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远招: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几个德文词的理解和翻译

——“nicht”、“die menschliche Wirklichkeit”、“die menschliche Gesellschaft”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33 次 更新时间:2009-02-05 10:24:30

进入专题: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舒远招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提纲》第一条中的nicht不应该理解和翻译为“不是”,而应该理解和翻译为“没有”;《提纲》第六条中的in seiner Wirklichkeit应该被解读成in menschlicher Wirklichkeit,这里的die menschliche Wirklichkeit应该从人的感性的实践活动出发去理解,马克思的名言“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应该理解为“人的本质,在人的现实性上(即人的实践或感性活动的意义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提纲》第十条中的die menschliche Gesellschaft(人类社会),应该理解为扬弃了私有财产的共产主义社会。

  关键词:没有,人的现实性,共产主义社会

  

  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1845年春写于布鲁塞尔的十一条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Feuerbach-Thesen),作为“包含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恩格斯语),在国内学术界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界受到了高度重视,引起了人们的大量研究。随着研究的展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权威译文,也做了一些引人瞩目的修改:在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主持编译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中,1995年6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译文,同1972年5月第一版的译文相比,就有了许多改变。例如,提纲第一条中的subjektiv一词,在1972年的译本中被翻译为“主观的”,在1995年的译本中则变成了“主体的”。这些译法上的更改,体现了译者对马克思文本的内涵在理解上的改变。不仅如此,还有学者对这些译文本身,作出了详细的商榷。例如,朱光潜先生很早以前就写了《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译文的商榷》一文(载《社会科学战线》1980年第3期),在对马克思的德文文本展开详细分析的基础,对中央编译局的译文提出了大量商榷意见,并提供了自己的参考译文。

  近些年来,我在给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硕士生开设《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代中国的新发展》课程中,跟研究生一起认真研读了马克思的这个文本,也参阅了一些专门解读或研究这个文本的资料。我慢慢感觉到,要真正掌握好这个马克思匆忙写就的、原本不打算正式刊印的文本,不仅需要认真消化和吸收人们对这个文本已经作出了各种解读,而且需要把这个文本放在马克思其他文本(如《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等)的总体背景或框架下来进行解读,当然,更需要认真阅读马克思的德文原稿。下面,我仅仅就提纲中三个德文小词的理解和翻译,谈点自己并不很成熟的体会,以求教于同行专家。

  

  一、nicht

  

  nicht是一个很常见的德文单词。其含义是“不、没有”,是一个副词。在把这个词翻译成中文时,人们往往会把它译作“不”,但是,在有些场合,译作“没有”会更加合适。表面上看,“不”和“没有”,在中文中也区别很小,意思是非常接近的。但是,在有些句子中,不同的翻译会造成理解上的很大区别。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们先来看看提纲第一条前面部分的一段德文:Der Hauptmangel alles bisherigen Materialismus(den Feuerbachschen mit eingerechnet)ist,daß der Gegenstand,die Wirklichkeit,Sinnlichkeit nur unter der Form des Objeckts oder der Anschauung gefaßt wird,nicht aber als sinnlich-menschliche Tätigkeit,Praxis,nicht subjektiv.Daher die tätige Seite abstrak im Gegensatz zu dem Materialismus von dem Idealismus—der natürlich die wirkliche,sinnliche Tätigkeit als solche nicht kennt—entwickelt.

  这段文字,在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是这样翻译的:“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因此,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的。”[1](P54)这段译文,根据朱光潜先生的意见,有些译法还值得商榷。例如,die tätige Seite,被译作“能动的方面”,朱先生以为还是翻译为“活动的方面”更好。另外,他还提出:Sinnlichkeit一般翻译为“感性”,还不如简单地翻译为“感性世界”;他把Form不是翻译为“形式”,而是译作“形状”,等等。朱先生的这些意见,我认为都可以进一步探讨。但是,我认为朱先生对出现在这段德文中的nicht一词,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他和中央编译局的译文一样,把它翻译为“不”,或者更准确地说,翻译为“不是”了。朱先生的参考译文是:“前此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在内)的主要缺点都在于对对象、现实界,即感性世界,只从对象的形状或直观得来的形状去理解,而不是把对象作为人的具体活动或实践去理解,即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因此,活动的方面不是由唯物主义反而是由唯心主义抽象地阐明了,——唯心主义当然不知道实在的具体活动本身。”[2](P41)

  我认为,不应该把这段话中的nicht译作“不”或“不是”,而应该译作“没有”。这一区分粗看起来实在太下,但我认为非常重要。

  仅仅就中文语法而言,“只(是)……不是”或“仅仅……不是”这样的表达,严格来讲并不是很恰当的,而“只(是)……没有”或“仅仅……没有”则更加恰当。这两种不同的表达,在某些句子或场合似乎都行得通,但是在另外一些句子中,“只(是)……不是)”这种表达则显得很生硬。例如,在一个人就餐的时候,人们说一个人“只(是)吃了饭菜,而不是喝了酒”,听者当然会听出这个人只吃了饭菜,但没有喝酒这个意思来,这时候,我们几乎可以把“不是”和“没有”当作同义词来看待(但实际上,说一个人“只是吃了饭菜,但没有喝酒”,也比说这个人“只(是)吃了饭菜,但不是喝了酒”要确切)。但是,当人们说某个地区“只是抓了经济建设,而不是抓生态建设”时,给人的印象,似乎经济建设和生态建设是一种不兼容的、互相排斥的关系,好像如果要抓生态建设,经济建设就可以不抓了似的。但是,如果人们说某个地区“只(是)抓了经济建设,而没有抓生态建设”时,经济建设与生态建设之间的互补的关系便明显体现出来了。这样表达能够能好地体现出这个地区在抓经济建设的同时,应该抓好生态文明建设的意思。

  这一点同样可以运用到对马克思文本的理解中。把出现于马克思上述文本中的nicht译作“不是”,让它跟前面的“只(是)”或“仅仅”相搭配,给人一种强烈的印象:旧唯物主义者的做法,跟马克思的做法相比,是一种不能兼容的、互相排斥的关系。现在的译文给人的印象是:要么像旧唯物主义者那样从客体的形式去理解对象、现实和感性,要么像马克思那样从主体的方面去理解对象、现实和感性;要么像旧唯物主义那样从直观的形式去理解对象、现实和感性,要么像马克思那样把对象、现实和感性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实践)去理解。在这样一种理解中,从客体出发和从主体出发、从直观出发和从实践出发,始终是互相排斥和对立的。人们很难根据这样的翻译进一步去探究:马克思的哲学是不是真的只有一个考察和把握对象、现实、感性的维度,即主体的维度?或者,当他把对象、现实、感性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去理解的时候,这个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是不是真的就不能包含直观这一要素?事实上,许多人正是根据上述译文来解读马克思的思想,认为旧唯物主义的哲学是一种突出客体性的客体哲学,马克思的哲学是一种突出主体性的主体哲学,同时认为马克思的哲学作为一种实践唯物主义哲学,是与旧唯物主义者立足于直观来把握对象、现实和感性不相容的。而且,人们还进而把马克思的主体立场,跟其实践立场简单等同起来,认为他的实践哲学就是主体哲学。

  而当我们把马克思文本中的nicht译作“没有”的时候,马克思与旧唯物主义立场的那种非此即彼的互相排斥性便消失了,而它们之间的既相区别、同时又互相补充和兼容的关系却明显体现出来了。马克思的意思显然是:旧唯物主义者只是或仅仅从客体的形式去理解对象、现实、感性,而没有从主体的方面去理解,在这里,从客体出发和从主体出发,并非互相排斥的关系,而是互相补充的关系,它表明,马克思不只是像旧唯物主义者那样,满足于从客体出发去理解现实世界,而是同时从主体的方面去进行理解。事实上,只有同时从客体和主体出发去理解对象、现实、感性,才是真正辩证的态度。马克思的另外一个意思是:旧唯物主义者只是或仅仅从直观的形式去理解对象、现实、感性,而没有把对象、现实、感性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当作实践去理解。在这里,旧唯物主义的直观的立场,跟马克思的实践的立场尽管不是互相补充的,但也不是互相排斥和对立的,而是:马克思的实践立场包含了旧唯物主义的立场。事实上,尽管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人的直观就等同于感性的—人的活动,等同于实践,但是,我们毕竟不能否认,在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中,必定包含了直观的要素,因为归根到底,直观活动也是人的感性活动、实践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

  总之,把提纲第一条中的nicht译作“不是”,很容易造成对马克思思想理解上的偏差,也是学术界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人把马克思的哲学理解为排斥客体惟度、排斥直观要素的主体—实践哲学的重要原因。而如果把这个nicht译作“没有”,由于淡化了旧唯物主义者与马克思立场上的不兼容性,便能够更好地显示:马克思的哲学,准确地说来,是一种从客体和主体双重惟度来理解对象、现实和感性的既唯物又辩证的哲学,也是一种把对象、现实、感性当作包括感性的直观活动包括在内的实践来理解的实践哲学,而且事实上,正是因为马克思立足于包括直观在内的实践活动去理解对象、现实、感性,他才有可能克服旧唯物主义仅仅从客体的形式去进行理解的片面性和缺陷,而在自己的哲学视野中加入了主体的惟度。当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界,尽管学者们尚未就nicht这个词的理解和翻译做过专门探讨,但是也确实有人早就意识到了对马克思提纲第一条的理解存在重大问题。例如,黄楠森先生就指出: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中批评了直观唯物主义,这往往被理解为根本否定直观唯物主义。其实,马克思只是指出了直观唯物主义的缺点(脱离实践、不从主体方面去理解对象),而不是根本否定直观唯物主义,不是根本反对从客体方面去理解世界。”[3](P333~334)我认为黄先生对提纲第一条的理解是准确的。

  马克思的实践哲学不只具有主体惟度,这一点,在提纲第三条中有非常明确的交代。第三条指出:旧唯物主义强调环境对人的决定作用,而没有看到环境是由人来改变的。这表明旧唯物主义者在理解人与环境的关系时,只从是环境(客体)的角度出发。但是,马克思批评旧唯物主义者,并不意味着他就从一极端简单地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仅仅从主体出发来理解人与环境的关系,否认环境对人的作用了。马克思的思想始终是辩证的,他既肯定环境对人的作用,又承认人对于环境的改变作用。而人与环境的这种互动关系,他又是从人的实践出发来理解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

  nicht这个词不仅出现在提纲第一条,在第五条中也有。第五条的原文是:Feuerbach mit dem abstrakten Denken nicht zufrieden,will die Anschuung,aber er faßt die Sinnlichkeit nicht als praktische menschlich-sinnliche Tätigkeit.(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舒远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6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