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高处不胜寒——冷战后美国的世界地位初探[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9 次 更新时间:2008-09-26 14:53:16

进入专题: 美国  

王缉思 (进入专栏)  

  

  美国的世界地位问题(也有人表述为美国的国际地位或美国的兴衰问题)一直是国际问题研究领域的热门话题。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在中国、日本、欧洲、俄罗斯等主要国家和地区,无论是在外交智囊团还是在相关的学术界,概莫能外。判断当今国际战略格局和中国的国际环境,对“单极”、“多极”、“加速走向多极化”、“一超多强”等概念的探讨,中心问题之一都是对冷战后美国世界地位作出基本分析。美国实力地位的变化,也是包括美国自己在内的各大国外交政策制定的主要依据之一。本文拟从90年代初期以来美国本身变化和世界形势发展出发,就冷战后美国的世界地位问题提出一些粗浅的意见,其中涉及评判美国地位的若干标准,以及本世纪末美国内外政策的基本走向。

  

  一、老问题,新发展,老现象,新解释

  

  在中国的国际问题研究领域,对美国兴衰问题的讨论最集中的时期是1990-92年。当时的讨论有五方面的背景。一是以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保罗·肯尼迪的著作《大国的兴衰》(1987年)为开端的美国学术界对此问题的大辩论。二是日本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过美国,德国实现统一,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1989年前后高于美国,日美贸易摩擦日趋激烈。三是1991年海湾战争前后美国布什政府不断鼓吹建立“世界新秩序”,以及美国领导多国部队所显示出的强大政治军事优势。四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西方世界到处都在议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胜利”。海湾战争和苏联垮台后,在反对美国霸权图谋的国家中,普遍感受到可能出现单极世界的巨大压力,甚至有某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氛。五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后对中国实行政治孤立和经济制裁政策。来自北方的安全威胁消失后,美国无疑构成对中国政治、外交和国家安全的最大外部挑战。恰如其分地估计美国的实力和地位,对于中国制定长远的内外政策是紧迫而必须的。

  在那一时期,中国研究者对美国兴衰问题众说纷纭。一种占主导地位的意见认为美国虽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它的地位已经相对衰落。有人进而提出美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中的地位持续下降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美、日、欧的经济实力在本世纪末即会“逐渐趋平”。也有人认为,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全盛时期”相比,其实力和地位相对削弱或衰落固然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说它从此将不可避免地一直衰落下去,则根据不足。当年那场讨论大大深化了中国学者对美国和世界发展趋势的认识。有些观点今天读来仍然发人深省,也有些观点当时看来很有道理,却没有经得起这几年时间的检验。在国际问题研究领域,事实发展同预测不合是很正常的现象——有多少人曾经预言苏联的消亡?本文无意在此全面审视那场讨论,而是将90年代初判断美国地位下降的主要依据,同几年来的新发展和新观点做一个简单的比较。90年代初,得出美国正在衰落结论的首要根据,是美国同其主要竞争对手的经济实力差距正在缩小。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增长率长期高于美国,1989年日德两国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4.7%和3.9%,美国仅为2.5%;1990年日德增长率分别为6.1%和4 2%,而美国仅为1%。[2] 但是到了90年代中期,这一情况发生明显变化。自1991年3月战后第九次经济衰退结束以来,美国经济已经实现70多个月的持续增长,远远超出了战后平均连续增长50个月的界限。以目前美国经济强劲的势头判断,这一轮经济扩张有望持续到本世纪末。美国经济增长率在1993-94年高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数,1995-96年基本持平。在1995、1996、1997三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0%、2.4%和2 2%,超过日本的0 9%、3.6%和1.6%以及德国的1.9%、1.1%和2.2%(1997年均为预测数字)。[3]

  90年代初许多观察者的另一个基本论点,是美国同日本等国相比,在多方面丧失了经济竞争的优势。论据包括美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幅度下降,在汽车、机器人、半导体等领域和一些高技术产业竞争中不敌日本,外国在美投资迅速增加,外国银行进一步打入美国金融市场,欧洲和日本的跨国公司和银行形成对美国越来越大的挑战,等等。国际竞争力不像经济增长率那样容易比较,但是近年来美国同日本和欧洲相比竞争力有所上升,则是许多专家的共识。美国再次在世界市场上夺回汽车、半导体等产量的桂冠。美国从1994年开始连续三年得到国际竞争力的世界冠军称号。根据瑞士洛桑国际管理与发展学院共同组织的年度国际竞争力评价报告,1996年美国总分排名第一,日本屈居第四(新加坡和香港分别列第二、三位);美国在国内经济实力、基础设施、政府作用、国际化、科学技术开发等指标上都高于日本,但在企业管理、国民素质方面低于日本。[4]

  自克林顿上台以后,扭转了里根—布什时期联邦预算赤字直线上升的局面,推行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以削减赤字为基础的经济发展政策。[5] 联邦预算赤字从1992年的2903亿美元逐年下降到1995年的1638亿美元,[6] 1996年又进一步缩减到1073亿美元,[7] 已不到1992年财政赤字的40%。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从1991年的6%降到1996年底的2%以下,接近1979年以来的最低点。1995年底到1996年初白宫同国会虽然爆发了“预算战”,但在平衡预算的总目标上立场趋于接近,双方如果能在军费和裁减福利开支方面达成妥协,将有希望在下世纪初基本解决预算平衡问题。

  1995-97年美国失业率只有5.4%左右,比起1992年7.5%的失业率有大幅度下降,更大大低于同期欧盟11%左右的失业率。美国的失业率已经达到西方经济学家眼中的充分就业状态。日本的失业率虽然只有3%左右,但对实行终身雇用制的日本经济而言已经是危机状态。[8] 近来美元汇率、消费者信心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劳动生产率、公司利润率等都处于高指标,也是美国经济良性运转的标志。自1991年以来,美国股市行情扶摇直上,1996年美国的股票市场是近20年来最火暴的。[9] 在1978和1990年,西德/德国的商品出口额一度超过美国,[10] 而近几年美国又重新成为第一出口大国。

  美国经济在上述方面的发展变化,是90年代初期许多专家未能充分估计到的。同时,围绕着关系到如何评价美国兴衰的经济现象,学者提出了一些新的解释。

  第一,关于巨额贸易逆差问题

  自8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贸易逆差逐步扩大,1990年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到1995年已达1587亿美元。[11] 有些学者指出,美国的贸易逆差并非像表面数字所显示的那样严重。首先,所谓贸易逆差指的是有形商品贸易的进出口差额,而美国服务贸易的巨额顺差至少可以抵消其有形商品贸易逆差的一部分。自1970年以来,美国服务贸易一直保持盈余,1986年服务贸易顺差已达103亿美元,到1995年更达630亿美元。[12] 务贸易在当代国际经济交往中所占比重不断加大,而美国率先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在技术、信息、金融、保险、运输等服务贸易领域稳居世界第一,因此仅根据商品贸易差额来判断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是不全面的。其次,美国跨国公司的子公司在海外直接生产、就地销售的收入没有完整地反映在贸易统计中。[13] 再次,正像一位学者所说,美国的贸易逆差并非出口萎缩的结果,而是以出口的迅猛增加为背景的。[14] 美国出口额从1990年的3940亿美元扩大到1995年的5847亿美元,增长了32.6%。[15]

  此外,美国在官方统计中有夸大贸易逆差的倾向。这在中美贸易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中国发表的《关于中美贸易平衡问题》白皮书中,就谈到使用原产地统计方法的局限性,指出应透过表面数字,认真分析各国在贸易中获得的实际利益,考虑国际投资、服务贸易等趋势,以改善和完善国际贸易统计方法。[16]

  第二,关于财政赤字和债务问题

  虽然联邦预算赤字近年来呈直线下降趋势,但美国内外债仍在增加。联邦政府的公债从1990年的32333亿美元跃升到1995年的49740亿美元,[17] 增幅达54%。1990年底美国外债为2948亿美元,到1993年底跃升至5558亿美元。[18] 美国80年代末戴上的“世界上最大债务国”的帽子,到90年代末也摘不掉。

  有论者认为,美国的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基本波动于2~6%之间,同西方七国在4%上下的平均比率基本持平,因此不能说明美国经济衰落,而且赤字财政是美国经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非经济危机的结果。[19] 从传统观点看,长期债台高筑应导致投资不足,消费者信心下降,外国投资者撤资。外国资本流入美国加剧了美国的外债负担,使美国政府必须用财政支出的一大部分用于支付外债利息。但有的学者指出,近年来美国并没有出现债务危机,国债销售看好,海内外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十足,美国对外投资特别是私人资金的投入增长迅速。90年代,美国资金在国际直接投资中取代日本和英国,占据主导地位。相比之下,作为世界最大债权国的日本近年来却投资不足。[20] 1990年代初,日本对美国直接投资剧增,曾经让美国人惊呼“日本购买美国”。但随着近年来美国经济的发展,许多人开始强调外国在美国投资有助于弥补财政赤字以及贸易赤字所造成的经常项目差额,有利于达到国际收支的总体平衡。[21]

  第三,关于美元地位问题

  如何估计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是个颇有争议的问题。90年代初“美国衰落论”的论据之一便是布雷顿森林体制瓦解后美元地位和汇率的不断下跌。当1994年和1995年头几个月美元兑日元和马克的汇率大幅度下跌时,人们对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再一次表现出忧虑,有人甚至提出美元、日元和马克三种国际货币鼎立的局面已经形成。但是,有的专家根据新资料说明,“美元地位虽然在下降,但是与任何其他货币相比,无论作为计值货币、支付货币,还是作为储备货币,美元仍占有绝对的优势。”例如,1994年美元仍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官方外汇储备的57.1%,而马克和日元仅分别占14.8%和8.1%。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可能比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持续的时间要长。[22] 还有的经济学家证明,很难确定日元对美元的长期趋势是升值。“目前,日美经济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美国而不利于日本的变化,谁能肯定日元对美元比价的走势目前不是走到了一个转折点呢?”[23] 美元的回升“主要反映美国经济在宏观和微观两方面都比较健康,经济发展的势头比日、德好”。[24]

  第四,关于一些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超过美国的问题

  几年前,人们经常根据日本等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大大超过美国的事实,来说明美国经济地位的相对下降。随着“购买力平价”的概念在国际经济比较中受到重视,这一判断已受到怀疑。按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商业部根据购买力平价的估算,1994年美国仍为世界首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26640美元,第二位是卢森堡的22830美元,以下依次为加拿大、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列支敦士登,日本(20200美元)、德国(16580美元)分别排第10和24位。[25]

  中国的美国经济问题专家在估计90年代中后期的美国经济发展状况时,提到的有利条件多于不利条件,并且大都认为美国同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在一些领域甚至扩大了。同时,也有学者强调指出,“不能单纯地以商业周期的某种经济变动来论述一个国家的经济兴衰问题,不能在经济周期不景气时就谈论‘经济衰落’,而在经济周期处于上升阶段时又说是‘经济复兴’,这种论证方法是不可取的。”[26] 实际上,未来几年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可能回升。日欧的储蓄率都高于美国,教育水平和国民素质也相当高,又都处于深刻的经济结构性调整之中。因此,在下世纪初又一次出现日欧赶超美国的现象,并非不可想像。

  

  二、调整评价尺度

  

  90年代初,当一些著述论证美国的世界地位相对衰落时,最重要的依据是美国同日本、德国相比经济竞争优势的下降。那么,如果事实证明美国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拉大,能否说明美国的世界地位上升了呢?我认为,观察美国世界地位的变化,需要一个全面、客观的评价尺度,包括纵向和横向的尺度及多重视角。

  所谓纵向尺度,指的是将今天的美国同什么时候的美国相比。如果是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初期相比(当时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曾经占到世界总产值的一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缉思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0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