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萝:泰国动乱:民选、国王、军人三角的断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6 次 更新时间:2008-09-06 20:45:02

进入专题: 泰国政治危机  

刘松萝  

  

  泰国的政治危机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近来,局势日益恶化。2008年8月26日,泰国人民民主联盟的支持者占领了总理府。9月2日,支持政府和反对政府的两派民众发生流血冲突,造成至少3人死亡,20多人受伤。随后,泰国总理沙马宣布曼谷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不过,紧急状态并没有能够平息事态。9月4日,沙马在内阁会议后宣布将举行公民投票,以决定现政府的命运。

  泰国的政治危机,宣告了泰国式民主,也就是民选加上国王和军人干政的模式已经失效,民选、国王、军人的三角关系已经断裂。

  

  1.回顾(1):1973年,民主走向前台

  

  现代泰国的历史,是与军事政变分不开的。1932年6月24日,暹罗(泰国)人民党领导了军事政变,君主立宪政体从此确立。遗憾的是,1932年政变不但推动了泰国的进步,也为频繁的军事政变打开了大门。

  1946年,现任国王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意思是“土地的力量,无与伦比的能力”)即位。普密蓬国王是在他的兄长遇刺之后继任的。在即位的第二年,就遭遇了军事政变。国王在位60多年,经历了20次军事政变。

  上个世纪,泰国最有权势的军事强人是他侬·吉滴卡宗。从1957年政变以后,他侬一直是政坛的重要人物。1963年,他侬·吉滴卡宗出任总理,与巴博·乍鲁沙天组成军事独裁政府。当时正值越南战争,由于他侬和巴博支持美国的行动,得到了美国的认可。那时中国对他侬和巴博恨之入骨,将他们斥为他侬-巴博集团。

  1973年,民众的不满开始加剧。法政大学学生率先举行抗议活动,以后曼谷民众走上街头,要求结束军人统治。随后军政府实施了镇压,酿成流血事件。在这一关键时刻,国王宣布撤销对军政府的支持,他侬-巴博的统治倒台。

  经过1973年民主运动,泰国开始向民主政体转化。1976年,民主被军事政变打断了。不过,后来的军人统治已经无法排除国会的运作。

  

  2. 回顾(2):1992年,民主制度的确立

  

  1988年,差猜·春哈旺被任命为总理。差猜出身军人,曾经在他侬-巴博政府任职。经过12年的军人统治之后,权力第一次落入民选政府手中。差猜致力于通过改革建立文官治国的制度,得罪了军人集团。同时,差猜政府由于在廉政方面有所欠缺,在民间的威望很差。

  1991年2月23日,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顺通·空颂蓬发动政变,推翻了差猜·春哈旺政府。政变军人主张反对腐败,并且许诺在大选以后还政于民。但是,1992年大选结束以后,没有当选为议员的陆军司令素金达·甲巴允被任命为总理,激起了民众的不满。

  1992年5月,抗议示威再度爆发。这次民主运动的领导者是退役将军占隆·西芒,我们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他在以后的政治运作中仍然起着主要的作用。素金达用武力镇压民众的抗议,造成数百人死亡的流血事件。

  面对危机,国王召见了总理素金达和反对派领袖占隆,要求他们克制。

  自1992年民主运动以后,民主制度在泰国确立了。以后虽然政府更迭仍频,但都是在民主程序下进行的。

  局面在2006年发生了变化。

  

  3.他信·西纳瓦,成事与败事者

  

  由于党派林立加上频繁的合纵连横,泰国的政局一直不够稳定。出于对传统政治家的不满,国民转而支持新兴的政治力量。

  1998年,他信·西纳瓦创建了名称有些拗口的泰国人爱泰国党,简称泰爱泰党。他信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电信业巨头。1994年,他信开始从政,曾任外交部长、两届内阁副总理等职。

  在2001年大选中,泰爱泰党获得胜利,他信出任总理。在泰国历史上,他信实现了民选政府第一次坐满任期。2005年,他信再次连任,并且实现了第一次由一个政党组建政府。他信执政期间,泰国的经济克服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获得了较快的发展。另外,他采取了不少扶助贫民的政策,受到农民的拥戴。

  于此同时,经济发展给予城市居民和中产阶级没有带来多少益处,有些人的生活状况甚至有所下降。听到种种关于腐败的指控和传闻,很多人愤愤不平。

  他信也有不少问题。担任总理之前,法院就对他信是否偷税漏税的指控进行表决,最后以8比7的微弱多数否决。2006年1月,他信家族向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出售泰国最大电信公司西那瓦集团,成交价格为18.8亿美元。这一行动,被广泛地认为是以权谋私和逃税。

  他信出身华裔,精明强干、敢冒风险,又有些独断专行,自称为“成吉思汗型领导”。有人认为,这是“客家人的强硬作风”。在2005年大选中,反对派指控他信操纵选举,应该是有根据的。

  不论作为商人还是政客,都应该搞好各方面的关系。而在顺利的条件下,他信多少有些自我膨胀,与国王和军方的关系十分紧张。据泰国华人讲,国王在一个地区做了一个扶贫项目,他信不去回避,也要在那里开展类似的项目。另据报道,一次国王和王后接见官民,国王一直对在场的人微笑致意。当国王看到他信的时候,突然扭头去看别处了。

  应该说,有些事情不是他信的过错。但是,为了事业的顺利,必要的斡旋和让步也是不可少的。

  

  4. 2006年军事政变

  

  2005年他信连任以后,抗议活动不断发生。有趣的是,发动抗议的一个重要的领袖人物,就是1992年民主运动的领袖占隆·西芒。2006年2月,占隆和林明达组成人民民主联盟,坚定地与他信对抗。以前,两人曾经是他信的朋友。

  2006年09月19日,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汶雅叻格林领导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了正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他信总理。与过去一样,军方谴责前政府腐败,并且答应举行新的选举。

  

  5. 军事政变与竹篮打水

  

  2006年政变在开始的时候非常顺利。在曼谷,不但没有遭到抵抗,还受到了市民的欢呼,还有市民将玫瑰花献给政变军人。

  不过,政变的玫瑰色彩很快就消退了。不但联合国及西方各国表达了不满和谴责,国内的支持也有所减少。应该说,时代变了,政变当局已经不能完全左右政坛的运作。

  尽管政变当局解散了他信的泰爱泰党,泰爱泰党的成员组成了人民力量党,还是赢得了2007年12月泰国大选。2008年1月28日,他信的盟友沙马当选新的总理。

  就这样,一切都回到了起点,军事政变成为竹篮打水。

  

  6.不认输者的表演

  

  沙马上台以后,他的政敌表现得没有风度和雅量。泰国选举委员会以操纵选举为名,取消了一些执政党成员的议员资格。随后,还力图以选举舞弊的罪名取缔执政党。

  人民民主联盟也卷土重来,不断举行抗议活动。

  

  7.形势的恶化

  

  以后的情况我们都熟悉了。抗议,占领总理府,紧急状态等等。还有,泰国选举委员会建议解散执政党。

  

  8.思考:国王的作用

  

  总的来说,过去泰国国王的作用是积极的。没有国王的干预,在1973年和1992年的两次民主运动中不仅会有更多的流血,而且民主运动不一定获得胜利。

  国王还在一些事情上婉转地表达自己的态度。

  上个世纪80年代,较为温和的军人总理炳·廷素拉暖遭遇军事政变,离开首都。随后,国王及其家属也离开首都,导致政变军人失去支持而失败。

  1991年,总理差猜·春哈旺被推翻,被迫流亡国外。国王特意要求差猜以后短暂返回泰国,接受他所颁发的勋章。泰籍华人吴庆汉先生认为,泰国的办事方式与中国不同。给予差猜勋章,不是因为赞同他,而是因为他当过总理,就应该得到勋章。尽管如此,国王的看法仍然是明确的,因为他没有给他信颁发勋章。

  在有些问题上,国王的作用无疑是消极的。1976年军事政变的表面原因之一,是学生抗议前独裁者他侬返回泰国。那次政变,就是国王认可的。政变以后,有一位学生因为画了侮辱国王的招贴画被军人斩首。

  对于2006年的军事政变,国王难辞其咎。

  

  9.思考:民粹主义的阴影

  

  泰国的动荡,也与日益扩大的贫富悬殊有关。他信不够廉洁,也不够民主。但是,他满足了贫困农民的部分需要,因此在被推翻以后,泰爱泰党的化身仍然取得大选的胜利。

  以下是刚刚写好的《民粹主义或成世界趋势》:

  泰国很麻烦。被推翻的他信和现任总理沙马的政见很复杂,一方面他信有以权谋私的嫌疑,另一方面他信和沙马都主张帮助穷人,也实实在在做了一些事情。因此,他信被军人推翻以后,在很困难的条件下,前执政党的化身仍然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有人会认为他信和沙马代表穷人是假的,但泰国的穷人就是认可他们。

  反观泰国的中产阶级和民主派,他们在行动中多有欠缺之处。他信不民主,民主派总是希望国王和军人干政更不民主。当然,在中国,知识界也许有人认为,反对民粹主义就是正确的。

  泰国的局势,再加上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的局势告诉我们:民主正处在十字路口。在以往的政治运作中,中产阶级尚能够起到主导的作用,下层民众尚能够忍受不怎么惬意生活状况。我想,如果能够长期这样下去尽管不够公平,但也许还算是一种渐进的社会模式。不过,如果大众不想忍受了,中产阶级仍然拒绝改变,那就是僵化,中产者的温和与务实也就不存在了。

  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财富增长的趋势是迅猛的。同时,财富在社会中的分配也是有问题的。现在,成功者正在得意忘形,以为自己的成功就是对社会的贡献,甚至还是对穷人的贡献。有些人一毛不拔,却总是觉得穷人欠了他们什么。

  我在《论第二种自由——摆脱商业霸权的自由》中曾经谈到在民主制度下面,资本利用媒体的力量让大众看不到自己的需要。当时,我痛切地希望未来有所改变。看来,那时有些保守了。媒体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够让穷人处于幻想之中,也会使他们在幻想破灭之后产生绝望。既然教科书里面有天赋人权,媒体又天天展现荣华富贵,就必然会调动起穷人的诉求。

  有一个隐约的忧虑: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国家,民主正面临着类似古代罗马共和国末期那样的挑战。那时,元老派坚持民主共和,却无视平民的权益;凯撒考虑了大众,却最终走向了独裁。更加深刻的危机在于,随着资源的短缺,我们维持目前的贫富悬殊水平都很困难了。

  我们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按照常识,庇隆和查韦斯那样的民粹主义不会有好的结局。同时,现在的中产阶级沉溺于金钱的游戏,已经看不到穷人的需要。继续按照他们的意愿走下去,也许是一条死路。

  在以往的论述中,我多少有些民粹倾向。但是,我坚决地反对民粹主义。我认为,反对民粹主义的最好方法就是理解民众的诉求,拿出有针对性的对策。

  对于吴敬琏最近关于坚持改革的言论,我认为有正确的一面,也有坚持理念,不面对现实,拒绝改进的一面。说得尖刻一些,就是不考虑别人的死活。为此,想写《吴敬琏的坚持改革,有一半是空话》。

  

  10.思考:民选、国王、军人三角的断裂

  

  泰国的民主是不完善的。以往,由于国王的存在,部分地抵消了军事政变的消极后果,也让泰国在动荡的政局中保持相对的稳定。出于对泰国国王的良好印象,我一直相信国王不赞成军事政变。但是在2006年这一次,我不相信国王了。

  长期处于尊贵的地位,参加高度复杂的平衡游戏,不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做出灾难性的决策。在游戏当中,还不免会把自己的地位和利益放在第一位。

  在2006年,军人和国王把游戏玩大了。在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军事政变已经备受谴责的今天,军人轻率地发动政变,以后又无法控制局势,只能眼见旧政敌卷土重来。而国王以个人的好恶为重,默许或者听任军人发动并不成功的政变,极大地削弱王室的道德力量。

  如今泰国已经进入动乱之中,国王和军队却在不作为,以中立为名借用抗议者的力量攻击政敌。抗议者冲进总理府不仅是沙马总理的失败,民主体制的失败,也是国家的失败,包括王权的失败。对这种近乎叛乱和叛国的行为不加制止和惩戒,足见以往国王和军队,特别是军队干政的理由,比如国家利益和秩序是何等的虚妄。为此,国王和军队早晚会付出代价。

  应该说,民选、国王、军人的三角已经断裂。他信对政治平衡的打破负有一定的责任,而国王和军队更是火上浇油。

  最可怕的是,泰国已经违背了宽容、妥协和尊重惯例的传统,走上了政敌之间不共戴天的死路。

  

  11.思考:谁代表民主?

  

  关于这个问题,在《从巴基斯坦到泰国,军事政变的末路》中还要详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泰国政治危机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579.html
文章来源:天益社区·杂文天地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