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继学:人本经济学: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学诠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0 次 更新时间:2009-01-04 21:47:35

进入专题: 人本经济学  

巫继学 (进入专栏)  

  

  内容简介 作者在20世纪80年代率先在学术界提出人本经济学与物本经济学的划分,其实人本经济学就是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学诠释。文章对以人为本范畴的内涵进行了独到的分析,并进一步重申政治经济学原本就是人本经济学,最后用人本经济学观点解读了人本经济观。

  【关键词】人本经济学 以人为本 政治经济学 诠释

  

  “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这是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从“三个代表”到“以人为本”,预示着党的执政理念发生了飞跃性变化,表明了国家的经济发展观发生了科学性变化。近来,围绕这一问题学者们进行了大量研讨,也不乏真知灼见。然而,很少有人从经济学特别是政治经济学层面,对“以人为本”从理论上进行进一步分析与研究。

  对于以人为本或曰人本范畴,在过去的研究中我从经济学角度曾做过一些探索。[2] 1987年我曾作出过如下判断:“由于中国经济理论中的物本观,致使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并未给‘人’一个合适的位置。衡量改革的尺度不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而仅仅是物质生产力;出台的改革项目很少涉及人而旨在追求物的目标;改革的思路、政策、动作、评价指标,不是从人出发而是从物质利益出发,如此等等。改革的主体是人,促使人的自主发展,是造就全民改革素质的关键。以人为本去建构改革理论、思考经济发展方略,也许能使改革迎来柳暗花明的景观。”[3] 本文正是延伸这一思路,试图用政治经济学的视野透视“以人为本”的深层内涵,或者说探究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表达。

  

  一、以人为本在当今我国社会的再发现

  

  以人为本,人人耳熟能详。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中国,它已经给人以正面诉求。但是,这一理念的认同,却经历了相当长的路程。我们这样讲决非空穴来风,如果改革开放前讲以人为本,可能被戴上修正主义的帽子,或者被斥之为宣传资产阶级的人本主义思想。

  在很大意义上我以为,以人为本业已成为一个涵盖社会经济生活各个方面、社会经济发展始终都必须贯彻的根本原则,都必须遵循的基本而本质的理念。

  

  §1.1 重新发现:一个注入新内涵的历史范畴“以人为本”

  

  其实以人为本并非一个创新范畴。这一思想无论在中国还是外国的思想发展史上都渊远流长。两千多年前的我国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管子就明确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原则:“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孔子说“仁者爱人”,孟子说“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老子“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辩证思想,都体现了对人的作用和价值的重视与肯定以及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思想。在西方,特别自文艺复兴以来,人本主义思潮的兴起,真正开始了人的自我觉醒、自我发现。人本主义者从人的本性出发,宣扬人的价值、人的尊严和人的权利,强调人的自由、平等,推崇人的理性权威,把人提到高于一切的地位。这种社会思潮受时代局限,不可避免具有片面性、抽象性、理想化的色彩,但却对马克思主义人本学说的创立产生了直接影响。马克思、恩格斯正是在批判继承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依据唯物史观的伟大发现,从活生生的人、历史行动中的人出发,不仅深刻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真实本质,而且用一系列经典性的著名论断:“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人是人的最高本质”[4],“人的自由、全面发展[5] 等等,在最普遍、最一般意义上对以人为本思想作了最根本的界定和最有力的说明。[6]

  今天重提以人为本,既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以人为本”的重新起用与再现,也不是西方“人本主义”的简单演绎和重复。事实上,以人为本虽然是历史性范畴,但是在当今社会它却注入了崭新的内涵,它是一个更新了的范畴,是一个经过质变后的“新版本”范畴:这一范畴立足于马克思关于“人的解放”、“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思想,扬弃了西方哲学思想发展史中关于人的理论、吸收了当代西方社会发展理论和我国传统政治文化思想对人认识的精华,并不断汲取着当代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实践的营养。

  作为一个丰富更新的范畴,在当代中国的改革与发展中,它明确地将以人为本作为社会发展的最高价值取向,突出社会发展中人的地位和作用,强调社会发展要尊重人、理解人、关心人,把不断满足人的有效需求、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出发点与归宿点。

  

  §1.2 以人为本的“人”的五层内涵

    

  以人为本范畴中的“人”的内涵,可从五个层面上进行理解。

  第一,以人为本的“人”是大写的“人”(Man),即社会关系中的人。正如马克思所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7] 这个“人”,不是一个索群离居孤零零的人,也不是偏离正常的单面人,更不是极端主义行为的人,总之他不是一个异化的人。关于这个大写人的最新探讨,学者张文喜《马克思论大写的“人”》一书有详尽论述。[8]

  第二,进一步讲,在社会经济关系中(或曰从政治经济学视野看),这个人便成为一个“经济人”,或曰经济关系的人格化。在资本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即为资本家,而在劳动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即为劳动者。在当今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关系中,这个人就是自主劳动者。

  第三,从经济人的角度思考,这个人还必然是普遍具有利益取向的人,这种利益取向没有高低之分,完全是平等的。那些被祭在神坛的人是人,执掌大权的人是人,普通的人也是人,资本的人格化者是人,劳动的人格化者也是人,他们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可以通俗地理解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第四,以人为本的“人”具有普遍理性,虽然这种理性会受到许多条件的限制;理性是人的天赋资源,任何正常的人都会利用这种资源实现自己的生活目标。在社会的交易网络中,那些享有权力优势的人会比普通人获得更多信息,造成人们在信息资源上的不对称,使得拥有信息多的好像比拥有信息少的人聪明,其实一旦实现了信息资源的专业化,并在交易关系中利用这种资源,聪明人和愚笨人的区别也许就不重要了。

  第五,以人为本的“人”的最高层次即为自由、全面发展的人,一切人都归为劳动者,劳动者便从自主劳动转化为自由劳动者。什么是自由劳动者?马克思有一段经典性概括:“(1)劳动具有社会性;(2)劳动具有科学性,同时又是一般的劳动,是这样的人的紧张活动,这种人不是用一定方式刻板训练出来的自然力,而是一个主体,这种主体不是以纯粹自然的,自然形成的形式出现在生产过程中,而是作为支配一切自然的那种活动出现在生产过程中。”[9]

  

  §1.3 以人为本的“本”的五重含义

  

  以人为本范畴中的“本”的内涵,也有不同凡响的五重含义。

  第一,这个本,从最抽象、最一般的意义来讲,是相对于人与大自然的关系而言的。人与外部物质自然界,人是本还是物质自然界是本,是人本位还是自然本位,在人之上升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个自然本位向人本位转化的长期艰辛历程。自从人类统治自然界以来,人本位便确立了。

  第二,这个本,进一步讲有一个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问题。人为本,还是动物为本,也同样是一个漫长的残酷斗争过程。由于劳动,人类方才从动物界分化出来,这也同样是一个人之上升过程。最新的认识是,人为本,并不否认在这个前提下的动物保护。

  第三,进入人类经济社会,还有一个人与物的关系问题,即人是主体还是物是主体,人为本还是物为本。在拜物教弥漫的时代,不是人对物的统治与支配,而是物对人的统治,人对物的依赖。人对物的依赖,也有一个攀升发展的过程:拜物教:商品拜物教-金钱拜物教-资本拜物教。[10] 在今天我国的现实生活中,同样存在着物的依赖现象。诸如物的依赖,就是人对金钱、物质财富和交换关系的依赖,人成为物的奴隶,成为只为物而存在的人,见物不见人,贪污盗窃,行贿受贿,权力资本化。

  第四,在人与人的经济关系上,便存在一个对人的依赖、对人的统治、对人的奴役的问题。所谓人的依赖,就是人对狭隘的“人情关系”和权力意志的依赖,人丧失其独立人格,成为依附性的人。在现实经济社会中,家长作风,奴役乃至占有他人,“包二奶”,权力主义等等,皆属对人的依赖。唯有平等,没有对人的依附,才会有本,你有本,我也有本,人人皆有本。

  第五,是人与社会、个体与类的关系。只有处理好二者的关系,以人为本的“本”才能算是坚实。个人与社会和谐,个体与类协调,责权利均衡,本固奠实,人方能成为人类社会生活之本。

  

  §1.4 对以人为本理念的不同理解

    

  而今,“以人为本”被炒得如此灼热、烫手。然而,相同的“以人为本”概念,却有千差万别的理解。这里,列述几则在我看来较有代表性的认识。

  ——片面的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其实是一种基本理念,它是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基本涵盖,因而对其理解应该全面、完整。对有的人来说,只是在经济生活中的某些方面,经济运行中的某些时段以人为本。比如,有的企业可能在产品设计上、产品销售上想到了人的需求,而不一定在公司管理中以人为元本;某些领导可能在工作报告上、在检查工作中,在年终总结时强调以人为本,而日常工作中却置于脑后。

  ——现象的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其实也是一种本质理念,它把人看作一切事物的前提、最终的本质和根据。在我国现实生活中,却存在着人被边缘化的倾向,许多人分析、思考和解决问题,缺乏人的意识、人的观念和人的维度。人是一切活动的主体和承担者,又是一切事物的最终根据和本质。社会的发展,内在地要求明确把人理解为一切事物的根本和本质,而不是在一些枝微末节上,在一些表面文章里大讲以人为本。

  ——工具的以人为本。在经营活动、企业管理中,以人为本常常被理解为一种赢利的策略、方法,一种管理工具、手段。利润,方成为企业的根本。追求利润,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天经地义。问题在于,人在这里被物化,被实用化,被方法化。那末我质疑,这种以牺牲人的元本地位为代价的利润追求会有多深的基础,会有多长的持续时间?有家公司的广告语宣称“科技以人为本”。何谓以人为本?注解是:Connecting People。就是说公司的一切经营活动都要联系到人,即消费者。[11] 仅此而已。

  ——极端的以人为本。将以人为本推到极端,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上破坏生态自然环境、疯狂掠夺自然资源;在处理人与动物的关系上采取灭绝政策;在处理人与社会的关系上的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

  

  二、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学表达就是“人本经济学”

  

  从政治经济学的视野来看以人为本,或者说以人为本建构政治经济学,那它必然就是人本经济学。迄今为止,经济学、政治经济学,都把物质财富的生产与分配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面对刚刚从贫穷与饥饿挣脱出来的人类来说,经济学的创始期有理由以物为中心、为元本、为主体、为基点。这种对象取向的经济学,实质上是以物为本的经济学。相反,我认为作为一门成熟的经济学、特别是政治经济学,必然将经济生活中的人作为对象,必然以人为中心、为元本、为主体、为基点来展开理论体系。这种对象取向的经济学,实质上是以人为本的经济学。上世纪80年代我创造了两个词,来表达我对以人为本与以物为本两类经济学的新划分:Materialcentric Economic 即物本经济学,Anthropocentric Economics即人本经济学。[12]

  

  §2.1 政治经济学原来是人本经济学

  

  社会经济文明的发展,人类自主意识的强化,使得人文科学各学科对于“人”的问题愈益关切。政治经济学必须反躬自问:人在社会经济生活、在经济研究中究竟居于什么位置?

  我的研究结论是:政治经济学应当也必须研究人及其经济关系;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具体为自主劳动者;自主劳动者是经济运动的主体,社会生产四环节以其为中心而运行。比之以物质财富为对象的传统经济学,这是本来意义的人本经济学。一个以物为本(物本),一个以人为本(人本);一个以“资”为本(资本),一个以“劳”为本(劳本),真可谓泾渭分明。[13]

  以物为本来展开自己的理论体系,是天大的误会,莫大的过失。这个失误究竟归咎于弥漫着拜物教的旧时代,还是委过于学者们偏狭的视野,这并不重要。问题在于,为什么说应当以人为本?我们从两种不同的视野来分析问题。

  先从社会经济生活的横剖面来看。其一,我们知道,经济研究的实证基础是经济活动。而人,是所有经济活动的制动者、参加者和归宿者;就是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巫继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本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9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