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涛:庞朴先生的学术贡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3 次 更新时间:2008-11-02 08:19:34

进入专题: 庞朴   学人风范  

梁涛 (进入专栏)  

  但中国又必须是在自己的文化传统上来实现现代化,现代化并不能取代或否定文化的民族性,相反它应该使文化的民族特点得到充分的释放和表现。对于当时人们津津乐道的自私、圆滑、精神胜利法等国民性问题,庞朴先生认为它们恰恰不属于文化的民族性,而是文化的时代性产物,是可以与时俱“烬”的,中华文化真正的核心精神应是人文主义精神。庞朴先生充满深情地说:“中国的一个很重要的具体情况是:它有一套源远流长影响深远的国学,哺育了且仍在哺育着古往今来的无数中国人,不承认这一情况,不熟悉这一情况,便不能有效地学到别国的真本领,也不能有力地发扬自己的好东西。”(《国人与国学》,《新闻出版天地》1993年第4期)对于八十年代的文化讨论,庞朴先生认为它实际是一种“文化批判”。先有一个文化上的不满,再去找一个标准,以此来衡量现实,这就是用所谓“蓝色海洋文化”来衡量“黄土地文化”,来衡量现实中的“不自由”、“不理性”。所以庞朴先生提出,在“文化批判”之后,还应有一个“学术反思”,既反思现实、传统,又反思所借鉴的西学。“文化批判”的任务是求解放,从传统中解脱出来,是“破”,“学术反思”则带有某种程度的研究与探索,有“立”的成分。在“文化批判”之后,“学术反思”任重道远。

  进入二十一世纪,西方文化(主要是通俗、商业文化)携全球化的浪潮滚滚而来,面对这种情况,庞朴先生公开宣称“我是中国文化的保守主义者”,“在文化上绝对不能搞全球主义,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自己的文化,你这个民族就蒸发掉了,或者就淹没在人群当中了”。不了解庞朴先生的人可能会对此感到不好理解,其实,这是庞朴先生思想发展的必然结果,“一以贯之”于其对文化民族性问题的思考之中。

  

  四、提出帛书《五行》为思孟学派的作品,推动出土文献的研究

  

  说到庞朴先生,不能不提到简帛《五行》篇的研究,这一学术难题的攻克是与庞朴先生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荀子·非十二子》篇中曾提到子思、孟子倡导一种“五行”说(“子思倡之,孟子和之”),并批评其“甚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说,闭约而无解”,但对于“五行”的内容却没有具体说明,引起后世学者的不断猜测。1973年12月,长沙马王堆第三号古墓出土的帛书《老子》甲本之后,抄写两篇儒家佚书,其中一篇提到一种“仁、义、礼、智、圣”五行。庞朴先生经研究后,写出《马王堆帛书解开了思孟五行说古谜——帛书〈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之一的初步研究》(《文物》1977年第10期)一文,率先提出此即荀子曾批评的,子思、孟子曾倡导的“五行”说。庞文一出,学界瞩目。1993年冬,湖北荆门郭店一号楚墓中发现一批竹简,该篇内容与《缁衣》等相传为子思的著作相伴再次出土,并自名曰《五行》,证明了庞朴先生当年的判断,其观点也开始被学界广泛接受。需要说明的是,由于马王堆帛书的抄写年代较晚,经文的“说”中又大量引用《孟子》的文句,庞朴先生曾将《五行》篇定为“孟氏之儒”的作品。郭店本《五行》出土后,有“经文”而无“说”,证明“经文”的年代可能要更早,于是庞朴先生又修正了自己的观点,提出《五行》经文为子思学派的作品,而“说”文完成的时间,当在孟子以后乃至《孟子》成书以后,是由弟子们拾掇老师遗说补作出来的。庞朴先生这种求真求实的精神令人钦佩,也与那些不顾事实,因出土文献与其已有的观点发生冲突,便千方百计否定出土文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的所谓学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郭店竹简以及以后上博简的发现,燃起了庞朴先生学术研究的热情,他先后发表了《古墓新知——漫读郭店楚简》(《读书》1998年第9期)、《孔孟之间——郭店楚简中的儒家心性论》(《中国社会科学》1998年第5期)、《三重道德论》(《历史研究》2000年第5期)、《“太一生水”说》(《东方文化》1999年第5期)等一系列重头文章,对早期儒学以及儒道关系进行了详细的分爬、梳理。他指出,孔子以后,弟子中致力于夫子之业而润色之者,在解释为什么人的性情会是仁的这样一个根本性问题上,大体上分为向内求索与向外探寻两种致思的路数。向内求索的,抓住“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处,明心见性;向外探寻的,则从宇宙本体到社会功利,推天及人。向内求索的,由子思而孟子而《中庸》;向外探寻的,由《易传》而《大学》而荀子;后来则兼容并包于《礼记》,并消失在儒术独尊的光环中而不知所终。郭店十四篇儒家简,正是由孔子向孟子过渡时期的学术史料,它的发现,填补了儒家学说史上的一段重大空白,还透露了一些儒道两家在早期和平共处的信息,实在是一份天赐的珍宝。基于这种认识,庞朴先生提出要重写思想史,并鼓励有更多的青年学者投入到这项关系到中华学术薪火相传,繁荣昌盛的事业中来。为了推动出土简帛研究,庞朴先生以七十岁高龄筹建了“简帛研究”网站,专门发表与出土文献有关的各类文章,网站一开通,便受到海内外学人的欢迎,成为学者们光顾、交流的重要窗口。

  1998年,笔者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做博士后研究,因课题与出土文献有关,故与庞朴先生交从甚密,皂君东里12楼庞宅成为我经常光顾的场所;每有一文完成,庞朴先生必定是第一位读者;每有观点分歧,亦可无拘无束,自由辩驳。笔者在简帛研究方面的点滴进步,与庞先生的帮助实在是分不开的。中国人讲做人、为学的统一。我想说的是,庞先生给我留下深刻影响的不仅是他渊博的学识,睿智的见解,更主要的是他宽厚的长者风范。汤一介教授说,庞先生“跟各方面的人都能和谐相处,绝不会盛气凌人”,信哉斯言!庞先生是智者,更是仁者。“知者乐,仁者寿。”

进入 梁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庞朴   学人风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8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