西方学界,并进而指出,邓正来对现代化范式的批判其分析工具本质就是一种现代化范式,这就陷入到了一种“前门打虎,后门引狼”的困境之中了。(页188)在作结论时,两位博士认为,第一,“对于作为整体的中国法学而言,并不需要一种总体性的法律理想图景”。(页193。)因为在两位博士看来,“总体性的法律理想图景”指的是统领中国法学的某种权威范式或具有压倒优势的“理想图景”。在一个多元化的当代中国法学界,这是不必要的。(页193。)第二,两位博士又指出,“对个别的或某一小团体中的法学论者而言,他/她们则应该建构自己的法律理想图景。”(页193。)必须承认,两位博士的思考是深刻的,也是十分认真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甚至于对邓正来“飓风式”的思想方式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抑制作用,但是同时,我觉得应该指出的是,两位博士对“理想图景”采取了一种“本质主义的”方式,在我看来,正来对“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的批判是理解他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前提,但是这一点两个博士似乎没有体会到。当然,这并不会减少两位博士论文的理论价值。实际上,就思维的发展而言,两位博士可以说将这种思维方式推到了一个极端,因而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而且,这种思考比那些附和正来的论者来要高明得多。

  焦宝乾博士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评议》一文,则可以看成是对正来文进行澄清式的诘问的代表作。宝乾博士立足于法理学的发展,从空间、时间及论域三个方面指出邓正来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论说,第一,“中国法律理想图景”“在彰显中国之主体性的同时,似乎也过分夸大了与西方的差异。”(页162。)第二,从时间上,“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恐怕是一欠缺时间向度或缺乏历史经验维度的概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传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7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