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钢:汶川地震与地震预警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8 次 更新时间:2008-12-24 14:15:13

进入专题: 汶川地震  

钱钢  

  

  

  唐山地震后的十年间,余悸未消,地震部门最怕“漏报”,政府最担心“漏警”。而1986年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对“虚报”和“虚警”的担心则上升到主要地位。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发展,地震活动却相对平静。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本地的稳定,对任何可能“影响投资环境”的负面信息都严加控制,震情信息自不例外。

  

  地震以及其它重大灾难的预警,政府必须有决策,决策不能闭目塞听而作,但也不能期待握有充分信息后才出,政府即使尽最大努力预先获取准确信息,决策的盲区仍将无可避免地存在,因此政府的决策势必是风险决策。

  

  今天的问题在于科学的困顿、政府的两难、民众的无奈。一个较新的例子是2002四川西昌地震恐慌。02年发生了什么呢?在西昌市的邛海出现半夜鱼跳“龙门”的非常壮观的异常,在长约3公里,宽超百米的水面上,有成千上万条鱼蹦出水面,蹦高大者可达3至4米,当鱼船穿过该区查看时,落在船上的鱼竟有几百斤之多。结果老百姓又跑空了。可是,一年之后地震来了。人类就是这么无奈,你不能简单判断说鱼跳出来跟大地深处的奥秘没有关系啊。中国地震预警的现状是:地震预报水平虽领先各国,却仍处于“荆天棘地”的摸索前行时期;政府的危机管理能力,应对灾害的社会素质,均亟待提高。

  

  地震预警的几点建议

  

  最后我简单说一下我的建议。

  

  第一个建议,强化政府在预警中的关键位置。在现实条件制约下,政府肩负有限责任,但必当全力以赴。政府应向公众坦陈风险决策的难度,并明确说明对预警的承担。巨灾应急体制须彻底改革,成立紧急事务部门,统筹所有巨灾和突发事件的处置。

  

  第二个建议,给地震科研充分学术自由。要让地震预报工作者免于恐惧,放手工作,向责任部门大胆预报。地震预报队伍,既包括目前政府地震系统的地震工作者,也包括所有科研机构和民间潜心地震预报的人士。在科学尚在攻关的现实下,“虚报”和“漏报”均应免责。

  

  第三个建议,逐渐增加地震信息开放度。

  

  第四个建议,政府要给科学界减压,社会要给政府和科学界减压。地震预警通过政府、科学界、社会三重不同角色的互动实现。政府、科学界和社会应密切沟通。全体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宽容、务实、沉着面对巨灾威胁;理解预警需要成本,共担必要代价。在地震预警的困局面前,将急切的诉求,转为理性期待和积极参与。

  

  第五个建议,预警过程要“复盘核查”。预警的决策结果必须允许失误,但预警的决策过程决不容存漏洞,而且事后应当公开,接受公众检验,不要让决策的巨大难度,成为玩忽职守者逃避责任的理由。呼吁尽早公开汶川地震的震前资料,启动地震预警研究,化惨痛教训为公共治理的宝贵知识资源。

  

  还原汶川地震前真相,关键在哪里呢?现在很多问题纠缠在临震预报,纠缠在汶川这样的具体地名上。其实还原汶川地震前真相,查清中期预报才是关键。汶川地震有没有长期预报?回答是肯定的。国家地震局的官员在人大常委会非常明确地告诉人大常委会的委员们,汶川地震前对于这个地区的地震长期活动背景我们是清楚的。我还想告诉大家,我们国家会定期圈定地震危险区,从2005年开始更新了一个新的区划,15年时间,到2020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在2005年下达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防震减灾的通知,在新的危险区里就圈定了阿坝。我们再看短期,专家说我们没有发现能够让地震科学家在现有水平上依据现有经验做出判断的前兆异常,就是这次汶川地震没有短临预报。那么到底有没有中期预报的意见呢?我特别希望尽快解密2006、2007、2008三次地震趋势分析会的意见,这就是中期意见,对南北地震带中段在2006、2007甚至2008年初到底有没有预测意见?有没有判断?

  

    进入专题: 汶川地震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608.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