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冬虎:北京地名的伪俗词源举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8 次 更新时间:2008-10-05 21:40:20

进入专题: 地名   俗词  

孙冬虎  

  

   [提要]地名语词的起源及其演变过程即地名的词源,大致可以区分为三种情形:符合历史事实的真词源,可能于史无征但大众约定俗成的颇具民间文学或民俗学价值的俗词源,以及以学术论著面目出现却既不符合史实也有别于俗词源的伪词源。在北京古今地名中,牛栏庄到六郎庄的渐变,广宁门与彰义门及广安门的关系,四川营-9棉花胡同的命名缘由,正是对以上三种词源基本特征予以体现的典型例证。

   [关键词]北京 地名 伪词源 俗词源

  [中图分类号]K928.7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205(2008)03—0030—07

  [收稿日期]2007—09—10

  [作者简介]孙冬虎(1961—),男,河北雄县人,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主要从事北京历史地理与地名学研究。

  

  探讨地名语词的起源及其演变过程,对这类专有名词进行追根寻源与正本清源,是地名学与词源学共同的任务。从理论上讲,每个地名语词都应具有真实的来源及其产生之后的发展过程,这就是地名的“词源”。但是,由于文献记载的缺失,能够确切知道语词真实源流的地名仅是这个庞大家族中的一部分而已。语言学家已经指出,“人们根据语音的相似,既不考虑语音的历史发展,也不考虑词义的演变过程,而去牵强附会地推测词源,就形成了所谓俗词源”①。对于地名而言,同样存在着许多在民间逐渐形成的“俗词源”,它们被大众广泛传播但可能于史无征,反映了一定地域的人们在相应历史阶段的社会生活和丰富想象,也是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源泉。还有一类关于地名词源的解释出现在学术性的文史资料或研究论著中,但相关内容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有别于颇具民间文学或民俗学价值的俗词源,这里姑且称之为地名的“伪词源”。在涉及北京地名的书刊中,俗词源与伪词源并不鲜见,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有必要把它们与具有史实根据的地名词源予以区别,这里仅以三个类型的地名词源问题作为示例。

  

  一 从牛栏庄到六郎庄——据实命名与俗词源的渐变

  六郎庄原是北京颐和园东南的一个聚落,随着郊区城市化的推进,现在主要作为区片、道路、车站名称而存在。忖度“六郎庄”的语词含义,很容易把它与民间广为流传的北宋时期杨家将的故事联系起来。事实上,这个名称是在清代才有的,它的缘起应归属于晚出的一个俗词源。

  明代顺天府宛平县有村落叫做“牛栏庄”。《明实录》记载:永乐四年八月癸卯(1406年9月28日),“北京行部言:宛平、昌平二县,西湖景东牛栏庄及清龙、华家、瓮山三闸水,冲决堤岸百六十丈”②。西湖景,亦作西湖、瓮山泊,

  ___________________

  ①高名凯、石安石主编:《语言学概论》,(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141页。

  ②《明太宗实录》卷58,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影印本,1966年,第3页。

  

  其地相当于清代改建后的颐和园昆明湖;奏疏里的“牛栏庄”位于西湖景以东,正是今天的六郎庄所在地,其形成年代显然应在永乐四年(1406年)之前。作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的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著录了“牛栏庄”①。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刊刻的宛平知县沈榜依据实地调查与衙署档册文件编纂的《宛署杂记》,也记载了这个村落:“县之西北,出西直门(西直门)一里曰高郎桥(高梁桥),又五里曰篱笆房(篱笆房)、曰苇孤村(明代亦称畏吾村,今名魏公村),又二十里曰鞑子营,又十里曰北海店(明代亦称北海淀,今北京大学一带),其旁曰小南村(小南庄)、曰八沟村(巴沟村)、曰牛栏庄(六郎庄)、曰中务村(中坞村)、曰北务村(北坞村)……。”②(按:括号内是引者注出的今地名)“牛栏庄”这个名称具有民众约定俗成的色彩,从周围的篱笆房、八沟、海淀等名称所显示的地理环境看,可能是对村落形成早期的人们在此喂养耕牛的反映。

  泉源广布、绿柳如丝的海淀在明代已成为游览胜地,今北京大学一带的清华园、勺园等私家园林尤其著名。侯仁之先生曾经指出:“有些封建文人来海淀游览风光,即景生情,就地写诗,觉得‘牛栏’二字不雅,不能入诗,就擅自改为柳浪庄。可是,柳浪庄的名称,在民间并未流行。”③诗意浓厚却稍显阳春白雪的“柳浪庄”转瞬即逝,而同样依照谐音改变地名用字、以传说北宋名将杨六郎曾驻扎此地而得名的“六郎庄”,却自清朝前期一直应用到今天。译自清朝内务府满文奏销档的一份奏折显示,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1712年12月11日),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根据江宁织造曹寅家人陈佐的呈文,奏报了曹家修建西花园工程所用的银两,其中写到:“六郎庄真武庙,配殿六间,和尚住房八间,用银一千四百三十五两二钱;在六郎庄修造园户住房三十间,用银一千两。”④这是目前见到的记载“六郎庄”一名最早的文献,这个名称出现的年份无疑应当更早些。类似的地名变迁,仅海淀区范围内就有不少,比如华家屯改称“挂甲屯”,有杨六郎在此挂甲的故事;百望山改称“望儿山”,传为佘太君登高远望、期盼失落番邦的儿子杨四郎归来之处;山下的两个小村东百望与西百望,也随之改称“东北望”、“西北望”(今作“东北旺”、“西北旺”);亮甲店、韩家川、南羊坊等地,其地名语源也都与杨家将的传说有关。

  一般认为,北京地区的“六郎庄”一类地名,大都产生于民族矛盾尖锐的清朝初期,虽然历史上的杨家将从未到过这里,但这样的地名更改以及附会于这些地名的传说,寄托了当时汉族人民对满族统治者的反抗情绪,其知识的来源则是戏曲、评话等民间艺术形式。余嘉锡先生1945年详细考证了杨家将的事迹,他首先指出:“自教育不兴,人多不识字,真能读书者尤少。乡曲陋儒,几不知历史为何物。贩夫走卒、纤儿村妇之流,茶余酒后,促膝抵掌,侈口而谈史事,听其所言,大率荒谬无稽,不出于小说,必出于戏剧,而以戏剧之所常演者为尤多。”⑤百姓通过口耳相传获得了一定的历史知识,其中虚构演义的成分俯拾即是,有时甚至与史籍的记载毫不相干,但杨家将的故事正是借助此类途径突破正史藩篱、超越地域界限,在民间广泛传播开来并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的。至于杨家将事迹传播的社会背景,余嘉锡先生说:“余以为杨业父子之名,在北宋本不甚著,今流俗之所传说,必起于南渡之后。时经丧败,民不聊生,恨胡虏之乱华,痛国耻之不复,追惟靖康之祸,始于徽宗之约金攻辽,开门揖盗。因念当太宗之时,国家强盛,倘能重用杨无敌以取燕云,则女真蕞尔小夷,远隔塞外,何敢侵凌上国。由是讴歌思慕,播在人口,而令公、六郎父子之名,遂盛传于民间。吾意当时必有评话、小说之流,敷演杨家将故事,如讲史家之所谓话本者。盖凡一事之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明]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年,第14页。

  ②[明]沈榜:《宛署杂记》卷5,(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41—42页。

  ③侯仁之:《海淀区附近地区的开发过程与地名演变》,《海淀区地名志》,(北京)北京出版社,1992年,第507页。

  ④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内务府奏曹寅家人呈报修建西花园工程用银摺》,(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106页。

  ⑤余嘉锡:《杨家将故事考信录》,(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96页。

  

  其初尚不甚失实,传之既久,经无数人之增改演变,始愈传而愈失其真。使南宋之时无此类话本,则元明人之词曲小说,不应失真如此也。”①南宋以来在民间形成的以抵抗侵略、恢复故土为主调的杨家将故事,其人物和情节在传播过程中逐渐丰富,流传范围也越来越广阔。将演义故事或神话传说附会于某些地名,本来就是各地普遍存在的历史文化现象。金朝的女真贵族、元朝的蒙古贵族对我国北方乃至全体汉族人民的统治,业已刺激了杨家将故事在民间的演义与流布;而清朝初年汉族人民在满洲贵族压迫下的境遇,与他们在元朝时期的情形极为相似,这就使杨家将的故事具备了进一步传播的社会基础,在杨六郎不曾到过的北京地区出现了“六郎庄”等地名,就是汉族人民在特定历史阶段心理状态的写照。从语源上考察,这些地名建立在与历史事实并不相符的俗词源基础之上,属于人民群众约定俗成的集体产物。它们与丰富生动的民间传说相结合,具有高度的民俗学和民间文学价值。从地名语音的演变过程分析,由牛栏庄、柳浪庄到六郎庄,始终沿着近音或同音替代的轨迹在选择地名用字,容易使社会在语音渐变而不是突变中接受新的语词。

  顺便说明,历史上昙花一现的“柳浪庄”之名,在进入21世纪前后却随着城市开发而逐渐扩散,多少反映了今人崇尚浮华的风气。

  

  二 彰义门、广宁门、广安门——史实与伪俗词源的混杂

  在南宋宇文懋昭笔下,金朝“都城四围凡七十五里,城门十二,每一面分三门,其正门两傍又设两门……正西曰灏华、丽泽、彰义”②。而《金史·地理志》的记载则是“城门十三,……西曰丽泽、曰颢华、曰彰义”③。尽管其它内容略有出入,但都肯定了“彰义门”是金中都西墙三城门中的北门。“彰义门”与东墙最北的“施仁门”位置相对,地名语词的含义也是对称的。解放后的考古发掘明确了金中都城墙的四个拐角:西南角在丰台区的凤凰嘴,西北角在军事博物馆以南的黄亭子,东南角在永定门火车站附近的四路通,东北角在宣武门内翠花街,而彰义门旧址在今广安门外大街西端、南北向的小路“湾子街”北头④。沿着太行山东麓大道北上,在卢沟桥附近转为东北方向进入北京,是历史上久已形成的一条南北交通线。在金代修建了卢沟桥之后,从这里到彰义门的道路(今为京石高速公路的最北段),更是成为从西南方向进入中都城的必由之路,而彰义门就扼守着它的咽喉。在明朝著名的“土木之变”发生后,正统十四年十月戊午(1449年10月27日),“虏众奉上皇车驾次芦沟桥果园,……遣丘谦同虏使纳哈出至彰义门外答语。谦为军所杀,纳哈出奔回。也先遂列阵至西直门外,皇上御幄止于德胜门外”⑤。《明实录》这段为尊者讳的曲笔证实,蒙古瓦刺军队押着被俘的明英宗,一路经过紫荆关、易州、良乡,在卢沟桥附近的果园驻扎。英宗派遣丘谦跟随蒙古的使者纳哈,到彰义门外与守卫在这里的明军沟通。在此期间,彰义门的位置及名称与金代并无不同。

  但是,明朝修筑北京外城之后,“彰义门”却成了另一个城门的俗称。嘉靖三十二年十月辛丑(1553年12月3日),“新筑京师外城成。上命正阳外门名永定,崇文外门名左安,宣武外门名右安,大通桥门名广渠,彰义街门名广宁”⑥。这个广宁门(后改“广安门”,今已拆,修建了广安门立交桥)处在外城西侧北端、彰义门正东约2100米,上文的“彰义街”(或称“彰义门大街”)指彰义门与广宁门之间的街道,相当于今天的广安门外大街一线。新建的广宁门与历史悠久的彰义门,分别位于北京外城与中都城的西侧偏北之处,它们东西对峙且相距不远,中间又有“彰义门大街”相互沟通,这就难免使百姓对“广宁门”的印象远不如早已习惯了的“彰义门”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余嘉锡:《杨家将故事考信录》,(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98页。

   ②[宋]宇文懋昭:《大金国志》卷33《燕京制度》,《大金国志校证》,(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

   ③[元]脱脱等:《金史》卷24《地理志五上》“中都路”,(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

   ④阎文儒:《金中都》,《文物》,1959年第9期;于杰等:《金中都》,(北京)北京出版社,1989年。

   ⑤《明英宗实录》卷184,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影印本,1966年,第10页。

  ⑥《明世宗实录》卷430,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影印本,1966年,第6页。

  

  深刻。清代乾隆年间编纂的《日下旧闻考》指出:“今广宁门俗称彰义,特沿金源以来旧名耳。”①不过,该书接着说“其实金之彰义当在今广宁门外之西南,距右安门外地稍远”,却是在错把彰义门当作金中都正西门的前提下得出的误判。“彰义门”的同名异地,使真正的彰义门被渐渐遗忘,“广宁门”却由此增加了一个被大众广泛认可的俗词源。比如,清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七日(1900年6月23日),御史刘家模的奏折说:“臣闻彰义门、永定门外久有充义和团杀掠行路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地名   俗词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186.html
文章来源:《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8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