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兵:“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民国知识分子史热的透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56 次 更新时间:2008-09-22 16:49:46

唐小兵 (进入专栏)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知识分子不但是书写历史的主体,同时也是历史书写的对象,他们通过历史记忆来接续和重塑文化认同与价值体系,而其自身在历史情境里的行动、选择、言语与心态又成为后继者发掘精神资源的重要媒介。在古代中国,这自然反映了一种知识与权力的互动关系,知识为权力提供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而权力进一步确保知识的神圣性和有效性,其集大成者就是科举制度与普遍王权的内在结合,可以说,在古代中国,知识人既是社会的立法者,又是道德原则的阐释者,是背负着双重使命的社会精英。

   但知识分子的这种角色,在1905年科举制度废除和1912年帝制崩溃后,便日益黯淡,乃至解消。在二十世纪的一系列革命和运动中,我们可以窥见的是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群体的迅速边缘化,在经济、政治乃至文化上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边缘化1,知识分子不但丧失了作为权力的立法者的身份,甚至连阐释者的角色都无法扮演,最后沦落为完全服从型的理论工作者,丧失了所有的独立性和批判性。造成这种状况的除了众所周知的政治权力对知识分子的羞辱、迫害和压制外,也同时伴随着部分知识分子的自我边缘化,在精神上不断矮化自己,自我羞辱,将自身所具有的贵族精神曲解成与平民精神、民主方式相抵触的人格特征,自动或被动地接受了反智主义、民粹主义的粗鄙文化,最终流氓精神、痞子文化主宰了政治文化,权术全盘压倒道统,学术沦为政治的婢女,结果是二十世纪中国人心灵生命的萎缩与精神世界的崩塌。2

   也许,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才可以更清晰地理解近些年来在中国大陆方兴未艾的民国知识分子史的热潮。克罗齐曾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人们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历史的兴趣,所折射的也许不仅仅是对于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群体的一种缅怀与哀悼的情绪,更多的是指向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希望通过这种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生命、学术世界与社会生活的书写,来为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乃至今天的中国文化灌注一种“隔代的养分”。这种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书写,至少具有双重的启蒙作用,它既是对于一直以来被官方历史所掩盖、忽视或者曲解的民国知识分子历史的重新发掘,是在拆卸政治文化强加给历史书写的意识形态后的重新照亮,与此同时,这种对民国知识分子的书写与记忆也是对现状的启蒙与照亮,它从民国知识分子的言语和行动里借来精神的火种,把那一套自由、民主与人权的启蒙话语重新引进今天的中国社会,以承接这个未完成的启蒙任务。

   民国知识分子史成为一个聚焦点,吸纳着各种力量的积极参与,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在学院体制内,余英时对于知识分子边缘化的整体分析、王汎森对于近代知识分子自我形象转变之区分、钱理群对于二十世纪知识分子精神史的持久关注、许纪霖对于二十世纪前半叶知识分子的心态史与政治思想的研究、罗志田对于现代知识分子的思想与文化的一系列论述、章清对于胡适派自由知识分子阶层的书写等,这些学者的著述无疑代表着学院体制内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历史的最成熟的研究;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年来,学院体制外,也悄然兴起了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史的研究热潮,到目前也蔚然大观,获得了一个广泛而稳定的读者群体。他们往往并非历史系科班出身,但是却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历史有着强烈的兴趣,而且广泛搜阅史料,形成密切互动的共同体,用力甚勤,涉猎范围甚广。其中比较突出的有傅国涌、谢泳、范泓、张耀杰等人。傅国涌的著作已成为近些年出版界一个持久的热点,他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史的私人述说,既注重史料的叙述,又不乏理性的分析,同时还有一种激情荡漾其间,尤其是其写作的速度之惊人令许多同行只能望其项背而兴叹。谢泳更曾是一个“老牌的学院体制外学者”,他从一本刊物(《观察》)、一个人(储安平)一所学校(西南联大)扩展到对整个的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研究,他的著述介乎学术论文(往往是呆板无味的学术黑话)与历史随笔(有时游谈无根的戏说历史)之间,既有一以贯之的精神志趣,又有扎实的史料采掘和分析功底,而且文字平实简洁,不故作夸张之词以耸人听闻,可又能让读者领会到文字背后的深沉的关怀。范泓对于雷震和《自由中国》知识群体的研究更是为大陆的知识分子书写增添了来自台湾的精神养料。张耀杰对于历史背后的知识分子与政治势力、政党文化繁复的关系的再现,也为我们提供了宏大叙事的历史之外的现场感和细节性。还有一种虽然身在学院体制内,但其知识分子史的写作更接近学院体制外的研究者,而且其交往网络更偏向学院体制外的同人,比如南京晓庄学院的邵建。

   民国知识分子热的典型表现就是出版物的繁荣。这些年,大凡书名中有“知识分子”字样的,大都成为图书市场上的热门图书。比如余英时的《重寻胡适历程——胡适生平与思想再认识》从知识分子个案的角度梳理历史中的隐秘的内心世界;许纪霖在继《中国知识分子十论》获得国家图书馆首届文津图书奖后,结集出版的民国知识分子个案研究《大时代中的知识人》也获得好评,其所编辑的《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史论》更成为知识分子研究的必读书;罗志田的《激变时代的文化与政治:从新文化运动到北伐》将这个时段的知识分子在文化与政治之间的困惑与取舍做了细致的爬梳与解读;章清的《“胡适派学人群”与现代中国自由主义》是学院体制内对胡适这个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集中研究;傅国涌的《1949: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为理解那个大转折的年头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钱理群的《1948:天地玄黄》虽是早期著作,可仍旧是理解抗战结束后、内战结束前各类知识分子的心态与选择的最好文本之一;谢泳的《逝去的年代: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命运》和《西南联大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已成为研究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典范之一了;其他诸如邵建的新著《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胡适与鲁迅》、范泓的新书《隔代的声音——历史劲流中的知识人》、张耀杰的《历史的背后——政学两界的人和事》、徐百柯的《民国那些人》、马嘶《百年冷暖: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生活状况》等都是以民国知识分子作为书写对象的著作,并且都在图书市场上较受欢迎。

   与书籍出版的繁荣相对应的就是发表关于民国知识分子的文章的刊物的兴盛。可以说,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书写与出版,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链条。学院体制内的学者往往可以“双管齐下”,既在《历史研究》、《近代史研究》、《史林》这种史学专业杂志发表学术体的研究知识分子的论文,也可在《读书》等非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具有研究性的历史随笔。而学院体制外的学者、作家往往大都是《读书》、《随笔》等同类刊物上发表对民国知识分子的研究。这种思想文化类刊物是承载民国知识分子史的主体力量。《读书》、《随笔》等都是从八十年代就享誉知识界的老牌文化刊物,发表关于民国知识分子的文字是它们的一个主要特征,尤其是前者,更是八十年代到今天读书人一个共同的精神园地,而民国知识分子的历史成为读书人从这本刊物吸取精神力量与思想养分的重要来源。值得注意的是从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一些新出现的思想文化或文化休闲类刊物也是发表民国知识分子研究的阵地,比如曾经由周实主编、一度崛起的《书屋》杂志,发表了傅国涌、范泓等学院体制外学者的大量文字,尤其是对于民国时代的报人知识分子给与了充分的关注,按照傅国涌的说法,是追寻失去的传统,并重现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捍卫并扩展言论自由的历史现场。《万象》系由《读书》老主编沈昌文所策划,也刊发了一系列的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追忆或研究性文章,虽然被指责过于小资情调或者风花雪月,但不可否认其追溯、重建的知识分子的贵族精神对于改变今日中国的痞子精神有着极大之意义;一些以书代刊的出版物,比如《良友》和《温故》等,装帧精美,设计独特,文字细腻,时有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口述史,往往以叙述题材为主,具有很强的可读性,而且它们往往可以突破《读书》和《随笔》等正式杂志的篇幅限制,发表长篇历史随笔,成为出版界的一枝奇葩;其他像《历史学家茶座》、《国家历史》等刊物以不吝篇幅刊发对民国知识分子的书写文字,前者是历史学家的同仁杂志,所发表的文章往往是专业的历史研究学家治学之余的“吉光片羽”,涉及到民国学人的点滴故事,常常耐人寻味,后者则是新锐历史性休闲刊物,侧重对民国知识分子的日常生活历史的书写。除了这些专业杂志和非专业杂志是出版民国知识分子研究的园地外,还有一类兼具学术研究和“非学报论文类写作”的思想文化杂志,也发表了一系列的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研究文章,例如香港的《二十一世纪》和广州的《开放时代》,我们可以看见这两个刊物似乎具有最大的包容性、公共性和前沿性,几乎所有在民国知识分子研究领域有所成就的人,都曾在这两个刊物上发表过文字。

   除了这些杂志以外,一些报刊也是发表民国知识分子研究的空间。比如《中华读书报》、《南方周末》的“往事”版,《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文汇图书周报》、《湘声报》的“文化沧桑”版。这些报纸的发行量大多数都胜过上述杂志,所以往往能够为研究民国知识分子历史的学者、作家开拓更多的读者市场。事实上,我们也可以看见这些报刊与前述杂志有着良好的互动关系。现在的一个总体趋势就是,学者、作家先是在这些报刊或专业杂志上发表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一系列文字,然后出版社将这些广受欢迎的文章结集出版,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在民国知识分子史的热潮里,有一股支流也值得给以特别的注意,这就是经历过民国时代的知识分子的回忆录,这些回忆录不管是自己撰写,或者口述,因为是亲历历史者的私人回忆,富有强韧的历史现场感和生动鲜活的细节,并且由于这些老人又都经历过反右、文革等惨绝人寰的历史悲剧,所以这些对于民国的追忆在众多的民国知识分子史中显得尤其珍贵。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过民国的战乱,体验过民国的学术繁荣、享受过民国时期的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的学者自然会逐渐凋零,因此,如何抢在这些阅历丰富的老人谢世之前,做一批口述史来保存史料,实在是值得重视和付诸实践的“抢救历史”的行动。这其中引起广泛注意的是西南联大毕业的、后任教于清华大学的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这本薄薄的口述史与同样毕业于西南联大的许渊冲先生的自传《追忆逝水年华——从西南联大到巴黎大学》,为读者了解西南联大的知识分子的读书、学术与政治生活提供了直接的原生态的史料,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气节、关怀、独立人格以及大学内的相对自由的学术言论空气都跃然纸上。另外,就是华裔历史学家何炳棣的《读史阅世六十年》,其中涉及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清华大学的校园生活、学术氛围、知识群体,让我们充分感受到清华在那个时代人文之荟萃,印证了钱穆先生在《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书中的一个论断,即1930年代的北平学术界已经巍然大观,形成了严格且高标准的学术共同体,假以时日,绝对可以引导中国学术走上世界前沿。3可惜,抗战爆发折损其元气,西南联大时期仍存,而建国后则清华被改成工程师的摇篮,斯文扫地,文气荡然。

   纵观这些对于民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书写,可以管窥到一些共同特征。从研究者来看,对于民国知识分子史进行研究的大都是学院体制内的自由知识分子,或者学院体制外的认同自由民主价值的学者和作家,这个研究群体多数是少年时代经历过文革,在恢复高考上接受教育,并且大都在1980年代参与过新启蒙运动,在对于反右、文革的反思和文化热中重新确立自由和民主作为普世价值的现代理念,其知识结构、家庭出身、生活经历与话语方式虽然多种多样,但若仔细考究,却存在一种认同、发掘与扩展启蒙价值的“态度的同一性”,对于代表世界潮流的自由与人权有着大体一致的认可,他们都自觉地与主流的政治意识形态抱持着或者拒绝或者疏离或者反抗的姿态。

从研究对象来开,这些历史著述绝大部分集中在民国知识分子中偏向自由主义的群体,或者是对民国知识分子的文化保守主义者的重新书写,这样研究注重分析在以往的官修史书中被忽视的两个重要分支,通过对这些知识分子的言论、学术精神、自由意识、交往网络、思想观念、公共活动、政治选择等各个层面的分析,试图展现其整体性的或个体性的人格气象与真实面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唐小兵 的专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94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