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中国农民与全球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1 次 更新时间:2008-09-11 12:28:15

进入专题: 农民   全球化  

郭宇宽 (进入专栏)  

  

  时 间:2008年5月7日20:00

  地 点:北京师范大学教九502

  分 类:中国转型论坛第七期

  主 办:北京师范大学农民之子—中国农村发展促进会

  

  非常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周末,而且春天也是一个恋爱的季节,这么多朋友,放弃很好的活动来听我讲一个标题听长去非常沉闷枯燥的话题,我非常的感动。我特别感谢“农民之子”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大家做交流,我最初听到农民之子是通过我认识的一些朋友,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一种非常可贵的气质,在今天的大学里,这种胸怀天下的气质尤其让人感动。

  今天我跟大家交流的一个话题不是想给大家灌输一种观念,而是把我的思考跟大家来分享。也许大家会注意到我的经历我学的背景是自动化出身,但是我在大学里边我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在辩论赛上。有当辩手这样的经历给我一种习惯,让喜欢寻求问题的答案,而且喜欢从不同的角度来推敲问题。后来我做了主持人以后,再后来做记者,记者的职业又给我一个接触中国社会底层问题的机会。最初做记者的时候我会跑农村,关注拆迁、土地种种问题,在当时带来一种激动,而且我们也是能够发出几万字非常有影响力的报道,给你带来一种成就感。但渐渐我会发现中国这些问题似乎不能用新闻的字眼来概括,那时候让人有一种焦虑的感觉,你觉得你自己的思虑或者你觉得你自己的事业无处安放,因为你所关注的觉得这个社会最痛的问题恰恰不是新闻。比如讲,当我作出对于农业的问题,比如农村的征地的问题,一篇有影响力的报道之后,全国各地会有几百个来信、电话,比如说作出拆迁或者医疗服务报道也是这样,你作出那个报道很有影响力,有几百个电话、上千个电话和来信告诉你,你快到我这儿,我们这里的情况更加悲惨,你为什么不来关注?你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让你非常的难受和气氛。但是你知道如果你用新闻的角度来一篇一篇报道这样的故事,你会发现你专门办一份报道,这份报纸的名字叫“中国拆迁报”,你每天都能把报纸办的跟辞海一样厚你都写不完,而且全是故事。就逼着你去想背后一个更大的问题,在这个层面上,学理的思维、学术的思维跟我们对社会的关注联系在一起。

  今天我为什么要把中国农民的问题跟全球化的问题联系在一起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呢?这是我对于中国“三农”这个学术圈的一种困惑而产生,最初我自己产生这样的问题。在讨论中国农业问题方面,一般会有两个核心的议题,一个是市场经济,一个是全球化,这是在学理层面讨论农业和农村问题关键的两个议题。这两个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议题,而且是全世界知识分子的议题。在世界上,基本上我的一个经验,衡量一个知识分子是左翼知识分子和还是右翼知识分子的分水岭,左翼知识分子通常态度是反全球化,反市场经济;右翼的知识分子通常是支持自由市场、自由贸易,支持全球化。

  造成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比如说我曾经在印度去参加一次交流,这是一次论坛,这个论坛是全球的左翼知识分子的一个论坛,中国大陆去的就我一个人,都是世界各地的一些左翼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这些人。他为什么邀请我呢?因为有人推荐,说我写过拆迁的一个开发区的报道。我去做一个演讲的题目,题目叫做“中国的经济开发区和征地问题”这样一个报告,这个报告做完以后,这些人都非常高兴,你这么关心中国农民的命运,你看你做这样的调查,你一定是一个非常有底层情怀的左翼知识分子。马上跟我勾肩搭背,觉得大家都是左派,左派情绪非常高涨。但是我觉得奇怪的是恰恰我在中国别人提到我,大多数人会把我归纳为右派,而有趣的是在中国一般来说,参与农村的维权或者说征地、拆迁,或者说这些问题的知识分子一般也都会归纳为右派。我就非常奇怪造成这种认识的差距在哪里。

  还有一个有趣的经历,无论跟美国、印度、欧洲的左翼知识分子讨论到Globalization或者Open - door policy的时候,他们一般的态度是你是一个来自中国关注中国农民命运的一个人,他非常期待从你这里得到一个共鸣,这个共鸣就是你怎么看待全球化还有市场经济对中国农民带来的影响?我说全球化和市场经济对中国农民好像也不少好处。他们听完非常愤怒,你还是一个左翼知识分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一定损害了农民的利益。我就发现认识中间蕴含着非常大的差距。

  还有一次我是陪一个印度一个大学的教授,这个大学的教授是印度一个左翼的社会学教授,他邀请我陪他去看一看中国的农村,特别是经济开发区。他就带他去看,到四川重庆那一带,还有云南那一带,陪他走了走,看了一些经济开发区,见到一些农民。这些农民土地以非常廉价的价格被当地政府强行征用,征用完以后转手卖给开发区或者卖给公司,其中一个大的征地项目卖给军工厂,转手政府可以获得上百倍的利润。当时看了觉得对你的良心是一种折磨。其中有一些农民的代表要去上访,谁上访把谁抓起来,你看到非常善良的老人就被抓起来了,看到身上的伤,你会觉得非常的气愤。

  这次来了以后,印度的教授那天晚上喝了点啤酒,非常深沉的告诉我,宇宽,我亲眼看到了全球化对中国农民带来那么深重的灾难。我一下脑袋懵了,怎么看了这么多天你的逻辑是怎么得出来的?这怎么会是全球化带来的灾难呢?这分明是我们社会体制甚至是我们的法制方面的问题,并不是全球化的问题。他说“That is my belief”。我一下子晕掉了。

  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那一次山西的黑砖窑事件大家都知道,在我们看来,中国非常好理解,一个村里面的恶霸,这个恶霸是村里面的党支部书记,党支部的大大儿子抓人在里面折磨,做苦力。结果也是一个印度籍的学者,这个学者在纽约一家报纸上发了一篇文章,从这个黑砖窑事件批判“新奴隶制度”,这个我们都好理解,最后的落脚点也是全球化给中国人民带来那么深重的灾难。你看的非常莫名其妙,这样一个黑砖窑事件跟全球化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在我们的脑海中产生的印象,“全球化”在世界的知识界会给人带来一个印象,就是全球化好像是伤害农民的利益,还有农村的利益。这个给我的刺激是非常大的。

  再有一件事儿,中国加入WTO的时候,有一些外国的新闻同行包括一些学者问我,说宇宽你怎么看?为什么加入WTO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好像中国的农民没有发出什么抗议?你看在香港搞一个任何全球化的大会,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开,一定会有全世界的农民组织去抗议,比如韩国的农民组织,甚至非常激烈的抗议。说为什么你们中国农民对全球化一点儿没有抗议?北师大的农民之子也没有办一个农民全球化的论坛,怎么回事呢?难道中国的农民智力水平这么底下这么麻木不仁吗?好像全球化是全世界对农民的妖魔,而中国的农民不知道反抗,为什么?这也逼着我思考。我当时非常不好意思,中国的国情决定,我们的决策体系不是一个非常平和的抉择体系,比如在WTO上面的签名,龙永图、朱总理这些人他们就签了,我们老百姓不要说农民,就连我们这样的人也没有发言的机会,没有人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更不要说农民有什么机会来发言或者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

  后来我要说,随着我的调查发现真正的问题不在这地。我到印度还有到韩国包括到美国、英国都想了解一个问题:日本这个社会,这些农民包括他们的农民团队,这么激烈的反对市场经济,反对全球化,他们的逻辑是什么?我在中国也有很多在农村生活的经历,我也没觉得全球化给我带来负面的影响。问题在哪儿?我寻找一个问题的逻辑是先看看人家反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出发点。比如拿印度来说,印度在一个小村镇里面,你会发现打着横幅,“打倒全球化”,“打倒市场经济”。我就跟印度的农民伯伯座谈,我说你们全球化给你们带来什么伤害吗?他们马上苦大仇深了,全球化太坏了,为什么呢?过去我们印度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印度农民享受很多的补贴,补贴体现在比如说化肥50块钱一袋成本,政府会有补贴,个别最多达到20块钱。包括农用的电力,灌溉季节政策有补贴,这是非常高的补贴。当然这种补贴反而不公平,有的时候反倒是比较富裕的农民耕作的面积比较大,补贴的越多。再比如用水也有补贴,粮食收购,政府价格收购的也比较好,也有补贴。全球化以后,引进了竞争,直接美国的粮食进口到印度,印度的粮食价格下降了,而且以全球化的名义,印度的农民补贴减少了很多。他就觉得带来的灾难都怪全球化。

  为什么印度也有人不怪全球化?比如说印度搞软件产业的他们就不会说这种话,就是因为有了全球化,印度生产的软件才能卖遍全世界。同时印度有一些产业也不怪全球化,比如印度生产棉花的产业,他们的棉花卖到世界上比原来的价格高了。但有些传统的产业他们的竞争力比不上美国,比不上加拿大,他们对全球化批评非常强烈。

  这是印度的例子,再说韩国,韩国人为什么痛恨全球化呢?我跟韩国的农民交流,韩国的农民太幸福了。就从朴正熙时代开始,他们韩国的农民享受很好的福利补贴。韩国人一般不吃牛肉,一般连炒菜的锅都没有,不是不想吃牛肉,是吃不起牛肉,牛肉太贵了,一般吃一次牛肉他们会猛吃一顿,这一礼拜就不用吃了。牛肉贵到什么程度?折合人民币大概是几百块钱一斤这样的标准。

  韩国还有水果,韩国地理的纬度大概跟山东烟台差不多,韩国苹果很好吃,但我吃起来跟烟台苹果或者陕西苹果其实口味差不多,但他们韩国的苹果多少钱一斤?折合成人民币50块钱一斤。韩国的苹果为什么贵?牛肉为什么这么贵?有一个政府的保护措施,不允许进口来冲击韩国的本土市场,韩国的农民过的日子比起我们的农民就太幸福了。包括日本也是这样,日本的农民你到农村看,由于全球化,比如日本的稻谷、日本的大米,基本上米折合成人民币也是几十块钱。他靠什么来维持这个价格?也是靠组织国际贸易,比如中国的大米不准输入进去,而且农业享受很多的补贴。就更不要说法国的农民了,法国的农民抵抗全球化是最激烈的,哪里有全球化,法国农民要冲上去闹事,搞一点打砸抢活动。法国的农民为什么反抗全球化?也是法国农民享受的社会福利太好,法国每一个农民基本上都是庄园,而且还享受补贴,而且还有享受优惠。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这些人他们会受到冲击。最可能对他们构成冲击的就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中国的农产品价格太低了,一旦全球化,货物的自然流通,这就对他们的经济产生影响。

  说到这儿,我不知道大家理解不理解,我就非常好理解,为什么在世界这些比较自由、民主的国家,农民群体都会非常激烈的反对全球化,他们反对全球化是因为全球化以自由竞争、开放市场的名义,取消了他们的以往所具有的福利补贴。

  我们过去经常有一个概念,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如果把社会主义理解为一个好福利、公共福利的社会,其实民主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某种意义上来说跟印度相比还不能说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我们再来理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反对全球化?我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我到浙江去,大家都知道浙江的土地面积非常少,但是中国人跟世界上任何地方不一样,中国的人种我一直觉得跟世界上是不一样的,中国人有一个性格,就是勤劳。农业产业的构成有几种要素,一种是土地,一种是资本投入,再有就是劳动力投入。劳动力投入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重要的要素,中国农民的勤劳就决定了我们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优势。在浙江人均耕地非常少,就在一个地方,他们现在生产香菇,香菇可以搭好几层的架子,虽然土地很少,只要你勤劳,你天天管理、看护得好,劳动力密集型,你产量就会高。

  在过去假如是计划经济的年代,你这种产品统销你只能卖给政府,那你赚不到钱,什么情况下能赚钱呢?现在这些农民把自己的产品卖给日本,卖给韩国,一下子特别赚钱,收入变得很高。进一步说,这些产业给他们带来的效益体现到他们原来的劳动投入、他们在农业方面的生产可以到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寻找一个更好的买主。

  结果上次去,碰到一个情况,那边就说现在那帮农民反全球化,现在给政府施加压力,不许吃我的香菇了。今年日本不来我们这儿采购香菇了,我的价格低下来,我就吃亏了。可想而知这些农民是不会反对全球化的,全球化给他们带来了福利。

  中国什么样的农民可能受全球化不好的影响?比如说在日本种稻米的农民会受全球化的影响,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好的影响,因为补贴没了。但中国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很多人一说到中国的农村问题,一说谁代表中国农民的利益,有毛主席在就好。但是恰恰是在毛泽东时代,那个时代中国的农业绝不是全球化的,而且绝没有自由市场。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国家统顾统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农民   全球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7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