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萨特与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71 次 更新时间:2008-10-08 00:21:36

进入专题: 萨特  

吴琼  

  更预示着意识形态的某种松动。

  但是,在80年代初,国内理论家思想侏儒的心态还十分顽固,有些批评者还在固执地以极左的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看待西方的现代思潮,萨特的思想仍被视作是资产阶级的毒草,认为他的存在先于本质的观点割裂了存在与本质的关系,是形而上学;他对个体的自由选择的强调,是主观唯心论和唯意志论;他对生存的荒诞和人的绝对自由的揭示是现代资产阶级的自我表现、自我设计的宣言,是那些颓废、消极、放纵的垮掉的一代的哲学基础;而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和“补充”更是大逆不道,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极端反动与背叛。而80年代初意识形态领域一次又一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的运动更是使萨特研究蒙上了一层政治运动的阴影,文革式的政治批判一度喧嚣于理论界。

  尽管有这种不协调的噪音的干扰,萨特在中国的传播并未停止,反而在80年代初影响越来越大。这一影响尤其见诸三个方面,并分别对应着这个时期中国的文化现实与文化需要。

  第一,与当时的理论界和学术界有关“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讨论联系在一起,萨特的思想成为80年代初中国思想界进行思想启蒙的重要理论武器。1978年5月开始的“真理标准大讨论”被视为是新时期思想启蒙启动的标志,在当时,启蒙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摈弃极左思想的政治与社会表述模式,以揭露和批判极左思想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危害为切入点,对社会主义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和现实进行重新的解释和指认,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要“解放思想”。1978年12月13日,邓小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的一次重要会议上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中,就把思想解放当做是当时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只有思想解放了,我们才能正确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解决过去遗留的问题,解决新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思想界也正是在这一“解放”话语的激发下,开始了对历史和现实的重新书写。不过令主导意识形态所始料未及的是,思想界没有完全依从其愿望,以它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而是通过回到青年马克思,通过回到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同时还从西方借用了新的理论武器,掀起了“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讨论热潮。萨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80年代初的中国文化现实的。同是存在主义者,海德人文格尔进入中国比萨特还要早,但为什么只有萨特进入了当时中国的文化现实,而海德格尔一直只是作为一个著名的哲学家为我们所知?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简单来说,与其他的西方思想家相比,萨特对人的异化现实的充分揭示,他的思想在西方世界的巨大影响,他对马克思主义所怀有的好感以及为使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化而做的努力,还有他与新中国的特殊渊源等等,这一切使得他的思想和理论在当时的文化语境中成为了最具激发力量的资源。但也正是接受视野的这种先期投射,80年代初,中国学术界对萨特的解读基本上依循的是异化和人道主义的框架。

  第二,与当时文艺界闯禁区的潮流联系在一起,萨特的文学和哲学成为新时期作家进行创作的思想指导。与理论界高扬人道主义相呼应,80年代初,文艺界也在创作中进行着艰难的突围,萨特的思想同样也是他们借用的重要资源。有的人高扬“文学即人学”的旗帜,以萨特的自由与自由选择为主题,不断深化发展一种“人道主义文学”;有的人则以萨特的荒诞感、虚无感为表现对象,掀起了新时期“现代派文学”的浪潮。

  第三,与80年代初倡导新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萨特成为新时期青年一代的精神偶像,成为青年人标榜个性、表达自我的人生指导。如果说新时期之始乃是中国社会在其现代化进程中发生根本变革的时代,那这一变革就决非只限于政治生活和经济生活的方面,而是还体现在日常的社会生活方面。80年代初,中国人尤其是青年一代的日常生活开始摆脱以前的政治化阴影“,做一个人”“、做一个有尊严的人”,越来越成为中国人日常的生活理想和目标,而“个性解放”则成为这个时代标榜自我的口号,追求个性的自由与丰富性同样构成为启蒙谋划的一部分,一些青年人则以日常生活的多样性来表达自己的自我愿望。一时之间,新生活方式成为一种时尚,萨特的理论被误读地看作是对这种新生活方式的说明,以至于当时有的人把跳舞、戴蛤蟆镜、穿喇叭裤、听流行音乐等与存在主义等而视之。

  总之,说萨特是80年代初中国文化的一个圣像一点不为过,他的影响不只限于思想界和文艺界,而是深深地铭刻在了一代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中。

  不过,历史的发展总是在印证着这样一个真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和偶像,一代人有一代人表达自身的渴望的方式,随着历史之流转,那曾担负起变革时代之重负的一代人终将在历史的压力之下“死于荒野”。8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的萨特研究基本上摆脱了意识形态的困扰,随着萨特的大多数作品逐渐被翻译成中文,学术界对其哲学与文学思想的探讨更见系统和全面,也更见深入和透彻,可萨特的时代也在此时成为了过去。

  

  (本文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进入专题: 萨特  

本文责编:qiuchenx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23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改革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