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强:自由与幸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98 次 更新时间:2009-01-15 13:48:51

进入专题: 自由   幸福  

韩德强  

  

  什么是幸福?各有各的理解。

  当今社会,许多事让人奇怪。比如说养狗。农村和山区养的是看家狗。千百年来,忠诚的狗看家护院,流传下来许多义犬救主的故事。但是,城市里的宠物狗却不是。养一条狗比养一个孩子还费钱,每年要到相关管理部门注册登记一次,登记费就得5000元,每天狗粮的开销还得10元,狗病了还得去宠物医院看病。有的家庭不养孩子,单养狗,夫妻俩相互以“狗爹”、“狗娘”互称。狗甚至还睡到人床上,躺在“狗爹”、“狗娘”中间。遇到出差在外,照顾不了狗,还得送到托狗所去,每月的托狗费高达800元。为什么人狗情深?问一问那些养狗的人,他们会说,狗通人性,狗比孩子忠诚,狗知道报恩。狗永远不会长大,人一长大,就远走高飞了。天长日久,自然是人狗情深!

  人狗情深,世界各国无一例外,而且其势头还在不断蔓延,突显出自由主义社会的病态。当裴多菲写下“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诗句时,他恐怕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真的人人自由的社会,将是一个人与人之间无法交流的社会,一个人人孤独的社会。今天,我们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但是,想干什么呢?当心别人的忽悠!如果裴多菲重生,当街演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听众可能不会热血沸腾,而是会冷静地问:自由是什么?值多少钱一斤?我放弃自由,你给我金钱行不行?你给我带上金手铐行不行?别忽悠人了!又想让我给你卖命?!有钱才有自由,没钱寸步难行。你少废话,拿钱来!

  这样,裴多菲向往的人人自由的社会就转化成了有钱人的自由社会。在这个有钱人的自由社会中,每个人都紧紧捂着自己的钱包,又死死盯着别人的钱包,想办法、出点子,通过包装、广告、传销,来调动别人的七情六欲,赚别人的钱。有些人特别善于讨价还价,总是能够打动你的心,将其产品的功能说得天花乱坠,将石头当黄金卖给你。所以,当别人想和我们交心、交流时,我们就必须警惕,这是不是一种忽悠,是不是一种高明的骗术。当有人说自己不看重金钱时,我们必须警惕,这人是不是要我松开捂着钱包的手。经过无数次市场交易的教育后,人们逐渐明白,一切都是为了钱。看上去是温情脉脉的倾诉,实际上增加交易筹码。看上去是节日里的亲友走动,但送礼都是给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希望换回今后的好运。无论是联欢会、校庆会、同乡会、联谊会,无论是入党、入教、入会,都是在展示资源,交换资源。这样,心灵就逐渐封闭起来了,就不再有心与心的交流了。在相互怀疑的气氛中,甚至亲人之间也无法有心对心的承诺,情对情的感动。当你学会将自己用一层层面具包裹起来时,学会皮笑肉不笑时,别人告诉你,你成熟了。这正如加入黑社会,你杀过人了,你就有资格加入黑社会了,你成熟了!

  古代社会,交通、通讯极不方便,但是,心与心是相通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或者,“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现代社会,交通、通讯极为方便,但是,心与心的交流被隔断了,所以,身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挨挨挤挤的人群中,手机、短信的频繁往来中,却觉得很孤独。于是,宠物狗就成了唯一不会欺骗、能尽忠报恩的活物,唯一的知心朋友,倾诉对象。一些狗爹、狗娘弥留人世时,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狗儿。

  与孤独紧紧相联的,是相互间的冷漠。自由世界,人与人的联系是通过冷冰冰的市场、制度、政府、法律完成的。除此之外,你可以对任何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无动于衷。只要你相信市场、相信制度、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你甚至还可以心安理得地无动于衷。不被感动、不被震惊,就不会受煽动,不会受盅惑,钱包就是安全的。天塌下来,大个子顶着;馅饼掉下来,反正有我一份。真正的理性经济人就是这样冷漠。一旦被感动、被震惊,一旦良心发现了,就不理性了,就偏激了,就成热血青年了,就成愤青了。可见,不但无数次市场交易让我们变得冷漠,而且自由主义的舆论还打击我们的每一次真情,每一次热血,每一次良心发现。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反常。当你拥有孤立、冷漠、坚硬的心灵时,你就可能会成为强者。当你关心他人、热情似火、易被感动、柔软如赤子之心时,你可能会受骗、受害、受伤。所以,无数天真善良热情飞扬的青少年被改造成了孤独、冷漠、坚硬的成熟的职场高手。

  有人可能会说,只有成为这样的职场高手,才有可能解决生存问题,才有可能找到人生的幸福。

  我承认,成为这样的职场高手就可能升官、发财。但是,却将永远地失去幸福。这样的人唯利是图,唯权是谋,只有自己,只有物质生活,内心一定是空虚的。这样的人可能也有业余爱好,比如,喜欢打球,喜欢字画,喜欢古董,喜欢旅游。但是,他会专门找有资源可供交换的人打球,不再沉浸于打球本身的乐趣。他喜欢字画、古董,但一定会把它变成投机,随时可以将字画、古董卖掉。他喜欢旅游,但主要在体会住五星级酒店,到夏威夷留影的炫耀感上,对于大自然本身却会失去感觉。这样的人,足够冷漠、足够坚硬、足够物质、足够享受,但也足够空虚。说他成了行尸走肉,一点都不为过。

  今天的社会足够堕落。讲到此处,有人会厚颜无耻地说,去它的幸福吧!我就想成为这样空虚的行尸走肉!

  你以为这样的行尸走肉真就好吗?市场、职场都是战场,穿上了红舞鞋是停不下来的。就以世人仰望的华尔街经纪为例,他们的生活是每天要阅读无数信息,要留意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句话。天天算计别人,又要防别人算计。算好了,可以购物、旅游、玩弄人。算不好,被别人算了,被麦道夫算了,被对冲基金算了,被标准普尔算了,那就只好拎包走人,转眼间,就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在这种压力下生活,生活没有什么安定感,每天像一个穿带得很时尚的小白鼠在转轮里不停地打转,焦虑感必定随之而来。长期的焦虑不安,逐渐沉积,就成为种种精神疾病,狂躁症,躁郁症,抑郁症。有的人还会出现各种生理疾病,例如,胃病、肾病、肺病、头疼病,严重的还可以发展成癌症。如此,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交织,最终心理崩溃,杀人或自杀的念头都有了。

  一旦冒出杀人或自杀的念头,他马上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既没有他热爱的,也没有热爱他的。他无牵无挂,来去自由,杀人或自杀都很容易付诸行动。一旦付诸行动,他又会找到职场高手的感觉,从冷漠、坚硬转化为残忍,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前年韩国学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枪杀三十多名师生,沉着冷静,堪称高手。评论者以为,这只是学生本人性格孤辟、冷漠,甚至是什么亚裔学生融入不了美国社会产生的现象。其实,如此冷漠和残酷的现象一再发生,而且遍及各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自由主义的理念在发挥着深刻作用,瓦解着人与人之间联系的一切纽带。

  当然,杀人与自杀还是有根本区别的。孤独、冷漠、坚定的职场高手,他们对社会并不抱幻想,也从不反省自身。他们没有痛苦,只有焦虑。因此,当发生冲突时,往往倾向于杀人。美国社会枪杀他人的案件特别多,这与美国社会自由主义深入人心有关。

  在中国这样的转型社会中则不然。许多人有传统的道德观念,受不了孤独、冷漠、无意义的人际关系,做不到冷酷无情,他们徘徊在不同的价值体系之间,无从取舍,痛苦不堪。因此,当发生冲突时,往往倾向于自杀。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每10万人约有23人自杀,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约一倍,这就是证据。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博导余虹的自杀就很典型。他是搞文学理论的,事业上功成名就,但他感觉到我们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相互的冷漠、孤独,失去意义失去联系。在这样一个蝇营狗苟、但也自由平等的社会里,像一个人一样地活着太不容易了,还不如自己找个清净的地方死了算了。

  可见,无论是焦虑,还是痛苦;无论是杀人,还是自杀;无论是自由主义社会已经实现,还是正在向自由主义社会转型;总之,自由、平等、独立,但也孤独、冷漠、空虚、焦虑、痛苦的生活,都是不幸福的。

  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换回来的是什么呢?是利益,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利益,是车子、房子、票子、妻子、位子等等。果真如此,倒也还罢了。但是,更多时候,付出了孤独、冷漠、空虚、焦虑、痛苦的代价,得到的却是虚荣。比如,一位大学教师,买了一套180平方米的房子,每个月月供就是7000多,他自己的月收入才5000块钱。这样,就出现了巨大的缺口。怎么办?他就拼命去打工,这里当家教,那里当助教。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这180平方实际上只有2个平方米是有效的——就是那张床。他累坏了,倒头便睡。诸位,他是在干什么?他是追求物质利益吗?他是在追求生活上的舒适和享受吗?当我们去他家参观宫殿般的大房子时,他的一身劳累似乎就得到了报偿。当他心里头想着他的房子比谁谁谁更漂亮的时候,他梦里都会笑醒。不难发现,他的高兴实际上是来自社会地位感,来自虚荣。虚荣现在有一种更漂亮的说法,叫进取心。天天去打工,天天去挣钱,当上科长望处长,当了处长望局长,那就叫进取心很强。

  所以,人们付出了真情、友谊、信任、意义,付出了健康的身心,付出了社会安全感,得到的却是虚荣。这就是自由悖论。说到这里,我不由得联想到,曼哈顿海边那尊自由女神像,特别像希腊神话中用动听的歌声诱惑过路人的海妖塞壬。塞壬是河神的女儿,与缪斯比歌喉被击败,被拔去翅膀,只好变成人面鱼身的海妖,用美丽动听的歌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在塞壬居住的海岛上,堆满了水手的白骨。只有阿波罗之子、善弹竖琴的俄耳甫斯可以顺利地通过塞壬居住的地方,他用自己的竖琴声压倒了塞壬的歌声。同样,今天我们要摆脱自由女神动听歌声的诱惑,免于使自己成为自由的白骨,必须响起阿波罗的竖琴声。这竖琴声来自我们的心底,来自我们对幸福的渴望和体验。

  在一个自由主义的社会中要寻找到幸福的体验,真是太不容易了。幸福是心灵的宁静,是知足常乐。可是,一个自由而平等地弱肉强食的社会,也常常是一个逆水行舟的社会。知足常乐,很容易连现在的东西都保不住。你知足常乐,别人巧取豪夺;你是知足常乐的羊,别人是贪得无厌的狼;结果,就很容易被人害,被人骗。所以,无数人都会说知足常乐,但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还有一个问题,知足常乐,乐的是什么呢?满足于吃饱穿暖吗?满足于潇洒走一回?过把瘾就死?如此,你的生活很可能会陷入另一种状况,就是像猪一般的生活。猪是知足常乐的。你看猪吃饲料,它乐;猪睡觉,它乐。猪知足,猪常乐。像猪一般地知足常乐行不行?其实,很可能也不行。因为你毕竟不是猪。猪真的没有思想,真的知足常乐。其实,它也没有什么知足不知足的,它就常乐。它在两段快乐——比如说吃饲料、睡觉——之间是空白。人的知足常乐是什么状况呢?在两段快乐之间,至少有一段时间叫空虚、叫无聊。所以,一旦比快乐,你的生活质量就不如猪。如果说,你还感受到了来自狼的某种威胁,你有某种不安,那就更糟糕了。

  所以知足常乐就有可能是猪生生活。这个事情就麻烦了,幸福是要知足常乐,可是知足常乐一不小心它又变成猪生生活,甚至还不如猪,那我咋办呢?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找到一种积极的、建设性的知足常乐来。那就是为造福于人类而生活,在主观上为别人着想的时候,客观上得到了自己的幸福。这样的生活曾经有无数人经历过。马克思经历过,毛泽东经历过,历代的仁人志士经历过,古今中外的思想家、宗教家、政治家经历过。雷锋经历过,焦裕禄经历过,革命烈士们经历过。普通人在帮助他人时,也多多少少经历过:母亲在抚育孩子的时候经历过,教师在传道解惑时经历过,医生在救死扶伤时经历过。这样一种人生观,是积极进取的,旨在改变社会弱肉强食的规则,能够与社会恶势力斗争。同时,又是知足常乐的,因为自身并不需要多少物质生活条件,很容易满足。在改造社会、帮助他人的过程中产生的幸福,还是一种有尊严的幸福,一种与人的身份相称的幸福,而不是猪一般的幸福。

  这种幸福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若干层次。第一层次是自身成长的幸福。比如说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这样一些搞导弹、原子弹的科学家。他们全身心投入到科学研究当中去,投入到为国家强盛的努力当中去。他们在收获什么?他们是不是在收获某种叫幸福的东西?他们是不是在感受工作的内在乐趣?他们是不是在感受一种成长的幸福?今天解决这个问题,明天克服那个难关,最后,导弹就可以发射了,原子弹就可以爆炸了。这时,一种工作的成就感会不会油然而生?工作和学习的内在乐趣,成长的幸福,其实我们普通人也能够体会得到。我自己就体会过。初中,学欧氏几何,添辅助线,两个小时都添不出来。苦思冥想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   幸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27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