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说说三十年改革中的补天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52 次 更新时间:2008-12-17 16:27:02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刘军宁  

  

   今年是中国改革的第三十年头。其中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九年的这一阶段,我们不妨称之为“补天”的改革。一九七八年的三中全会上年中国共产党被迫作出作出 改革的决策,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国如果不改革,民众就活不下去了。我们通过下面这个例子来看当时中国所选择的改革方式︰一栋楼出现问题,如果其结构尚可以加 固,可通过改造或者加固来解决;如果其结构的根本出现严重问题,坍塌在即,就需要把楼拆掉,重新建设。这一思路也适于判断中国的根本制度。1978年,邓 小平的判断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存在问题,但不是致命的,可以通过加固来改变的,即通过改革对社会主义进行自我完善。于是,中国人选择了一条渐进改革的道 路,即通过逐步的加固和改造,让社会主义的大楼变得更加坚固、结实。从那时起,中国步入改革的年代。

   作为“补天”的改革在中国的出现,是因为邓小平发现原来这个旧的“天”已经漏洞百出,行将崩塌。但是自我否定现行体制的“变天”式改制是邓小平断然不能接 受的。所以他决定发动改革来“补天”。邓小平赋予改革的使命,用一句官方的话来说就是︰通过改革实现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这是对“补天”的一个很标准的一 个解释。邓小平的改革路径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发展经济这一件事情,作为全党工作,全国人民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他要做到的,是在共产党专政下 的,引进有限的、不自由的、扭曲的资本主义。官方的表达法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赞同并拥护邓小平这一判断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补天派。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九年,全体中国人(除很少数人外)有一个共识,就是通过这样的改革,可以为中 国找到一条出路,可以把这个“天”的大的漏洞全部补掉。尤其是那一时段的知识分子都是体制内改革派,都是“补天”派,认为通过体制内的改革,中国就会达到 一个现代化;就能够把中国原来所展现的重大危机给它克服掉;中国就会平稳地转向一个新的、美好的社会。那时的补天派把希望完全寄予邓小平。一九八四年北大 学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标语。这是一个完全自发的,对补天式改革的由衷认同。今天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自发并得到普遍认可的举动了。施光南的歌曲,也那个时代 的典型。他的歌是一个非常正面,非常向上,非常光明,对未来,对体制内改改革充满信心。所以到一九八九之后再也没有施光南这样的作曲家了,因为那个时代已 经随着六四事件而结束了。

   一九八九年之后,事情发生了变化,中国人对改革的认识也出现了分裂。“补天派”继续坚持认为,天还要继续补,且可补,改制是要不得的。在六四事件前后,出 现了不同于“补天派”的“变天派”。“变天派”认为︰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补天已经已经无济于事了。这样的体制,这样的天,不仅不能补,而且也没有必要补。 中国要的是改天换制。这些人声音很大,人数却不多,他们基本都在体制之外,是体制外改制派。除道义资源之外,他们掌握的政治经济资源很少。相比之下,中国 的“补天派”,声音不大,人数却众多,他们都在体制之内,掌握着大量的社会政治经济资源。他们对“变天派”略存同情,却不敢支持。

   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补天派’的前景,就是中国改革的前景,也是改革所要改革的体制的前景。但是在我看来“补天派”,尤其是经过八九年“六四”事件之 后,“补天派”代表的是一个过去了的时代。但是在日常生活当中,这些体制内的补天派私下也很开明。他们把自己定位为“补天派”,因为他们不想“变天”。可 这个不想“变天”并不表明他们誓死忠于旧体制并与之共存亡。在我看来,他们只是被动的“补天派”。他们只是担心︰如果这“天”塌下来了,自己也会成为倾巢 之卵。所以从利害得失的角度来考虑,虽然这个“天”已经满目疮痍,但他们还是不希望它塌下来,不想失去已经到手的利益和特权。今天的“补天派”和八十年代 初的“补天派”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不再以“补天”为使命,而是怕被崩塌下来的天砸着。所以,他们已经从八十年代意气风发的积极主动的“补天派 ”,变成心灰意懒的、消极被动的“补天派”了。当你问他们,既然你们把自己归入“补天派”,你愿不愿意为补这个“天”积极作为吗?贪官们用自己的行动作出 了很好的回答。他们不仅不是补天,而是从这个体制中好处。天的漏洞越多越大,补天派得到的好处越多。他们的意愿是不希望天坍塌,他们的行动是加速天的坍 塌。现实中的“补天派”,只是态度上的“补天派”,行动中的逍遥派。他们对变天畏首畏尾,对补天又无能为力。

   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变天者无力,补天者无能。不争的事实是,补天派对这个体制,已经没有多少爱,更没有什么机会可以重来!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38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不补怎么办? 贼法牧 2009-02-22 22:30:23

  暴力革命?那只是一个更加专制的登场

前景黯淡 伸手不见五指 2009-01-12 22:26:05

  如同铁桶一般,没有四号的光明了
  
  
  
  
  

無語 暮鴉 2008-12-17 20:03:17

  幾年前和劉先生的短短交流,不知道劉先生還記得嗎?
  
  估計都是看不到希望,都開始激動了。
  
  是該檢討體制「原罪」的時候了。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