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祖陶:黑格尔逻辑学中的主体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33 次 更新时间:2008-11-19 22:10:57

进入专题: 黑格尔   逻辑学   主体性  

杨祖陶 (进入专栏)  

  

  (杨祖陶,武汉大学哲学系)

  

  黑格尔曾经说过,关于认识、信仰等等的本性的许多问题,“其实均可回溯到简单的思想范畴,这些思想范畴只有在逻辑学里才得到真正透彻的处理”(《小逻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94页)。关于所谓认识或人的主体性问题就是这样。主体性是黑格尔哲学的主要原则,是一个在他的各种著作中到处都加以讨论的问题,但只是在逻辑学里才得到了透彻的处理。对黑格尔逻辑学中主体性范畴的探究,不仅对于理解他在各个哲学领域里所发挥的主体性原则非常必要,而且会给我们当前对于主体性问题的讨论以极大的启发和教益。

  

  

  一、主体性的发生史

  

  在黑格尔逻辑学中,主体性[i]这个范畴是主观逻辑、即概念论的第一个大范畴。主体性在这里指的是形式的或主观的概念,即包括概念、判断和推论在内的通常所谓主观思维形式。所以黑格尔说:“概念无论如何总是主体性本身”(同上书,第371页)。当然,黑格尔所说的概念等等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而是作为其逻辑学对象的纯粹概念,即“除了属于思维本身和通过思维所产生的东西外不能有别的内容”的概念。

  

  作为主体性的形式概念的本质是什么?黑格尔说:“概念是自由的东西,是作为自觉地存在着的实体性力量。”(《哲学全书》,博兰德本,莱顿1906年版,第211页) 概念是自由的东西,就是说,是一种“自由的、创造的活动” (《小逻辑》,第334页)。所谓自由的活动,是指这种活动完全以自身为根据,因而不为他物决定,而为自己决定,不依赖于他物,而只依赖于自身,是一种独立自主的活动。所谓创造的活动,是指概念不需要外在的现有的东西而实现它自己,把自己从一种潜在的主客统一体变成一种现实的,即具有外部实在性的主体性统摄客体性的统一整体。概念不是现成的东西,也不是任何其他东西产生的,而是它自己活动的产物,它只是在把自己建立起来时才存在,它本身就是这样一种自己实现自己、自己产生自己、自己创造自己的活动,这种活动一停止,概念就不再是概念,主体性就不再是主体性了。

  

  概念怎么能够是这样一种自由的、创造的活动呢?因为它是“自觉地存在着的实体性力量”。实体是无限的客观整体,包括一切实在,具有绝对必然性;实体性力量即指作为客观整体和绝对必然性的实体是一种绝对的否定性或否定力量,它不仅否定自己的内在性而表现为实在物或外在物,而且还进而否定这个实在物而使之变为另一个实在物。概念作为自觉存在着的实体性力量也就是实体之发展到了无限的自己反思自己的阶段,即自觉的阶段。正因为如此,概念就其为实体而言,其本身就是一个全体,一切都在它里面,没有外在于它的他物,因此也就不受他物的决定和限制,而为自由的。而就其为自觉存在着的实体言,概念内的各环节已不象在实体中那样还有彼此外在、相互限制的一面,因而为不自由、即必然的;相反地,概念作为实体的自身反思,它的不同环节本身即是一全体也即是概念,因而彼此同一,它们的相互关系就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每一个环节也都不是为异己的他物从外部决定,而是自己决定自己,因而为自由的。再就其为自觉地存在着的实体力量,即绝对的否定性而言,概念内的各环节作为全体又同作为全体的概念本身有不可分离的统一性,它们作为概念的不同规定性也都是概念本身的一个“自由存在”,而概念本身则因此而是一个绝对否定性的全体,即一个自我规定、自我分化、自我统一的否定之否定的自由而有机地进展的全体。所以,概念作为主体性虽是形式的,但却不是无内容的空形式,而是具有无限创造力的形式,是活生生的东西,是一切生命的原则。

  

  从上所述,已可见作为主体性的概念和作为客观整体的实体之间的内在联系。一方面,实体是概念的直接前提。黑格尔说,“概念以实体为其直接前提,实体自在地是那概念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因此,实体通过因果性和相互作用的辩证运动,是概念的直接发生史”(《逻辑学》下卷,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240页)。另方面,概念是实体的完成。黑格尔把实体通过相互作用而过渡到的“无限的自身反思”称为“实体的完成”,并指出:“这种完成已经不再是实体本身,而是一个更高级的东西,即概念、主体了。”(同上书,第243页)这就是说,概念是已经变成了主体的实体,是已经有了自觉和自由的实体,或者说,是以扬弃的形式把实体的全部内容和力量都包含在自身之中了的主体。正因为如此,所以概念是实体的真理,自由是必然的真理。这就是作为形式概念的主体性这种自由的创造活动的最深刻的,最本质的根源。

  

  在黑格尔的逻辑学里,实体是本质论范畴运动的最高阶段,而本质又是从存在来的,所以直接从实体变成的概念,也是从本质,并因而是从存在变来的。因此黑格尔指出:“考察有和本质的客观逻辑,真正构成了概念发生史的展示。”(同上书,第240页)

  

  黑格尔认为,作为逻辑学对象的纯粹概念是一个整体,必须从两方面来考察。一方面,当作存在着的概念,即自在的(实在的或存在的)概念来考察,这种概念,“用具体的形式来说”,“那却只是在无机的自然之中”。另方面,当作概念或自为存在着的概念(作为概念的概念)来考察,这种概念,“用具体的形式来说,那就是像它在有思维的人中的那样,但是在有感觉的动物和一般的有机的个体中,也已经有了,当然那不是有意识的概念,更不是被意识到的概念”(《逻辑学》上卷,第45页)。对此黑格尔又说,自在自为的概念“构成既是自然又是精神的一个阶段。生命或有机的自然是自然的一个阶段,概念就出现在这个阶段上,但只是盲目的,并不会把握自己,即不是进行思维的概念;作为进行思维概念那样的概念,只属于精神。”(《逻辑学》下卷,第250页)黑格尔把“存在的概念的逻辑”称为“客观逻辑”,把“作为概念的概念逻辑”称为“主观逻辑”,而把这两者之间的“中介区域”即“反思规定体系”称为“本质论”,并把它列于“客观逻辑”之下,“因为,本质尽管已经是内在的东西,但主体性却应该明确地保留给概念。”(《逻辑学》上卷,第45页)由此可见,逻辑学把论述存在和本质的客观逻辑看作是概念的发生史的展示,这里面除去逻辑学(作为逻辑学、本体论,认识论和辩证法的统一)所应有的意义之外,还包含着必须把论述从无机自然到有机自然到人的发展作为自我意识的精神或思想,即人的主体性的发生史来展示的思想,并为此准备了基础和内在格架。而黑格尔正是在自然哲学和关于主观精神的学说中,“用具体的形式”展示了主体性在地球有机体(作为普遍的主体性)的基地上从植物有机体(作为特殊的形式的主体性)到动物有机体(作为个体的、具体的主体性)(参见《自然哲学》,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375页),再到有自我意识的人(只有人“才达到了对他的主体性、他的自我的把握,……才是思维着的精神” 〔《精神哲学》,载《黑格尔全集》第10卷,格洛克纳本,第30页〕)的发生发展的过程。

  

  

  二、作为主观概念的形式主体性

  

  作为形式概念的主体性是由概念自身、判断和推论这样三个规定构成的。

  

  概念自身是主体性的出发点,它仿佛是一粒种子,从那里将要生长出主体性的整棵植株。因此,概念自身并不是空无内容的东西,而是以扬弃的形式,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存在和本质的全部内容包含在自身之中了。正因为这样,概念自身作为思维的普遍性就不是一种抽象的普遍性,而是包含特殊和个体在内的具体的普遍性,是普遍性、特殊性和个体性这样三个环节或要素构成的统一整体。概念是普遍的东西,普遍性是概念的本质。但概念的普遍性却不是离开特殊性和个体性而孤立存在的。黑格尔把普遍性规定为概念的规定性里的“自由等同性”,即在多样性中不受阻碍并等同于自身。它是贯穿在一切特殊性和个体性中的“灵魂”,是在变易中“持续它自身”,“有不变的、不朽的自我保存的力量”(《逻辑学》下卷,载《黑格尔全集》第5卷,第38—39页)。特殊性即是概念的规定性,是普遍性的自身特殊化,因此普遍性在其规定性即特殊性中仍然持续和它自身相等同。个体性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否定的统一,即对立同一,作为这样的否定的自身统一,它本身就既是特殊的东西(自在自为的特定的东西),又是普遍的东西(自身同一的东西)。由此可见,概念的三环节或三要素是不可分离地统一在一起的,换言之,这三者既是有区别的、对立的、彼此否定的,又是明白地建立起了同一性的,因而每一个都只有直接从它的对方并和对方在一起,才可以得到理解。例如,普遍性是自身同一的,但必须明白了解为在普遍的东西里包含着特殊的东西和个体的东西;特殊的东西是有规定性的,但又必须明白了解为自身普遍的并且是个体的东西;个体性本身即是特殊的东西和普遍的东西。所以,概念的三环节中的每一环节本身即是整个概念(每个环节都是三环节的统一)。但是个体性这个环节又占有特殊的地位,因为个体性作为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否定的自身统一,其本身就是被设定为全体的概念,而必须被了解为主体和基础。正因为它包含类和种于其自身,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承担者,因而本身即是实体性的东西。

  

  概念自身既是否定的自身统一,因而就是有生命力的、能动的、发展的东西。概念自身由于内在的否定性而把自身内部的各个环节区分开来,同时又把区分开的环节的同一性也建立起来,这就是判断(如“个体是普遍”)。判断把概念中潜在的规定性揭示出来了,所以判断即是概念对它自身的规定或它自身的特殊化。黑格尔把概念看作是原始的统一性,判断则是此原始统一性的分割(自我分化),从而把它的内容显示出来了,就好象种子发芽(“植物的判断”)把种子内部的潜能表现出来了一样。判断所建立的各有区别的环节的同一最初是抽象的,经过判断从一种形式到另一种形式的转化和发展的历程,当这种同一被建立为具体的同一时,判断就过渡到了推论。黑格尔把推论看作是概念和判断的统一。概念自身是原始的统一性,判断是它的自我分化。推论则是概念经过分化和中介的统一,即向它自身的回复(如“个体——特殊——普遍”即以特殊为中项而把个体和普遍统一起来的推论形式)。当推论经过从一种形式向另一种形式的转化和发展的历程,到达扬弃了中介过程而回复到概念的简单同一性时,概念就从潜在的三环节的统一体变成了现实的三环节的统一体,就是说,概念实现了自己。这实现了的或实在化了的概念,黑格尔称之为“客体”。

  

  概念通过判断和推论突破自身的形式的或主观的限制而展开自身进入客观性的过程,也就是作为形式概念的主体性从自身出发把自身的内容创造成为自己的客体的自由创造活动的过程。但是,主体性作为这样的自由创造活动具有以下的本质特征。

  

  首先,形式概念之所以能是这样的自由创造活动,就在于它不是空洞的形式,而是把存在和本质范围内的全部丰富内容扬弃地包含在自身之中了。“正是概念把前此的一切思维范畴都曾加以扬弃并包含在自身之中了。概念无疑地是形式,但必须认为是无限的有创造性的形式,它包含一切充实的内容在自身内,又同时从自身外化出一切充实的内容。”(《小逻辑》,第327—328页,译文略有改动)

  

  其次,这种自由创造活动全都是在普遍性、特殊性和个体性这样三个规定中,向着建立起这三者的具体同一的方向,经过从个体性到特殊性到普遍性和从普遍性到特殊性到个体性的循环,循着从抽象到具体、从偶然到必然的途径,在多种多样的判断形式和推论形式及其相互转化中实现的。尤其是,无论是判断还是推论的进展又都要重演概念从存在到本质到概念的逻辑发展进程。由此可见,这种自由创造活动并不是无规律的、任意的活动,而是一种合乎它自己的规律的活动。

  

  最后,这种自由创造活动借以进行的三种形式——概念、判断和推论,在这里都不只是主观意义的意识活动的形式,而是逻辑上在先的绝对的形式,是属于一切事物的、极其普遍的形式。黑格尔说,“一切事物都是一概念”,即普遍性、特殊性、个体性的统一体,“一切事物都是一个判断”,因为一切事物都是个体化了的普遍的东西,因而在一切事物中,“普遍性与个体性是区别开了的,但同时又是同一的”;“一切事物都是一推论”,因为“现实事物乃是个体事物,个体事物通过特殊性提高其自身为普遍性,并且使自身与自身同一。”(同上书,第356、340页)这样看来,主体性这种自由创造活动是有它自己的结构、模式或规律的,而这些结构、模式或规律又都不过是现实事物的同一结构、模式或规律的经过扬弃的、提高了的、纯粹的、创造性的表现形式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祖陶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黑格尔   逻辑学   主体性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37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