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中国的政治现实和我的梦想

——2008年9月9日在华中科技大学人文讲坛上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459 次 更新时间:2008-12-04 13:08:46

进入专题: 政治发展   改革开放三十年  

于建嵘 (进入专栏)  

  

  各位晚上好。首先感谢今天在座的华中科技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按照最初的约定,我应在今年4月22日至23日到这个全国最著名的人文讲坛来演讲的。后来因我要参加一个会议,就推到了5月26日至27日。可没有想到5月12日发生了四川大地震,我又到灾区搞社会调查去了。两次不能如约,实在抱歉得很。我甚至想,再没有机会登上这个讲坛了。所以,当9月1日组织者郭玫老师再一次同我联系时,我感到有些意外。在这里,我再一次感谢论坛的组织者和同学们。昨天我在校本部那边讲了“群体性事件与和谐社会建设”,今天我在这里要讲“中国政治发展三十年:变化、问题和出路”。本来,我认为同济校区主要是学医的,不会有多少人来听这样有点无聊的话题。可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讲堂都坐不下了,只能站着或坐在地下,这让我感动,当然也产生了很大的压力。面对这么多关心中国政治状况的同学和老师,我想起了中国历史上有两位学医出身的著名政治和人文方面的人物,一位是医学博士孙中山,另一位当然是从医科生成为大文豪的鲁迅。很难说,今天在座的当中将来不出几位人文社科中的大人物。

  为何要讲“中国政治发展30年”?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最近开了好多有关的研讨会。但主要是讨论经济改革,很少有专门讨论政治问题的。我想,这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政治问题较为敏感,搞得不好就犯了忌。其二就是对于30年来中国政治改革的评价分歧意见很大。一些官员和学者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优越性越来越明显。而另一些学者则认为,中国目前存在的许多问题恰恰是由于没有适时进行政治改革带来的。这个论坛的主办者不怕敏感,而又认为我不怕争论,所以要我讲这个题目。

  关于中国政治这30年的历程,我用了“政治发展”一词,而没有用“政治改革”。为什么用“政治发展”呢?从政治学的理论来说,“政治发展”与“政治改革”是有区别的。一般认为,政治发展是政治通过自身的调整与社会其他系统互相协调,形成良性的结构运行体系的过程。而政治改革是对既定政治体制的弊端所作的革除,即政治领导集团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政治体系的改进。政治改革是政治发展的一种形式,另一种形式是政治革命。我在这里使用“政治发展”一词与一般理论所说的有点不同,我强调的是政治的自然变化过程,它不象政治改革那么强调过程的可控性。甚至可以说,我所说的“政治发展”就是“政治变化”。今天我们在这里分析的就是,在这30年里,中国的政治哪些变了,哪些没有变,为何这样变,正在向哪个方向变这些问题。

  

  一、30年中国政治的变与未变

  

  我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近30年来,中国的政治是从“家长式的威权体制”向“共治式的威权体制”方向发展。

  这首先有一个判断,就是毛泽东时代政治体制基本特征是什么。有人认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政治体制是极权政治体制,或者叫专制体制,或者个人独裁体制。我认为称为“家长式威权体制”可能要好一些。一般说来,极权主义体制有以下特点:1、存在某个意识形态,它规范生活的方方面面,勾勒出达到终极目标的手段;2、有一个唯一的群众性政党,以此动员人民的热情和支持;3、党和国家权力由个人掌握,个人权力终身制;4、通过党全面控制政府体系,包括警察、军队、通讯、经济及教育等部门。 威权主义体制则是统治者通过暴力手段取得政权后,在民主的外壳下,以威权的方式治理国家的一种形式。它有别于极权政体,有某些民主的成分;它又不同于民主政体,它是集权强制的。这种制度在19世纪后期及20世纪中期盛行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它是一种政治上的过渡形态,是不发达国家通过强制性的政治整合维持秩序和稳定,以达到发展经济、促进社会进步的目的。

  现在先不争论这个问题。我们先看看当时中国政治有些什么特点。概括地说,大约有九个方面:1、一党专政,多党共存;2、党国同构,以党代政;3、权力集中于中央和最高统治者个人;4、领导职务实行终身制;5、权力的转让以领导人指定的方式进行;6、政治权力不受宪法的约束和制衡;7、政治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是暴力式的革命;8、国家机器和意识形态控制着社会的所有方面。9、依靠政治动员的方式实现高度的社会参与。我们姑且把这种制度用新的词汇概括出来,我用了“家长式的威权体制”。

  我们今天就分析它们哪些变了,哪些没有变。

  第一,一党执政的体制没有改变。共产党是法定的执政党,掌握着国家的政权;民主党派有所发展,但它们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发挥有限的政治作用的。

  一党执政是指一个国家的政权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由一个政党所掌握。现在世界上主要的一党执政的国家和政党有中国的共产党、朝鲜的劳动党、越南的共产党、老挝的人民革命党、古巴的共产党、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叙利亚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等。造成一党执政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在国家法律上明文规定了某党是唯一的执政党;其二是虽然国家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某党是唯一的执政党,但由于某些方面的原因,事实上造成了一党长期把持政权。中国是通过法律的形式确定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的,不允许有反对党的存在,其它合法政党只能参政议政,不能执政。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的领导人从来没有动摇过。邓小平在最初发动中国改革事业时,就明确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这其中最核心的一条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80年代末期苏东剧变后,中共就更加重视党的建设。在中共领导人看来,加强党的建设当然不是要否定党的领导,而是要加强党的领导。党的领导主要体现在组织领导、政治领导和思想领导方面,其中最重视也最卓有成效的就是党的组织领导。有人江泽民时代重视党建。这话不假。2000年中国国民党在台湾失去执政地位后,中共更重视党的建设。当时党校的老师们就纷纷讨论如何吸取历史上那些长期执政的政党失去执政地位的教训,主要是苏联共产党、日本自民党、中国国民党和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这几个党的经验教训。尤其不要小看苏共和国民党两个党下台的影响。苏共是在戈尔巴乔夫时代下台的,国民党是在李登辉时代下台的,前者是明显松动了的、已经威权化的也许还有极权色彩的政体,国民党统治更是家长式威权统治,二者共同特点都是最高领导人对政局演变直接起到了促进作用。与中共一样,这两个党的体制也是列宁式政党体制,加之共存和斗争的时间特别长,彼此非常了解,所以中共也特别关注并且反思这两个党的命运,党建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必须阻止党的最高领导人具有瓦解党的能力。以后的中国的诸多体制设计就根据这个要求来设定的。包括最高领导人的双接班制、领导干部的年轻化到一定的年龄必须离开政治局常委这样的制度。可以说,这代表中共的政治成熟和政治理性。江泽民时代对党建的重视,与中国从家长式威权向共治式威权的转变,几乎同步发生。不论出于各种原因,可以说是彼此影响、互相促进了。

  大家再看一看中国的民主党派。民主党派的确有所发展,人数达到了71万余人。但民主党派不是一个独立完整意义上的政治党派,它的前提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民主党派成员参加国家层面的政治活动,参与国家重大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协商制定;参与国家重大政治问题和国家机构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但事实上,这些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并没有独立的政治品格,他们一定要揣摩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在想什么,他们提出的看法能不能得到肯定,所以你们看到,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某一位领导的批示下来了,他们就会特别地高兴。所以我认为,民主党派虽然有所发展是事实,但这些党不是完整的、不能起到监督作用的政党。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中国的政党制度这30年来没有变。在讲民主党派时,大家可能还知道另一种情况,就是无党派人士。实际上,中国不但有这几个党派,还有一个不是党派的党派,叫无党派人士。你们在座的可能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无党派人士。我原来也这么想,实际上这是错误的。因为无党派人士是有“党性”的,他必须要通过统战部认可。去年我去贝克利做演讲时,开玩笑说自己是“无党派非人士”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国家建设有所发展,人大制度有所改善,行政机构进行了六次改革。

  对于人大的职能和权威问题,目前存在许多争论,如认为人大是“橡皮图章”,以及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等问题。但相对而言,这30年来,人大制度是有所发展。但发展过程中,人大代表本身出现了两个倍受关注的问题。一个是人大代表的构成问题,一个是人大代表的职业化问题。我们来看一组数据: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农民占代表比例29.4%,第七届时还占23%,到第八届(从1993年起)时降为9.4%,第九届降到8%,第十届为8.4%。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基层农民代表比上届增加了七成以上。现在大家对这个问题争论得比较多。但我认为这个问题实际上并不重要。医生当人大代表好不好?也好。但他一定要当专职人大代表,而不是兼职的人大代表。中国的人大制度一方面没有解决人大代表的来源问题,因为我们所谓的选举,特别是全国人大这样的间接选举,无论是从程序和结果来看,都存在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它没有解决人大代表职业化的问题。许多西方国家,如美国宪法第六条规定:“参议员和众议员在当选后之任期内,皆不得受任合众国当局下所设置或者加薪的任何文官职务;凡任合众国任何官职之人,在继续供职期内,皆不得出任国会议员。”在中国,许多官员自己就是人大代表。既当人大代表,又当官员,这是不适当的。

  30年来,中国的行政机构进行了六次改革。1982年改革是增加机构。国务院行政机构由1978年的86个增加到100个,工作人员达5万余人,达到新中国建国来的最高峰。1988年改革是调整机构和转变职能。国务院的机构由72个调整为65个,提出以转变政府管理职能为关键。1993年改革精减机构。国务院部委和直属机构、办事机构由86个减为59个,后又陆续减至40个,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机构改革的基本目标。1998年改革精减机构。国务院组成部门由40个减为29个;各部门内设司局级机构减少200多个,机关人员由3.2万人减为1.6万人,减少一半。省级政府工作机构由平均55个减少为40个,平均减少20%;人员平均精简47%,共减编7.4万,以建立办事高效、运转协调、行为规范的行政管理体系。2003年改革,设立国资委;改计委为发改委;设银监会;改组商务部等,目标逐步形成行为规范、运转协调、公正透明、廉洁高效的行政管理体制。2008年改革,实行大部制。大部门体制,是指把业务相似、职能相近的部门进行合并,集中由一个大部门统一行使。以行政体制为中心的政府改革,最重要的是实现政府自身的转型。这个转型应是两大任务:一是由管制型政府转向服务型政府,二是由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到一个公共治理型政府。从现在来看,这两大任务都没有完成。

  第三,政治权力结构有所变化,最高权力实现共治,地方权力利益化明显。

  权力结构是指权力系统中各构成要素及各层级之间构成的相互关系形式。我们讲权力结构主要讲两个问题,一是最高权力的配置问题,一是中央与地方关系问题。最高权力问题,你们注意几个提法。在毛泽东时代,叫“以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到了邓小平时代,叫“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到了江泽民时代,叫“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到了胡锦涛,叫“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个提法很有意思。也就是说,到了胡锦涛,“国家主席”或“总书记”只是一个职务。

  关心政治的人可能注意到了习近平前几天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幕式上的讲话。他说,我们党的政治很有发展,其中一条讲到建立集体负责任的党中央。我们要注意他的这句话。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严格实行民主集中制,健全集体领导与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反对和防止个人或少数人专断;推行地方党委讨论决定重大问题和任用重要干部票决制;建立健全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地方各级党委常委会向委员会全体会议定期报告工作并接受监督的制度;完善党的代表大会制度,实行党的代表大会代表任期制,选择一些县(市、区)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 中国共产党提倡实行民主集中制,建立健全体制,防止个人专断,并且现在的确实行了许多措施。大家注意一下许耀桐先生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于建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治发展   改革开放三十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92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好文! zzhang78 2008-12-10 21:30:18

  怀伊人难诉我心之哀伤兮,
  路漫漫不知归于何方。
  借风波送我于江水之间兮,
  水茫茫天地一流殇!
  多谢于老师!

文章很不错 cixing 2008-12-10 17:54:10

  好文!

人治与法制是水火的关系 伸手不见五指 2008-12-10 07:59:16

  只要存在一档专政,法制也只能是对于百姓的法制。因为人治与法制是不共戴天的,法制则剥夺人治,人治则限制法制。
  
  但是,民主终将战胜一切邪恶!中国早晚要施行民主的,只是时间还很久远,道路还很曲折。没有统治阶级会自愿的放弃特权的,因为特权就是利益,就是可以较为便利的掠夺社会资源的。但是国民党除外。

继续商榷 夜啸 2008-12-09 10:44:30

  从各种史料或传统书籍里面我们可以读到,在共产党以前的地方社会,确实是存在一定的地方自治的,其治理的组织和领导主要依靠族姓制度及其长者,其依凭的思想观念主要还是儒家等级伦理的价值。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发现那些具有现代平等民主意识的地方自治情况。这种状况是否表明着中国传统地方自治的“先天”缺陷?这种缺陷对于现代社会的发展意味着什么?共产党产生以来,地方社会的组织结构等广泛地发生了深刻的变动,是不是可以说,现在再回到传统那样的自治已无可能。当然,在中国,儒家观念文化的影响是特别深厚强大的,比如在(地方自治)政治上就可以表现为人治的特点,这也就是在特定的情况下由特定的能人,可以治理好地方,所以从这个理论看来,在即使没有“法治”的情况下,出现一定地方自治成功典型也是可能的,但是这种情况却很难具有普遍长期的意义。综合起来看就是,中国当下的地方自治必然脱离不了共产党的组织和运行等系统的。所谓民意等方面,也很难脱离开儒家和共产党的存在影响。

尽管我们有梦想 伸手不见五指 2008-12-08 20:57:33

  但是,我们的梦想很渺茫。

i have e dream! 伸手不见五指 2008-12-08 20:56:16

  i have e dream!

中国的政治现实和我的梦想 海西浪人 2008-12-08 19:24:31

  于建嵘先生的这篇文章我反复读了3遍,文章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状况做了比较科学的分析和阐述。有几条给人深刻印象:
  1,执政者是想把中国变成一个“法治式的威权体制”,即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
  2,党内民主”充其量是一个小集团的民主,考虑到6000万党员,5000万公务员,实际上是统治集团内的民主。更科学的揭示了“党主立宪”的实质;
  3,世无英雄,大家不要对“什锦八宝饭”抱太大期望,他们不具备大政治家的禀赋;
  4,这几十年的政治发展,使统治集团加强了,在他们的驾驭下中国这艘巨轮会向背离民主的方向走的更远;
  5,于建嵘先生似乎对中国的前途不甚乐观。

赞成 近朱者墨 2008-12-08 13:32:44

  于老师的思路可能是最接近实际的,对地方自治这一点尤为赞同。虽然前景不容乐观,象前面网友的跟帖说的,民众,就象是抽满吸管的胆红素猪。

赞同此观点 dxxxsf 2008-12-08 09:51:39

  难怪不顾一切的发展经济,破坏环境和资源也在所不惜,原来是为了追求政治上的合法性。

改进思路的商榷 宝剑 2008-12-07 11:03:48

  于建嵘先生所看重的“法治式的威权政治”应该是很有内涵很有道理很有希望的中国政治改革路径。然而,在具体思路、解释或者方式方法上,我觉得要进行更大的改进。一是在整个指导思想上,必须改进只重视传统权威政治由上而下的行政统属力量运用(比如“县级司法独立”就是靠上级直辖领导),而要创新使用现代民主政治的力量来“科学”约束公权力。这里的科学为什么打引号,就是要突出强调对公权力的约束仅靠传统由上而下的约束是不行的(可能在特定的官员和环境下可治一时,却非长治久安之策),必须要配合民主政治的由下而上的约束才行才完善才科学。二是地方自治仅提到县级也有局限,更关键的是地方自治的政治改革未必一定要选举“一把手”(我以为选举“一把手”则意味对传统威权政治的基本否定,未必合乎改革的“法治式的威权政治”思路,未必稳妥),而可以在“选举监督领导”、“选举非一把手的其他领导”等方面搞活搞好搞深地方自治,从而推动整个中国政治上台阶。

“谁在承担截访的成本” 胖子 2008-12-06 19:48:08

  我们下属企业(现已破产)的一个员工是老上访户,前年,下属企业解除了与她的劳动合同关系,将她的档案关系转到了她的老家。前不久,他们的乡长向我们的领导诉苦:每年要花5万元用来对她截访。

好文章 齐奥塞斯库 2008-12-06 09:36:02

  和谐四年12月5日

宪政 雪山飞鹰 2008-12-05 20:37:30

  我个人觉得中国真正实现民主不会是那么遥远的事情,只要我们全部热爱明主的同志团结起来,一起为之努力。当然并不是暴动,也不是要革命,要和平的方式。为什么那么多人总是说现实不能改变呢,其实他们也是热爱民主的,没有为自己的理想勇气与胆量!

宪政民主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打酱油的 2008-12-05 12:31:39

  宪政民主的基础是基督教信仰,这些都是普世价值,是世界的未来,但在ZG大陆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受教了 dynamic 2008-12-05 11:57:13

  于老师的文章还是比较注重实证的,比那些整天躲家里甚至躲在国外乱喊一通的人强多了。

还是极权体制 netants 2008-12-05 10:27:53

  看了老于绕来绕去,感觉还是极权体制,而不是什么威权呵呵。

我是暴徒 卡房 2008-12-05 09:48:50

   我是2008级大学毕业生,我是穷人,我是灾民,我是乙肝携带者,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是失业者,我没有生存的希望,我想找一份即使用生命换来收入的工作,我想用这笔钱去给我父亲治病。有没有愿意要我的???

啊?我原來是無黨派非人士呀 暮鴉 2008-12-05 07:50:06

  原來中共的「認證」機構這樣龐大。怪不得三鹿反而查不出來了,精力都花在這上面了。

有空到我的博客走走? 熊平 2008-12-05 00:21:13

  我看见人民的身上插满了吸管。
  我保持沉默的姿势。
  
  我的新浪博客《历史的伤口》:http://blog.sina.com.cn/xiongping111010
  
  我看见人民的身上插满了吸管。
  我保持沉默的姿势。

在政治判断上,于建荣不如康晓光 熊平 2008-12-05 00:18:17

  今年没写文章,贴一首今年写的诗吧
  
  我与人民的距离
  
  我看见人民的身上插满了吸管。
  我保持沉默的姿势。
  
  
  
  只有少数人活下来是为了见证。
  我相信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与人民的距离。
  是天空与海的距离。
  只有遥望时才能不分彼此。
  
  
  
  和谐四年8月29日
  

这一篇真不错 jonee 2008-12-04 15:24:53

  这一篇真不错.比以前的文章更加切合现实.
  只是对发展期望讲得太粗略了些,可操作的内容有点少.

triple1 2008-12-04 14:00:39

  那些政治文盲真应该好好看看老于的文章 这才是理性的分析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